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在“成功”男人的世界里,为什么没有女人?

麦子熟了 2020-11-19 16:11:17


麦子导读:


大火的《人民的名义》,带红了汉东男子团,有人说从男女性别角度来说,这是不是一部及格的电视剧。


“人民的名义”,其实是“直男的名义”而已,这部剧中只有成功的男人,没有成功的女人。

     

文 | 卢悦  授权发布


《人民的名义》最近大火。可在我看来,这是一部不及格的电视剧。


因为这不是“人民的名义”,其实是“直男的名义”而已。如果说人民包括男女的话,这部《人民的名义》中,只有成功的男人,没有成功的女人。


建议所有想嫁给成功男人的女孩,先别着急做“迷妹”,好好看看这个剧,因为这就是你们未来很有可能遭遇的生活。


很多人都拿《人民的名义》和美国的《纸牌屋》做比较,但真的没法比,且不说尺度的大小和人性揭露的深度,就从女性视角来看:


纸牌屋里是夫妻档双星闪耀,而在《人民的名义》里只有一群大老爷们勾心斗角,而女人们,则远远在背景之外。



这部剧的直男癌倾向非常明显:


  • 成功直男第一法则:职场的女人仅供娱乐


先从职场上说,唯一在职场上混的反贪局一处处长陆亦可和林华华,基本上在剧中扮演各种痴傻呆笨的谐角,陆亦可经常用语是: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有道理……


她经常会不过脑子地说话,让人没法相信这是一个在职场上打拼多年的工作狂,只要她负责的事情,基本都会搞砸,抓人肯定抓不住,审讯肯定审不出所以然,最终还是要局长大人救场。她们的出现,是为了衬托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多么英明神武。


  • 成功直男第二法则:家里的女人基本做摆设


剧中的男主角的妻子们,基本上就是两个模样:


1.死气活样(不死不活,没有生气)

2.怨妇模样


死气活样的典型是祁同伟的妻子,当年也是汉东大学的美女老师,被校草祁同伟反复追求,其真正原因只有一个:她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她就是祁同伟可以摆脱永远的基层干部的“垫脚石”,当她完成历史使命以后,她就可以归为“黄脸婆”这一档“人设”了。


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和妻子梁璐


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政法委书记高玉良的妻子吴慧芬,两个人互相以老师相称,听着无比别扭,但其实他们已经是离婚不离家,高玉良在香港已有情人,彼此都已是路人,还要在外人面前展现夫妻恩爱,真是细思极恐。


我们的完美男主角侯亮平呢?


工作出色,还会炒菜,还懂得给妻子送礼物,这应该是算是暖男一个了吧。


但别忘了,这是当妻子为他做出牺牲以后,他的关爱才更多展现出来,在电视剧中,导演宁可去整一对屌丝男女打情骂俏,这样与剧情毫无相关的画面,甚至花篇幅描写侯亮平给发小的儿子当替补爸爸,也没有展现他有多思念妻子孩子的场景。


汉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和妻子钟小艾


而在美国大片里,哪怕是个从头打到尾的动作片,导演也一定要腾出很多的篇幅展现男主角如何思念身在他乡的妻儿:会长久凝视妻子的画面,会和对方视频,会和他人谈及自己的妻儿的时候,流下英雄泪……


侯亮平呢?似乎是个单身汉。


导演根本没有意识到侯亮平是个有婚姻的男人,也没有想到要为他的情感负责,他就是一个办案机器,一个上了发条的检察官。


须知,当年李达康的妻子欧阳箐,也为他牺牲多年,那时他们也算是伉俪情深吧,就像是现在的侯亮平。


可是一个女人如何能永远为你付出呢?给她买一件舍不得买的衣服,就可以收买人心了吗?


  • 直男名义第三条法则:男人的世界,没有女人,只有自己


现在我们说说最有人气的大叔李达康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有人气,但他作为一个男人,简直就是灾难级的现象。


在职场上,那个为他披肝沥胆,为他挡子弹的朋友,明明是个好干部,但是他为了自己的仕途,就是不推荐。


可是他重用的,都是些什么人?马屁大王丁义珍,到处吹嘘是李达康的“化身”,实际上把他最推崇的“光明峰项目”搞成了“黑暗峰项目”,他居然无所觉察。


老同志陈岩石问他: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写信反映情况,你都不回复我?他说,我以党性的名义发誓,我没有收到你任何信息。


陈岩石说:“那说明你被架空了。”


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


不知道这位省委常委都在做什么,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直到大风厂爆发出群体事件,闹成全国事件,他居然还想干脆强行拆迁,如果他这么做,一定会惹更大的祸,如果不是陈岩石老同志以身挡车,他的政治生命肯定会就此罢休。


糟糕的是,丁义珍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他眼皮子底下的蠹虫了,他之前已经因为手下犯案,几乎葬送了政治生涯。


这样一个人,居然还被省委书记认为是“可造之才”?


他很清廉,可是,他身边却盛产腐败;他很有党性,可是他连夫妻关系都搞不定;妻子在他眼皮底下贪腐,他都无所察觉;他整天想的是什么?权力。




“康达书记不要低头,低头就会掉GDP”


这个表情包太形象地说明了这样一种人的生态。为了出政绩,他可以无所不用极其,可以突破一切界限,牺牲一切可以牺牲的,独善其身,一毛不拔,生活在自己权力的世界里,对身边的人却不闻不问。


他代表了相当一批所谓的“成功男人”,他们不嫖不赌,做风很正,但他们是工作狂,他们的世界只有自己。


在最后离婚谈判时,欧阳箐对他说:你要有情谊。

他的回应是:我们不是梁山好汉。


你当然不必是梁山好汉,但你也不是冷血动物。


为什么你的世界,只有工作,却没有生活?你的世界只有事,却没有情?为什么别人都要为你牺牲,你又为这个世界做了什么?


  • 直男名义第四条法则:一切都是表演


如果说李达康处处都能卖萌,引发众多女性的母爱。那么高玉良则很难让人激发这种感情,他永远都是温厚儒雅,从容不迫,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做事总是不偏不倚,滴水不漏。但是他身上最缺的,就是感情。



省委副书记高育良


他只不过是李达康的翻版,李达康最擅长的就是扮演“孤臣”,很多领导都会喜欢有一条替自己卖命的“看门狗”,因为他不怕得罪人,因为他身上有很多缺点,所以他可以替自己做一些坏事,同时也不会对自己有威胁。


高育良则是老谋深算的类型,稍微有点想法的领导都不会喜欢这样的人,因为这样有主意的人,很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权力。


做李达康的妻子,你还能和他吵吵架,因为你知道他只是情商低,但你和高玉良这样的人,吵不起架,因为他太有城府。换句话说,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心长什么样,跟他说几句话,不知不觉就会被他绕进去。


这样人的人生,就是一潭死水,他所有的激情都隐藏在深处,而这个激情永远都是为他自己服务的,所有人都被他物化,所有人都是棋子,包括他自己。


李达康还可以和妻子交流之后,有一些良心发现,而你不要指望这种事会在高玉良这里出现。他这样的人,基本可以放弃治疗了。


他唯一可以获得拯救的时候,就是他这盘苦心经营的棋全盘崩溃之时,那是他的死期,也是他换一种活法之时。


  • 直男名义第五条法则:我的名字叫“无下限”


比起陆毅的一脸正气,祁同伟有一种“邪性”之美。


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


他的故事很简单三个字就可以概括:凤凰男。穷到上大学,连鞋子都要靠官二代同学周济。他的人生信条就是:我太穷!因为太穷,连恋爱都是奢侈的。


他的一生就是为了摆脱精神的贫困而奋斗的。


但这是一个黑洞,无论物质多么富裕,他都不能停止“红舞鞋”的脚步。他永远都无法满足,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贪婪,所以他可以做出无下限的事,甚至能演出被整个官场嘲笑的“哭坟”戏。


他为什么这么贪婪?为什么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因为他有一种“自我存在”的危机。他一直都以贫穷为耻,就像是迈克尔 · 杰克逊想要洗白自己的肤色一样,他无法接受出身贫贱的耻辱感,所以他不断试图创造出幻相,不断证明自己可以很骄傲了,但这种耻辱感如鲠在喉,如刺在眼,他无法拔除,因为那些创伤从未被修复。


在他羞耻的时候,没有人陪着他一起度过那些痛苦的岁月,所以那些痛苦他只能不断用麻醉剂来阻隔,而这些麻醉剂的边际效应,会让他需要更多的幻相来“镇痛”。


渐渐地他成为“瘾症”患者。他的一句名言是:能戒烟的人,该多么心狠。


一旦他戒除了“权力癖”,他就要面对自己内心巨大的羞耻感,而他不相信,一旦自己没有权力,他还能被这个世界所接受。


试问,这样的男人的世界,女人的存在,只是毒品而已,一旦失效,他会毫不留情地抛弃。


这部剧,我们看到了什么?


一群为权力疯狂的男人,和一群为情感失意的女人。


甚至被导演用来拖沓剧情的郑乾和女友的关系,也充斥了种种相互利用的关系。


这个世界真的这么残酷:人为财(权)死,鸟为食亡?


也许这部电影可以解释 “爸爸去哪儿了”。男人们,都被权和钱勾走了魂儿,把心交给了魔鬼,成为其附庸和傀儡,成为薄情寡义的“渣男”。


而女人呢?除了成为高小琴一样的交际花,还有一些人性的释放以外,还有什么出路?


这部剧我们看不到希望。


因为直男癌的编剧和导演的人设就是“男人为权力服务,女人为男人服务”。


男人苦苦追问权力,什么时候我能升?女人苦苦追问男人:什么时候你给我爱?


没有权力,男人就痴痴苦等;没有爱,女人宁可分居、宁可离婚不离家,宁可忍受丈夫有情妇,也可以忍。


如果不忍,就做交际花—— 一个不吝名誉的女人,否则,女人的名字就叫做“牺牲”?


狗屁。


这部剧只证明了一个道理:如果女人把人生的幸福寄托在男人身上,那就是死路一条。如果男人的世界,只有权力,那么他就算是成功,也是“病理性”成功,这样的成功是他做人最大的失败。




当下的中国最需要反思的是:男人和女人的成功是否要以牺牲“人性”为代价?


  • 男人是否要以牺牲生活为代价取得成功?

  • 女人是否要以牺牲工作为代价取得成功?


我们几千年文化的核心之一就是“牺牲”式的“母婴视角”,最早的工作狂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还有早期“湘妃竹”的传说:娥皇、女英两妃子苦等舜帝而不归,眼泪长流,时间久了竹子上都泪迹斑斑,所以现在有一种竹子上有很多斑点,传说就是她们的眼泪浸透的。


直到后来我听说美国总统有休假期,我还有些小惊讶,在我印象中,所有的成功男人应该都是工作狂。


我记得初中课本第一课就是描写总理办公室的灯光,到凌晨四五点都没有熄灭。最后敬爱的周总理是被活活累死的,当然还包括焦裕禄同志,癌症时用椅子顶着肝部还坚持工作,这些传说都在歌颂所谓的成功男人,和被扔到背景后面的女人。


爸爸不是现在才消失的,如果你看看《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女人何曾在男人的世界里出现过?女人无非就是两个角色,如果有点人性,那就是荡妇;如果压抑一些自我,那就是牺牲者。


现在我们必须要决定一件事:我们是否还要接受这样的社会文化,我们是否还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我们是否还要,以嫁给这样的“病理性”成功的男人为目标?


一个已经被“权力”、“金钱”异化的男人,我们是否还非要和他们纠缠到底?


事实上,这部剧里的所有女人并是非没有知识,没有文化,没有能力的普通妇女,她们唯一缺的,就是自我发现,唯一缺的就是解放自我。


她们无意识地认同了几千年前娥皇、女英的身份,认同了女人作为“第二性”的身份,放弃了自我,于是只能拥有附属阶层的人生。


当下的中国,正在一个转型时期,婚姻问题正在成为社会性问题,这本身说明,女人的自我意识在崛起,而男人们,则需要反思:当我拥有越来越多资源的时候,是我能驾驭资源,还是资源驾驭了我?


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可以不牺牲的?


而我们最需要的良药,恰恰是陈岩石这样的老家伙给我们的启示:他们活得很自在,他们的夫妻情分还可以,因为他们有信仰。


我们不一定要和他们有一样的信仰,但我们一定要知道这件事:


人生,究竟有没有绝对不能失去的。


我这么活,到底有什么意义?


*作者介绍:卢悦,心之助女性心理平台创始人,情感咨询专家,作家。人生总有一段夜路要走,我就是黑暗中握住你的那双手。著有《爱到绝处便逢生》、《爱情有毒》等作品。新浪微博 @卢悦卢悦。微信公号id:luyuexinli。


— THE END —


推荐阅读

关注「麦子熟了」,回复数字202,查看2月8篇热门阅读集结

1 《多少努力的人,注定要优秀而贫穷的活着》

2 《为什么现在男性普遍不再追求女性了》

3 《25岁的北漂白领小王觉得自己活得很庸俗》

4 《为什么现在的女生越来越难追?》

5 《胡歌又悄悄去了美国学习,他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高度的?》

6 《底层和中产通往上流社会的大门已关闭?普通人逆袭的机会在哪里?》

7《你同学都身价上亿了,你还在纠结早晨几点能起床?》

8 《请远离那些假的舒适区。》

| 麦 子 熟 了 |

文章百里挑一,不鸡汤不励志,遇见即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