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历史 | 新君立威很可怕

隋唐史学会 2019-04-14 09:06:51

大唐有一位军事家,没有打过什么有名的仗,却是名副其实的“军神”。建中三年(782年),唐德宗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他名列其中。北宋宣和五年(1123年),依唐例为古代名将设庙,七十二位名将,他亦名列其中。北宋年间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同样有他的大名。


这个人就是郭元振。


郭元振(656年—713年)名震,字元振,以字显,魏州贵乡(今河北大名县大街乡)人。他不仅是著名的军事家,还是一个诗人。


就是这样一个被人崇拜不已的人,其英雄末路却让人心痛。



开元元年(713年)十月十三日,唐玄宗调集二十多万大军,于骊山脚下“大阅兵”。看到部队旌旗连绵,军容齐整,军威极盛,呼啦啦一大片地动山摇,唐玄宗不免头脑发热。三令后,这位少年天子竟然要亲自擂鼓。此时的唐玄宗,摆脱各方掣肘,大权独揽不过一年多,很想尽情享受一下高高在上的快感,尤其想痛快发泄一下多年追逐权力,相互倾轧,而积压在胸中的块垒,乃情理中事。但他毕竟是皇帝,不能任性。所以,主持仪式的代国公、“国防部长”郭元振马上出班劝诫道:“请皇上不要冒险敲打军鼓!”没成想一下子乱了玄宗击鼓的节奏,军容立刻大乱。唐玄宗怒不可遏,便欲杀一儆百,借此树立声威。于是,玄宗大喝一声,令引郭元振坐旗纛下,要将其斩首。宰相刘幽求、张说急忙劝谏:“元振有翊赞大功,虽有罪,当从原宥。”唐玄宗遂免郭元振一死,流放新州(治所在今广东新兴)。


不久,唐玄宗冷静下来,思其旧功,又起用之为饶州(今江西鄱阳)司马。不承想郭元振遭此侮辱心情怏怏,于赴任途中病逝,终年五十八岁。一代军事天才就此“香消玉殒”。



那么郭元振到底有多神?


一、超凡脱俗,一诗逆袭,武则天赦罪重用。


郭元振少有大志,“长七尺,美须髯”,可谓风流倜傥,一表人才。郭元振十六岁时,与薛稷、赵彦昭同为太学生。一次家中送来四十万贯钱。有人求他:“五世未葬,愿假以治丧”。郭元振遂“举与之,无少吝,一不质名氏。”以至“稷等叹骇。”咸亨四年(673年),十八岁的郭元振考中进士,被任命为通泉县(治所在今四川射洪县沱牌镇)县尉。也许是太年轻的缘故吧,郭元振上任后任侠使气,不拘小节,竟然盗铸钱币及掠卖人口千余人,以非法所得赠送宾客,弄得当地百姓怨声载道。女皇武则天了解到他的所作所为后,召回洛阳问罪,谁知道和他一番交谈后,发现他才华横溢,出言不俗,就索要他的诗文。郭元振便把所作《宝剑篇》呈上。诗的尾句“虽复尘埋无所用,犹能夜夜气冲天”令人震撼。武则天看后大加赞赏,让学士李峤等人传阅,并任命他为右武卫铠曹参军,后又进封奉宸监丞。奉宸监是皇帝游览的地方。武则天把郭元振留在自己身边,其实是为了更好地调教他,正所谓玉不琢不成器,毕竟他血气方刚,不知道天高地厚。之后,郭元振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前后判若两人。由此可见,武则天不仅能够识才,而且善于树才。所谓“树”,乃培养、教育、调教也。 


二、施反间计,吐蕃内讧,借敌手除论钦陵。


长寿元年(692年)十月,武则天令武威军总管王孝杰出兵,一举收复被吐蕃侵占的安西四镇(镇龟兹、疏勒、于阗、碎叶,今新疆库车、喀什、和田及巴尔喀什湖南)。延载元年(694年)二月,王孝杰又率唐军在冷泉(今青海西宁西)等地大败吐蕃军。但之后的万岁通天元年(696年)三月,吐蕃大将论钦陵于素罗汗山(今甘肃临洮界)大败唐军。九月,论钦陵以胜利者的姿态请和,提出要唐兵退出安西四镇,分十姓突厥之地等无理要求。朝议时宰相狄仁杰建议放弃四镇,而右史(起居舍人)崔融上《拔四镇议》,表示反对。当然,武则天也不同意放弃四镇。但“欲罢则有所顾,欲拒则有所难”。即原则话好说,具体事难办。此时郭元振拿出了一条既不损害原则,又能解决问题的方案。即我方同意以西突厥五俟斤部归还吐蕃,但要求吐蕃归还我吐谷浑各部及青海故地,以此堵住了论钦陵的嘴。郭元振还建议,以后每年都高调向吐蕃派去表示和好的使者,以孤立“好战分子”论钦陵。此法还能逐渐离间他们君臣关系,使之上下猜疑。武则天深表赞同。


后来,吐蕃君臣果然中计,相互不信任。圣历二年(699年),吐蕃发生内乱,赞普(国王)诛杀了执掌大权的宰相(论,吐蕃语为宰相)钦陵,其弟赞婆无路可走,遂率部降唐,被武则天封为特进、归德王。钦陵其实是一个天才。在与唐王朝的长期较量中,他打败了薛仁贵,彻底控制了曾是大唐附属国的吐谷浑,为吐蕃国势的壮大,疆域的扩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之后又接连打退李敬玄、王孝杰等唐将。可以说,钦陵不仅是吐蕃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还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外交家。诛杀钦陵等于去掉了大唐的心腹之患。郭元振不战而屈人之兵,功莫大焉。


三、治凉五年,“夷夏畏慕”,拓地一千五百里。

   

 大足元年(701年),郭元振迁凉州都督、陇右诸军州大使。郭元振为了巩固凉州防务,在凉州城南部边境硖口设置了和戎城(今甘肃古浪),在北部碛口设置白亭军(今甘肃民勤东北),控制交通要道。由于唐军凭险据守,敌军便不敢再来,凉州遂安。不仅如此,郭元振此举也为唐朝拓地一千五百里。

   

 同时郭元振又遣甘州(治张掖,今属甘肃)刺史李汉通选水源充足、土地肥沃的地区实行屯田,作为战备储粮。还兴修水利、改进耕作技术,推广蚕桑养植等。以往凉州地区的谷子和小麦每斛高达数千钱,实行屯田之后,一匹细绢就可以换到数十斛粮,积存的军粮可供多年之用。


据《旧唐书•郭元振列传》记载,郭元振在凉州五年,全州谷物充盈,牛羊遍野,路不拾遗,百姓安居乐业。加上郭元振风神伟壮,善于抚御,令行禁止,以至“夷夏畏慕”,“河西诸郡置生祠,揭碑颂德”。


四、处变不惊,实景呈现 ,大唐版“孔明吊孝”。


神龙二年(706年),郭元振迁左骁卫将军、安西大都护。时突骑施首领乌质勒部落强盛,表示愿意与唐朝通和。十二月,唐中宗派郭元振到突骑施牙帐商议军事事宜。当时天降大雪,郭元振立于帐外,与乌质勒会谈。大雪愈积愈厚,郭元振足不移地,而乌质勒因年老体弱,不胜严寒,竟被冻死。其子娑葛误以为郭元振故意害死乌质勒,即图谋攻打唐军。副使、御史中丞解琬闻讯,劝郭元振连夜逃走。面对意外,郭元振却说:“我以诚心对待他们,又有什么可以怀疑和害怕的呢!再说我们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就算是想逃走,又能逃到哪里去呢?”遂安卧大帐,一觉睡到大天明。第二天,郭元振身穿素服前往吊唁。由于娑葛没料到郭元振敢来,一时手足无措。郭元振吊唁赠礼,哭得非常悲伤。娑葛被郭元振的诚意打动,与郭元振倾心结交。事后娑葛向唐朝派去使者,进献良马五千匹、骆驼二百头、牛羊十余万。二十八日,唐中宗以娑葛袭爵怀德王、嗢鹿州(治所在今新疆伊宁市西伊犁河附近)都督。郭元振也因功被授金山道行军大总管。


由于郭元振守边有功,回朝后两度拜相。



后来,即如前所述,郭元振遇上了唐玄宗新君立威,成了冤死鬼。 正所谓:


孙卖奶田不心疼,杀将立威要逞能。

大唐冤死郭元振,一如吐蕃杀钦陵。


可以想得见,当吐蕃得到郭元振死亡的消息后,恐怕也如当年大唐得知论钦陵之死一样,会敲锣打鼓,彻夜狂欢吧!


看来,新君立威真的很可怕。




洛阳市隋唐史学会恭祝您2018年元旦快乐,合家幸福安康。




作者 | 宋宗祧

来源 | 洛阳市隋唐史学会

编辑 | 洛阳市隋唐史学会 (ID:suitangshixuehui)


交流河洛文化,传承隋唐历史。欢迎您关注洛阳市隋唐史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