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树 | 隔空茶聊三国英雄

稻草人视界 2019-03-13 10:03:52

 

来源:流浪的橡树(本文经流浪的橡树授权发布,严禁未经授权使用、转发)

唐僧和赵云是中国古典小说里,罕见的骑白马的帅哥(类王子)。


一本《三国演义》,由罗贯中开始,直到现在,已经不再是纯粹文学上的不朽经典。


波澜壮阔、跌宕起伏、壮怀激烈、英雄豪情。一般说起三国,人们大多开始文艺联想,心旷神怡处,不免神采飞扬。


横店影视剧编导们也很辛苦。在他们孜孜不倦的辅导下,三国影视推动《三国演义》强势成为一种“国学”的文化,濡染你我。


自然,三国故事好看,风云人物更是家喻户晓。诸如曹操、诸葛亮之智,刘备、孔融之德,吕布、关羽之勇。人们钦佩之余往往津津乐道,熟悉堪比家人、老友。


至于口碑相传人见人爱的赵子龙,他永远活在看言情剧的少女们的心中。


一部英雄赞歌,主角就这么几个。剩余民众就只好当枯燥的数字,以卑微的性命为英雄的历史垫脚了。你挤得进去吗?


小时候也喜欢看《三国演义》。然而,随着年龄、阅历增长,看着看着,就感觉被“古典文化”套着,莫名其妙像是进了坑。


姑且不说一个人是不是有万夫之勇,就算泰拳拳王播求,只要二十来个学太极拳的青壮年,横下一条心,一拥而上,播求绝对要被打尿。


满中国,学太极拳的何止千万。满地球搏击比赛赛事参赛选手放一块,也不够塞太极拳的牙缝。所以,我们认为太极拳是天下第一名拳,这便是真理。


当然,虽然那时没有太极拳,三国时代同样也主聊阴阳、八卦。《三国演义》第一回就有“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类的精辟分析。


后来,西方的自然科学也应证这个精辟分析。


地球最早的盘古大陆,还真是一大块。合久了必分。这才有了五洲四洋。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围绕着这一高瞻远瞩的精辟分析,《三国演义》主题是曹操、刘备、孙权三个超特级英雄,以及他们身边若干超级英雄,在六十年间,一起有爱有恨,有生有死的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故事。


现在姓曹、姓刘、姓孙的朋友,第一时间都会自豪:看,咱们的祖宗。


其实,不然!严顺开老师演过电影《阿Q正传》里面有一句台词:你也配姓赵?!还真是说的这个道理。


三国归晋,国力大弱。随后,原住民为五胡入华挤压,包括当时姓曹、姓刘、姓孙的,以及姓司马的,有一个算一个,无奈之下背井离乡逃难到了长江以南。


史称永嘉南渡。这便是三国之后不久,再一次漫长的动乱里的大事件。


五胡入主中原,挤压原住民被迫南迁后,再到后来杨隋一统华夏,数次游牧民族内附、改姓,客观去看,土著的汉人已经寥寥。


三国、西晋之后,零星在北方的汉人,除却个别混在在迁徙民族之间生息,绝大多数为生存而艰苦“乞活”,几乎濒临灭绝。


隋唐之后,长江以北姓曹、姓刘、姓孙的朋友,大多渊源于鲜卑、沙陀、契丹、蒙古和满洲等等迁徙民族的大规模改姓。和曹操、刘备、孙权等,了无关系。


每次战乱,中国人口不降反升,很大的原因是东南西北的民族兄弟,积极地填充了中原。史称“民族大融合”。


和三国战乱一样,距离三国时代不久的南北朝,同样是人类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正是曹操、刘备、孙权三个超特级英雄和他们身边若干超级英雄,为正义,为霸业,激情燃烧六十年的杀伐,才由英雄书写了这样黑暗的历史。


所以,现在的汉人,姓什么,和三国时代曹操、刘备、孙权,可能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南北朝之黑暗,史书记载,江淮以北,汉人“万不足一二”。每当各路英雄兴起,为争夺天下发起战争,平民或为“签军”,或被杀充当军粮。


其时,英雄们逐鹿中原,称呼长江以北汉族平民为“两脚羊”。


血雨腥风又绵延169年。


现在看本篇文章的朋友,恭喜,熬到现在,您,绝对是人类史的成功人士。


三国混战,写进史册的是豪杰,是英雄。躺在地上的,是炮灰。


三国时代按照“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展开,三位大英雄根据阴阳转化、风云突变,各逞神威,争夺江山。


于是,《三国演义》自然也就演绎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智慧故事,以及很多主题雷同的一个打一万个的战斗故事。


草船借箭、望梅止渴、白衣渡江——这些看似以智慧为核心机变,计谋,实则在更像是英雄们灵机一动的小聪明。其实,由秦耍诈术席卷六合开始,历史上的英雄,少有不靠诈术起家。


生动活泼的诈术,书就了诈术于历史上生动活泼的地位。人们为之津津乐道。


明清以降,诈术随演义大规模向民间泛滥。时间一长,人们自然热衷互相攀比谁更擅长小聪明,也热衷对英雄的狂热崇拜。以至于靠诈术起家的布衣英雄此起彼伏。


如孙中山先生玩陈炯明于手掌之豪迈,如电视剧《亮剑》李云龙戏楚云飞如脑残之从容,大致可见,诈术确实深入人心。


当然,《三国演义》也普及了人们对中国古代军事的认知。


古代的军事、古代的战争于情于理都非常简单。名将单挑,军师耍诈,当然是谁厉害谁就胜利。


茶肆酒馆口沫飞溅的不仅《三国演义》,后来《说唐》更是上演李元霸举一吨的二锤,玩一个打一百万个。闹剧登峰造极。


这出闹剧闹得英雄豪气顶天立地。直到多年以后,等到吴京拍摄了《战狼2》,似乎才有了三分形似的一个打一百万个。


史书孜孜不倦熏陶,人们当然也就习惯了矮下脖子,甚至于跪下身子,以最卑贱的视角,仰望着英雄和英雄的豪气顶天立地。


当然,英雄和人确实有所区别。古代确实有很多英雄不是人的准确记载。


比如刘邦是赤蛇之子,等等。三国流行市井的传说当然有更多的类似记载。总之,英雄到处,人类生理科学当然要被传统文化打得头破血流。


但凡出息的帝王、英雄,都是龙子龙孙,总有天眷——血统论滥觞于古代的史书,不信?有《史记》为证。


真实的历史有些沧凉。


三国民生之悲惨,实为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刘关张没有在桃园拜把子。古代君子之间金兰之交和游牧民族文化不断混杂,在明清期间,社会上才出现结义兄弟这种玩法。


拜把子这种明清时代底层市井弱势群体抱团取暖的动作,想来刘关张当年也不知道。


同样,人见人爱的赵子龙当年也没有长坂坡的英雄奇迹。那时马镫尚未由西域、漠北传入中原,武士凭什么可以控马单挑?


所以,三英战吕布也好,温酒斩华雄也罢,那只是类似《战狼》的文艺动作。和历史无关。当不得真。


真正的三国60年,是血泪浸透民众苦难的60年。


公元157年,东汉总人口5600多万。汉桓、灵二帝开始到汉献帝早期,社会动荡,黄巾兵乱,人口数量急剧下降。雪上加霜,这段时间迁徙进入中原的人口带来了“草原鼠疫病”大爆发。


也就是这个背景下,曹操、刘备、孙权三个超特级英雄和他们身边若干超级英雄开始了军阀混战。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曹操和其他军阀厮杀中,忙中偷闲写了这首诗歌。不止曹操,曹丕也撰文记录:


家家有伏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声,或合门而亡,或举族而丧。


活在那时候的人,遑论当曹、刘、孙?


毛批版的《三国演义》有姓氏的人物不到一千。算上神仙道人如南斗、北斗,孔明的书童、水镜的牧童和无姓无名妇女、贱民等,也仅仅一千出头。


一般的人,谁又进得到小说,当得了主角?无声无息,民众犹如原上野草,自生自灭。


总人口由5600多万到800来万,这便是最真实的三国演义。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到了236年,蜀汉户口94万人;曹魏户口443万人;280年的东吴户口230万人。虚算没被户口统计进去的,中国当时总人口不过800余万。


数十年间,总人口由5600多万,急剧下降到800来万。这便是最真实的三国演义。


那些波澜壮阔、跌宕起伏、壮怀激烈、英雄豪情的打江山坐江山的曹、刘、孙传奇的背后,是冰冷的数字。


这些冰冷的数字曾经都是当年鲜活的生命。这些生命为英雄们的崛起垫脚,也无声向今天诠释英雄们传奇背后的历史真相,无非是恐怖、残酷、血腥!


更早,黄帝蚩尤混战、商汤夏桀混战、周武商纣混战,再到后来的春秋战国、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宋辽夏蒙,乃至于再后,每逢乱世,总有很多盖世英雄横空出世。


这样的历史见惯不惊。


只是,每逢英雄横空出世,总是金戈铁马豪情万丈挟裹血腥与杀戮。如此,战乱、太平,再太平、战乱。


历史逶迤,往返,底层平民即便心酸、血泪、悲怆、无奈,却依旧迷恋膜拜英雄。或者曹操,或者孙权,或者刘备,站在三国,辉煌的身影,便挡住了那段黯淡的战乱。


读史如斯,每每想起人们总是痴心不悔去崇拜曹操、刘备、孙权,不免几分惆怅、神伤。

颠覆!

德国人用一把自带菜板的剪刀征服了万千家庭

赶紧给家里备一把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