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人民的名义,怎能胜天半子?

体坛周报 2019-02-09 18:17:02

以自己为棋子,舍命做劫材,打赢此劫,胜天半子。


人民的名义,怎能胜天半子?

|体坛周报记者  谢锐

 

热播剧《人民的名义》第26集提到汉东省公安厅长祁同伟最喜欢的一本书《天局》,汉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侯亮平通过这篇文章来研究祁同伟,还特意做了标注。这本名为《天局》的书是讲一个人以自己为棋子、与“天”下棋胜天半子的故事。

 

祁同伟独爱的天局到底是一本怎样的书?

 

剧中多次出现“下棋”的梗。

 

现实世界里的确有《天局》这本书,乃作家矫健的作品,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但即便是在今天看来,仍然精彩十分,文字的力量依然铿锵。作者显然是位超级棋迷,有关棋局的部分犹如观战记,文采斐然,如临其境。

 

文中一位名叫混沌的棋痴,对万事模糊,唯独精通围棋。“那棋,竟也浑然天成,生出一股巨大的蛮力,常在棋盘上搅起狂风骇浪,令对手咋舌。无论怎样坚实的堡垒,他强攻硬打,定将其摧毁。好像他伸出一双粗黑的大手,推着泰山在棋盘上行走。”

 

腊月三十,风雪交加,混沌扛着一只猪头,要送给数十里外的棋友官屯教师,在风雪中迷路,却在荒山野岭遭遇一座雅致的茅屋。一进屋,蚊帐遮掩的一张床上传出病恹恹之声:“你把桌子搬来,这就与你下棋。”

 

与天对弈,就此开展。

 

混沌思忖良久,在右下角置一黑子。帐中人夹起一枚白子擎至空中,叭一声脆响,落子棋盘中央。混沌大惊:哪有第一着占天元的?棋行十六着,厮杀开始。白棋飞压黑右下角,混沌毅然冲断。他自恃棋力雄健,有仗可打从不放手。黑白各成两截,四条龙盘卷翻腾沿边奔突。混沌素以快棋著称,对方更是落子如飞。

 

右下角战火越烧越旺,厮杀惨烈。混沌揪住一条白棋,又镇又压,穷追猛打。白棋化作涓涓细流,悄悄地在黑缝中流淌,往黑棋的左上角渗透。假若不逮住这条白龙,黑棋将全军覆灭。第九十八手,白棋下出妙手!帐中人在角部做出一劫,即使混沌劫胜,也必须连走三手才能吃净白棋。混沌傻眼了。这岂止是妙手?简直是鬼手!帐中人藉此劫吃去黑右下角,又封住一条黑龙。

 

历史上的圣手们都现身相助。

 

此时,混沌大龙受困,局面危矣。千钧一发之际,但见范西屏、施襄夏、过百龄、刘仲甫、骊山老母、弈秋这些故去多年的国手都来齐了,出手相助混沌。屋外一声琵琶,清亮悠扬,奏的是千古名曲《十面埋伏》。又有无数琵琶应和,嘈嘈切切,声环茅屋。

 

终于进入官子,一处劫争决胜负。混沌劫材已尽,蚊帐中人恰恰多他一个。一局好棋,眼看输在这个劫上。满桌长吁短叹,皆为半子之负嗟惜。混沌呆若木鸡,一掬热泪滚滚而下。

 

数日后,村中人终在迷魂谷找到混沌,只见他跪在右下角,人早冻僵;昂首向天,不失倔犟傲气。再细看,黑石白雪分明是一盘棋局,混沌硬将自己当一枚劫材,打赢此劫,胜天半子。


人民的名义里,也有一跪。


祁同伟势要胜天半子。

 

他的命运令人唏嘘。

 

祁同伟对《天局》甚爱之,混沌自做劫材,胜天半子是其志向,所以他于汉东大学校园里当众下跪,为的是婚姻跳板;于老检察长陈岩石家里翻地挥汗如雨,为的是仕途通顺;放跑丁义珍、谋杀陈海,各种与“天”相斗的手段无不至极,但结果却是,他非但胜不了天,还饮弹自杀。


对弈的最高境界是“和”,劫争时劫材不足,唯有认输,除非避开劫争。不惜以生命为劫材去打劫,棋固然赢了,人却没了,棋局也到此为止。


附:天局全文

编辑|冼小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