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要播这个诸暨人写的电视剧啦!

文明诸暨 2019-06-27 20:45:05
上周五,文明君推了条微信说本月19日湖南卫视要播放诸暨人海飞的《麻雀》,可不曾想,《麻雀》居然延期上映,麻雀没放,倒是放“鸽子”!文明君在此说声“抱歉”,只能感慨套路深……
为了弥补过错,文明君又带了一篇文章过来,这能让你深一度了解海飞。
如果你是一位文学爱好者,你一定对海飞的名字不会感觉陌生;如果你是一个喜欢看电视剧的人,你也一定会对近几年活跃在电视荧屏上的《旗袍》《旗袍2》《大西南剿匪记》《从将军到士兵》《太平公主秘史》《铁面歌女》《代号十三钗》《隋唐英雄》《花红花火》等电视剧有所印象,这些作品,都出自海飞之手。

左手文学,右手剧本。这些年来,凭着对文字的天赋、执拗和勤奋,海飞一步步地从诸暨出发,走向全省、走向全国,在文学和影视的道路上,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金光大道。
人物名片
海飞,小说家,编剧。曾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等刊物发表小说500多万字,大量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多种选刊及各类年度精选本选用。获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多个奖项。著有小说集《麻雀》《青烟》《像老子一样生活》等多部;散文集《丹桂房的日子》《没有方向的河流》等多部;长篇小说《花雕》《向延安》《回家》等多部;影视作品《麻雀》《旗袍》《大西南剿匪记》《隋唐英雄》《花红花火》等多部。

在小说和剧本之间游刃有余 
在杭州某幢高楼,写作累的时候,海飞会起身走到窗口,向远处眺望这座他已呆了11年的城市。看似波澜不惊的城市生活,在一个作家和编剧家的眼里,却总是暗潮汹涌,另有一番天地。

每天,海飞的写作时间是8小时左右。而为此准备的大量阅读、收集资料等时间,更是无法统计。也许,别人看到的只是他的海量作品,却看不到作者背后艰辛的努力和付出。

说起近况,海飞告诉记者,今年除了即将播出的电视剧《麻雀》和《女管家》外,目前,他正在创作一个电视剧本。而文学,同样不能落下。前段时间,海飞的小说《长亭镇》在大型文学刊物《十月》发表,又被《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选载;小说《秋风渡》发在《人民文学》上,被《小说选刊》和《作家文摘》等报刊选载;长篇小说《麻雀》被列为2016年中国作协重点扶植项目;另一部长篇小说《惊蛰》也已经完成……

这样的“产量”,令人咋舌。海飞,他又是如何做到在小说和剧本之间这样游刃有余呢?

“写剧本时造就的浮躁心态会直接影响到小说的质量。剧本写作有时确实会‘把笔写坏’,以《麻雀》为例,原作写了一个中篇,但实际上,这可以是一个长篇小说的构架。尽管文字上还文学味道颇浓,但这实际上已经对小说创作造成了损害。 所以,我一直对这种浮躁的心态很警惕。我在开写小说前,会有一个清空剧本意识的过程,就像武侠小说中的入定一样,进入到小说的核心中去。其实重归小说没有那么艰难,如同一个老理发师,多年不给人理发,拿起剪刀也未必手生。重要的是,老理发师的主观上是不是想拿起这把剪刀。”

“谍战深海”是创作的主攻方向
海飞是个有温情的人,但他坚持认为自己欣赏残酷。奇怪的是,二者在他身上好像并不相悖。一如他笔下民国时繁华柔软的上海,鲜血与死亡却稀松平常。他凭着对文字的天赋和执拗,改变了既定的潦草杂乱的生活。误打误撞地进入编剧圈后,短短几年,一部又一部作品在屏幕上逐一呈现。他已然深陷其中无法抽身,这当中,属谍战剧陷得最深。海飞说这种感觉就像喝一盅温温的绍兴黄酒,几口下去,微醺的悠然自得,正是时候。

还在创作谍战剧《旗袍》的时候,海飞就已经开始构思《向延安》的小说,然后是《捕风者》和《麻雀》,现在最新的《惊蛰》也已经完成。这些无一例外的都是谍战小说。

“这些小说,也都正在或将要改编成谍战剧。目前,我还在进行着其他谍战小说的构思,要尽可能避开以前剧本中曾经出现过的桥段,换句话说,要新和鲜。我确实对推理和悬疑情有独钟,同时正在筹划一个称之为‘神探华良’ 的系列小说。”

海飞说,用“深海”来形容谍战是最适合不过了。“水面平静,水波以下暗流涌动,甚至潜藏着巨大的危险。而正是由于这样的平静勾起了许多读者和观众强烈的窥知欲,恨不得穿戴上潜水设备,深入海底一探究竟。而这种创作本身也让我特别过瘾,我常常在码字特别顺畅的时候,按捺住小小的激动,停下来小酌一会。我甚至可以想象观众看到一些精彩桥段时那种痛快的感觉。所以‘谍战深海’会是我接下来小说和影视剧创作的一个主攻方向”。

“脚踏实地,一生只做一件事。一年写不成剧,两年,两年不成,三年……不要埋怨,不要怕被埋没,从来没有怀才不遇的人。最后要说的是,有一天你功成名就,你仍然把身段放低,老天爷会因此而高兴,并且大笑三声,接着给你更多的收获。”这么多年来,这始终是海飞所信奉的人生信条。或许,这也是他取得成功的“秘诀”吧。

始终对“诸暨元素”情有独钟 
曾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人民文学奖等诸多殊荣的海飞,从电视剧《旗袍》开始,到以民国年间绍兴青浦镇酒乡为故事发生地的电视剧《花红花火》,再到《野山鹰》《女管家》,以及小说《回家》《往事纷至沓来》等,无不以浙江大地为故事发生地。这当中,“诸暨元素”更是不可或缺。

海飞说,这些年来,他一直着力于小说和剧本创作,尤其着力于讲好浙江的红色故事,“红色故事是我创作的根源,讲好浙江故事是我孜孜不倦的目标。而故乡诸暨,则深深地在这些故事中留下烙印”。

比如42集传奇剧《女管家》,是一部汇集了大量码头、丝厂、中药厂等浙江元素的情感大戏。故事的发生地就在暨阳县,也就是今天的诸暨,其中的东白山、虎扑岭、花明泉、草塔、牌头、茅渚埠等诸暨一带的地名,以及大量的风土人情、传奇典故,无不蕴含着“诸暨元素”。其中有一段戏是码头争夺战,争的就是茅渚埠大码头。而东白山,则是新四军的根据地。

海飞说,他是从诸暨走出去的作家和编剧,家乡这些熟悉亲切的地名和风物,都是他随时需要描写的对象。一直以来,海飞都有一个全景展现“诸暨故事”的心愿,为此他把诸暨设为整个剧的剧情发生地,并再次寻访了一些曾经熟悉的诸暨旧景。此外,刚刚拍竣并正在精剪的电视剧《麻雀》的主人公陈深,海飞也把他设定为“老家在诸暨”。

文 | 何珠华

据媒体报道,《麻雀》将延期至9月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