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过去了,爆款剧你在哪里?

影艺独舌 2020-02-10 14:27:13


号脉影像经络,洞察文娱风潮



就在各家上市的影视公司纷纷发布2017年报的当口,2018年已经过去4个月。也就是说,这一年已经走完了三分之一,无论如何用不上“新年伊始”的用语了。


过去的4个月中,电视剧还没有出现一部真正的“爆款”,无论收视率、点击量,还是街谈巷议的热度,都够不上“国民剧”的级别。当然也没有经典之作,光是一个愈演愈烈的注水问题,就足以让已经露头的作品无法名列剧史光荣榜。



2017年是电视剧大年,早前酝酿的对种种禁忌有所突破的作品,借着一段电视剧阅看的开明时段尽数出闸,到了市场上部部有响。有的收获收视,有的收获口碑,有的收视和口碑双丰收。这才有了主管部门前不久的那句话:“电视剧收获了在和资本的博弈过程中险些失去的尊严”。


这话并非危言耸听。在2015和2016这两年中,天价大女主古装剧让市场变成了脱缰野马,大IP和小鲜肉的组合让创作彻底乱了阵脚,收视和流量造假让评判体系陷入紊乱,电视剧可以说是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这才有了2017年的爆发:顶住压力上移闸门,让高个子过关,让不多的精良武器全数用上,让有限的精品佳作释放出耀眼光芒。



然而到了2017年年底,世界已是另一番光景。电视剧“亡国灭种”的威胁算是暂时解除了,而电视剧所不能承受的种种指摘却成倍增加了,原本就不算雄浑浩荡的河流变得更窄更细,题材上可选择的余地进一步缩小,这直接导致了原有布局被拆解,排播和定档成了神鬼莫测之事



爆款剧总是要对成例和惯性有所冲撞的,这类剧去年能出来,今年就很难再出来。能出来的剧都是“老中医”们开的方、配的药,药性温补有余,快速起效不能。有些剧原本是有些棱角和个性的,经过一番修理也就语焉不详,面目模糊了。


以至于近来的收视排行榜上出现了两个现象:一是榜首位置城头变幻大王旗,传统上的八大卫视播的剧轮流坐庄;二是没有一部剧的单台收视率能够破1,1个点成了所有剧目的天花板。坊间两种说法开始流行:一说近期的剧都是裸播,片方都是硬骨头,不肯给造假势力花钱,所以数据普遍不高,另一说是近期的剧都热度不高,收视基数太低,就算做手脚也很难做出漂亮数据...



“大数据”的事咱一贯搞不清楚,也就不说它了。但在播的剧多少总要看一眼,头四个月的好剧确实不多。精彩开局之后,逐渐走向烂尾的有之;上来就东拉西扯磨洋工的有之;从口号和概念出发,不考虑观众接受度的有之...


电视台在温水中徜徉浸泡,视频网站也没翻出什么大浪。去年一年,真正的爆款出于双屏共振,《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等两线飘红。而单单依靠网络传播力量蹿红的也有,如《白夜追凶》《河神》等皆有大量忠粉。今年以来,无论是双核驱动,还是单一引擎的剧目,都失去了锐气和爆发力。



如此这般,对于5月要播的剧,也只能是谨慎期待一下。



5月10日,央视一套黄金档要推出《天下长安》。据说是一部历史正剧,要给萎靡许久的历史正剧正名。主演阵容里有张涵予和李雪健的名字,似乎也是对这种说法的加持。



看看网上的梗概,这部剧大概会讲三段故事:隋末天下大乱,群雄逐鹿;李唐集团扫灭群雄,建立新朝,玄武门事变,唐太宗登基;众贤臣辅佐李世民开创“贞观之治”。从海报上的头像的大小推断,张涵予扮演的魏征和秦俊杰扮演的李世民应该是两大主角,他们先以敌对,再成绝配。


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当然可以成就好剧。之前同样题材的剧也有不少,演义性质的《隋唐演义》《隋唐英雄传》,正剧性质的《贞观之治》《贞观长歌》,但还真没有把“史”和“剧”两方面都做到位,并有机结合起来的作品。《天下长安》如果做好了,那就是开天辟地之功。



剧还没看到,能不能做到不好说。说点儿背景的事吧:出品方欢瑞世纪是以古装偶像,尤其是仙侠剧闻名业界的。导演连奕名武行出身,之前多执导抗战剧和年代传奇剧。编剧董哲网络写手出身,百度百科上名下有一串主旋律作品,不过最近遭到编剧王兴东公开谴责,说他冒称《建国大业》的编剧。


最能代表中国电视剧创作水准的是历史剧,几位历史剧大手笔也是最好的中国编剧。但历史剧也是最难写和最难拍的类型,这次的《天下长安》成色如何,咱们看了再论。


前天晚上,刘恺威和王鸥主演的《莽荒纪》已经在安徽卫视的周播剧场开播。这是今年打头炮的玄幻剧,没有大轰大嗡的预热阵仗,几乎是不声不响就播了。这部剧拍完有些日子了,玄幻、宫斗题材遇冷的时刻,有的播就上阵了。



《脱身》将在5月14日接档《真爱的谎言之破冰者》,北京和东方两大卫视继续齐步走。而这部剧之后,两台还要联播刘江导演的新作《归去来》。


《脱身》的看点有二:陈坤分饰两角,陈坤飚戏万茜。这部剧一直采用当年张伟平在《金陵十三钗》上映前用过的饥饿营销法。之前所有报道都是几句车轱辘话,能确定的是:国共相争,谍影重重。编剧汪启楠写过《黑三角》和《风声传奇》,有着谍战剧创作的丰富经验。



上述三部剧的共同特征是:神秘。《天下长安》还没播,就先把专家研讨会开了。《莽荒纪》常年在电视剧展会上挂着巨幅海报,突然有一天就卫视和网络双线开播了。《脱身》曾经叫《脱身者》,《伪装者》红了以后出现了不少“者”字剧,后来觉得一窝蜂不好,又纷纷脱“者”。反正这三部剧让你雾里看花,不明觉厉。


浙江卫视5月8日播出的是《爱情的边疆》,编剧高满堂,导演毛卫宁,主演殷桃、王雷、李乃文,这是名编大导和王牌电视剧演员的组合。



高满堂素有“中苏友好”情结,多年以前写过《我的娜塔莎》,讲述中国男性和苏联女性的爱情故事,而《爱情的边疆》写的是中国女性和苏联男性的爱情故事。


一念成痴,经年不改,几十年物是人非,再见时两鬓斑白。这部剧我看过大片花,就是我想象中的模样。高满堂和毛卫宁驾驭这样的剧不手生,观众对这样的题材也不陌生,怎么来定成色,论高下?看生活细节,品年代味道,衡量火红年代的人物命运是否真真切切。


5月的其他剧目还有《温暖的弦》《泡沫之夏》《幸福照相馆》等等。当代故事,沿着偶像和生活两条路线展开。



我相信,快手抖音火山小视频不可能夺走本该属于长剧的眼球,能打败长剧的只有自己日益下降的品质。因为人类不只需要“奶头乐”,也需要心灵的震撼。所有的黑马都是从不起眼的地方蹿出来的,一部大热剧就能改变长短视频此消彼长的格局。当然,好剧首先需要好的团队没有放弃,好剧还需要在合适的环境中破土而出。


2018年的爆款剧,你在哪里?实打实地说,我不知道。稍微务虚些说,它在勇敢而智慧的从业者的生产线上,也在阅看把关者收放的艺术和火候之间。我相信会有的。


【文/五指山】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艺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