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近40位戏骨总片酬不及一位小鲜肉

乐表网 2020-01-13 11:40:22
导语  

《人民的名义》正在热播。该剧中没有小鲜肉和流量担当,取而代之的是张丰毅、陆毅、吴刚、柯蓝等近40位的资深戏骨。据了解,演员们都是被好剧本所打动,片酬都给了友情价。据业内人士透露,这部剧演员总片酬只有4800万元,不够眼下一个当红偶像演员个人的片酬。

 


1

制作方是谁?

最高检影视中心不神秘


《人民的名义》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牵头制作,那这个最高检影视中心到底是什么机构?据介绍,最高检影视中心隶属于最高人民检察院,是全国检察机关的影视制作机构,担负策划、拍摄和制作法治题材和检察题材电视专题片、电视栏目和电视剧及影视宣传报道。

2003年,根据周梅森同名小说创作的电视剧《国家公诉》,就是由最高检影视中心牵头制作,产生了深远的社会影响。十几年后,周梅森和最高检影视中心再度携手,高检院影视中心专职副主任范子文力邀周梅森担任《人民的名义》的编剧,促成该剧的创作。


2

为啥没在央视播?

价格和集数的制约


  《人民的名义》的播出平台选择以年轻观众为主受众群体的湖南卫视,令不少人费解,大家纳闷难道湖南卫视也要走正剧范儿?对此,导演李路表示自己是被湖南卫视的真诚所打动,“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没在央视播,其一有价格的因素,其二央视在总集数上有限制。

拍摄过程中,湖南卫视的人到现场来看三次,每次都组团来的,一共六七个人,直接看片子。他们的领导非常年轻,很有魄力,直接就能拍板定下这个事儿,他们的态度让我很感动,做事情不拖泥带水。”也有网友称湖南卫视除了播偶像玄幻剧和大妈肥皂剧,还是有家国情怀,《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我的青春在延安》、《青瓷》、《血色湘西》等口碑正剧都曾在湖南卫视播出。


3

过审难不?

剪辑审查用了10个月


  《人民的名义》中描绘的官场角逐、贪腐现状的尺度之大令人惊叹。剧中不少演员在采访中都称接拍之前就怕“播不了”,《人民的名义》的播出标志着淡出荧屏十年的反腐政治剧的回归,令人最好奇的就是该剧经历了怎么样的审查?

李路透露过程比预想得好,剪辑和审查是同时进行的,虽然时间长达10个月,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改动,“之前周梅森的反腐剧都是800条、1000条审查意见,这次最高检反贪局给我们60多条意见,基本上是办案的专业意见;广电总局也给了几次意见,但没有伤筋动骨,可以说非常支持我们。”


4

最大难题?

筹拍时几十家投资方跑路


  相比审查,找投资方成为李路筹拍这部剧的难题,有消息称“有超过50家投资方跑路了”。

  对此,李路说没那么夸张但是也有几十家投资方最后跑路了,“甚至一些投资方已经签约了,最后选择毁约退出,怕担风险。那时候我天天睡不着觉,天天想放弃。”李路透露最终靠五家民营企业投资才拍成这部剧,“大部分演员都不知道,最后一笔资金在开机十几天才到位。”《人民的名义》播出后大火,有网友调侃说,“放弃投资的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5

演员片酬贵不?

近40位戏骨一共才给了4800万


  《人民的名义》没有小鲜肉、没有流量担当,取而代之的是张丰毅、陆毅、吴刚、柯蓝、张凯丽这样近40位的资深戏骨。李路告诉记者,演员们都是被好剧本所打动,片酬都给了友情价。据业内人士透露,这部剧总投资在1.2亿左右,但所有的演员总片酬却只有4800万元,都不够眼下一个当红偶像演员个人的片酬。


6

中国反腐剧为何沉寂十年?


《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加上陆天明和张平,被称为中国反腐剧的“三驾马车”。

  他们都在1990年代开始创作以反腐为主题的小说、剧本。2004年,应国家广电总局的要求,反腐剧退出电视台黄金档,此后沉寂十年。2015年,中纪委调研组到广电总局、最高检影视中心调研,提起中国的反腐自中共十八大后搞得轰轰烈烈,却没有一部相关的电视剧。知情人告诉周梅森,反腐剧的环境“这次真变了”。

  《人民的名义》播出后有媒体说,反腐剧的春天来了。周梅森和陆天明对此保持谨慎乐观。


“这个剧能活下来就行了”


  1995年,《苍天在上》作为第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反腐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段播出。这部单集创下39%收视率的反腐剧,被许可播出的过程并不容易。

  其时,央视想拍一部现实题材的电视剧,将任务交给陆天明。陆天明决定写作一部跟反腐有关的剧本。本子写完了,本单位的主管领导给出了十三条意见。比如,腐败官员怎么能是副省级,全国一共就几十个省,没多少个副省长,对号入座可怎么办?剧本被单位“枪毙”了。辗转之后,本单位才同意筹拍该剧。

  领导的担忧,演员同样也有。原定的主要演员看了陆天明的剧本,直言演不了。他认为,这部剧的贪官写到副省级,就算拍完了,将来也播不了。

  当晚,剧组的主创人员守在电视机前,十分忐忑地等着新闻联播结束,《苍天在上》的片头曲响起时,陆天明看到身边的人和自己一样,泪盈眼眶。“我们那会儿真没想过火不火的问题,只希望这个剧能活下来就行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担心的事都没有发生,而这部事先没有做任何宣传的电视剧,收视率完全靠观众的口碑一路攀升,单集收视率最高达到39%。

在那之后五年,陆天明都没再写反腐剧本。五年后才写了另一部著名的反腐剧《大雪无痕》。

陆天明 图源网络


沉寂十年


  2004年4月,上海、湖南等各地卫视接到了广电总局的通知,涉案剧、反腐剧应退出黄金时间,并在晚上11点前不要播出此类电视剧。

  有媒体认为,广电总局下此通知,与当年召开的2004年度全国电视剧题材规划会有关。陆天明说,自己从未见过针对反腐剧的文件,只是有所耳闻。但以后的十年中,央视黄金时间再也没播过反腐剧,却是不争的事实。业界将之称为“不成文的规定”。

  20世纪末期,反腐剧火了,陆天明明确感觉到了。2000年,陆天明写作了《大雪无痕》,这部电视剧再次创下了收视率纪录。

  但周梅森跟陆天明的感觉不太一致。在他的印象里,21世纪之初的反腐剧并不算很热,而他当时所经历的反腐剧审查,也并没有放松条件。

  周梅森记得,《绝对权力》送到专家组评审的时候,专家组一致好评。但主审部门要求把这部剧送反腐部门审。反腐部门把这部剧毙了。主审部门的领导多次去找该部门的领导沟通,才把这部剧救下来,付出的代价是,周梅森改了600多处。

  后来,《国家公诉》重审之后,主审部门向周梅森指出了800多处问题。周梅森一处一处改完后,对方说,这部剧还涉及公安部门,是不是要送公安部看看?

  《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国家公诉》都首播于2003年。其中,《至高利益》由中央电视台播出,历经三次预告要在黄金档播出,三次都临时下马,最终改在非黄金档播了。周梅森心疼自己的剧本,后来,他更愿意和地方台合作。

  因此,当周梅森听说控制反腐剧、涉案剧播出的通知时,他是有些意外的。当年,广电总局想治理的是涉案剧。一些涉案剧越拍越黑,展示犯罪情节和手段的东西越来越多,充满负能量,甚至教会社会上的人犯罪。而反腐剧作为涉案剧的一种,也跟着遭殃了。

  面对“一刀切”的规定,陆天明则选择了“顶风作案”,写作了《高纬度战栗》。之后,经广电总局特批,2008年3月,《高纬度战栗》在全国四个直辖市的上星卫视播出,在所播之地得了收视率的第一。

  在陆天明印象中,从2004年广电总局规定出台,至最近解禁,《高纬度战栗》是期间唯一一部在上星卫视播出的反腐剧。

  那些曾不断来找他写剧本的人和公司不再出现,“谁也不会拿钱往水里扔”。反腐剧进入了停摆的十年。 


口子开了


  2014年10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讲话,提出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2011年,市场上曾传言涉案剧悄悄解禁。截至当年4月,已有30多部当代涉案剧申请拍摄,但仅有6部获准拍摄。时任国家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的李京盛强调,涉案剧并未解封,不要盲目投资拍摄。

  2015年中,李京盛向媒体透露:“我们领到的任务,每年电影最少一两部,电视剧最少两三部,而且必须是精品。”

  同年10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监察局局长范玉刚在法制题材电视剧创作研讨会上,公开谈及“反腐倡廉剧”和“涉案剧”不画等号。范玉刚所提出的对反腐倡廉剧的要求,李京盛后来用七个字概括:反腐、倡廉、正能量。

  2015年,周梅森开始创作《人民的名义》,剧本过审时,周梅森发现,广电总局相比过去善意多了,提出的意见也是确实需要修改的部分。

  纵然如此,周梅森仍是作了最坏的打算。

  他甚至想到了对方会要求删改的具体镜头,意外的是,竟然都保留了下来。他觉得当年那种严防死守的审查方式有了改变,如今双方能交流能沟通,对方是主审也是朋友。“跟当年就不像一个时空的。”

  《人民的名义》红遍中国,网上网下都在讨论。许多媒体称,反腐剧的春天来了。但无论是剧作者周梅森本人,还是最高检影视剧中心专职副主任范子文,都十分谨慎地看待这个“春天”。

  编剧陆天明感到了“春天”的一些风向。现在不断有人找他,请他写反腐剧。也有相关部门联络他,希望共同创作。

  他认为,相比过去的“冬天”,现在当然是反腐剧的“春天”,但“要谨慎,而且要勇敢。谨慎就是不能胡来,内容上要真实反映,艺术上有所突破;勇敢就是在遇到很多阻力的时候,排除私心杂念的干扰,坚持做到底。”



网友说


来源:中国网、中国经济网


戳左下方【阅读原文】 

阅览

往期文章

揭秘“人民的名义”:副国级“赵立春”和丁副市长的原型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