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都是左手捞人右手卖情报?——以“新闻的名义”看《人民的名义》之一

三皮剑客 2019-05-22 23:17:06


点击上方蓝字“三皮剑客”,关注置顶

记者都是左手捞人右手卖情报? 

   ——以“新闻的名义”看《人民的名义》之一



宣传部长跑哪儿去了


人胖动作也慢,芒果TV都已经播完《人民的名义》好几天了,大波波这才慢慢悠悠不慌不忙地看完。


热门影视剧就是社会的一面镜子,从里面清清楚楚看出传统媒体的地位,那真是稀里哗啦往下掉啊。以前影视剧里,记者(尤其是身穿风衣长发飘飘的漂亮女记者)都是围绕在领导身边的重要角色,动不动还能促进点剧情的发展。



可在《人民的名义》里,别说记者,就连宣传部长,都直接变成看不见脸的人民了。你看沙书记开省委常委会,达康书记开市委常委会,真怀疑他们喊宣传部长参加了吗?连个镜头、名字都没有,宣传部长好歹也是常委啊!


全剧里,唯一一处提到宣传部长的,还是沙瑞金被香港的镜鉴周刊写他在汉东省搞了个沙家帮,沙书记说了:“让宣传部长组织一下回击。”好可怜啊,52集的官场剧,宣传部长连个脸都没露,唯一一句台词还是别人替他说的,存在感还不如大风厂的群众演员。



领导(比如祁大厅长和高书记)身边围绕的美女也变成了女企业家和懂文学历史的女服务员,真是让人追忆当年济南“7.9爆炸案”的主角段义和,是不是也在一次出席活动中,邂逅当时还是服务员的柳海平,然后……两人也谈起了《万历十五年》。


闲话少扯,现在,大波波要以新闻的名义,扒扒《人民的名义》里那几位记者代表在现实世界中的底。


左手捞人右手卖情报?


《人民的名义》里,香港《镜鉴周刊》的记者刘生跟赵瑞龙动动嘴皮子,撮合他跟那一条“毒蛇”杜伯仲讲和,张口就是50万港币,赵瑞龙不仅没还价,还主动加到100万。


大波波在旁边看着,舌头伸出来半天没收回去,活生生连放在鼻子底下的爆米花都舔不起来——我靠!100万就这么容易到手了,顶大波波多少年的工资,导演你知道吗?!



现实中,香港的记者能不能有这能量,大波波不知道,平时,大波波工作中见过的港台记者还真不少,尤其是全国两会的时候,港台记者浩浩荡荡齐赴北京,十几天厮混在一块儿。


至于平时,像《大公报》、凤凰网啥的,他们大多有驻内地的机构,每个省都有,所有记者都是本地人本土化,也没瞧出来谁腰包里能塞上千万的样子,看上去都是小鱼小虾的模样。


至于他们在老巢是不是像刘生那样,跟大陆大佬们谈笑风生,左手捞人右手卖情报,这个是真不知道。以大波波的级别,基本上不需要买情报,也没有被公检法追逃的风险,想暗访也没这么多钱当道具。


至于在内地,有时候能打听点小道消息,尤其是爱谈领导人逸闻的,一般是中央级国字牌媒体里的记者。他们中的有些人,天生带着北京出租车司机的兴趣和气质,对显示自己有上通天庭的本事有着强烈表现欲,时不时就会抬头望天,一脸神秘,透露出点领导人的“小秘密”,然后在人们的顶礼膜拜中收获强烈的快感。



有一次,朋友请北京来的两位媒体人吃饭,其中一位是央级媒体的,报社名字里面有俩字跟《人民的名义》一样,另外一个是来自一家反腐倡廉的网站,酒席上,“人民”的那位谈到一位国家领导被香港的媒体盯上,在调查他家属的腐败情况,这位领导万般无奈,绝食向这家媒体明志——我个人没有贪污,是真管不了老婆孩子啊。


在座的各位无不目瞪口呆,但中央媒体的来客说得有鼻子有眼,虽然不敢全信,但也都听得哈喇子直流,比麻辣鱼还下酒啊。


捞人?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


不过,这种消息,流着哈喇子听听也就罢了,在大陆,还真没听说哪位同行神通广大做到了倒卖领导人情报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励志”故事,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的故事那是政治高压线,轻易是碰不得的。


所以买卖情报这事吧,虽然暴利,但性价比不是太高,尤其是性,那可不是指那玩意儿,那是性命,价再高命也不能抛啊。



比刘生低一个档次的,插手人事,这个可以有,比如青岛前市委书记杜世成的记者情人,原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的地下“夫人”上海女记者姜映吟等等……


估计他们是能插手人事的,一手抓钱,一手抓人事。不过,她们能办成这事,可不是记者的身份决定的,而是“夫人”的枕边风吹出来的。


至于像刘生那样直接从监狱里伸手捞人,那是捞不出来的。放到以前,还能以新闻的名义去公检法采访采访,这几年,公检法的地位蹭蹭蹭往上涨,媒体的地位哗啦啦往下滑,采访人家都不理你,捞人?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


“灭火”的道道


比刘生再低上几个档次,记者还能干点啥呢?“灭火”!这个熟门熟路,可以有。


在“灭火”队伍里,“灭火”能力强弱与地位高低成绝对正比。通常来说,媒体一把手“灭火”能力最强,兼职“灭火”队长,二、三、四、五、六……把手分别就任副队长,主任们也有一定的“灭火”能力,不过只能灭得了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火”,那还得赶早,晚了,稿件或者新闻报道到了总编那一级,也只能干瞪眼灭不了了。



至于普通记者,有那种八面玲珑的,他们的身份往往是掮客、拉皮条的,做个中间人,抽个成还行,但本身“灭火”能力不强,已经到了最底层。


先说各媒体的“灭火”队长和副队长们,他们的“灭火”生涯跟《人民的名义》里面的季检察长正好是倒过来的。以前,传统媒体红火的时候,“灭火”队长和队副们就跟后面几集的季昌明一样,腰板硬,很有原则,一步不让,该怎么报道就怎么报道。


曾经有一位媒体同事出去采访,被打了,当天晚上,人还躺在医院里,说情的就都来了,结果总编扛住了压力,坚持把事件报道出来,最终的结果,是对方赔礼道歉并且赔偿了记者。放到现在,媒体地位不行了,打了白打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



那时候,由“老季”顶着,碰到做负面报道、调查报道时,总编一强硬,还能顶一阵子,除了宣宣的话必须听,那是亲爹,此外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厅局、单位、大企业的威胁利诱大可以不听,报道完了再说。


媒体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后来,随着传统媒体地位下滑,尤其是广告急剧减少,媒体穷得嗷嗷待哺,传统媒体的领导们就自己担任了“灭火”队长的领导职务,以换取媒体的生存。


有一次,大波波采访一个乡镇的污染事件,人还没回到报社,乡镇书记的电话就打到了报社,而且人家根本不屑找大波波,直接找领导,就一个电话,大波波的稿子从此沉入太平洋底,跟泰坦尼克号遗骸作伴去了。



妈的,你说说一个乡镇书记拿起电话来就能找一家媒体的总编,不“灭火”就不订你报纸,就去找宣传部反映……你说都这种生存状态了,大波波还在媒体混啥用?!


记者们问候领导的祖宗八辈,一般就是稿子给灭了的时候。相比较而言,媒体的老总是最没有官架子的,经常跟记者编辑一起加班,一起起标题,一起拍案而起,上完夜班还一块去撸个串扯个淡,拉手搂肩称兄道弟,只有灭稿子的时候,那才真是恨啊!


但这种“灭火”,有时候真怪不了媒体老总。有的人是出于利益,但更多的,是为了媒体能好好生存发展下去。你可能不喜欢,甚至很厌恶,却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



有一次,一位领导对大波波说:“媒体弱小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不怕得罪人,可媒体发展壮大了,员工多了,欠的人情也就多了,人家能从各个方面管着你,你也各行各业都要求人,不低头行吗?比如员工或者员工家属长病,要不要找人家?孩子上学,要不要找人家?媒体都有三产,要发展,要赚钱,要不要找人家?”


这就是社会啊!媒体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它只能以这种奇形怪状的模样,生活在我们这片社会主义的大地上。


— Vol.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