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迎结局 收视创神话

经济通 2019-05-27 03:49:51


热播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即将迎来大结局,收视率屡创新高。昨日及前日收视率连续两天破8%(估计逾亿人),创国产电视剧历史新高。


好评如潮下,内地舆论也出现另类评价声音,包括为何观众愈来愈同情反派人物、剧中角色无论正派反派均有裙带关系、及停留在依靠明君及海瑞式清官的陈旧思维模式等。


(网络图片)


该剧由最高检牵头拍摄、共55集,自今年3月28日起每晚在湖南卫视播放,昨日播出第50及51集,剧情接近大结局渐入高潮,收视率也屡破顶。


据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院统计,4月18日播出第35及36集时,该剧在52城市网收视率就已突破5%,超越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创下内地电视剧单集收视率纪录,相等于逾7,000万观众同时收看。


其后,该剧收视更一路飙升,连续突破6%、7%大关,至前日播出第49集再刷新纪录,实时收视率逾8%,创国产电视剧收视率纪录。昨晚播出第50及51集,收视再破8。有评论认为,这在观众不断被新媒体分流、收视率逐年下滑情况下,是难以想象的奇迹,舆论关注该剧大结局阶段,收视可能再创神话。


中坚分子样板 观众同情反派


《人民的名义》凭着大胆挑战敏感话题、真实还原官员贪官乱象,口碑、收视双丰收。但随着剧情深入,也出现不少另类评价。


其中,剧中抵不住美色和钱财诱惑的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及小官巨贪的某部委处长赵德汉,远比“打贪悍将”侯亮平更受网民欢迎。有分析指,这是因为祁、赵都来自农村,通过高考及多年打拼上位,是目前内地社会中坚分子样板,他们的命运也更容易引起有同类经历的观众共鸣。


另外,剧中无论是正派还是反派角色,均牵扯师生、同学、姻亲、同乡等裙带关系。有网民吐槽,这比起剧中揭露腐败现象,更令人震惊、更值得关注。此外,还有评论认为,该剧仍停留在依靠明君、及海瑞式清官的陈旧思维模式,质疑“说好的法治社会”去了哪里。


女角仅小三剩女 形象标签化




还有评论指,剧中女性形象被标签化处理,重要女性角色除了小三、情妇,就是被所有人催婚的剩女,再就是思维奇怪的官太太。此外,有观众还抱怨剧情愈来愈拖沓。编剧周梅森对此坦言,剧作原计划拍摄40多集,为商业收益考虑最后拍成55集。


谁是剧中贪官 现实中寻?


《人民的名义》广受好评,主因是贴近现实,剧中地点和人物在现实中大多有原形。剧中汉东省京州市在哪?外逃副市长丁义珍、副国级干部赵立春等贪官原形是谁?这都惹起关注。


有猜测指,根据东部沿海、省会城市和腐败系列案等条件判断,汉东省京州市的设定与江苏南京最相近。加上该剧拍摄地就在南京,同时编剧周梅森写作前接触大量江苏落马官员,更加深这种猜测的可能性。


巨贪赵德汉 料是亿元司长


此外,剧中的故事,要从老戏骨侯勇饰演的“小官巨贪”赵德汉开始。在剧中,这位国家部委项目处处长住在一幢破旧的居民楼,每天踩单车上下班。但调查人员走入其隐秘豪宅,发现用百元大钞堆成的钱墙。根据前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被查的公开报道,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2.3亿元(人民币,下同)现金,与剧情颇为相似,相信“亿元司长”魏鹏远就是赵德汉的原形人物。


除赵德汉,剧中另一个引人关注人物就属副市长丁义珍。在汉东检察院上门抓捕时,丁通过特殊渠道收到消息,连夜逃往美国,怎料抵美做扫地、打杂等辛苦工作。有内媒指,丁义珍原形是前辽宁省凤城市市委书记王国强。潜逃美国两年半的王国强,2014年回国自首。他自述在美国艰苦生活,包括只能住几十美元的小旅馆,宁愿病死也不敢看病等。


副国级领导人赵立春亦引人关注。赵之子赵瑞龙用父亲名义,呼风唤雨。有指该人物的原形是前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但也有分析指,赵立春父子原形还包括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父子等。


遇不平事 民众“呼唤”达康书记


“这张照片是你本人吗?是什么时候照的?”北京海关人员举着日本护照盘问护照主人,还向隔壁女同事交换意见,两人表情带有一种既怀疑又忍住笑意的神情。


验明正身后,下一个旅客饶有兴致跟工作人员攀谈:“照片不像啊?可别是用了假护照。”


看过最近热播剧《人民的名义》都能明白这个笑点,大贪官丁义珍就是用假护照蒙混过关逃之夭夭。该剧强烈的“来自真实案例”的标签和巨大社会反响,也令不少公务人员对号入座,检视自己工作,可别出了剧中那样的纰漏。


剧中有个心系百姓刚正不阿的达康书记,刚巧达康书记还有个接地气的上访表妹,能让民意直达官厅。这才让在现实中也遭遇冷脸或不作为官员的网民,禁不住呼唤一个虚拟的达康书记。


北京交税 亲历中国式办事难


近期,记者在北京就因交税而亲历了一次“中国式办事难”。原本交税的地址更换,但当记者赶到新的办公地址,却被告知“一般交税在第三税务所,就是这里,但若要找税务官,则在第四税务所。”随即,给了记者一个北京地税通讯录。


为了防止白跑一趟,记者按照通讯录印刷的号码致电,谁知却是北京地税的热线电话,而非该税务所电话,询问相关税务所电话,接线员温柔复读:“没有登记,没有办法。”


无奈下,也只好选择相信通讯录的地址,驱车前往。“第三税务所和第四税务所”,听起来很近,实际却是10公里距离。


到了通讯处所在位置,果然不出所料,被门卫告知:“已不在这里办公,你直走,左拐,再右拐……”


记者心内暗唤:“达康书记,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