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一部反腐高压下中国政治和社会生态的长幅画卷

goldbookstore 2019-05-13 14:02:02

素有“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美誉的著名作家、编剧周梅森先生时隔八年之后,于2017年再次推出大型反腐题材鸿篇巨制,也是国内首部反映副国级“大老虎”贪腐问题的长篇小说,大大突破了这类题材以往“写到副省级为止”的红线,成为当今文学创作中的最大尺度


1作者简介


周梅森,1956年出生,江苏徐州人。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八、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专业作家。出版有《周梅森文集》(十二卷)、《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三卷)、《周梅森读本》(七卷)、《周梅森反腐经典小说》(六卷)、及《梦想与疯狂》《黑坟》《天下大势》《大捷》《军歌》《沉沦的土地》等长、中篇小说多种。根据其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有《人间正道》《中国制造》《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国家公诉》《我主沉浮》《我本英雄》《人民的名义》等多部。曾多次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中国电视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全国优秀编剧奖。


2内容简介


一位国家部委的项目处长被人举报受贿千万,当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前来搜查时,看到的却是一位长相憨厚、衣着朴素的“老农民”在简陋破败的旧房里吃炸酱面。当这位腐败分子的面具被*终撕开的同时,与之案件牵连甚紧的H省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却在一位神秘人物的暗中相助下,以反侦察手段逃脱法网,流亡海外。案件线索终定位于由京州光明湖项目引发的一家H省国企大风服装厂的股权争夺,牵连其中的各派政治势力却盘根错节,扑朔迷离。H省检察院反贪局长陈海在调查行动中遭遇离奇的车祸。为了完成当年同窗的未竟事业,精明干练的侯亮平临危受命,接任陈海未竟的事业。在H省政坛,以H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育良为代表的“政法系”,以H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为代表的“秘书帮”相争多年,不分轩轾。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的到来,注定将打破这种政治的平衡局面,为H省的改革大业带来新的气息……


3评论家评论


  著名文学评论家贺绍俊指出:“《人民的名义》一书不仅写出了当下反腐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多面性,更将其提高到了依靠文化、法律、制度进行反腐的高度上。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维护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战略全局中,改革与法治,被视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两个轮子,依法治国更被赋予了更为鲜活的时代意义。本书在结合当下的国家实际和社会热点时多有创新和突破,既深刻呼应了中央对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公民手法、法治队伍建设等提出的全面部署,也正面回应了人民的呼声和社会的诉求。”


  著名文学评论家胡平则指出:“十八大以来,中央高擎反腐大旗,反腐题材小说正是顺应了党心、民意。周梅森的这部小说《人民的名义》,保持了他过去一贯的重视悬念、层层剥茧的写作风格,情节设置跌宕起伏、路转峰迴。故事从一家国有老厂的股权争夺切入,涉及官场政治、国企改革、金融、干部任用等多个领域的重大问题。上至省委书记,下至国企员工,均有涉笔。小说浓墨重彩地塑造了反贪局长侯亮平、改革巿长李达康、老检查长陈岩石等多个人物,具有相当的典型意义,也为当代文学画廊增添了新的形象。”


  著名文学评论家丁帆认为:“《人民的名义》以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的调查行动为叙事主线,以一宗小官巨贪案件入手,拉开了公检法机关与腐败官员的政治大较量,保持了作者一贯的贴近时代、家国情怀的风格,充分展现了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坚定的反腐败决心和人民检察官公正执法的良好形象。这部作品响应中央提出的以文艺作品来凝聚人心、汇集力量的号召,适时而出,突破了传统反腐题材文艺创作的套路和窠臼,走出了一条扎根现实、直面政治、无愧于历史的新路。正是因为一面放飞艺术想象的羽翼,一面脚踏坚实的大地,周梅森才能不断突破一位作家对于政治人物人性灵魂的挖掘深度。”


  青年评论家刘大先则认为:“书中的多个人物与多处细节都有其政治与社会的基础,如家藏2.3亿现金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亿元水官’河北省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以及原某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子等,都在书中有所影射。而诸如‘裸官下岗’的规定、‘转帖500次入刑’的法条、‘拆出一个新中国’的谬论、‘和一百多个女干部通奸’的‘伟业’、‘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的笑谈等带流行色彩的语言,既是作者在丰厚的生活经验的基础上提炼而出,也当是作者为读者留下的会心之笔,实在耐人寻味。”


4在线试读


  一


  侯亮平得知航班无限期延误,急得差点跳起来。他本打算坐最后一班飞机赶往H省,协调指挥抓捕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的行动,这下子计划全落空了。广播中一遍遍传来女播音员中英文抱歉的通知,机场上空有雷暴区,为了乘客安全,飞机暂时无法起飞。侯亮平额上沁出一层细细的汗珠,早知道被困机场的痛苦,现在又得尝一次滋味了。


  电视大荧屏正放映气象图,一团团浓厚的白云呈旋涡状翻卷,十分凶险的样子。字幕普及着航空知识——雷暴如何危及飞行安全,误入雷暴区曾如何导致空难。但这一切根本不能平息人们焦虑的心情,整个候机大厅这时似乎已经变作巨型蜂巢,嗡嗡嘤嘤,噪声四起。旅客们分堆围住各值机台的机场工作人员,吵吵嚷嚷,无非是打听各自航班可能的起飞时间,追问补偿方案,等等。侯亮平用不着往前凑,就明白了一个意思:那片雷暴区只要在头顶罩着,哪个航班也甭想上天。


  侯亮平快步走出候机大厅,寻僻静处一个接一个拨打手机号码。H省检察院检察长季昌明关机。反贪局局长陈海关机。当紧当忙全他妈失踪了。当然,侯亮平知道他们并没有失踪,而是在参加一个紧急会议,向该省分管政法工作的省委副书记高育良汇报丁义珍案件,通常与会者都要关机。但侯亮平宁愿相信他们是存心关机,跟他玩失踪。作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的侦查处处长,侯亮平反复向H省的同行们强调甚至请求——先抓人,后开会!这个姓丁的副市长太重要了,是刚侦破的赵德汉受贿案的关键一环。如果走漏风声让他跑了,H省官场上的许多秘密就可能石沉海底。侯亮平对曾经的大学同学陈海尤其不满,他特地嘱咐陈海别汇报,先把丁义珍控制起来再说,可陈海胆小,支吾几句到底还是汇报了。侯亮平正因为害怕夜长梦多,抓捕赵德汉之后才在第一时间赶夜间航班飞赴H省,不料偏又陷入了雷暴区。


  侯亮平忽然发现,外面无风无雨,太平寂静,连穿梭送客的喧闹车声也消失了。雷暴在哪里?哪来的啥雷暴区?他跑出候机大厅的门,仰望夜空。空中虽说阴云密布、月暗星晦,但既看不见闪电,更听不到雷声,飞机不能起飞似乎成了一个谬误!身边恰巧有机场工作人员走过,侯亮平拦住他,提出了心中疑问。这位上了把年纪的老同志意味深长地瞅了他一眼,颇具哲理地说,看事物不能只看表面,云层上面的世界你能看见吗?平静后面往往就藏着雷暴。侯亮平望着老同志的背影发怔,仿佛听到某种隐喻,这一番话使他浮想联翩……


  侯亮平毕业于H大学政法系,老师同学遍布H省官场,这让他对H省有一份格外的牵挂。各地反腐风暴愈演愈烈,H省平静异常,这些年来此起彼伏的传说大都止于传说。他当然明白这是假象,肉眼看不见云层上面的世界,同样看不见阳光下隐藏的黑暗。丁义珍浮出水面似乎出于偶然,若不是赵德汉的惊天大案牵扯到他,一时半会儿还难以掌握过硬证据。侦查处处长深知时机的重要性,临门一脚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侯亮平着急啊,可再急也没用,天上有雷暴挡着呢。


  他重新经过安检,回到了候机大厅。大厅里仍是一片嘈杂。他强迫自己镇静,在饮水机前喝了几口水,找了一处空椅子坐下,闭目养神。已经落网的赵德汉的形象适时浮现在眼前,他禁不住又沉浸到了对赵德汉的回忆中。昨天晚上,当此人捧着大海碗吃炸酱面时,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他代表命运来敲这位贪官的家门了。


  贪官一脸憨厚相,乍看上去,不太像机关干部,倒像个刚下田回家的老农民。可这位农民沉着冷静,心理素质好,处变不惊。侯亮平一眼看透——这是长期以来大权在握造就的强势状态。当然,也许今天这个场面早在他的预想中,他有心理准备。只是侯亮平没料到,一个被实名举报受贿几千万元的部委项目处长,竟然会住在这鬼地方!


  这是一套常见的机关房改房,七十平方米左右,老旧不堪。家具像是赵德汉结婚时置办的,土得掉渣,沙发的边角都磨破了。门口丢着几双破拖鞋,扔到街上都没人拾。卫生间的马桶在漏水,隔上三两秒钟“滴答”一声。厨房里的水龙头也在滴水,但这似乎不是漏水,而是刻意偷水。证据很明显,水龙头下的脸盆里积了半盆不要钱的清水。


  侯亮平四处看着,摇头苦笑,这位处长真连寻常百姓都不如。


  像是为他的思路做注解,赵德汉咀嚼着自由时光里的最后一碗炸酱面,抱怨说:你们反贪总局抓贪官怎么抓到我这儿来了?哎,有几个贪官住这种地方?七层老楼,连个电梯都没有,要是贪官都这样子,老百姓得放鞭炮庆贺了!他的声音被面条堵在嗓子眼,有些呜呜噜噜的。


  是,是,老赵,瞧你多简朴啊,一碗炸酱面就对付一顿晚饭。


  赵德汉吃得有滋有味:农民的儿子嘛,好这一口。


  侯亮平直咂嘴,声音响亮夸张:哎哟,老赵,你可是处长啊!


  赵德汉自嘲:在咱北京,处长算啥?一块砖能砸倒一片处长!


  侯亮平表示赞同:这倒也是!不过,那也得看是什么处。你老赵这个处的权力大呀!早就有人说了,给个部长都不换,是不是啊?


  赵德汉很严肃:权力大小,还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权力大就一定腐败吗?我这儿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我劝你们别瞎耽误工夫了!


  搜查一无所获。事实证明,的确是耽误工夫。侯亮平冲着赵德汉抱歉一笑:这么说还真搞错了?搞到咱廉政模范家来了?赵德汉挺有幽默感的,及时伸出一只肉滚滚的手告别:侯处长,那就再见吧。


  侯亮平也很幽默,一把抓住了赵德汉的手:哎,赵处长,我既来了还真舍不得和你马上就分手哩!咱们去下一个点吧!说罢,从赵家桌上杂物筐里准确地拿出一张白色门卡,插到了赵德汉的上衣口袋里。


  赵德汉慌了,忙把门卡往外掏:这……这什么呀这是?


  你帝京苑豪宅的门卡啊!请继续配合我们执行公务吧!


  赵德汉的幽默感瞬间消失,一下子软软瘫坐到地上……


  侯亮平蓦地睁开眼睛。大厅突起一阵骚动,许多人拥向不同的登机口,各值机台前都排起了长队。侯亮平以为飞机要起飞了,急忙挤到自己的登机口。结果发现是一场美丽的误会,机场服务员正给各误机航班旅客发餐盒,侯亮平没一点胃口,又悻悻地回到原来座位上。


  手机响起音乐,侯亮平一看,眼睛登时亮了起来,是陈海的电话!


  完事了吧?该行动了吧?没有!说是领导有分歧,汇报到新来的省委书记那里去了……侯亮平几乎叫起来:陈海,陈大局长,我可告诉你,赵德汉一落网就喷了,把一百多名行贿人都交代了!丁义珍仅介绍行贿即达一千多万元,可见丁义珍本身的受贿数额有多么巨大!


  陈海那头说:我也没办法,我算哪根葱啊?再说了,你们反贪总局还没把抓捕丁义珍的手续传到我省检察院呢!侯亮平急得跳脚:手续已经办好了,就在我包里!哎,那你赶紧飞过来呀,不是早到机场了吗?猴子,你得让我们有法可依呀!侯亮平只觉得一阵头晕。知道雷暴区吗?罩在你头顶上你却看不见听不到的雷暴!算了,算了,不和你说了。哎,丁义珍现在人在哪里?在干啥?你们谁负责给我盯的啊?


  陈海背书一般汇报:丁义珍在京州国宾馆搞一个光明湖项目协调会,今晚举办宴会,丁义珍快喝醉了。我派出了最得力的女侦查处长陆亦可上场,只要省委做出了决定,一个电话就能把丁义珍拿下……


  ——哦,对不起对不起,猴子,高书记已经请示完新书记了,我们这边又要开会了!陈海压低嗓音最后说了句,匆匆忙忙关了手机。


  开会开会,开你个头呀……侯亮平骂骂咧咧,心却稍安。老同学陈海为人老实,办事踏实,而且干了几年反贪局局长,经验还算丰富。


  坐在侯亮平身边的一位妇人叹息:唉,也不知啥时才能起飞……


  侯亮平一脑门心事,不愿和她搭讪,头一仰,闭上了眼睛。


  眼一闭,赵德汉又活生生地跳到了他眼前。


  这位贪官堪称一绝,让侯亮平想忘也忘不了。到帝京苑豪宅搜查的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了,超出了侯亮平既往的经验和想象……


  赵德汉彻底崩溃,是被两个干警架进自己的帝京苑豪宅的。豪宅里空空荡荡,没有沙发桌椅,没有床柜厨具,厚厚的窗帘挡住外界光线,地上蒙着一层薄薄的尘埃。显然这里从未住过人。赵德汉宁愿蜗居在破旧的老房子里,也没来此享受过一天。那么这套豪宅是干吗用的?侯亮平把目光投向靠墙放着的一大排顶天立地的铁柜上。赵德汉交出一串钥匙,干警们依次打开柜门,高潮蓦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一捆捆新旧程度不一的钞票码放整齐,重重叠叠,塞满了整排铁柜,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钞票墙壁。这情景也许只有在大银行的金库才能见到,或者根本就是三流影视剧里的梦幻镜头。如此多的现金集中起来,对人的视觉产生了很强烈的震撼。仿佛一阵飓风袭来,让你根本无法抵御它的冲击力。所有的干警,包括侯亮平都惊呆了。


  天啊,赵德汉,我想到了你贪,可想不到你这么能贪。我真服了你了,这么多钱,你一个小处长是怎么弄到手的啊?也太有手段了吧?侯亮平完全没有嘲讽的意思,蹲在赵德汉面前近乎诚恳地问。


  赵德汉这才哭了,不仅因为害怕,更是因为痛心:侯处长,我可一分钱都没花啊,舍不得花,又怕暴露,也……也就是常来看看……


  侯亮平对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深感好奇:常来看看?这钞票好看吗?


  赵德汉把梦幻般的目光投向铁柜:好看,太好看了。小时候在乡下,我最喜欢看丰收的庄稼地,经常蹲在地头一看一晌午。我爱吃炸酱面,更爱看地里的小麦。麦出苗了,麦拔节了,金灿灿的麦穗成熟了……看着看着,肚子就饱了。赵德汉声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几辈子的农民啊,穷怕了!看钞票,就像看小麦一样,看着心里踏实,看着精神满足。看久了,钞票上会泛起一片金光灿烂的麦浪呢……


  这人真他妈的奇葩一朵,竟然能把贪婪升华为田园诗意。


  侯亮平突然想起,赵德汉好像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独居乡下。便问赵德汉,是不是也给老妈寄钱。赵德汉道是寄钱的,每月三百块。为这三百块钱,还经常跟老婆吵架,他发财的秘密老婆也不知道。他很想把老妈接到城里来住,但不敢暴露帝京苑豪宅,这可是金库啊!自己住的房子太小,又没法安置。好在母亲不喜欢城市,来看看就走了。赵德汉自我安慰说:每月寄三百块给她,也差不多够了。


  侯亮平终于愤怒了!你守着这么多钱,每月只给老妈寄三百块生活费!空着这么大一座豪宅,也不把你老妈接来住!你老妈辛辛苦苦拉扯你长大,就该得到这样的回报吗?还口口声声是农民的儿子呢,咱农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净养你们这种没心没肺的儿子!


  赵德汉鼻涕眼泪又下来了,满脸生动而深刻的惭愧,口口声声自己错了,错大发了,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辜负了组织的培养……


  打住!组织培养你这么捞钱了吗?说说,怎样搞来这么多钱的?


  赵德汉摇起了头,道是实在记不清了。自打有了第一次,以后就再也收不住手了!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四年,有钱就收,就像捡麦穗一样,总觉得在梦中似的,恍恍惚惚,满眼尽是金灿灿的麦穗啊……


  侯亮平指着铁柜问:你有没有个大概数?这些钱是多少啊?


  赵德汉说:这我记得,一共二亿三千九百五十五万四千六百块!


  侯亮平拍了拍赵德汉肩膀,能精确到百位数,你记忆力真好。


  赵德汉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侯处长,我给你说呀,我喜欢记账,谁给我多少钱,啥时候啥地方给的,每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


  侯亮平眼睛一亮,马上追问:那账本呢?藏在啥地方了?


  赵德汉迟疑一下,指了指天花板:主卧吊顶上边就是账本!


回复“人民的名义”,得《人民的名义》免费电子书!


时间有限,只读经典

关注黄金书屋,免费获得喜爱书籍电子版


读书是门槛最低的高贵行为!


关注黄金书屋微信公众号,留下邮箱地址。拥有自己的私人图书馆!

加入黄金书屋 QQ群:385031284,更多精彩好书等着你!


长按二维码可快速关注



黄金书屋

微信号:goldbookstore【←长按复制】

推荐理由:如果你喜欢看书,你一定对读书网站大量的广告感到厌烦,一不留心,就从下载书籍变成了安装软件;你也一定对论坛下载书籍需要论坛币感到不爽(要不充值,要不发帖);现在简单了,关注黄金书屋,只需告诉我们你想找的书和邮箱,一切交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