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以人民的名义改革!

直击市场 2019-05-26 15:07:48

3月21日下午,北京金融街15号人气旺到顶点,“组团”、“成队”拍照,形成一景。

当天“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牌子近2天会摘掉,他们要拍照记录和见证历史。

3月17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通过:银监会、保监会重新组建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保监会的重要立法权及审慎规制权移交给央行。21号,中组部到金融街15号银监会大楼开会,宣布郭树清出任中国银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的任命,银保监会暂时形成“一正七副一纪检”的班子。

1

“一行三会”改革:从不现实到实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进行了7次大的机构改革,大致每5年一次,前7次是1982、1988、1993、1998、2003、2008、2013年,2018年,到了第8次改革的关头。

前半程(1982、1988、1993年)政府机构改革主要在技术层面,注重的是政府机构本身的结构与数量的调整;后半程的政府机构改革(1998、2003、2008年)上升到政治层面,注重政府职能转变、政府体制改革及政府转型。

落实到微观,《人民的名义》里胸怀宇宙、懒政不作为的京州市光明区区长孙连城,被达康书记罢免,他这类干部就是政府职能转变的靶子。 

到宏观层面,就是国家机构的撤、设、改。金融监管在改革洪流,是跟着金融业发展和开放的节奏来的。

建国之初,对银政保监管的只有央行,文革有段时间(1969年-1978年),连央行也被并入财政部,有人戏称:一行三会都是三里河南横街2号(财政部)的组成部门。

改革开放后,经济建设高潮迭起,金融业也草长莺飞,三会应运而生:1992年设立证监会,1997年设立保监会,2003年设立银监会。

也许当时的人们,大都以为这是坚不可摧的完美结构,有着天长地久的永恒。谁曾想:15年后,金融监管的“一行三会”成为历史的一页,淡淡翻了过去。

表1.“一行三会”职责划分

除“一行三会”外,财政部、国家外汇管理局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也在维护中国的金融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七部委都关乎金融稳定,职责虽有划分,但有时一件事涉及3~4个部门,如前面闹得沸沸扬扬的“万科股权之争”,宝能举牌,证监会管是不管?资金来源有万能险,保监会管不管?资金来源还有钜盛华在商业银行的资管计划,银监会管不管?更不用提恒大囤地拿钱,也来凑热闹,发改委是不是也有责任……

同一事件,涉及各部门的联合监管,以我dang的执政能力,是做了防范的:2004年,“三会”就建立了“监管联席会议机制”,2013年国务院还批复建立由人民银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的职责包括:    

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政策之间的协调;金融监管政策、法律法规之间的协调;维护金融稳定和防范化解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协调;交叉性金融产品、跨市场金融创新的协调;金融信息共享和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的协调;国务院交办的其他事项。

有了联席会议机制,为什么“万科股权之争”会发生?“万科股权之争”之后, “格力电器”还会往老路上走?

联席会议缺少明确的决策机制,各部门之间又存在利益冲突,最后这种机制变成一个信息交流的平台,未真正起到监管协调的目标。

2015年的CF40论坛上,合并一行三会的论战以反对派胜利告终,反对派的理由是:

1、大一统的金融监管体制并不必然提高监管效率。

2、监管不能用统一或分散衡量优劣,而要看监管理念、功能是否能与监管的权责对应。

3、合并后超级金融监管当局会更庞大和臃肿,形成权力垄断,缺少制约平衡。

4、未来的改革重点是把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做实,实施行为监管。

5、合并有伤稳定,引起不必要内耗。

因此重走改革回头路不可行,合并“一行三会”不可行。

随着混业经营推进,各种矛盾越来越尖锐。特别是“重庆党”项俊波在历任保监会主席期间的重大腐败,对目前的监管体系提出“解构”需求,恰逢5年一度的大型机构改革,先小试牛刀,并了银监会和保监会,保留了证监会。

银监会28个部门、保监会15个职能机构和2个事业单位被拆解成为必然,至于会缩减到几个部门、几个单位,不得而知。

银保监会从怀疑和走出来,是形势的呼唤,而非人力所为。


2


为什么选择郭树清?

别跟阳阳姐说什么内幕、推手,我不信这种用 “负能量”愚弄百姓的低级论调,更不会煞有介事的以讹传讹。

作为“最短命”的证监会主席,2013年郭伯伯从证监会下来,后面的推手怎么不拉一把?难道做官不想留京?只是基层锻炼以备日后提拔?那贵州2年多的基层已经够了,还去什么山东?

劝你们也不要去信什么内幕推手。郭伯伯的工作能力和改革魄力被看见、被肯定、被赏识, 来承担这份责任,累累政绩昭昭然,为什么必须是内幕?

多次临危受命,多次圆满复命

硕士毕业那年,郭伯伯将调研内蒙古和山西雁北等贫困后形成3.5万字心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探索》,寄给了当时负责中国改革总体设计的国家体改委,作为建言书。“建言”体改委一年后,郭伯伯 “上书”国务院,阐述有关全面改革、整体规划的观点。郭伯伯不少观点,都得到高层认同,郭伯伯被调至经济体制改革方案设计办公室工作,将工作实践和理论学习结合。

上世纪80年代,国家正值用人之际,郭伯伯的智慧和责任感成为他走向政坛最重的砝码。1987年,郭伯伯博士(在职)即将毕业,他没有着急“升管发财”,谋求更高的职位。而是去英国牛津学习了1年,学习英国的渐进式改革(中国当时已确认要走英国的路),强大自己的祖国。

1998年,郭伯伯自愿请缨,出任贵州省副省长。在以经济建设为纲的90年代,到偏远地区,政绩上可不沾光。

当时国务院颁发了房改纲领“23号文件”——以“取消福利分房,实现居民住宅货币化、私有化”为核心的住房制度改革启动。

郭伯伯主导贵州房改,给出了他的 “贵州方案”:将现有公房社会化,将存量住房货币化,以存量住房作为补贴,解决下岗职工无钱房改的问题。

原来只有财政拿钱才能启动房改,当时贵州财政收入仅65.3亿,资金成为推进改革的瓶颈,拿不出钱,工作就推不动——郭伯伯的思路突破了这种限制,房改顺利开展。

改革开在2年内,贵州省和贵阳市住房资金管理中心仅投入6000万元,回笼的住房资金便超过20亿元,解决职工的住房问题,改革取得成功。全国20多个省份纷纷到落后的贵州学习“先进经验”。

2001年起,郭伯伯出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外管局局长一般由央行副行长兼任。不论是在郭伯伯之前的殷介岩、朱小华、周小川、吴晓灵,还是在郭伯伯之后的胡晓炼、易纲、潘功胜,郭伯伯是例外。

郭伯伯任职期间,中国加入WTO年,制造业的比较优势使中国迅速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郭上任之时,外储余额为1771亿美元,在离任时外储达6590亿美元,增长了2.72倍。国际资本流动加大。这些变化都对外汇管理提出新的要求。

郭伯伯配合央行推动了3项改革:外汇管理工作逐步从控制外汇流出为主转为对流入流出实行全过程管理,从直接管理企业转为通过银行等机构对企业外汇收支进行合规性监管,从事前审批为主转为事后监督为主。

2005年,正值建行香港IPO关键期,事任建行掌门人法人张恩照受贿被捕,随后花旗集团临时变卦,放弃了建行上市顾问和保荐人身份,不再兑现建行首发前买入股权的承诺。郭伯伯临危受命,出任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力挽狂澜,用半年时间,成功带领建行股改上市,创造了当时全球最大规模的IPO纪录。

2011年,郭伯伯出任证监会主席,在任500多天的时间内,郭伯伯密集地推出了近百项制度规则以及专项工作。这些改革涵盖了从发行前端到到投资者利益保护与机构重塑的中端,再到退出机制的后端。

如果说2011年~2013年的漫漫牛市,郭伯伯是罪魁祸首,那我问你:2015年你亏钱多还是2013年亏钱多?但凡改革都有过程,有时候要大刀阔斧,有时候要小桥流水,不是任何时候都需要大刀阔斧,凡事有节奏,有过程的,小桥流水的积累,正是给大刀阔斧做准备。不顾实际,好大喜功,只为讨好上级去改,只会重蹈建国初期“大跃进”的覆辙。

2013年,顶着“封疆大吏”的头衔,郭伯伯做了山东省省长,山东“金改22条”拉开大幕。

2016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6年山东省新增上市公司17家。股票、债券直接融资5794.7亿元,增长26.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54%,比全国低1.8个百分点。这里面最有意思的涉农险种创新,非常具体:包括菜篮子工程保险、渔业保险、农产品质量责任保险、农房保险等新型险种等17个险种。

2017年,郭伯伯从山东回到北京,出任银监会主席。这一次,去杠杆、治坏账、查违规,更严峻。

2017年3月开始,银监会系统提出了70项制度调整政策。他将风险整治总结为: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2017年全年,发现问题6万多件,作出行政处罚的3452件。处罚机构1877家,罚没29.3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对270名相关责任人取消从业和高管任职资格。这里面有7.22亿元史上最大罚单:广发银行 “侨兴债”事件;也有影子银行的专项整治,毛阿敏老公的中融信托就在其列。

改革大浪淘沙,郭伯伯因敢改革、善改革,被称为“郭旋风”。

多事之秋,需要这样 “混不吝”、“爱折腾”的改革人,银保监会第一任掌舵人,不选他选谁?

3


以人民的名义改革

郭伯伯说:我有三个同事,没他们我是不敢开这个发布会的。一遇到某些专业话题,郭伯伯就让主管该项业务的副主席或者主席助理来回答。

郭伯伯的严谨自不必说,这种严谨,是源于对人民赋予权利的负责。

如果改革按个人臆想,发布会凭个人感觉,完全不用如此。

郭伯伯最近一次的公开表态,是“两会”的部长通道,他说:对于一些违法违规的金融活动必须坚决制止,一定要普及金融知识,提高老百姓对金融风险的识别意识。他提醒老百姓:“保本、高收益”这个说法要举报,因为保本就不可能高收益,这样的说法属于金融欺诈。

没有记者傻到让郭伯伯推荐理财产品吧?如果不是心系百姓,他怎么会提及老百姓才会遇到的问题?金融诈骗机构又不可能坑银监会主席。

郭伯伯说:居民家庭个人消费买房、投资增长速度非常快,这是很危险的。因为我们是一个高储蓄国家,过去这是我国很大的优势,如果借钱比存钱增长的快,储蓄率高的优势将丧失。所以,银监会将降杠杆作为非常重要的方面,继续做好这方面工作。

郭伯伯的提示,也许太专业,大部分老百姓听不懂,但殷殷之情,跃然脸上!

多套贷款购房的朋友:都在想房价涨不休?房价稳定固然是好,当房价回调,要还贷款300w,房子市场价才200w,你是否继续还贷?各位中产们:当你所处的行业走向下坡,月供上万何以为继?

别说我乌鸦嘴,1997年,香港楼市崩盘,600w房贬值到100w,很多人身上却还有300w以上的贷款……。

国内虽无危机,但过敏不可无风险意识,否则这个国家很危险。

这次发布会,郭伯伯强调要尽可能降低企业部门杠杆率,降低政府部门杠杆率。这不是希望企业不再融资,任由资金链问题拖垮企业,而是希望企业通过兼并重组,债务重组、财务重组,推进债转股等一系列工作,让企业更持久、健康的存续。

3月21日当天,银监会官网发布了一项新规《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行为管理指引》,要求重点防范从业人员不当行为引发的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和声誉风险等各类风险。

郭伯伯的旋风,是停不下了!不是不想停歇,重托在身,不敢怠慢。




如果本文对您有帮助

请您为我点赞、转发,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如果您喜欢本公众号文章

请置顶,您的支持是小编不懈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