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宝故事】红亭驿 — 西原驿路挂城头,客散红亭雨未收

文化灵宝 2020-11-19 11:30:59

虢州后亭送李判官使赴晋绛

岑  参

 

 

西原驿路挂城头,

客散红亭雨未收。

君去试看汾水上,

白云犹似汉时秋。


 

诗君说

诗的大意是:城外远处有层层叠叠的山,通向西原的驿路在山上穿行,看来就像挂在城头似的。红亭驿外,雨未停,客已去,主人还在殷殷相送,你到汾水上的时候,看看那里的云光山色,可还像汉武帝那个时代那样雄伟壮丽么?

 

一二两句可以看到一个雨中送客的场景。纯然以写景来叙事达情,却又达到情景交融的艺术效果,这表明作者在炼句与表现方面都有着极深的功夫。三四两句是诗人对于唐帝国衰落的深沉的叹息。可见对国家命运深切关怀的激情,在诗人胸中荡漾。

 

这首诗,题为送行诗,却意不独在送行,看似写景叙事,实际是以朴素平和的语言寄寓对祖国衰微的感叹和悲哀,表达了诗人对开元盛世的怀念和忧国忧民的心情。

 

岑参一生命运多舛,历经坎坷,思想豪放奔腾,诗风雄奇浪漫,满怀慷慨报国的英雄气概和不畏艰难的乐观精神。在云诡波谲的政治风浪中几经沉浮,屡被贬谪,于乾元二年(759)改任起居舍人。不满一月,又被贬谪为虢州长史。四十五岁的岑参深深地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朝廷抛弃了。长史一职虽然职高奉厚,名为刺史佐官,但却没有任何实职。

 

在虢州任上的三年间,他忍辱负重,韬光养晦,在湖光山色和斛筹交错中觅寻慰藉;他踏山水,访友人,登红亭宴客,为官吏饯行,以坦荡磊落的胸怀赢得了如潮的口碑和政声。他在迎送闲暇,豪情逸飞,笔耕不辍,吟咏虢州之美景,抒发心中之豪情,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盛唐时期虢州以及红亭驿的诗篇和史料,使今天的我们仍能从字里行间感悟到诗人的呼吸和脉动。

 

【传道解惑】


诗宝:

诗君好,题目中的“虢州”、“晋绛”在哪里啊?

诗君:

虢(guó)州:唐属河南道,故城在今河南灵宝南。晋绛:指晋州、绛州。《虢州后亭送李判官使赴晋绛》原题后有“得秋字”三字,得秋字:拈得“秋”字韵作此诗的韵脚。

诗宝:

第二句“客散红亭雨未收”中的“红亭”有何来历啊?

诗君:

“客散红亭雨未收”,也有作“客散江亭雨未收”。其实题上分明写在后亭饯别,写“江亭”就离题了。  红亭驿位于灵宝城区西华村九柏台处,因建有红亭而得名,为唐虢州驿所,又称西楼。

据《新修九柏台碑》载:“虢之西,耸然高峙者为塬,塬埠东豁,其上宽平,盘曲可登眺。在李唐盛时郡刺史、宾客往来游寓饮饯之所,客散红亭之诗,益于此也。”

红亭驿是当时的一处枢纽驿栈,它居高临下,俯瞰虢州治所虢略镇,东通寺河、火山关可达永宁、南阳,南控朱阳、辘轳关可抵陕西,北接函谷关可通长安、洛阳,驿栈控扼三条古道,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诗宝:

明白了。这首诗的三四句是不是化用了典故啊?

诗君:

岑参是于乾元二年(759)至上元二年(761)出任虢州长史的,那时安史之乱还没有结束。因为战乱,国土破碎,百姓流离,诗人亲眼见到过的开元盛世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为此他在诗的三四句中,通过一个典故表达了作者沉痛之情:有一年,汉武帝刘彻到河东(今山西地区)去,祭了后土之神,又坐船在汾水上游览、饮宴,高兴起来,做了一首《秋风辞》。有“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的话。汉武帝在位五十多年,是汉朝的鼎盛时期,而唐朝从贞观到开元一百多年间,国力之盛,比起汉武帝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安史之乱一来,却突然落得如此可悲的局面,诗人自然是不能不有所感触的。

 

 

“虢州三堂”史话 | 张雨义


     古代交通工具十分简陋,最高级别为车马及人抬木桥,行路甚为艰难。故在官道沿线五十里设一驿栈,百里设一行宫,为君王、重臣宴寓之场所。
     虢州,因其位于西都长安与东都洛阳之正中,地扼两京,是历史上的名州望郡(州府治所即今灵宝涧西区,旧称虢略镇)。每遇天子出巡,虢州为必经之地。而函谷关有“日落闭关,鸡鸣开关”之说,故历朝达官贵人及文人墨客,早从长安出发,快马一日刚好可抵虢州,一夜留宿,待次日鸡鸣开关后,快马出函谷关继续东行。虢州境内的“红亭驿栈”(旧址在今灵宝涧西区西华村黄土塬上)规模为两都间之最,主要接待来往大小官员,其环境雅致,景色宜人,闻名遐迩。
    两京之间的驿路是唐代最繁荣的驿路。李唐盛世之时,在“红亭驿栈”的基础上,又修建“虢州三堂”,增设了二十一景,其花木水竹秀于天下,天子皇亲往返常留居于此,随行大臣和文人也多在此吟诗作赋。其中流传广远者,当属唐代大诗人韩愈的《奉和虢州刘给事使君三堂新题二十一咏》和中唐吕温的《虢州三堂记》。杜甫、白居易、王维、刘禹锡、岑参、李商隐、贾岛、苏轼等也在此留下了名垂千古的不朽诗篇。
     此三堂,并不是大家熟知的东汉太尉杨震的三鳣书堂。韩愈《奉和虢州刘给事使君三堂新题二十一咏》序曰:“虢州刺史宅连水池竹林,往往为亭台岛渚,目其处为三堂 。”南宋刻书家兼藏书家廖莹中辑注道:“三堂建於开元中,吕温尝记之。谓三者,明臣子在三之节;堂者,励宗室肯堂之义。”文中“在三之节”,指的是礼敬君、父、师,典出《国语·晋语一》:“‘民生於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非食不长,非教不知,生之族也,故壹事之,唯其所在,则致死焉。”三国时期的大儒韦昭注释道:“三,君、父、师也。”《明一统志》又载:“三堂在河南府灵宝县旧虢州治内,唐岐、薛二王(岐王指唐明皇的兄弟惠文太子范、薛王指惠宣太子业)刺史时建,取人臣在三之义。”
     韩愈的二十一首诗描绘了当时虢州郡圃的大致景色,其中有北湖、月池、竹林、流水、孤屿、花岛、渚亭、柳巷、稻畦、荷池、方桥、梯桥、月台、镜潭、北楼诸胜等,规模相当宏伟开阔。著名诗人贾岛的《题虢州三堂赠吴郎中》诗云:“无穷草树昔谁栽,新起临湖白石台。半岸泥沙孤鹤立,三堂风雨四门开。荷翻团露惊秋近,柳转斜阳过水来。昨 夜北楼堪朗咏,虢城初锁月裴回。”唐代河中(今永济市)人吕温在其《虢州三堂记》中如此写道:“虢州三堂者。君子宴息之境也。开元初,天子思二南(周南与召南的合称,也用以指周公、召公)之风,并选宗英,共持理柄。虢大而近,匪亲不居。时惟五王,出入相授。承平易理,逸政多暇,考卜惟胜,作为三堂。三者,明臣子在三之节;堂者,励宗室克构之义。岂徒造适,实亦垂训。居德乐善,何其盛哉……”。
     “满塘秋水碧泓澄,十亩菱花晚镜清。景动新桥横蝃蝀(dìdōng,彩虹的别称),岸铺芳草睡鵁鶄。蟾投夜魄当湖落,岳倒秋莲入浪生。何处最添诗客兴?黄昏烟雨乱蛙声。”这是晚唐著名诗人韦庄的《三堂东湖作》,读来流利自然,声韵和谐。据夏承焘先生《韦庄年谱》,唐僖宗乾符四年(877),四十二岁的韦庄从长安附近的鄠杜移居虢州,《浣花集》中的《虢州涧东村居作》、《三堂早春》、《渔塘十六韵》以及这首《三堂东湖作》,皆作于其居住虢州时。当时,黄巢虽已起兵,但虢州还是一片寂静,秋日,村居无事的诗人在月明星稀的夜晚,静静地游览东湖。作者调动多方面的艺术手段,运用清新秀丽的笔触,把三堂东湖的自然美景表现得极为生动逼真。一片闲适之情,也充溢于字里行间,令人神往。《三堂早春》诗曰:“独依危楼四望遥,杏花春陌马声骄。池边冰刃暖初落,山上雪棱寒未消。溪送绿波穿郡宅,日移红影度春桥。主人年少多情味,笑换金龟解珥貂。”三堂池林之美,娱游之乐,毕现其中。
     唐宋八大家之一、北宋大诗人苏轼,在其著名的《送王伯剔守虢》诗中吟咏道:“华山东麓秦遗民,当时依山来避秦。至今风俗含古意,柔桑渌水招行人。行人掉臂不回首,争入崤函土囊口。惟有使君千里来,欲饮三堂无事酒。三堂本来一事无,日长睡起闻投壶。……”,后又在《上虢州太守启》中对“虢州三堂”这样描述:“切以弘农故地,虢国旧邦。周分同姓之亲,唐以本支为尹。富庶雅高于二陕,莺花不谢于三川。韩公二十一篇,风光咸在;贾岛五十六字,景色如初。有洪淄灌溉之饶,被女郎云雨之施。四时无旱,百物常丰。宝产金铜,充仞诸邑;良材松柏,赡给中都。至于事简讼稀,潇洒有道山之况;鱼肥鹤浴,依稀同泽国之风。……”。
     如今,一排又一排的高楼拔地而起,往来的列车呼啸而过,虢州三堂已化作历史的尘烟不复存在。惟有厚厚的黄土塬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与辉煌,我们也只能从古老的文字中搜寻到残缺而模糊的踪影。

 

  


 


编辑:常艺林


灵网备【2016】Z00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