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第33、34 章

添乱帮 2019-03-25 12:30:36

三十三


  今天,沙瑞金召集一个会议,内容事先没通知。李达康和高育良分别赶往1号楼,在楼前不期而遇。李达康主动谈起了赵瑞龙。道是这小子胆子实在够大的,在这种敏感时刻跑到京州捞一个嫖客法院副院长,理由竟然是山水集团有他的股份。还传了旨,说老书记赵立春让他们少打内战。李达康话里有话说:育良书记,咱们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哪来的什么内战?是不是?高育良满脸亲切的笑容,很有风度地频频点头:就是,就是!达康,在我看来,现在我省的政治局面好得很,可以说是最好的历史时期了。这个赵公子,真拿他没办法!

  这时,沙瑞金从背后过来了,乐呵呵地问:你们说哪个赵公子?是不是赵立春同志的儿子赵瑞龙?我正想问你们呢,赵瑞龙怎么在我省有这么多生意啊?群众反映很大,尤其是吕州的那个湖上美食城,可以说是天怒人怨啊,这么多年了,你们就听不见?高育良苦笑:听见了也没办法,投鼠忌器嘛!李达康也说:谁敢动赵家的印钞机啊。

  沙瑞金手一挥:也不尽然!吕州有个区委书记叫易学习,这位同志就动了嘛!一个电话打到北京,打到赵立春同志家里,直接通气汇报,下面准备动真格的了。我和国富同志前几天专程去看了看他,他给我和国富同志上了生动的一课。这上课的一堆教材呢,我和国富从吕州带来了,回头请诸位欣赏,欣赏过后,送省改革成就展览馆收藏……

  沙瑞金这么一说,李达康和高育良才知道,今天这个会竟然是为老处级易学习开的。到会的除了他们俩,也请来了另外几个和易学习有过交集的老同志。当然,还有纪委书记田国富和组织部部长吴春林。

  众人到齐,沙瑞金开门见山说,今天这个会是他提议召开的,内容比较集中,就做一件事:解剖一只麻雀。沙瑞金说话时,机要秘书将一幅金山县道路规划图挂到了墙上。李达康看着那幅熟悉的金山县道路规划图,很意外,一下怔住了。沙瑞金敲了下桌子,扫视众人:哪位同志熟悉这张图啊?李达康站起来,说是他熟悉。他怎能不熟悉呢?这是当年的金山县道路规划图啊,曾经挂在县委招待所101房间的正墙上。图的主人是时任金山县委书记的易学习,当时他是县长,就住在隔壁103室。沙瑞金不动声色:好,达康同志,那就请你给我和同志们讲讲这张图的故事,回顾一下改革开放初期那段艰辛的历史!

  李达康镇定了一下情绪,开始讲述当年修路的往事。与会者大多知道易学习顶雷的故事,但李达康的讲述还是深深地感染了大家。面对陈旧的规划图,李达康难得动了真情,眼含泪光,声情并茂。结束讲话时感慨万端——我真庆幸当年遇到了易学习这样的好班长啊。

  沙瑞金示意李达康坐下,对众人点评说,战争年代,老同志陈岩石为攻城背炸药包;改革年代,易学习这也是背炸药包嘛,出了问题主动承担责任,让金山县老百姓赢了,也为我们保住了一位省委常委!

  这时,机要秘书把另一张破旧的地图又挂到了墙上。

  沙瑞金看看众人:这张图谁熟悉啊?

  省政协钱秘书长举手认领。道是二十二年前,他在林城做地委书记,时任道口县县长的易学习家里就挂着这张图。这是一张道口县扶贫示意图,当时道口是林城地区最穷的一个县,易学习任职期间,跑遍了图上每个自然村和扶贫点,组织道口建筑队伍走出去,靠劳动力转移,让道口成为了小康示范县。现在道口县成了著名的建筑之乡。

  一张又一张图挂出来,引出易学习一段又一段感人故事。其中一张竟然与高育良有关。高育良做吕州市委书记时,易学习也做过他的部下,在市交通局抓过反腐倡廉。高育良也随着众人感慨起来,夸易学习是个好同志。这时,与会者都看清了动向:省委书记沙瑞金要做伯乐呢!李达康很及时地发出了叹息:八张规划图,一把辛酸泪啊!沙瑞金见李达康有所触动,就让李达康说说感想。

  李达康就势而起,侃侃而谈——这些年来,我们干部人事制度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像易学习这样的同志多年提不上来?我说点体会,供大家参考。大家都清楚,作为一把手啥事最难办?就是提拔安排干部嘛。手心手背都是肉,安排了这个,怕亏待了那个。干部队伍又是宝塔形结构,越往上人越少。一把手眼面前的干部都安排照顾不过来了,谁还能想到易学习呢?何况他不跑不送,只会干活!

  沙瑞金慢条斯理地接过话头:易学习只会干活,总觉得自己的努力组织上能看得到,实际情况呢?组织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是由一个地区一个部门的一把手掌控的。中国的政治就是一把手政治嘛,你不向一把手靠拢,不经常出现在一把手的视线里,进而把一把手变成你的政治资源,你就不可能出现在一级组织的考察范围里。

  李达康响应附和,声音洪亮:瑞金书记这话没错!如果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比如这位一把手拉帮结派,不是他的人一概不用,你怎么办?再比如,一把手若是心术不正,要卖官帽子发财,那你就更别指望他唯才是举了。这种政治生态说到底就是腐败的生态!它促使下面干部去跑去送嘛,所以能送啥送啥,有些女同志就把她自己往一把手床上送。党风政风社会风气就一点点搞坏了,以至不可收拾……

  这时,高育良笑眯眯地开口了:达康同志说得不错,但也不要以偏概全。像易学习的情况毕竟还是少数,不能因此否定组织工作。关于干部人事,党内有规章制度,有选拔标准和考察办法。田国富插话:问题是这些规章制度是否执行了呢?有些干部一直被群众举报,却一路提拔。为什么?有政治资源嘛!易学习不是个别现象,在我省是大量存在的,这次正是严格执行了组织人事规定,才发现了这位同志!高育良又争辩:政治资源也是相对的,上面领导是下面干部的政治资源,下面干部又何尝不是上面领导的政治资源呢?我在吕州用易学习做市交通局长,就是把他当成我的政治资源了嘛!所以,在干部人事安排上,主管领导使用一些身边比较熟悉的干部也有情可原。熟悉的,知根知底,啥性情,啥能耐,心里大体有数,用着就放心嘛。

  钱秘书长历史上曾是高育良的对立面,到退休也没能上到副省级,便趁机向高育良发难:易学习是你育良同志熟悉的干部,你都把他当成自己的政治资源了,那为啥不把这位同志推荐上来啊?所以,我认为这些年山头主义、团团伙伙是有的,不承认不行。

  高育良笑着反驳:哪来这么多山头啊?我省大部分都是平原地区嘛!再说了,好同志就一定要提上来做大官吗?当年少奇同志和淘粪工人时传祥说,我做国家主席,你淘大粪,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

  钱秘书长皱起眉头,恼火地敲了一下桌子:老高,你少唱高调。

  高育良却继续笑着争辩,调门益发高昂:再举个例,雷锋是什么官?什么级别啊?二十二岁的解放军战士,汽车班班长嘛,可雷锋同志却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学习榜样,至今仍然是我们的道德楷模!

  李达康实在听不下去了,指出高育良偷换了概念:现在讨论的是干部人事问题,是在总结经验教训,不是评学雷锋标兵。钱秘书长又用大白话直指要害:大教授歪理多,一边要求易学习他们提着饭盒学雷锋,一边把自己的弟子拼命向上推荐,安排副省级,能服人吗?

  高育良这才发现,自己今天好像犯了点错误,怎么把好端端的辩证法搞成了诡辩论?似乎还激起了众怒。哪里出毛病了?他秉持的正确理论怎么会出现这种不正确的效果呢?要检讨总结呢!再一想,又觉得不是他的错误,而是权力效应!因为他不是一把手啊,权重不够大嘛!如果这些话都是沙瑞金说的,那就是堂堂正正的辩证法了。

  沙瑞金这时接了上来,态度鲜明:育良同志啊,你说的道理都不错,但用错了地方就难以服人了!干部任用我们一直有明确的规章制度、选拔标准和考察办法,但长期以来没得到很好执行,为什么?因为在某些时期,组织部不是党的组织部了,成了某位一把手的组织部了!这话的分量很重,指向也很明确,几乎就差点赵立春的名了。

  高育良和李达康注意地看着沙瑞金,脸上都现出惊愕的神色。

  沙瑞金环视众人,说:今天我们的组织部重新成了党的组织部,才发现了易学习等一批德才兼备的好同志!这次到吕州调研时,我就特意和易学习接触了一下,到他家亲眼看了看,这么一看一聊,我放心了,使用这样的干部就有了底气。

  高育良这时已有预感,省委书记做起了伯乐,易学习必成骏马。

  果然,沙瑞金接着说:我提议把易学习摆在这次省委表彰的十位优秀区县干部第一名。下一步建议安排吕州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当然喽,这还要在常委会上认真讨论,然后进行公示!

  说完,沙瑞金宣布散会,却把高育良和李达康留下了。

  收拾着桌上的文件,沙瑞金对二人说,自己调过来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还没开过民主生活会,提议召开一次班子的民主生活会。高育良和李达康都说手上事多,希望推迟一些日子。沙瑞金不依,话里有话说:不好再迟了吧?我还希望你们二位在会上为大家带个好头呢。

  李达康心里一紧,当即表态要在民主生活会上第一个发言。准备从前妻欧阳菁落马谈起,在这件事上,他有不少话要说,得对组织有个交代。沙瑞金也不客气,批评说:本来就等着你来找我谈,可你没来,那就在生活会上谈吧。沙瑞金指出,离婚不是错,但离婚后用专车把涉嫌犯罪的前妻往国际机场送,那就错了,起码是没有警惕性。

  李达康接受批评,道是自己心硬了一辈子,关键时刻却软了。高育良在一旁叹息:可以理解,几十年的夫妻嘛,平时关系又不好,最后时刻对方提出了也不好不送。再说当时也不知道欧阳菁涉嫌犯罪嘛。沙瑞金很严肃:话虽这样讲,可如果没有侯亮平,会是啥后果啊?李达康坦承道:后果就太严重了,我没法对省委、对中央交代啊!

  沙瑞金又不动声色地和高育良谈了起来:还有你育良同志,吕州那个美食城又是怎么回事?据说是你批的,是当年的政绩工程吗?高育良苦笑不已:沙书记,还真让您说对了,就是政绩工程嘛!经济滑坡了,赵立春同志和当时的省委提出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美食城就匆忙上马了。认识不足,没想到会严重污染环境,教训沉痛啊。沙瑞金同样不客气:这个教训是够沉痛的!你高育良书记大笔一挥,批下了一个权贵项目,吕州的名片月牙湖就成了污水坑,代价也太大了吧?

  高育良也出汗了:是啊是啊,历史局限性啊,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个嘛!沙瑞金紧抓不放:育良同志,缺少说服力吧?达康同志怎么没有这种局限呢?他在吕州做市长就没批这个项目嘛!到了林城,又改造采煤塌陷区做开发区,这一正一负结果我都亲眼看了,令我触目惊心啊!李达康不失时机地点出问题要害:关键在“权贵”二字上。如果这座美食城不是赵家公子要上马,相信育良书记的局限性会小一些。

  高育良只得咽下苦果,主动检讨:达康同志说得对,这正是我要好好反省的。认识上的局限性,加上不唯实只唯上,就犯了一个历史性错误。沙瑞金呵呵笑了起来,指点着高育良打趣:哎,瞧瞧,我们育良同志都出汗了,这个民主生活会应该能开出一个好效果了……


三十四


  收网的时机已成熟。侯亮平和陆亦可反复研究琢磨,精心制订了一个行动方案,代号——利剑行动。根据利剑行动方案,反贪局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霹雳出击,把所有涉嫌犯罪的嫌疑人一网打尽。这次行动涉及的贪官之多、行业范围之广,都是H省历史上罕见的。

  季昌明看过利剑行动方案没犹豫,马上签字,但签字时把高小琴划去了,说是要再看看。侯亮平坚持拘传,道是蔡成功再怎么搅,高小琴和山水集团都不可能超然局外。陈清泉事件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张硕大的蜘蛛网,稍一触动,大蜘蛛就爬出来了。季昌明表示,既然知道有大蜘蛛,就更得谨慎。先让陆亦可把山水集团的账本拿回来查吧。侯亮平还想争辩,季昌明手一挥,别说了,行动吧,这是命令!

  既然是命令,侯亮平只好执行。根据预定方案,侯亮平亲自出马对付刘新建,原拟拘传的高小琴不传了,但山水集团还是要接触,账还是要查的,执行人仍是陆亦可。陆亦可听罢传达,对季昌明甩手就是一枪,讥问侯亮平:咱季检是不是也常去山水度假村打球唱歌?侯亮平脸一拉:啥时候了,还开玩笑!拘这位阿庆嫂,得有确凿证据!

  阿庆嫂的证据没那么好拿。检察警车到了山水度假村,高小琴和十余个身着职业装的男女摆出阵势迎接。陆亦可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潇洒地走在最前面。高小琴在她快走到面前时,象征性趋前了两步:欢迎,欢迎!陆亦可说:别客气,你欢迎不欢迎我们都得来!

  十几个装满账册的邮袋摆放在陆亦可和检察干警面前。高小琴微笑着对陆亦可说:知道你们要来,该准备的给你们准备妥了!陆亦可从高小琴的话里听出话来,嫣然一笑:你是嘲讽我呢,还是嘲讽我们检察院?高小琴挑起眉梢:您这叫什么话?我既不敢嘲讽您,更不敢嘲讽检察院!我和您一样痛恨腐败。陆亦可说:好,那我们就来清除腐败!

  山水集团财务人员将账册一本本交给检察干警。检察干警接过账册,核实后,在一张张接收单上签字。双方的三台摄像机同时对这一执法过程进行摄像。高小琴说:陆处长,交接要办一会儿呢,要不,咱们出去走走?陆亦可也不反对:好啊,据说你这个地方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办不到的,连外国洋妓女都有?对了,京州市有个法院副院长就是在这儿落马的吧?高小琴一本正经地摇头:这事我不是太清楚。后来听领班说,那个副院长可能有些冤枉,他还真是在学俄语呢……

  她们来到高尔夫球场,踏着草地边走边聊。秋高气爽,远处的马石山显露出雄伟的轮廓。草地上零星生长着一些野菊花,隔上三五步就是一朵。这些艳黄的野菊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两个女人一时间仿佛恢复了女人的天性,一路采花,扎成小扎握在手中。

  这样的环境和气氛比较适合谈心,哪怕是对手之间也可一谈。

  陆亦可说:高总,咱俩岁数差不多大,你怎么入世这么深,这么老练啊?高小琴道:那是因为我没你命好,啥事都得亲力亲为。陆亦可说:谁不是亲力亲为?高小琴说:你就不是!你母亲是法官,父亲是军队干部,你生在一个能为你安排一切的权贵家庭,没错吧?陆亦可笑了:我还权贵?高总,你这是奉承我,还是讥讽我啊?我若是权贵,你山水集团不得有我点股份了吗?赵瑞龙赵公子就有股份嘛!高小琴瞟她一眼:有股份就得担风险啊,你愿承担风险吗?

  陆亦可一怔,看看,一不小心反被将了军,人家话里有话呢!

  见她不接话题,高小琴又说起了自己的创业史。高小琴自称一介平民出身,能有今天,都是拼搏奋斗的结果,她为此感到自豪。陆亦可讥讽:十年间成就了一个几十亿的大集团?真是了不起的奇迹呢!

  高小琴一脸庄严:所以说要感谢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嘛!我经常教育员工,只要有能力,肯奋斗,大家都能创造奇迹!陆亦可问:这是权力创造的奇迹,还是能力创造的奇迹啊?高小琴一脸真诚说:当然是能力了,我一直认为,能力之外的一切资本都等于零!

  这种真诚的厚颜无耻显示出对手稳定的心理素质。陆亦可深感面前的这位美女老总不可小觑。

  话锋一转,陆亦可又问:扫黄扫出了一个法院副院长,你就一点不担心不害怕吗?高小琴说:我做生意管不了别人的道德品质。再说这种情况哪个酒店没有?家家还不照样开门迎客?担什么心,害什么怕?瞧这绿水青山,这蓝天白云,生活多么美好啊!瞅着陆亦可,高小琴又补充了一句:说到担心,也有一点点,就担心人生苦短啊!

  陆亦可看着高远的天空,说:高总心量真宽!如果我是你,就会反思一下发家过程中的问题,比如,有没有巧取豪夺啊,财富里有没有民众的血泪啊?高小琴不屑地说:血泪?瞧你这话说的!在一个爱拼才会赢的时代血泪肯定有嘛!你不让别人流血泪,别人也许就会让你流血泪……陆亦可打断高小琴的话头:高总,你就没担心过那些失地的农民、下岗的工人吗?高小琴眼皮一翻:他们和我有毛钱关系啊?我山水集团的每一亩土地都是经合法手续受让的,给了农民应有的补偿。至于下岗工人,和我就更没关系了,我非但没让他们下岗,反而给他们提供了几百个岗位!陆亦可低头嗅着手上的野花:那请问,大风服装厂的一千多号工人呢?怎么失业了?高小琴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哎,陆处长,这你得去问奸商蔡成功啊,是他把大风厂搞垮了嘛!

  蔡成功是奸商不错,你山水集团呢,不是奸商吗?当真那么清白吗?陆亦可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盯着高小琴:真那么清白,你们的财务总监又是怎么回事?高小琴装糊涂:财务总监?哎,刚才你看见了呀,正和你的人办交接嘛!陆亦可敲打:高总,你可真健忘,一个跟了你十几年的老财务总监啊,在岩台山滴水洞死了没多久,你竟然就把人家忘记了!高小琴似乎恍然大悟:你说的是刘庆祝吧?好人啊!

  陆亦可紧逼上来:能说说这位好人是怎么死的吗?不是被吓死的吧?高小琴淡然回答:谁吓唬他呀?刘总监死于心脏病,是意外!陆亦可道:听说你到刘家慰问了?还代表了高育良书记?高小琴立马反驳:陆处长,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啊?我去刘家看望慰问是事实,代表高育良书记就是恶意编派了。我算老几呀?能代表高书记?陆亦可笑笑:就是,我也纳闷,你高总就是高总,怎么能代表高书记呢……

  就在这时,一位检察官过来报告:陆处,交接办完了!

  陆亦可点了点头,与高小琴告别。高小琴拉着陆亦可的手,满脸恋恋不舍的表情:陆处长,有空常来聊聊,和你聊天令人心旷神怡!

  如果说陆亦可这一路是台含蓄的文戏,不显山不露水,那么侯亮平出马的这一路就惊险了,文武须生齐出场,差点出现重大事故。

  一进入省油气集团大楼二十八楼,侯亮平就感觉气氛不对。正对着电梯的秘书台无人值守,走廊上空无一人,董事长兼总裁办公室大门上竟然上了把外挂锁。恰巧,一个清洁工提着拖把匆匆从面前经过,侯亮平叫住她,问她刘新建刘总在不在?清洁工很紧张,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说着,快步闪入电梯,下楼去了。

  情况不妙,有可能清洁工把刘新建反锁屋内了!考虑到刘新建的特殊性、重要性,侯亮平当机立断,命令法警砸锁破门。众法警上前砸锁,砸开后,又猛踹大门。门被强力打开了。众法警夺门而入,侯亮平随即跟上。一进门,一幅惊人的图景呈现在侯亮平眼前——

  侦察兵出身的省油气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刘新建手持水果刀,站在紧靠窗子的大办公桌上,刀锋压着自己脖子上的动脉血管,嘶声叫喊:别过来,你……你们都别过来!你……你们过来我就自杀……

  侯亮平心中一沉,糟糕!刘新建是本案的关键人物,他万一出问题,造成事故,那可就前功尽弃了!一定要谨慎。这么想着,侯亮平慢慢地靠近办公桌,安抚道:哎,刘总,请你冷静些,把刀放下!

  刘新建仍在嘶喊:那你们先退出去,给我一个冷静时间!

  侯亮平还试图往前靠:可以,但是,请你先把手上的刀放下!

  刘新建挥刀乱舞:不,不,你们先退出去,都退出去……

  侯亮平心悬得更紧,迟疑了一下,只好后退了几步:刘总,事情既已如此,请你最好理智一些!你是军人出身,又曾经在我们老省委书记赵立春同志身边工作多年,起码的觉悟应该有吧?别把自己搞得这么难堪,也别给我们出难题,我们今天只是一次例行传讯。

  刘新建冷笑不止:少来这一套,我知道你们想干啥,快退出去!

  侯亮平又向门口退了两步,做了个手势,法警们也退了下来。

  这时,侯亮平胸前的执法仪红灯闪烁,显示“摄像进行中”。侯亮平指着红灯说:刘总,我这台执法仪正在监督本次执法,你的举动全会摄入镜头。我想当你冷静下来,哪天再看,会后悔莫及的!刘新建叹息说:我现在已经后悔莫及了,早就有人暗示我出国避风,我没听啊!侯亮平及时跟进:还有这样的事啊?让你也像丁义珍一样溜之大吉?刘总,实话告诉你,丁义珍在国外的日子并不好过,现在在加拿大一家中国餐厅洗盘子,还受到了当地华人黑社会的威胁!刘新建脱口而出:你扯吧你,人家丁义珍在非洲加纳办公司开金矿呢!

  侯亮平本能地警觉起来:刘总,你是从哪儿知道的?说出来就是立功表现!刘新建冷笑:立什么功?我先给自己一刀,身子再往后面一倒,从这二十八层楼上栽下去,一切就结束了!比画着水果刀,刘新建又叫:侯亮平,我知道你,早就有人告诉我了,说你六亲不认,落到你手上就完了!侯亮平温和地笑着:恰恰相反,落到我手上也许你就得救了!先放下刀好吗?刘新建挥着刀叫:那你让法警先出去!

  侯亮平注意到办公桌紧靠窗口,而玻璃窗敞开着。正如刘新建所言,这位董事长兼总裁只要一头栽下二十八楼,一切就都结束了。他要想稳住他,就得做出让步,于是硬着头皮指令法警:你们出去,我要和刘总单独聊一聊。法警们遵命退到门外。屋里只剩下了侯亮平。

  刘新建稍稍犹豫一下,也把水果刀扔到了地上。

  侯亮平松了一口气,暗自盘算伺机扑上前去,一把抱住这位前侦察兵。但前侦察兵仿佛看透他这位现侦查员的心思,及时且敏捷地把自己一只腿跨到了窗外,骑坐在窗台上。那好吧,谈吧。前侦察兵刘新建神情变得轻松起来,现侦查员侯亮平却又把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更让侯亮平想不到的是,有人正盼望刘新建跳下去。假如侯亮平具有全方位透视的特异功能,那么他的目光越过熙熙攘攘的中山北路,就会发现对面海天国际大厦有个人,正拿着望远镜对着油气大楼这边窗口看——当望远镜镜头里显现出骑坐在窗户上的刘新建和他悬在窗外的腿时,那人一脸兴奋地用手机汇报说:他把一条腿跨出来了!手机里的回应同样兴奋:好,他如果能跳下去就太好了……

  侯亮平劝刘新建不要跳:刘总,我知道你不怕死,在部队当侦察兵时,还从大火中救过驻地百姓的孩子,立过一次三等功。但是今天你如果是拒捕自杀,那脸就丢大了,恐怕没脸见你地下的长辈吧?刘新建的表情上出现了明显变化:侯亮平,你对我有些了解嘛!侯亮平说:办你的案子对你不了解我就失职了。知道我为什么亲自过来吗?就是担心出意外,可还是出了这种意外……刘新建冷笑:侯局长,这说明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深入。侯亮平承认:有可能,所以咱们得好好谈谈,深入了解一下!刘总,你看咱们能不能像个战士,或者像个绅士那样谈话,把你那条腿从窗外收回来?刘新建有些不好意思了,嘴却还硬:可我这样才舒服!侯亮平摇头:但是不雅观,真的。我知道你是要面子的人,讲尊严。现在这形象被执法仪录下来,你以后看了一定会后悔!刘新建迟疑了一下,终于将悬在窗外的一条腿收了回来。

  侯亮平按捺着内心的喜悦,表面平静地在屋里踱步。危险尚未完全解除,刘新建还是紧张,高高站在办公桌上,做出随时朝窗外一跃的姿态。侯亮平装着不在意:刘总啊,我知道你是老革命的后代,你爷爷是打鬼子牺牲的,没错吧?刘新建眼睛瞪得老大:没错,我爷爷是“三八式”干部,前年省电视台有个电视剧,说的就是我爷爷的事!侯亮平说:还有你姥姥呢!她当年是京州民族资本家家的大小姐,生长在金窝银窝里,却视金银钱财如粪土,是吧?刘新建眉飞色舞:这你也知道?一点也不错,老人家经常把家里的金条元宝偷出来,把账上的钱转出来,交给京州地下党做经费。侯亮平说:最困难时,组织经费都是你姥姥提供的嘛!你今天跳下去,看九泉之下你姥姥怎么骂你!说着,侯亮平招了招手:下来谈好吗?你站得那么高,我晕。

  刘新建跳下写字台,在大班椅上坐下。气氛得到很大的缓和。

  侯亮平一声叹息,颇动感情地说:刘总,你家前两代人几乎个个都是共产党员,你刘新建也是共产党员,对比一下,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比前辈们究竟差了些什么?是不是差了信仰,丧失了信仰啊?

  刘新建表示自己从没丧失过信仰,道是甚至能把《共产党宣言》背下来!说罢,张口就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侯亮平看着刘新建,默默听着慷慨激昂声情并茂的背诵,心想:这刘新建,又是奇葩一朵啊。《共产党宣言》背诵得竟那么流畅!办公室的书橱里也摆满了马列经典著作,抬眼望去,一排排精装本犹如闪光的长城。据说这位老总现在看红色经典电影还会流泪,尤其喜欢《列宁在十月》。刘新建对革命、对革命导师们的理论有着非同一般的爱好,这不像假的。想想也是,这位前侦察兵在部队得到过良好的训练,给赵立春当大秘又下过一番功夫。他的同事评价他记忆力非同寻常,惊人的好。别说《共产党宣言》了,《资本论》都能大段背诵。

  刘新建却不背了,突然停顿下来,发出感慨——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伟大导师说得多好啊。这时,早在外面等待机会的法警们出其不意地冲进来,扭住刘新建,给他戴上了手铐。侯亮平一颗心这才落定。刘总啊,你现在还是无产者吗?你得到的是锁链,失去的将是整个人生啊!走吧,你今天也真是折腾够了!

  出门前,侯亮平顺手关上那扇一直让他提心吊胆的大窗子。

  对面大楼一直窥视动静的监视者,自从刘新建收回跨在窗外的那条腿,便陷入了困惑:咦,腿哪儿去了?监视者移动望远镜镜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反复搜寻。整栋大楼有那么多窗户,太阳射在玻璃上的反光令他眼花缭乱。这里那里,忽而有腿,忽而没腿,搞得他很辛苦。直到刘新建办公室的窗户关闭了,监视者才明白那边发生了很大变故,好戏看不成了!监视者失望地放下望远镜,嘴里开始骂娘。

  这时,遥控的手机里传来了那个权威的声音:嗯?怎么了?

  监视者赶快汇报:腿不见了!这软蛋,他到底没跳下去啊……


(第34章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阅读下一章


添加本号请搜索:

XYXYHYLL

(惜缘惜缘好运连连)

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