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从《人民的名义》看中国书画的魅力(2017年第22期)

书法报·书画天地 2020-11-19 11:44:10

【观点】








从《人民的名义》看中国书画的魅力


□邹 凌


日前热播的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是一部反腐剧,创下了2000年以来的收视率之最。这部电视连续剧向群众展示了现今社会触目惊心的贪官受贿行为,同时也向人们传达了国家坚决抵制腐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利益的决心。其中除了反腐倡廉的剧情之外,还有很多书画作品吸引了观众的眼球,这些挂在会议室、办公室、居家等的书画作品,不仅配合了剧情的发展,更是彰显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作为上层建筑的中国书画,不但反映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已深深地融入到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之中,成为人们精神生活的重要支柱。自古以来,人们对书画作品都极为重视,无论是厅堂居室,还是寺庙道观都挂有中国书画,以体现中国人的风俗习尚。中国书画受中国古典哲学的影响,强调人格品操,揭示生活感受和人生价值,通过养心修身和知世悟道来展示社会功能和审美需求;同时又注重“人”“文”双修,对欣赏者有文化要求,必须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才能掌握中国书画的审美规律,真正地走进中国书画。因此,千百年来中国书画对中国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精神生活都具有极为强大的魅力,充满着活力。

  

中国书画的魅力不仅在于它的社会认知和教育作用,而且还在于它的修身养性和愉悦心情的审美作用。中国书画正是在人们不断认知中发展壮大起来的,起初人们是用图画来识别善恶,“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孔子曾亲眼目睹了东周明堂四门墉上所绘“尧、舜之容,桀、纣之像”,他们各有善恶不同的状貌,作为国家光废的鉴诫。这些作品可以“恶以诫世,善以示后”、可以“明劝诫,著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还可以“成教化,助人伦”“理乱之纪纲”。东晋顾恺之画《女史箴图》是希望宫廷妇女要内外兼修,有德性;唐阎立本画《历代帝王图》是为了让统治者“见善足以戒恶,见恶足以思贤”;南唐顾闳中画《韩熙载夜宴图》是揭露官场黑暗,统治阶层矛盾重重;而近代徐悲鸿画的《愚公移山图》是寓意广大民众抗战的决心和毅力;齐白石画的《不倒翁》则讽刺了那些趋炎附势,鱼肉乡民,作威作福,祸国害民的黑心低能腐吏。

  

其实,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会不知不觉地受到中国书画的影响,从中陶冶情操,满足精神愉悦。所谓“悦情”“畅神”说,正是体现了中国书画的审美魅力。“悦情”是人们被书画作品所迷恋,心情会因为书画作品而感到快乐;“畅神”是强调心与自然相接,人与自然和谐,反映主观世界的体验,抒发个人的情绪。“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笔墨者无情;作画在摄情,不可使鉴画者不生情”。书画作品贵在使观者生情。据说唐代画家李思训画的山水,夜深人静时能听到水声。天宝年间,唐明皇李隆基召他画大同殿壁兼掩障,一天,李隆基对他说:“卿所画掩障,夜闻水声,通神之佳手也。”其创作的《长江绝岛图》流传到宋代,苏轼看到后连连称奇,似闻“棹歌中流声抑扬”。明代画家吴伟曾路过南京夫子庙时,在一家酒店里喝茶,老板娘的热情周到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年后,吴伟再次到这家酒店喝茶时,得知老板娘却因病去世,他不甚感慨,随即向酒家要了笔墨,不一会儿将老板娘的音容笑貌画了出来,老板娘的儿子看到吴伟笔下的母亲,顿时泪流满面,追思亲人(《江宁府志》)。清代有一位姓朱的收藏家,在好友方薰家中欣赏王石谷的《清济贯河图》时,为其画水“如闻奔腾澎湃声发纸上”的精湛艺术所倾倒,他看着看着忽然想起自己在急流河上的遇险情形,顿时吓得脸色蜡黄,汗流满面,他是受到了奔腾澎湃的河水的惊吓(清方薰《山静居画论》)。而现代画家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更显气势磅礴,画面上高耸的群山,蜿蜒的长城,苍翠的松柏,奔腾的江河,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把观者带到宏阔的意境中,感受祖国山河的壮丽。周思聪所画的《人民和总理》,再现了周恩来总理1966年赴邢台震区视察灾情、慰问灾民的感人情景;画面充满了对人民的深厚情感和对总理的无限敬爱。

  

中国书画的魅力还在于修身养性,古往今来,书画家多长寿。此外,中国书画还可治病,南朝齐谢赫的《画品》、宋欧阳修的《集古录》都记有中国书画治病的故事。中国书画的魅力不会因时间、人事的变更而变化,永远是人们社会生活中的精神依托。







2017年3月31日,《浙江日报》在未经沈定庵先生核验、确认的情况下刊登了一件伪作《龙腾虎跃》(见下图)。此事给沈先生带来了诸多困扰。事后,沈先生委托家人,多次与本报联系,希望帮助澄清事实,对造假行为进行公开揭露、严厉批评,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