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思历史

自贡网 2019-02-17 14:44:01
点击上方“自贡网”可关注我们


在收视正热播中的40集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之时,笔者脑海里禁不住浮现出10年前被呼吸道疾病日趋严重所逼,不得不远离久扎喧嚣城市中的家,接连续三个夏季都“逃”进了那座享誉神州“青城天下幽”的青城山,受用那儿的“天然氧吧”中大自然生发的纯净氧气,帮我改善肺心功能的一幕幕情景...... 其中,令笔者最难忘怀的是饱读了一大堆书。



       每周必下山一次,是到青城山镇上去“掏书”——不是在书店,而是每逢赶场天都有书贩开着小卡车满载图书来摆地摊。笔者既惊诧又惊喜:惊诧,是因为城里喜读书的人何以会越来越少,而书贩因卖不掉竟拉到如此边远的山里来“解套”;惊喜,是因书目太丰富了,而且价贱的惊人;古今中外名著书籍便宜到像买卖小菜似的用秤来称,几十万字的一本书只花几元钱便可成交,如果挑上10本还可打折买到手。


       热播中的40集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的编剧者是周梅森先生,他的大名就是因10年前的三个夏季,笔者在青城山几乎读遍了他的官场反贪腐揭黑恶系列长篇小说后,便镌刻于脑海中至今尚未遗忘过。笔者曾经读过他的书,有长篇小说《梦想与疯狂》《国家公诉》《至高利益》《绝对权力》 《黑坟》《我本英雄》《神谕》《原狱》《我主沉浮》《重轭》《沦陷》《英雄出世》、《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有中篇小说《中国往事》《庄严的毁灭》、《沉沦的土地》、《国殇》、《沉红》、《冷血》、《孽海》、《此夜漫长》等。


       我太佩服年龄比我小整整10岁的周梅森先生!因他不仅学历低(1974年从徐州矿务局干部学校附中毕业),初次参加工作是在徐州韩桥煤矿当工人。可是自从1978年发表小说处女作《家庭新话》后,1980年调任《青春》杂志编辑,1985年成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那个终生蜗居宝岛专靠骂国民党、骂孙中山、骂琼瑶、骂台湾爱国诗人余光中等而出名的“骂人大师”“政治投机者”李敖,曾经目中无人自吹他“著作等身”,以此狂妄地认为大陆无人可与他比肩;而在笔者眼中,周梅森先生才有资格配称“著作等身”,而李敖只配替周梅森先生提鞋。


       在青城山的那三个夏季里,笔者养病、读书两不误,收获颇丰。后来上网注册多家著名大型网站论坛与博客作文消磨残年余生。作文以杂文、评论文为主,以带病老躯之文字参与反腐倡廉,用绵薄之力参与推动改革和社会进步,历时已近八年,每年365天无一日缺勤发表拙文,旨在不要辜负了极为宝贵极其有限的暮年光阴。

    笔者在此重发曾在多家大型网站发表过的旧作《大明王朝覆灭之反思》,旨在配合《人民的名义》共同反腐。


大明王朝覆灭之反思



文/狼头长啸李树身




       中国历史上的1662年,在历史篇章上镌刻着从辉煌走向没落:当吴三桂从缅甸抓获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永历,并亲手用弓弦勒死之后,那个统治幅员辽阔持续300年的大明王朝终于成为了历史,同时满清王朝也开始了新的统治。


       是的,谁都无法否认满族的祖先创造了一个人类文明史上的辉煌!他们原本只是一个仅有几十万人口、连自己的文字都刚发明的小部落,却仅用了大约60年的时间,便彻底征服了当时人口是自己两三百倍的世界第一大王朝明朝,并由此连续统治了中国两百多年,开了人类近5000年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改朝换代之先河。


       根据史家的各种研究估计,明末的人口应该在一亿至两亿之间,而同时期整个满族部落在经过了几十年兼并整合以后,也仅有几十万人口;其中还包括不少蒙古人和关外汉人,总人口比例大致与当今大陆和香港的人口比例相近。


       明、清双方在关外那场赌国运的松锦之战里,清军投入了几乎全部的男丁出战也只凑合了10万余人的部队。然而在松锦之战两年之后,若要满清拿出军队去征服整个明朝疆域,别说打仗就算是把每个城市都攻下来,清军也都分不出人手去占领去统治。所以从当时的情形看,满清征服整个明朝,简是天方夜谭。


       然而,随后的形势发展却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整个局势呈现出几乎一边倒的状况:满清随后西进和南下都比预料中的顺利,大量投降归顺的明朝军队人数甚至超过了满族人口总数。更使人惊诧不已的还是,这么多的明朝降军,居然突地变身成为了清军南下的急先锋和主力部队。


       人们难免要惊问:"明朝覆灭的根本原因何在?"


       是呀,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汉人王朝里人口和疆域面积都是首屈一指,并有七下西洋辉煌壮举的大明王朝,为何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被一个小小部落给土崩瓦解了呢?


       的确非常值得我们这些后代人去深刻反思!


       公元1368年,应该是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最值得庆祝的年份之一。因为,在那一年朱元璋的北伐队伍,不费吹灰之力便进驻了元朝大都,宣告蒙古帝国的正式覆灭。同年,朱元璋又在南京登基称帝,改元洪武,正式建立大明王朝。被蒙古人统治了近百年的土地,终于又回到了汉人的手中,而且其领土面积还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其它汉族统治的朝代。因此,明史中所说的“幅员之广,远迈汉唐”,绝非虚言。


       当战乱迅速平息之后,整个国家迎来生产力的迅速恢复,一时间全国上下河清海晏,一派蒸蒸日上景象。明朝在刚开国的几十年里,便迅速地达到了其辉煌的巅峰。


       然而,也正是在这短暂的巅峰之后,整个国家却从此一路下滑;不仅在科技等方面逐步被欧洲国家所超越,还因政治崩溃加上经济破产,军事上也被起义军和满清两面夹击而被彻底拖垮,最终因自身危机重重难以自拔而覆灭。其酿成败局的原因,不可否认是在明朝建国之初,就已深深预埋下了的。

       有史评家说的好:“大明300年间最大的危机,其实就是一直以来整个历史时期都几乎没有遭遇到什么真正的危机。”


       300年间,北方的蒙古人早已失去了当年成吉思汗的辉煌与霸业,其分裂割据的各个部落,可以说没有任何实力能与明朝争锋。虽然300年间蒙古人也不时纵马南下,但在明朝眼里始终只不过是“抢食贼”而已,他们抢够了便会回去,大不了出让些河套地区土地与他们,也就息事宁人了。


       而当时的西欧,虽然逐渐摆脱了黑暗的中世纪,并开始了伟大的文艺复兴,但彼时欧洲人的实力还是远未能够将战火烧到万里之外的东土,更别说想要烧到中原。于是,在这种长期貌似太平的环境里,大明朝理所当然地患上了一种“富贵病”。虽然无论在政治制度、经济模式和军事上,从一开始就隐患重重,但却始终都没有得到过任何具有真正实际意义上的改良与变革。


       正是因为如此,朝野上下似乎都认为危机永远不会爆发,因而明朝统治者才会用敷衍或者拖延的办法,去看待去处理现实潜在着的激烈社会矛盾。尤其是在对制度改革所带来利益,还远远不及用于消除家族利益集团成本的时候,一切问题当然也就没有可能得到彻底的解决,反而慢慢地积累起来,又好像是在故意地等待着危机爆发的那一刻到来。


       但值得一提的是,明太祖朱元璋登基不久干了一件大事情,那就是建立了一个以朱姓一家利益为核心的政治体系和军事制度。


       读过明史的人都知道,明朝给予官员的工资是历史上最低的。一品大员的年收入换成我们今天的人民币也只有几十万元,而下边的基层官员就低得不用说了。官员都靠低工资养活家人,同时还要自己花钱雇师爷、跟班,而且还要花钱应付各种社交来往。对此,连明末清初的顾炎武都曾经感叹:“自古百官俸禄之薄,未有如此者。”


       不过,朱元璋对待自己的朱姓子孙却完全是另一套做法。明朝开国功劳最大的六个勋臣,都是只有在死掉以后才能享受到封王的哀荣,而且其子孙承袭还要降级。但朱元璋自己的26个儿子,除一个当太子一个在刚出生就死了外,其他无一例外的都封了王,包括他那个只活到三岁的儿子。在整个300年统治时期,只要是朱家的子孙,从出生就白白地享受国家财政供养,而且是生多少孩子便可拿多少份补贴;那些历代皇帝的直系子孙则可以享受到更多,比如直接享有封地并同时享用整个封地的税收。


       根据《明史·食货志》的记载,嘉靖末年就有御史林润言:“天下之事,极弊而大可虑者,莫甚於宗籓禄廪。天下岁供京师粮四百万石,而诸府禄米凡八百五十三万石......”因为,明朝当时虽有上亿农业人口辛苦耕作,但也实在架不住这帮寄生虫的消耗。可以说明朝的财政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被这个既得利益家族蛀虫群体给摧毁了的。


       明朝末年已经到了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危急时刻,权力却传到了另一个废物皇帝崇祯之手。不过若要客观点儿讲,崇祯还是算很勤政勉力的,然而他的性格和能力使得他只能算作是一个平庸之君。如果换到相对安定的时代,他或许还可籍祖荫当个太平年间的好皇帝,可偏偏明朝政权传到他手里时已经是一个彻底的烂摊子。尽管他也曾努力的去应对过,可惜他越努力却越是添乱。除了在他执政初期干掉过大奸臣魏忠贤之外,他的其它工作几乎都没有起到过任何正面的作用。


       而更关键的问题还在于,最高决策者的无能以及逃避责任,更加导致了整个明朝几乎处于半瘫痪状态。在这期间,不仅李自成、张献忠等义军因势日渐坐大,关外的满清军队也在不断地侵扰。特别是在崇祯9年,清军入关共攻克12城,而且56战皆胜,获人畜近18万。此时,明朝的兵部尚书亲自领军也不敢抵抗,只能尾随清军。当清军押送掠获的人畜从容出关的时候,为了羞辱明朝还故意“俱艳饰乘骑,奏乐凯归”,并把大树的树皮砍掉写上“各官免送”。整个羞辱过程持续了4天之久,而崇祯坐在北京城里,竟依然毫无动作。


        崇祯最终还是下过“决心”要御驾亲征的,不过当他发出诏书说“朕今亲率六师以往,国家重务悉委太子”的时候,李自成的部队都已经把北京的外城给攻破了。这离他后来的上吊自杀,仅相隔几个时辰。后人为此,岂不概叹:"悲哉斯君!"


       其实,当李自成军队直逼北京的时候情况并非那么的糟糕,明朝还有机会南撤去陪都南京,以保全半壁江山,再伺机反扑。然而,因各种内部利益的斗争形成内斗内耗,最终还是把明朝彻底拉进了覆灭的深渊。


       崇祯本意就想逃到南京保住一条命再说,然而在如此危机关头他却不敢独断,为了保全面子他希望获得大臣们的襄助。按照他的心思,最好是由大臣们集体上书请求他移驾南京,这样他逃跑也有些面子,可是大臣们却各有各的小九九,亦即“帝欲大臣一言主之。大臣畏帝不敢言,虑驾行属其留守,或驾行后京师不能守,帝必罪主之者。遂无人决策。”


       不过丧国的另一重大因素,或应归咎为囿于各自的利益,大臣们有的要求皇帝坚守社稷,有的建议南下,有的则提出折中的办法——先把太子送到南京执政......莫衷一是。


       而崇祯个人的心思却和大臣们的小算盘纠结在了一处,于是互相扯皮,只可惜那若干宝贵的时间就在各种推诿、拖延之中,已悄然地尽被白白消磨掉了。当李自成的部队占领北京之后,当崇祯的尸体和他的几个儿子全部落到了闯王手中之时,那城外准备好了的槽船,却只好孤零零地飘荡在海上,再也等不来他的主人......呜呼!大明王朝,竟灰飞烟灭于自身的腐败无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