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高雅专访《人民的名义》总导演李路,一部接地气的作品是怎样炼成的?

电波光影 2020-06-29 12:25:32

《人民的名义》已经成为了人们朋友间交流的必谈的话题,无论您年龄多大,在讨论起《人民的名义》时完全不会有代沟,都保证您爱看。



本期节目我们就和李路导演一起聊一聊《人民的名义》台前幕后的故事。



人民的名义究竟有多火,看看收视表现,您就知道了!


收视率统计:最近最火的剧肯定是《人民的名义》了,这部现象级的电视剧热度可能已经超过前几年的大热网剧,造成了很久未遇的万人空巷的场景。


《人民的名义》收视逆天,据说收视是侯局拿命博下的。


在17日播出的34集《人民的名义》中,侯亮平与祁同伟、高小琴和赵瑞龙斗智斗勇,单集达到5.288,市场份额飙到了17.251%。

截止4月20日,《人民的名义》已播至36集,该剧当日卫视单晚收视率已经也成功破5,高达5.061%,市场份额16.7%。

收视率通常用百分比表示,“破五”指的是同时段收看该节目的收视人数在抽查的样本中达到5%。    

破5的收视率有多可怕?这相当于每20个家庭中就有1个家庭在收看《人民的名义》,而电视剧破5的收视成绩本身就比较罕见,而截止到4月24日,《人民的名义》收视破6。



没有预料到会如此被追捧


主持人高雅:李导,《人民的名义》现在如此被观众和网友追捧,您在初期接触剧本和拍摄创作时有预料到吗?


导演李路:在第三集开始我就和周梅森老师一起做剧本了,所以一开始也给自己定了比较高的标杆,不过现在家家都在看和热议的程度是没有预料到的。

主持人高雅:每天看新闻,这十条新闻至少有两条都是跟人民的名义相关的,比如说姑娘勇擒小偷,问为什么,姑娘说看人民的名义太入戏,认为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还有喝醉酒被警察盘问的人说我认识达康书记,你没资格抓我,东来局长回来会来接我。之所以会让大家看的这么入戏,是不是因为这个剧情它太接近现实了,描述的就是我们身边的人和现象,所以大家有真实感,会认为这些人就是现实存在的?


导演李路:我也看过这些新闻,我觉得这就是现实主义题材的魅力,写的就是身边的人和事。前两天《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重建辽阔的现实主义。这样的题材会对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感召的。


好坏人是上世纪对人的判定


主持人高雅:有听众说,《人民的名义》中每个人物形象都是鲜活的,当然也是真实而且不完美的,每个人都有两面。您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导演李路:我很同意,好坏人是上世纪对人的判定。一个人的人性都是有另一面的。所以我们描绘一个人都是要从各种角度和复杂性来进行。所以我们把角色都脸谱化绝对不会让观众接受的。



主持人高雅:一开始从剧中看侯勇那个角色一个月只领五千多块,一碗炸酱面吃一个小时。我还和朋友打赌他一定是个清官。没想到剧情反转太大。


导演李路:是的,侯勇通常塑造的都是正面角色。这次我们也是加了一些设计,拍了三个大夜,把一个干部层层扒皮,把这个角色抽丝剥茧的小官巨贪的形象。还有扮演丁义珍的许文广,尽管他们都是反面角色但都为剧情增光添彩。

主持人高雅:刚您说侯勇那场戏拍了那么长时间,是哪里出现了难度呢?


导演李路:因为他的场面调度比较大,场景转换多。我也看到侯勇这么投入付出一部戏,包括戏份并不多的许文广都收到了观众的互动。


很高兴做电视剧能够对社会起到促进作用

主持人高雅:当然我们也看到这部剧真正的为老百姓带来了实惠,比如剧中说窗口过低,大家要半蹲着咨询的这件事儿,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因为这部剧,他就真的限期整改了。每当看到艺术作品可以改变老百姓生活这样的新闻的时候,您是不是也是格外的开心?


导演李路:这已经是超越了一个电视剧所承载的艺术范畴了。我也很高兴能够作为一个电视剧主创人员,做一部电视剧能够对社会的进步起到促进作用。

主持人高雅:那这么多新闻您最开心看到的是哪些呢?

导演李路:比如刚刚说的窗口过低、懒政干部培训班等等。

碰到好艺术家和演员很过瘾



主持人高雅:收视方面《人民的名义》破了10年以来单台单剧的最高收视率。按此势头发展下去,大结局破6的可能性很大。包括我身边的人,每天都在追剧,还探讨,害得我每次都得捂上耳朵跟他们讲不要剧透。我一直认为这样的正剧怎么可能吸引90后的目光,结果发现追剧最凶就是这类人,哪怕从不关心政治的年轻人也爱看,网上的数据显示,年轻观众收看的比例占了很大部分,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导演李路:一方面就是,现实主义就是能够关系到每个人身边的人和事。虽然是正剧题材,但恰恰可能是年轻人父母层面,领导层面,或者自己想象的权利层面的事,而且反腐的题材是能够感兴趣的。另外就是,我们还是不能低估年轻人的关注力,我们这种反腐力度的互动也是任何一个年龄段都能关注的。



主持人高雅:这部剧捧红了一大批人。而最火的当属达康书记了,衍生出了一系列表情包,比如达康书记别低头,GDP会掉。政治剧能拍得如此亲民太难得了。这些演员都是老戏骨了,是不是基本上一遍都能过?如果要拍好几遍的是什么样的戏?


导演李路:我几乎很少以一条过来定戏。我觉得一条在对词,两条在熟悉,三条才明白意思,四条以后才成熟。所以还是要以好为主,包括碰到这种好的艺术家和演员也是很过瘾。拍了113天,三个月。效率还是很高的但是很累。



主持人高雅:有没有哪场戏觉得很难拍呢?

导演李路:火场戏非常难拍,场面比较大比较危险。老演员年龄比较大。还有脚手架,都是导演和演员的二段创作。



主持人高雅:如何选的角色呢?

导演李路:筹备了很长时间和副导演天天在一起碰觉得谁更适合演这部剧。比如张丰毅饰演的沙瑞金这个角色,吴刚也是我们因为这部剧认识的新朋友,包括他自己本人也没注意,达康书记会造成这种影响。

主持人高雅:但是看剧的时候有时我会有点出戏,因为像陆毅、许亚军这样的角色,尽管他的年龄跟小说中的人物确实差不多,但是他们可能平时保养的比较好,看起来太年轻了,如此年轻的人就都是正厅级了,难免会让我们觉得有些压不住这个角色?您怎么看?


导演李路:其实很多人不清楚,现在现实生活中很多这个阶层的干部越来越年轻化了,所以还是比较符合年龄现实的。

每一个角色我都非常喜欢

主持人高雅:可以说每个人物都成了现象级的角色,那在整部剧里,您有没有特别喜欢或者给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角色是哪位?


导演李路:全剧有八十几个角色,甚至大半都是非常有名的艺术家和演员。每一个角色我都非常喜欢,对于制片人和我的压力都非常佩服并且没有怨言。他们对剧的贡献非常大。每个角色都是我们精心挑选的。无论年龄大小戏份多少,不会被资本和制片方左右,都以合适最重要。

主持人高雅:有没有当时看小说时一下浮现的演员?

导演李路:赵瑞龙,这个角色身上的气质跟演员很符合。再有陆毅的侯亮平,年龄段经历和颜值只有他最合适。



主持人高雅:老戏骨加一起可能片酬还不如小鲜肉,小鲜肉和老戏骨怎么看?


导演李路:小鲜肉有鲜肉的市场,戏骨有戏骨的市场,鲜肉以后也会成为老戏骨。而且这些艺术家和演员能够放下一些利益来追求艺术作品的品质,我觉得这是这些艺术家值得我们尊敬的地方。



主持人高雅:在当时拍摄得时候有没有有趣的故事能够分享。


导演李路:这是个非常大的系统工程,总用时两年,筹备六个月,拍摄三个月,更多的是“苦难”的故事。又要想到品质和节省等等,虽然辛苦但是我们还是以高标准来要求的。而且很多演员的装饰都是演员自带或自购的,包括我自己也带了红酒和衣服。很多好演员也会在演技各方面付出很多方面。

主持人高雅:在《人民的名义》中台词、演员措辞、引用的古诗文都非常细致考究,这“官腔”用得非常地道让观众过瘾,您和编剧在交流过程中是不是也做了很多这方面的讨论?


导演李路:当然会,很多在创作过程中都调整了。比如很多演员的名字觉得不够洋气的也调整了。高育良在小说里叫“胡玉贵”,其他包括还有很多。这些点点滴滴融合到一起才会观众看是一部好的作品,虽然现在看还有很多不足,但是能在三个月里短暂的创造出这样一个作品还请大家多多理解。



主持人高雅:您也是太谦虚了,您和编剧周梅森老师都是对作品要求很严格的人,那会不会因为某个点都坚持自己的观点而僵持住呢。


导演李路:我们之前是有一个协定,在分工过程中,前期我是提出建议,但是由他决定的。当到了拍摄阶段,接力棒到了我手里,就是他提出建议。所以后期他来到北京看完样剧也是连连称赞拍得太好了。


需要有勇气和责任来拍反腐剧


主持人高雅:反腐剧不好拍,要规避很多,还要艺术化的表达,小说的光影化应该是困难重重吧?

导演李路:需要有勇气和责任来做这件事。


主持人高雅:媒体们都在传,这是一个“尺度很大”的现象级作品。因为尤其是接触到政治和反腐元素时,您在整个创作时是怎么把握从剧本到荧幕播出这个“尺度”的?或者说这个“度”到底是多少呢?


导演李路:用一个专业名词叫“最大公约值”,就是整部剧观众接受程度、送审通过度等等,都是需要把握考量的地方。我们也是经过最高检报广电总局等多部门从剧本等文字上创作上就层层把关。在审查流程也都是经过他们建议来修改,其中不能拿言语来说的也是导演和演员一点一点把握来收放。


主持人高雅:起初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坚持拍这样的反腐大剧呢?因为它不是一个大IP,而且纵观这几十年的反腐剧比如《绝对权力》、《国家公诉》,虽然说在当时有一定知名度,但是也没有哪部反腐剧反响特别的强烈。


导演李路:之前还是有延续的,人性的温暖还是比较感兴趣,政治反腐剧应该是人性涵盖最丰富的,人物刻画最深刻的。反腐风暴这么猛烈,我也是冒着巨大的责任和担当来制作的,两年多休息都不好。

主持人高雅:有媒体说,这部剧可以堪称中国版《纸牌屋》展现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有情意拳拳,也有尔虞我诈,您怎么看呢?


导演李路:因为毕竟这样的题材在之前是比较少的,而且对于投资方来说也是比较有风险的。不过有了这样一个好的前例,相信也是会有更多的投资人来会关注这方面,也算是引领了行业,对我来说也比较欣慰。

主持人高雅:这部剧大部分场景都是在南京拍摄的,所以现在引起了观光旅游热,还有哪些其他的取景地呢?

导演李路:都是在南京和南京周边,和一小部分也在北京。

主持人高雅:也有很多人觉得这部剧如此主旋律应该放在央视来播,为什么会选择一般都是偶像剧时段的湖南台金鹰独播剧场呢?


导演李路:央视的影响力是很好的,不过因为集数的限制和投资的限制所以没有成功。湖南卫视的投入很大,三次过来探剧,而且年轻人平台和宣传力度也很大。还有黑粉说湖南台拿经济来牵动,其实并不是的,只要让大家看到好的作品在哪个平台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高雅:您给自己这个作品打几分,为什么?

导演李路:其实这个作品瑕疵还是很多的,口碑分、艺术创作分等等分各种方面,口碑分来说是我这么多年影响力最大的,但是艺术创作来讲,因为创作时间紧迫,如果有更宽裕的时间和资金来投入,作品肯定也会更加极致。

主持人高雅:大家都在期待《人民的名义2,还有传言说第二部说达康书记会变坏,很多粉丝心都碎了,下一部会在什么时候开拍呢?


导演李路:我其实是个小产量的导演,下面可能会尝试别的题材。但是这部影响力这么大,周梅森可能会做续集,不过目前来说是没有精力的。我只是作为周梅森作品的解读我就放在这里了,就不再做后续了。


高雅后记:一部有艺术质量和品质的题材,有生活的底子去把握和喜爱,这样来完成的作品。这部剧证明有文化和艺术底蕴的现实主义作品永远都是影视文化的主流,影视工作者要有这样的文化自信。胸中有大义,笔下有乾坤,要以人民的名义来书写艺术精品。最后也祝人民的名义能够收视破六,我们也期待李路导演的新作品!



本期节目音频可以戳阅读原文进行收听哦~更多音视频内容,您可以下载企鹅Fm、喜马拉雅、懒人听书、蜻蜓搜索“来自高雅的电波光影”进行回听。


来自高雅的电波光影

我在电波里等你

电波光影

from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交通广播FM99.6


在电波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