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中三部“诞于”淮安!其实,四大名著写得是同一件事

赏茗轩茶业 2020-06-15 15:05:53

点击题目下方的大益茶赏茗轩茶业,与茶者品茗论道,名家书画、茶、具定制,茶会承办,高端茶投资收藏,异业联盟,茶道表演,茶文化传播。

买健康好茶,加微信:smxcyddjh(长按复制)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益一壶茶

2017-03-15 陈伯新 淮上会

 四大名著中三部“诞于”淮安!

陈伯新



古城淮安自东晋以来一直是郡、州、路、府治所,淮河下游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兵家必争之地,九省通衢。隋唐以后,运河兴起,淮安逐步成为全国漕运中心,主宰着封建王朝的经济命脉。绵延丰实的文化,蕴藏着宛若星河悦耳动听的典故;奔腾不息的淮水,流淌着不计其数流芳千古的传说。这些典故与传说,吸引了那些不满时事的文豪巨匠,激发了他们书写鸿篇巨著奇特灵感,为中华史上的三大名著横空出世提供了肥沃的创作土壤。


《西游记》的故事源于淮安地方的神话


《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是生于淮安河下的一个小官吏。自幼聪明过人,博览群书,但科考不利,中年才补上“岁贡生”,晚年出任长兴县丞。由于看不惯官场的黑暗,不久愤而辞官,贫老以终。

吴承恩自幼喜欢读野言稗史,爱听淮安说书人讲述地方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科场的失意,生活的困顿,加深了他对封建科举制度、黑暗社会现实的认识。

吴承恩在写《西游记》时,很多情节都是把淮安的地方神话故事与英雄人物事迹巧妙的移植之中。吴承恩家后面的淮河河道被泛滥的黄河夺走后,波涛汹涌,水流湍急,逐浪排空,险象环生,吴承恩就把淮河的凶险,人们很难过河的现象写成了通天河取经的故事。


《西游记》里经常出现唐僧取经遇难时,孙悟空就请出当地的土地老爷,问是什么地方,什么妖怪在作怪。土地老爷的原型是淮安区粮食局身底的原都土地祠里面供奉的山阳公汉献帝刘协,而且《西游记》里的土地神刻画得与刘协很像。

孙悟空的原型还有一个就是吴承恩好友,淮安籍状元沈坤。沈坤的沈”在淮安方言中与“孙”同音。沈坤文华出众,早年喜中头名状元,却在京做官,官位不显赫,屡遭排挤。借母亲去世回家守孝,远离官场。看到以日本海盗为主的倭寇屡次入侵淮安,蹂躏家乡,自发募资,召集乡亲组建军队,习武操练,抗击倭寇,屡打胜仗。沈坤的爱国爱乡情怀,不但不被朝廷重用,反被污蔑致死,人生命运十分凄惨。吴承恩家与沈坤家相距几百米,又是好友,他为沈坤鸣冤,把沈坤树成“齐天大圣”的形象,沈坤能文能武,功劳显赫,国家栋梁,却不被重用,在《西游记》中就变成了弼马温。




《水浒传》的落笔归终在蓼儿洼的凄凉


施耐庵,祖籍苏州,后移居兴化。少时思维敏捷,聪明好学,博学多才。19岁考取秀才,30岁高中举人。此后几次进京科考,均未金榜题名,便在山东郓城县混个分管教育的小官。

在郓城,他对宋江36人故事十分感兴趣,多次走访相关人物的故事发生地。辞职后,他还参加过张士诚的起义军,但因张士诚最终被朱元璋打败,为躲避朱元璋部队追杀,就隐居在淮安府山阳县城的都土地祠后(现大香渠巷)的一个小院落,专心创作《水浒传》、《隋唐志传》、《三遂平妖传》等奇书,直到去世。


数百年的黄河夺淮,山阳县到处是湖荡、沼泽,既像世外桃源,又像绿林水战场地,是施耐庵意中最佳的梁山泊现实版。加之淮安城南蓼儿洼有个祠堂。祠堂内塑宋江、吴用、李逵、花荣四位义士的像,祠外有安葬他们四人一大三小的坟墓。烧香祭拜者络绎不绝。施耐庵就以宋江等四位义士祠堂记载的故事与在山东郓城了解到的宋江36人故事以及淮安画家龚开画的有关《三十六人赞》综合起来加以升华,书写千古名著《水浒传》。

《水浒传》中打水仗的梁山泊与一些打斗戏的场地,多数套用淮安的一些地方。他把淮安当地渔民打渔的形象塑造出了阮小二等人打劫济贫的英雄形象。

当年施耐庵在写武松景阳冈打虎时,总觉得没有东西可写。一天,忽听都土地祠北侧有吵杂声,便放下笔去看看什么情况。只见自己邻居阿巧喝得醉醺醺,坦胸露背,向一条恶狗拳打脚踢。来回十余回合,阿巧赢了。施耐庵被眼前的一幕看呆了,随后跑步回家疾笔而书,写成了经典的武松打虎。


《三国演义》的灵感出于都土地祠的怜悯


罗贯中约1330年生于山西祁县,7岁念私塾,14岁母病故后,随父去苏杭一带做生意。后罗贯中对从商不感兴趣,拜慈溪学者赵宝丰为师学习古典文化十余年。1356年,罗贯中辞别赵宝丰,到农民起义军张士诚幕府作宾。次年在罗贯中的建议下,张士诚打败了朱元璋部下的进攻。同年,张士诚的弟弟兵败被元朝俘虏,张士诚只好投降。降元后,张士诚贪图享乐。

1363年,张士诚看到元朝没落,再次称王。包括罗贯中在内的许多幕僚都建议暂缓称王,但是不被采纳。不久张士诚被朱元璋打败而死。由于罗贯中是张士诚的幕僚,一直心系张士诚。有很高的军事策略才能,朱元璋想用他,但其不愿投诚,而且言语偏激,所以朱元璋视其眼中钉,派人暗杀。

为躲避朱元璋部下的追杀,罗贯中乔装改扮回老家远离政局,却在路上听一老乡获知父亲病故,继母改嫁,便不再打算回老家。到淮安找曾在张士诚部一起共过事,年长自己20多岁的施耐庵。看到施耐庵已一门心思撰写《水浒传》,非常赞同,于是拜施耐庵为师写章回小说。此后,罗贯中一直住在淮安施耐庵的家里,陪伴在施耐庵身旁,帮其抄写书稿。


他们与淮安人民一样对汉献帝的人生悲惨命运而同情,获得了从汉刘王朝角度入手书写千古华章的灵感。全篇巨著都是站在刘氏王朝的立场,对刘协、刘备与张士诚深表同情,鄙视与曹操一样的朱元璋。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满腹经纶,在乱世中没有实现自身价值,不敢言,只能用理想主义色彩勾画出千古完人诸葛亮,来褒奖自己,是一种自我心里安慰。《三国演义》的主人公诸葛亮原型其实就是施耐庵、罗贯中师徒两人。

《三国演义》中的火烧赤壁、火烧新野这些历史上没有如此大的火战,其实都是李全火烧楚州城(现淮城)的历史演变的。李全原为农民军领袖先效忠南宋朝廷,后投降金国。多次在南宋最重要的军事基地楚州搞兵变,绍定元年(1228年)一把火把楚州城烧成废墟,生者寥寥无几。有关草船借箭的故事也是效仿南宋时期的楚州战斗。当年梁红玉在楚州抗击金兵时,被金兵围得水泄不通,部队弹尽粮绝。梁红玉号召部下一边挖楚州湖荡里的蒲根充饥,一边在淮河里放一些竖有稻草人小船,金军以为有人进攻,就乱放箭。前者形成了一道美味的淮扬菜,后者被施耐庵、罗贯中发挥成草船借箭。

1370年,施耐庵病逝,享年75岁。罗贯中等门徒与其子女将施耐庵像《水浒传》中宋江兄弟四人一样,安葬在淮安的蓼儿洼。罗贯中为爱师施耐庵守孝三年后,带着师徒俩未完成的《三国演义》、《三湖侠客》的书稿离开淮安,回到北方隐居续成千古名著。

无数经典中的经典莫过于“四大名著”,而“四大名著”中三部诞生于淮安,再次证实了古城淮安是全国唯一的“故事之城”。



其实,四大名著写得是同一件事


大家都知道,小编是个酷爱文学的人

从小熟读

《故事会》《读者》《意林》《青年文摘》

这四大名著

长大之后才发现读错了



但是读书不怕晚

最近我找来正宗的四大名著苦读

却发现

《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

这四本文学巨著,写得是同一件事 

不信?

听我好好分析!

本书推动故事发展的真正核心是“吃”

齐天大圣因为吃蟠桃,喝美酒

与天庭恶战一番最后被改造去西天取经

西天路上师徒四人吃斋念佛

吃了无数的苦

数量庞大的妖怪配角

更是有一个高度相同的价值观

那就是吃唐僧肉

如果这些妖怪不想吃唐僧肉,也就没有西游路上的八十一难

也就没有西游记的故事了



当然用吃概括西游记还不够全面

因为吃的表象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师徒吃尽苦头是为了取得真经

而各路妖怪想吃唐僧肉

是为了长生不老

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让自己

达到梦想中的极乐世界

也就是虚幻的远方

所以西游记讲的其实是

吃和远方

读过水浒的人都知道,本书可以分为前后两部分

前半部分聚义,后半部分诏安

梁山聚义之后,大家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发现了没,描写的是吃

吃得畅快,吃得豪情万丈

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吃”

后半部分接受招安

宋江为了兄弟们长久的发展考虑

不能一直落草为寇

所以后半部分写的是对未来理想生活的追求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安于眼前的苟且

向往远方的诗和田野

所以《水浒传》讲得也是

吃和远方

三国演义描写的确实是吃和远方

但是国家之间、势力之间的吃

就像大鱼吃小鱼

各路诸侯都想着吃掉对方的地盘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热衷于吃掉对方

是因为吃掉所有对手

就可以登上权利的顶峰

实现一统天下的梦想

所以说,《三国演义》讲得还是

吃和远方

痴情男女在大观园中

吃醋、痴情、吃尽相思苦

构成了全书大部分内容

但是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

那就是追求自由

去一个没有这么多规矩

没有约束的地方

这个地方就叫做远方

所以红楼梦,写得也正是

“痴”和远方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吃和远方”


为了生存,吃喝拉撒

为了爱情,痴心痴情

为了理想,吃苦耐劳

用毕生去追求远方的幸福,

我们赞美每一位追求“吃和远方”的朋友

并送上贴心的祝福

您可以来淮安大益茶赏茗轩茶业

免费用心吃茶;

也可以邀三五好友,

来参加由赏茗轩举办微茶会

让心灵去远方!

(看↓↓↓图片马上去吃茶去)


是不是想马上出发

先别着急

贴心的小编还有福利送给大家

送福利啦!


来参加微茶会的茶友购茶一律八折优惠!

~分享是一种美德~

高山流水遇知音,禅茶一味品人生!

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综合编辑整理如有不妥请联系和谐,谢谢!

大益茶赏茗轩茶业

按下图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入

公众号:hadycsmxcy



微信号:smxcyddjh


 分享、点赞、评论都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