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捉奸,还是打着道德的幌子围观? | 冰川观察

冰川思享库 2019-03-13 13:50:13

冰川思享库是冰川思想库的新公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编者按】周三,白百何婚内出轨被曝光,再度引发网上对明星绯闻的刷屏,一时间,关于白百何的婚姻生活,以及其“神秘男友”的种种,都成为微博、朋友圈津津乐道的话题。


与此同时,偷拍并率先曝光相关内幕的“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及其团队的行事风格与报道方式,也在冰川思想库内部引起激烈争议。冰川思想库在刊登研究员龙树评论文章的同时,也将内部讨论纪录附录于后,供大家参考。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 龙树


在这个时代,能把捉奸捉的气壮山河,并且捉成了一门职业,我最佩服的就是卓伟——卓老师。


“卓”汉语拼音是zhuo,“捉”汉语拼音也是zhuo,虽然声调有些不同,但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一锅猪蹄煮了12年,终于等来了“白百何婚内出轨”这枚“大料”,终于色香味俱全,可以出炉了。


第一扯:捉奸与新闻理想大旗


“天生我材必有用,捉奸捉出事业来”,这一句打油诗也免费送给卓老师,以表彰他这些年来对我国捉奸事业的贡献,并满足了广大吃瓜群众围观捉奸的人性需求。


在卓伟老师先锋模范带头作用感召下,中国“捉奸行业”蒸蒸日上,成为一片竞争惨烈的红海。名侦探赵五儿以雷同的商业模式奋起直追,关爱八卦成长协会依托庞大的粉丝爆料群打起“捉奸”的人民战争。


任何一对有名气的“狗男女”,似乎都难逃狗仔队和锄奸团交织的火力网。白百何只是最新被击中的一枚“猎物”。



不过,卓伟老师仍然是捉奸行业中的一面旗帜,并且是这个行业的思想旗手。卓伟老师对采访他的媒体说,“我是有新闻理想的”,他所做的其实不是捉奸,而是报道真相,只要是事实和真相,就没有他不敢报的。


人民需要八卦,人民有权利知道真相,所以,狗仔是正当的,这个职业也是正大光明。而且替别人捉奸,也是富有社会正义感的商业行为。每一部捉奸大戏,都捍卫了婚姻忠诚价值观,满足了人民群众对小三、渣男的痛恨,也再一次保卫了爱情的完美和贞洁烈妇牌坊。


在世风日下、约炮横行的萨拉热窝,卓伟就是挺身而出的瓦尔特。


第二扯:捉奸是一种古老的职业


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前两年,来自以色列的历史学者赫拉利老师也间接为捉奸这个行业提供了终极“神学”证明。赫拉利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智人也就是我们的祖先,之所以会在自然选择中胜出,是因为在数万年前具备了八卦的能力,由此发生了一场惊天地涕鬼神的认知革命。


智人在残酷的大自然中活下,需要团体作战,而大家每一次出去狩猎,都是一场生死考大冒险。所以,智人就需要知道这一小撮人中哪个靠谱,哪个不靠谱。这个时候就得需要八卦一下,谁和谁睡过,谁和谁关系好,谁表面是一套,背后又是一套。


八卦的越多,智人大脑处理的信息就越多,于是,智人越来越聪明,从八卦开始,学会了虚构、讲故事,由此,发展出了组织大规模合作的能力,可以整建制地消灭一群野马、野羊。靠着八卦,我们的祖先战胜了狮子老虎,吃光了猛犸象,把尼安德特人和其他品种的人类挤下了进化排行榜,成为地球主宰。


内地影视女演员白百何


赫拉利老师没有告诉我们,那个时候有没有捉奸。而且到目前为止,考古学也没有证据证明,智人是否有捉奸的习惯。不过,既然有八卦,肯定就会有卓伟老师这样的捉奸行为存在。否则,八卦从哪里来?


所以,捉奸是一种古老的职业,围观捉奸也是人类本性,基因自带的特异功能。智人偷情的历史有多久,捉奸就有多久,妓女的职业有多古老,捉奸就有多古老。


当然,有些问题不能细想。在2000多年前,鲁国都城外一个小山丘上,有一对男女正在干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假如卓伟老师成功穿越了时空,并捉奸成功,不知道,儒教的历史会不会改写,今日的捉奸群众,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种义正言辞。


历史不能假设,历史学家司马迁老师很八卦。


第三扯:捉奸带来经济繁荣


现在,中国是地球上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在进化榜上,种族或者说生物群体的数量是一个硬指标。


但我们要说,中国人会最终会确立进化榜上的领先位置,并不只是靠数量,而是靠不断增长的经济、科技、军事等等实力。比如说,蚂蚁和蟑螂数量很多,但是,你不能说,蚂蚁蟑螂统治了地球。


至少,这一个多世纪以来人类的历史表明,喜欢八卦的民族,喜欢捉奸的民族,大都获得了种族的成功。


有的人认为,美国很开放,其实,美国是一个很保守的社会。Famliy绝对是美国最主流的价值观。所有的好莱坞大片,都是这个主旋律。所以,美国到现在很强大。美国的捉奸事业也很兴旺发达。


老欧洲的陨落也和人民对偷情的宽容有很大关系。法国为什么不行,是因为法国的总统居然带头偷情。下班之后,奥朗德先生脱下西装,放下国家大事,骑着摩托车去约会了。这被法国的“锄奸队”捉到了,但却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



在民风开放的意大利,贝卢斯科尼总理玩得更过分。他喜欢玩足球,也喜欢玩2000美元场子的性派对。西班牙也以热情似火的男女之事,陷入了经济困境。


在这些国家,也有像卓伟老师这样很厉害的捉奸能手,不过,他们的捉奸行业之所以不行,不是因为捉奸技师手艺不精,而是围观捉奸的群众不行。卓伟老师比他们幸运许多,赶上了风口,赶上一个大时代。


卓伟从捉奸个体户,捉成了卓老板,还捉出很多同行竞品,中国捉奸行业用蓬勃发展的事实证明——捉奸和中国人民不断增长的物质财富与不断提高的道德水平之间,存在强烈的正相关。


人文主义所强调的个人权利和隐私保护等等对捉奸不利的观念,也正在成为一些国家走出经济困境无法逾越的观念障碍。


第四扯:只捉明星的奸可以“娱乐兴邦”


波兹曼的《娱乐至死》是中国道德家们最好使的一根子。某个明星又被成功捉奸之后,人民群众兴奋的尖叫,道德家们则会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我们要娱乐至死吗”。


中国很多道德立场批判者都误解了波兹曼。娱乐至死不是娱乐行业批判的红宝书,而是一本严肃的社会学著作,甚至是政治学著作。波兹曼所担心的西方社会的末日,是政治的娱乐化。当政治也成为一场大众娱乐狂欢,严肃的社会选择成为一场选秀表演,“娱乐亡国”也就不远了。


走出波兹曼的“娱乐至死”悖论,不是没有可能。只要将娱乐和政治切割,大家只能自觉捉明星的奸,而不能捉政客的奸,我们不但不会娱乐至死,反而会娱乐兴邦。



喜欢捉奸的吃瓜群众,天天可以看捉奸的大戏,体内的荷尔蒙和道德正义感会定期释放。吃瓜群众有了卓伟老师的12年“大料”,就不会去管自己家还有几片面包。于是,社会更和谐,人民心理更健康。


卓伟老师号称中国第一狗仔,从业十几年,他的新闻理想也只是限于捉几个无权无势的男女明星的奸情。在中国捉奸行业蒸蒸日上的这些年里,高官与女明星的互动从来没有停止,奇怪的是,这些奸情奇迹般地一个都没有被狗仔捉到。


狗仔捉奸完美而无害地融入中国娱乐工业大合唱。作为娱乐工业良性运转的润滑剂,捉奸行业与母体实现了共赢。


数据显示,至2016年底,中国的泛娱乐产业整体规模突破5000亿元。据说,突破万亿,就能成为国家支柱产业。娱乐兴邦不是传说。



白百何出轨风波·观点交锋篇



关于是否应该曝光白百何出轨一事,冰川思想库编辑部内部也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以下为讨论的全部内容。滑动灰色框内文字可看讨论的全部内容)





 

老连:龙树啊,你这个稿子到底在说什么?

 

龙树:调侃卓伟。

 

老连:你在反对卓伟吗?为什么?所有的新闻都沦陷了,连娱乐也不能有真相了吗?

 

龙树:人民需要娱乐呀,没否定。我只是说,卓伟也只是安全的娱乐。

 

冰老:@龙树 你很像在传播虚无主义价值观嘛。

 

小陶:我问一个问题,明星外遇,到底算不算私事?如果偷情是私事,是不是因为这个人是明星,就应该被曝光?政客偷情必须被曝光的理由是,他有可能因为权力而腐败,但是明星呢?

 

老连:明星的隐私权是有限的。

 

冰老:@小陶 明星影响社会风尚。

 

老连:这个在国外也是定论的。

 

小陶:我自己认为明星不是政客,标准不一样。

 

老连:所以,我对于反对卓伟很警惕,虽然我并不喜欢他,@小陶你看过people vs larry flint,你就明白新闻自由的更深一层含义。

 

小陶:任何人都影响风尚,烧饼店的老板,学校门口的保安都影响风尚,他们也是一条街道和学校的公共人物和明星,难道他们偷情这个事也要被说?唱歌也好,电影也好。我认为,敬业第一,形象只限于公开身份这一档,即和职业有关的那部分。

 

龙树:第一,对卓伟所讲的新闻理想,不认可。第二,对现在的全民捉奸狂热也不喜欢。

 

小陶:但是偷情,我认为,问题在于捉奸者利用大众的猎奇,而曝光私人事件。

 

龙树:名人的隐私权需要做出一定让渡,不过,这以是否关乎公共利益为原则。

 

小陶:我今天才知道白百何是谁,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羽泉组合那个男的叫羽凡,本来我也就觉得羽凡唱歌可以听听,而现在,媒体曝光私事,结果使得他变成了一个"戴绿帽"?这个形象也不是他能控制的,而是媒体制造的。所以在这点上,我是赞同龙树的。

 

龙树:以明星关乎社会风尚,要求监督明星的私生活,也是一种道德强迫。我觉得是,以新闻自由的名义,去侵犯别人的自由。

 

小陶:赞同 @龙树。

 

老连:这侵犯自由?

 

龙树:文章,最后可以再加上这句,就能摆脱@冰老所说的价值虚无主义之感了。

 

老连:我完全不能认同这样的理念。

 

龙树:其实,这也是我在宝强和马蓉那个事情上,要写那两篇文章的原因。

 

小陶:一个女生,她成绩好,所以是班长,她在学校名气很大,是学校明星。这个女的同时有很漂亮,所以很多男生追,她和其他人发生性关系,又有两个男朋友,但是被人曝光,被人指指点点最后导致自杀这样的例子。但是,她发生性关系和交两个男朋友,这个事情和她是不是班长无关。但是他之所以会被别人当作谈资来谈,是因为她是学校班长。

 

老连:你已经说了,明星需要让渡自己的隐私。如果私生活的隐私不让渡,那让渡的是什么隐私?

 

小陶:你说的那个例子是“国外把这个作为既定事实”,但是凭什么要让渡,让渡的尺度又在哪里?这个是值得商榷的。

 

老连:明星的隐私权,其实也就是名誉权,是与其经济获得之间成比例的。也就是说,明星的经济价值,与其个人的声誉之间是相关的,名气越大,那么经济获得就越多。因此,会有明星故意制造绯闻,以获得其经济利益,其基本原理也就在这里。

 

龙树:让渡的可以很多,但曝光出轨这种事情,会伤害其他人,比如孩子。

 

小陶:而且,“明星”这个词,不是一个规范性的词语,而是一个描述性的词,他不像“公务员”这样的词。明星,仅仅代表的是,被知道的比较多的,知名度比较大的人。但是,知名度这个词是有场域的。我说了,对于学校来说,班长就是明星。

 

老连:最少在白百何事件上,并没有暴露出他们的孩子。小陶,你这个是完全混淆概念。

 

龙树:孩子会上学会社交,他的同学朋友会知道这事。

 

老连:难道曝光贪官,不会伤害他们的家庭?曝光杀人犯,不会伤害他们的家庭?

 

龙树:这种曝光对女明星来说,不是经济收益,处理不好是灾难。

 

小陶:我反对,曝光明星私生活,就如同反对明星树立自己的贤妻良母形象。

 

老连:比如梅丽尔斯特里普,也有要曝光她的隐私的,为什么没有?因为她节制。

 

小陶:贪官的所有行为,都涉及到“政治权力”。

 

龙树:明星和贪官是两种人,贪官掌握公权力,涉及公共利益,所以要曝光。

 

老连:明星是有经济和社会权力的好吗?

 

小陶:比如梅丽尔斯特里普,也有要曝光她的隐私的,为什么没有?因为她节制。我说的是“应不应该曝光”,和她节制不节制无关,哪怕她不节制,也不能曝光。

 

老连:明星的个人隐私,同样是社会权力的需要。

 

龙树:所以,我反对曝光作为母亲的女明星。

 

小陶:社会权力不涉及regime的,政治权力涉及到regime

 

老连:那么,你如何解释那些通过自我炒作获得关注的明星?

 

小陶:媒体应该不报道他们的自我炒作,媒体应该冷漠对待他们的私生活。

 

老连:@龙树 你完全把家庭等同于个人。

 

小陶:让他们炒作不起来。

 

老连:让他们炒作不起来。你说的是屁话,小陶。这是社会机制,和应不应该没有一毛钱关系。明星自我曝光,也是为了让家庭获得更好的生活。

 

龙树:同样是卷入性丑闻,陈冠希很快就没事了。但是阿娇和张柏芝就彻底不能翻身了。

 

小陶:“应该”关系的就是规则啊,我认为关于明星的私生活,媒体应该不关注,应该冷漠。

 

老连:陈冠希没事吗?陈冠希的演员生涯彻底地毁掉了。

 

小陶:陈冠希很火的啊……

 

老连:陈冠希的事情,和白百何的事情是一样的吗?

 

小陶:陈冠希是受害者。

 

龙树:如果剥离开明星的具体社会身份,去谈让渡隐私,没有意义。

 

老连:陈冠希的事情本质是盗窃。

 

龙树:韩国的女明星一旦被曝光这样的出轨,也全完了。

 

老连:你说的对啊,明星的具体社会身份,恰恰是他们必须让渡隐私的根本原因所在。所以,没有强大的能够应对隐私暴露能力的人,就是不适合演艺圈的。

 

龙树:让渡隐私,并不意味着让渡全部的隐私。

 

老连:这就好像声音条件不好的人不应该当歌手,没有全部让渡。

 

龙树:有人愿意让渡,没有问题。

 

老连:没有一个人可以闯入到他们的卧室里面去偷窥他们的隐私。

 

小陶:明星的具体社会身份,和要让渡、隐私之间你没有建立起来联系啊。比如,官员的身份和隐私之间的联系,是官员利用公权私用。问题错在“公权”是民众转让了自己的权力给官员。但是,明星不存在这个问题啊,公民并没有转让权力给明星啊。

 

老连:但是只要他们暴露在可被看见的领域中,他们的隐私,就必须让渡。他们的出场费是什么?代言是什么?也就是他们出让自己的肖像权、名誉权去获取利益的方式。

 

冰老:@老连 说得对。

 

老连:然后,他们说他们的肖像权、名誉权只属于自己的隐私?这是一种等价交换。

 

小陶:出场费是因为工作干得好,所以别人出价高啊。代言人,这个,比如我代言化妆品,是因为我用了这个化妆品,我觉得不错,我替他说话。我有几个男朋友,和我用这个化妆品好不好没什么关系。

 

老连:没有他们的名气(也就是你所说的明星),他们如何能够获得高额的代言费用?为什么不找你代言?

 

冰老:龙树和小陶的错误在于,他们将媒体的权力当成了强制性的公权力。媒体的权力只是一种“评价”的权力。

 

老连:按照你们的这个说法,所有的娱乐杂志都不应该存在,只能做娱乐的正面报道。

 

冰老:比如我报道了陈冠希事件,这会影响社会公众对他的看法,进而导致了他的经济损失。

 

小陶:名气是因为他们是演员并且在当下该圈的评价体系他们获得了认可。

 

龙树:只要是权力,就需要慎用。

 

小陶:我先做稿子,等下我再说。

 

冰老:但我并没有强制什么事情。

 

冰老:正如@老连所说,任何对他人的负面评价都有可能对他造成损伤。

 

老连:@小陶 你完全排除了娱乐圈所运行的规则,用应然替代了实然,这个我没法跟你说。

 

冰老:按你们的逻辑,只要当事人不是政府官员,不掌握公权力,我们就只能对他阿谀奉承?

 

小陶:不是阿谀奉承,而是私事不公开原则。

 

老连:官员嫖妓,是私事吗?官员嫖妓和公权之间有关系吗?

 

小陶:不涉及公权力的人物的私事不公开原则。

 

冰老:企业的内部管理不是私事?

 

老连:斯皮策嫖妓为什么导致他辞职?

 

冰老:为什么还要有专门的工商管理杂志?

 

老连:克林顿和莱温斯基之间的事情是私事吗?

 

小陶:如果白百何是和某位高官,那是可以曝光的,因为高官是公权力。但如果白百何偷情的只是某个小男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龙树:纽约时报为什么拒绝曝光马丁·路德·金嫖娼。

 

老连:那么白百何为什么要和陈羽凡在公共场合秀恩爱?

 

小陶:克林顿和莱温斯基涉及到公权力啊。

 

冰老:按你的逻辑,只要企业没有卖假冒伪劣产品,它内部的经营管理我们都不能评价?

 

老连:你又要说了,媒体可以不报道啊。但是媒体恰恰是追逐新闻的。

 

龙树:明星的隐私权让渡,不是一刀切。尤其是对作为母亲的女明星来说,尤其需要慎重使用。

 

小陶:任何人都可以在公共场合和另外人亲吻,但问题在于,谁把他们当作秀恩爱来报道。媒体应该不曝光私事,应该不报道。

 

冰老:董事长和CEO的薪水是公事?为何美国证交会要求上市公司必须公布?

 

老连:而白不管是和陈羽凡秀恩爱,还是在泰国偷情小鲜肉,都是媒体追逐的新闻。龙树,我不能同意你的说法。

 

龙树:马丁·路德·金嫖娼不是新闻吗?

 

小陶:我要说的问题就是这里,就是“媒体在说私事”,在我看来“秀恩爱”和“偷情”,两件事是一样的,媒体都不该报道。

 

龙树:马丁·路德·金不是公共人物吗?

 

冰老:我只能说纽约时报有它自己作选择的自由。

 

老连:如果白百何重视家庭,重视孩子的话,并且自己知道是一个公众人物,就应该守住自己的道德边界。

 

冰老:纽约时报不能代表新闻伦理。

 

老连:我说了,小陶,你说的问题我们没法讨论。你把媒体放到真空里去了。

 

龙树:新闻伦理并非教条。

 

小陶:白百何不需要守住自己的私德。

 

老连:@老魏,请你发表意见,因为我认为这个稿子涉及到我们的价值观问题。我们必须严肃讨论。

 

龙树:白百何能否守住私德是她自己的事情,卓伟去报道,对她的孩子造成了伤害,则是卓伟的问题。

 

老连:卓伟去报道了白百何的孩子吗?

 

冰老:@小陶 你说得很像所谓公德和私德能够截然分开似的。

 

龙树:必然会产生这样的影响。

 

冰老:强烈同意@老连的上一句。

 

老连:白百何的孩子和白百何是不同的个人,用孩子来当挡箭牌,就可以掩盖自己的问题吗?

 

冰老:按龙树的观点,如果一个人犯了死罪,法庭也不能判他死刑,因为这种判决必然会对他年幼的孩子造成伤害。

 

龙树:卓伟是法庭吗?

 

冰老:要搞清楚:法庭没有让他的孩子连坐。

 

老连:卓伟判决了吗?

 

冰老:卓伟不是法庭,就更没有这个顾忌了。

 

老连:卓伟判断了什么?

 

冰老:他就更有行动的自由。

 

老连:卓伟只是报道了真相而已。

 

小陶:媒体的规范问题,对应的是,“媒体应该报道什么”以及“媒体不应该报道什么”。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公开他人的私事,除非这件私事关系到其他公民的利益。

 

老连:到底是谁在害怕真相?是公众?还是白百何?

 

冰老:@小陶 谁能判断何为“关系到公民利益”?你?政府?

 

龙树:真相就可以代替一切吗?真相就能高于一切吗?

 

老连:真相是不能替代一切,不能高于一切,但真相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

 

龙树:娱乐圈是靠真相存在的一个行业吗?

 

冰老:真相是客观的,因而也是唯一的。“一切”很可能是主观的,因而也是多元的。

 

小陶:这个太好判断了。如果报道者,能够把“这起事件”牵连到“公权力”,那么就可以判定“关系到公民利益”,如果不能牵连,那就不能判定。我这里用的是“公民”,不是人民,也不是人们。

 

老连:娱乐圈也不能逃离真相。

 

冰老:@小陶 卖假冒伪劣产品牵涉到公权力了?杀人牵涉到公权力了?强奸牵涉到公权力了?

 

小陶:假冒伪劣产品,和杀人都牵涉到法律,法律当然是公权力。

 

冰老: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呢?在西方国家,发表这类歧视言论不会违法吧?我睡觉去了,你们继续争论……

 

龙树:法律只能决定,报道不违法,而不能代替伦理的争议。

 

冰老:按你的力量就牵涉不到公权力,所以也不能被报道。

 

小陶:那么,我修正下我的说法。

 

我的原话是:媒体的规范问题,对应的是,“媒体应该报道什么”以及“媒体不应该报道什么”。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公开他人的私事,除非这件私事关系到其他公民的利益。

 

我这里的核心点是:公民利益。

 

老连:伦理更加是一个没有明确标准的东西,真相,唯有真相。我们不能够因为真相会伤害伦理,而不报道真相;我们也不能因为真相可能会造成对孩子的伤害,而不报道真相。

 

龙树:如果真相高于一切,何必会有善意的谎言。

 

老连:况且,在这种情况下,孩子所遭受到的伤害,和还在在可能的其它情况下发现所造成的伤害,到底哪个更大,还很难说。善意的谎言,不能用在媒体上吧?媒体什么时候可以容许善意的谎言?

 

老连:@小陶一句话就可以打翻你的立论:公民的利益包括了获得真相的权利。

 

小陶:我有权利知道隔壁老王家和他老婆如何行房的真相的权利?

 

老连:白百何在电影上,以及在公共场合中都宣称自己和陈羽凡之间是恩爱的,这个时候她已经撒谎了。那么获得她的言论的真实性,是不是公民利益?隔壁老王的行房赚了你的钱吗?

 

小陶:白百何公开撒谎,是白百何的错。媒体,当然可以,从“她骗人”的角度报道她。

 

老连:卓伟干的不就是这个事吗?不就是说明她在撒谎吗?

 

小陶:等下,有两种情况。

 

老连:媒体用什么来告诉公众她撒谎?

 

龙树:我先开车回家,一会儿再辩。

 

老连:明星是利用了公共领域来获得利益,本身就牵涉到公共利益。

 

小陶:第二种情况,他是明星,大家想知道明星的私事,所以曝光她。

 

老连:怎么会和公共利益无关?你管他是那种情况。唯一的实际情况就是她被捉奸了。如果她没有被捉奸,你觉得公众会有兴趣吗?

 

小陶:当然不一样啊。你怎么样的立场,当然决定了你怎么报道这个事情啊,你的话语都关系到你的立场。哪怕是恐怖分子,在确证以前,都用的是Mr.

 

老连:如果卓伟报道的是白百何和陈羽凡鸳鸯戏水,恐怕就会被嘲笑,也只会增加白百何的价值。你有用心证这种东西来说事,完全脱离社会现实。

 

小陶:首先,我并不知道她之前秀恩爱,并且通过秀恩爱来表达自己怎么怎么。其次,你现在说了,他秀恩爱这个事情,是多久以前发生的。

 

老连:所以,你并不了解,但对于八卦群众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小陶:如果他五年前秀的恩爱,现在偷情,我们并不能说,后一件事情是在向“公众”撒谎,你只能说,他是在向老公撒谎。

 

老连:就算是五年前,她也是在公共场合秀恩爱。她在家里秀恩爱,关我屁事。我也看不到。不用强辩,你的问题解决了。

 

老连:我得干活了,我说下龙树的问题。

 

小陶:第二,“他在公共场合秀恩爱”,这句表述,你不清楚的,他跟老公在公众场合接个吻。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在媒体的放大下,被放到成了“秀恩爱”。是媒体对他的定性。

 

老连:所谓的保护家庭的问题,这不是媒体的责任。媒体不能在没有涉及孩子的时候,去报道和孩子相关的事情。但如果涉及到了孩子,比如,贾静雯争夺孩子的案子的时候,才可以报道。

 

小陶:媒体只有从“他欺骗公众”的角度去报道这件事,而不是报道“他偷欢”这件事情,我才认为是正当的。

 

老连:但即便如此,也应该保护孩子的隐私权,不应该暴露他的容貌什么的,不应该披露他们的细节信息。但如果报道不直接涉及孩子,那么就有权对明星,不管他有没有家庭进行报道。我认为这是判断这个事情的基本基础。

 

老连:我比较反对这个稿子的立论。龙树,我认为这已经违反了我们做新闻的一些基本价值。所以,我不太同意这篇稿子的发表,不好意思。

 

老连:@小陶 你的问题是对基本的新闻原理不清晰,我没法从头给你解释起,你去补充一下新闻学的基本理论,我们再讨论

 

小陶:我认为事情的判断基础是:到底是“他欺骗公众”还是“她偷欢”。如果是从“他欺骗公众”角度,我认为没问题,可以报道。如果是纯粹报道“她偷欢”,那我认为是有问题的。

 

小陶:不对的,我们讨论的是规则问题,我们讨论的是元问题。写在书里的原则,也是从元问题的角度辩论出来的。

 

老连:我得干活了。我再多说一句:新闻的一些基本原则,如同公理,是不需要辩论的。这是新闻这个行业得以存在的基础。不是我不能和你说,而是太费劲。所以我的建议就是你先看些书,然后再讨论。

 

小陶:真不用看书,我知道你说的那些东西。“公理”这种词语,在休莫和笛卡尔这里看来就完全相反,洛克和莱布尼茨看来也是完全相反。你说“这个是公理”不需要“辩论”就如同你在说,“大多数都这么认为,所以没什么好说的”。而在我看来,“这个东西是公理”这种说法是无法支撑你的逻辑起点的。

 

小陶:我顺便提龙树的文章辩护下:


1、龙树的这篇稿子的立论,并不是媒体该不该报道这个事情,龙树批判的是“民众的猎奇心理,以及卓伟迎合民众”的现象;


2、你们在批判“自媒体在迎合公众的烂趣味”,龙树也只是在批判“卓伟迎合的是公众的烂趣味”。

 

龙树:文本本身和后边的辩论没有太大的关系。

 

龙树:另外,关于后边的辩论,我的基本观点如下:


1、民众需要真相;


2、媒体和自媒体也有报道真相的权利;


3、明星是公众人物需要让渡部分隐私,这个隐私的边界不是一刀切,需要具体而论;


4、真相并不高于一切,媒体的权力也意味着责任;


5、因为媒体报道,而令女明星的孩子承受舆论压力,并非完全没有责任;


6、为了追求真相,而牺牲掉一个无辜的孩子的权利,是残忍的。

 

龙树:再附一条我和小陶的共识:


1、和连总并不存在根本价值观的分歧;


2、分歧点在于具体的事实判断,和价值优先权的判断。

 

(完)



大家怎么看?




冰川思享库,就是冰川思想库

新公众号ID:ibingchuansx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