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读史之——大唐三百年”(39)

一分钟神思漫游 2020-06-29 07:20:14

第一篇  创始团队:最初的神明(39

 

李密一生,如璀璨的烟火、又如耀眼的流星,划过隋唐之际纷乱的天空。三十二岁之前,他是一名好学上进的贵族青年。三十二岁至三十七岁,短短五年间,他由高门子弟沦落国家要犯,继而又成为瓦岗领袖、号令群雄。偃师一战失利,竟土崩瓦解;降唐进退失据,又负逆名而死。

如此跌宕起伏、戏剧般的一生,颇使人生出‘世事无常’的慨叹。掩卷叹息之余,又不禁要问:曾经风光无限、看来最有希望胜出的李密团队,为何竟一败涂地?

李密逃亡江湖的日子里,曾经化名刘智远,在河南淮阳聚徒教书。郁郁不得志,作诗曰:“一朝时运会,千古传名谥。寄言世上雄,虚生真可愧!”李密的确未虚度此生,而时运交会、千古留名也正是其人生写照。

李密期望得到的是‘千古名谥’。‘谥号’这东西,是后人给帝王和大臣们起的绰号。李密内心自许的,恐怕不是做什么大臣,而是希望成为一代开创之君吧。

我们随同李密一路走来,如今又读过专家(史臣)们的评述。在这个基础上,总期望可以对其作出一个较为公允的评析。

抛开虚无飘渺所谓‘天命’,我们想搞清楚两件事:一是李密究竟有无得天下的才具;二是在可能的条件下,他有没有尽到‘人事’?顺带,也说说他碰到的一些客观困难。

先说才具。李密早年即‘散家产,养客礼贤,无所爱吝。’当初,李密和杨玄感讨论各自的优长。李密说:“驱策天下贤俊,各申其用,公不如密。”玄感笑而服之他和王世充俱是徐文远弟子。有人问徐:为何你见李密架子那么大,而见了王世充却恭恭敬敬呢?徐文远答:“李密,是君子,能容贤士;世充,是小人,能杀故人,岂敢不恭!”难怪《新唐书》称李密‘养贤得士’,他的确具备一种人格上的魅力。正是这种领袖魅力,使得他在洛口时,四方英雄归附,帐下人才济济。

除开有人君气度,谋略才干方面李密也是第一流的。观大势、品人物,丝毫不逊色于当时俊杰;整肃部伍、领军攻战,又开创了当时最强大的武装集团。没有他的一路引领,瓦岗军不过‘群盗’耳!

如此,李密雄才大略兼备,取天下应当水到渠成啊!恐怕,这也是李密自己的想法。

然而,正是这样的想法害了他。

魏征谈及李密的失败,说他‘志性轻狡,终致颠覆。’大概意思是为人易飘浮。七百多年后,朱元璋评价他的两个对手张士诚和陈友谅,说张士诚‘器小’而陈友谅‘志骄’。李密不存在‘器小’的问题,而‘志骄’,恰是他致命的弱点。

回过头看,李密并没有飘浮的资本。他起手抓到的,是一把烂牌。因为他有一个极大的先天不足:缺少班底。

首先是亲族凋零。《北史·李弼传》记李宽李密父子,俱仅一人,妻族亦未见载录。没有家族势力的支撑,对古时的创业者来说,是个极大的缺陷。这方面和李渊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李渊有个李世民就够了!王世充不管好坏,也有一大堆兄弟子侄。和他类似的是窦建德:起自布衣,全家又被官府屠灭。然而李密又有第二点不利:半途入伙。瓦岗军非其开创,成份又多是下层豪强,与李密贴心的不多。这两点,决定了李密在集团中缺少一个稳固可靠的班底。

非但没有班底,在他头上还长期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翟让。翟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是整个瓦岗旧部。偃师之败,两个倒戈的关键人物邴元真、单雄信,俱是翟让旧部。在这种情况下,李密不去投奔同为瓦岗旧将的徐世勣,又有什么奇怪呢?

缺班底的李密,碰上狡诈勇猛的王世充,他要如何才能获胜呢?

十年后,李世民和魏征给出了答案。

贞观二年(公元628年),李世民和魏征谈起隋炀帝。李世民说:“我看炀帝的文章,很有才啊!怎么干出来的事不咋地呢?”魏征答:“当领导的,即便有才,也要虚己以受人,这样才能智者献其谋、勇者竭其力。炀帝仗着有才,骄矜自用,自我感觉良好,结果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身死国灭。”

对缺班底的李密来说,光‘得士’没有用,只不过装点门面。他真正需要的,是‘用士’——所谓‘智者献其谋、勇者竭其力,办法就是魏征说的‘虚己以受人’——象刘邦那样,多问几个为什么、怎么办?

李密性格中颇有些书生意气。充满自信的理想主义对一个领袖来说是必要的,不然,拿什么去讲一个好的故事呢?没有书生意气,便只剩下翟让讲的‘旦夕偷生草间’,何来解救天下于倒悬?然而,理想主义者易犯的错误,是自认真理在手,一花独放。一个合格的创业者,更需要的,是刘邦那样的实事求是精神。

与理想主义对应的是经验主义。什么是经验主义?经验主义讲究实事求是,是一种实践的多元主义。它强调合作、强调发挥众人的智慧。

乱世多英豪,强手间的较量,需要见招拆招。一个人对时势变化哪能做到尽知尽晓呢,这就要仰仗团队的合作。李密有才干,但他多少有一点书生‘多谋少断’的通病。更致命的,是犯了隋炀帝骄矜自用的毛病:认为自己一贯正确、不愿正视错误和不足——所谓‘骄娇’二气。

听不得徐世勣的不同意见,将其排斥去黎阳,是为一例;自认威望高,不听取底下意见及时处置邴元真、单雄信,是为二例;自恃强大,破宇文化及后,草率与王世充决战,是为三例;偃师败后,不能坦然面对失败和错误,往黎阳投奔徐世勣,是为四例。有此四骄(娇),天下失矣!

成就大业何其艰难。取洛口仓后,如能谨守仓储、广积财物;杀翟让后,如能谨收人心、厚抚士众;击溃王世充后,如能谨严用兵、机变制敌。有此三谨,天下得矣!

现在我们可以说:李密天资英明,审时度势攻取洛口、黎阳二仓,从而聚百万之众、拓地千里。但他恃才而骄,没有抓住机会很好地经营自己的班底。物质粮食没有很好地转化为精神粮食,瓦岗团伙未能及时地打造成李氏团队。加上洛阳地处中原、四战之地,隋朝精锐、尽聚于此。前有段达、庞玉,后有王世充、宇文化及。李密以落难之躯,率乱世饥民,挺身战之。壮哉李密,千古留名;惜哉李密,虽败犹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