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第2部剧本第一集——京州枪响|汉东反腐远未结束

法语无疆 2020-07-02 12:35:03

第一集   京州枪响

   “砰”地一声枪响,时任汉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应声倒地,子弹直入眉心,凿穿头骨,鲜血从侯亮平的脑后溅射而出,汉东省检察院的大门口的白色门牌瞬间一片血红。

“亮平、亮平......”钟小艾凄惨的哭喊声再次打破了汉东省这片刻的宁静。谁也不会想到,刚刚和陆亦可、林华华聚完餐的侯亮平,准备次日赴京述职的侯亮平竟然会倒在汉东省检察院的大门口。

“老易,来,再喝一杯”李达康和易学习将杯中的二锅头一饮而尽。“老易呀,你可得支持我的工作啊,我准备将京州地铁线路从现在的4条扩至8条,完成全市102个城中村改造,对京州池进行全面净化改造”说着,李达康从书房里拿出一张规划图,兴致勃勃地一一向易学习进行介绍。

“沙书记说的没错,你李达康天生就是一员改革虎将,我是自愧不如啊”,易学习一脸敬佩。“老易你过奖了,再好的规划要是落实不了,还不就是一张废纸,老易,咱们京州要真正进入一线城市,你们纪委可要支持我的工作呀”,李达康话里有话。

“当然支持,和当年在金山县一样支持你”,易学习不经意地放大了嗓门。“那就不要把你的巡视搞得那么频繁,你把地铁项目,还有城中村改造项目的好几十位投资商都吓跑了,你这不是釜底抽薪吗”,李达康不悦之色直扑易学习。

“你的意思是,我影响你的政绩了,达康同志,我这是在保护你”,“我是什么人你不了解,我用你保护?”“你能保证你手下再不出一个丁义珍?”易学习和李达康果然从来就不是合作的对象。

这时,李达康的手机响了,是省委办公厅的电话,略带醉意的李达康瞬间清醒了许多,“这么晚开常委会,难道是中组部已经到汉东了,要宣布省长的任命吗?李达康心喜不自禁”,自从汉东政坛腐败窝案平息之后,省长黄百川已经退休,“沙李配”的声音整日在耳边荡漾,但从省会城市一把手直接提任省长的先例很少,况且自己的前妻欧阳菁出事还不到半年,会是他李达康吗?忐忑而又极度兴奋的李达康撇下生闷气的易学习,迅速驱车赶往了省委。

李达康刚下车,却遇到了火急火燎的赵东来,“你小子也来开会?”,“李书记,出大事了,侯亮平被人用狙击步枪给枪杀了!”,“你开什么玩笑,听说那猴子命大的很”李达康显然一心还在中组部宣布新班子的事上。“李书记,人命能开玩笑吗,不说了,咱们还是赶紧开会吧?

常委会上,除了十几位常委和赵东来之外,汉东检察院检察长季昌明、汉东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李志鹏均列席了此次常委会。很显然,常委们已经知道了侯亮平被害的消息,会场气氛异常压抑。

“昌明同志,你们的案子不是办的很成功吗,汉东的腐败窝案不是被肃清了吗?侯亮平怎么还会出事?”一向温文尔雅的沙瑞金厉声喝道,“还有你们公安厅和市局,你们是怎么保护亮平同志的?侯亮平是最高检专门派到我们汉东来的,现在怎么向最高检交待?”。

季昌明长叹一口气,将快退休的脑袋藏在了两手中间。赵东来一副僵尸脸,默不出声。第一次参加常委会的李志鹏却紧张得已经大汗淋漓,悄悄拿出纸巾擦了擦汗。

   “沙书记,我也是刚刚听到亮平同志遇害的消息,的确非常沉痛。看来我们汉东的腐败形式依然严峻,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哎!还准备和亮平同志一道筹办监察委员会,谁料……”纪委书记田国福极度愤然。

“田书记说的是啊,腐败分子前赴后继,反贪局长先后蒙难,我们必须打一场反腐的歼灭战啊!”常务副省长张仕飞插了一句。

    “沙书记,根据我们市局初步勘察,凶手使用的应该是巴雷特M82A1式狙击枪,这种狙击枪在2000米以内射杀准度极高,我们初步判断,凶手应当是受过长期狙击训练的专业杀手,甚至有可能是在部队曾长期服役的狙击顶尖高手”,赵东来显然提前备了课。

“一定是侯亮平同志发现了什么?背后一定有更为惊人的阴谋,马上成立专案组,我建议由国富同志担任组长,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负责同志参加,务必全力侦破此案,在将杀害侯亮平同志的凶手绳之以法的同时,要彻底将我们汉东的腐败毒瘤清除掉,真正还我们汉东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会后,田国福召集季昌明、李志鹏、赵东来等人开了碰头会,成立了专案小组,对具体分工进行了明确。

李达康则有点失落,前几日变听中组部的朋友说最近中央要到汉东宣布新班子,急不可耐的他原以为自己即将走马上任,谁知却是讨论这一杆子事,况且最近常务副省长张仕飞的势头很猛,李达康不禁焦虑感骤增。

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李志鹏此时可谓委重投艰,在和赵东来公安厅长的竞争中自己当下还处于下风,虽然自己是公安厅的常务,晋升公安厅长本来是跑不掉的。但赵东来在汉东腐败窝案中的出色表现已深获省委认可,并且他背后还站着一个省委常委李达康。如今,机会就摆在他的面前,如果能顺利侦破侯亮平案,他提任公安厅长的几率将大大增加。

会后,李志鹏马不停蹄地感到公安厅召开案件研判会,并刻意将赵东来排除在了会议之外。会上,在安排调取监控、设卡围堵、以及尸体、痕迹、枪弹鉴定等诸多事项之后,刑侦总队总队长刘木提出了一个侦察方向,认为在非洲安哥拉射杀丁义珍的杀手很可能可杀害侯亮平的杀手是同一人,从京州市委副秘书长调任公安厅的李志鹏并无什么办案经验,对刑侦总队长的思路大加赞赏,并指示迅速对尚在看守所关押的赵瑞龙和高小琴进行讯问。

机关里人人都有自己的眼线,赵东来在会后第一时间便获知了李志鹏开会的消息,但他对李志鹏的侦察思路嗤之以鼻,一个专业杀手怎会在风口浪尖上再回国杀人,以赵东来多年的办案经验分析,此次侯亮平的遇害应该是牵动了另一伙大佬的神经。赵东来在再次赶往案发现场的的途中,不自觉地给陆亦可通了电话,电话那头,陆亦可已是泣不成声。

黄沙垂首, 草木呜咽。两天之后,侯亮平的追悼会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奏响了哀乐。黑压压的人群一眼望去足有上千人,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四大班子甚至省军区的领导都赶至现场,全省政法系统特别是检察系统的干警来了数百号人,大风厂的职工排着长队候在室外,追悼会人数众多、规格之高在汉东省尚不曾见。只是因为,侯亮平是这个时代的英雄!

原本大家都以为是检察长季昌明致追悼会悼词,不想沙瑞金亲自脱稿致辞:“亮平同志是我党优秀的共产党员、反腐战线上的尖兵勇士,亮平同志的一生,是和腐败分子殊死搏斗的一生,是无私无畏倾力战斗的一生…….

注视着侯亮平冰冷的尸体,陆亦可、林华华等早已涕泪俱下,哭的最悲切的是淹没在人群中掩面而泣的吴老师。

可谁曾想到,那个最应该哭断衷肠的人却未落下一滴眼泪,她就是侯亮平的妻子——钟小艾,因为此时,她已经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