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影评 |《人民的名义》线索分析与脉络解读—EP11

地摊文学 2019-10-15 13:04:53

实在抱歉各位,昨天忘了告诉大家。因为今天假期结束,所以时间有些紧张,难以保证在中午更新,紧赶慢赶写完已经现在了。本来预计6点写完,没想到拖了这么久。


实在感谢大家还一直关注和催更,谢谢大家,我一定会坚持更新下去的~


但是可能时间以后都会晚一点了,明天开始,以后都保证在6点左右更新。希望大家理解,谢谢大家支持~




这一集,李达康终于可以说是彻底正面了。


在常委会上,李达康和沙瑞金共进共退。


在沙瑞金矛头指向祁同伟的时候,还是李达康第一个站出来下了狠招。


在高育良将汉东省所有干部拉上船,对抗沙瑞金的干部想法时,又是李达康第一个站出来,将汉东省曾经的分歧暴露出来。


以至于祁同伟得知会议内容后,以为要产生“沙家帮”了。


然而“沙家帮”存在么。



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有的案件一查处就是一串人,拔出萝卜带出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在党内,所有党员都应该平等相待,都应该平等享有一切应该享有的权利、履行一切应该履行的义务。


——2014年1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党内绝不允许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搞了就是违反政治纪律。如何防微杜渐?要从规矩抓起,要有这个意识。


——2015年1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刚刚李达康共同战斗完,尚未喘息。沙瑞金就调来了侯亮平查丁义珍案。丁义珍案有什么问题,有多大问题,会牵扯到谁,现在还没人知道。这就是悬在李达康头上的一把剑。侯亮平随时有可能把这把剑刺向李达康。



所以说,这就是“沙家帮”不存在的体现。


沙瑞金不会因为祁同伟向他示好,就将他的问题放过一马。也不会因为李达康向他靠近,就对丁义珍案捂盖子。


毕竟沙瑞金是中央任命的省委书记,毕竟这部剧的名字是《人民的名义》。向沙瑞金个人靠拢没有用,要向人民靠拢才行啊。


“君子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以之修身,则同道而相益;以之事国,则同心而共济;终始如一,此君子之朋也。”

——欧阳修《朋党论》


祁同伟等人因权势而依附于高育良周围,当权势散去,祁同伟也就散去了。而沙瑞金需要的不是人身上的依附,需要的是同道者,同心共济而已。


所以第六集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个对比。当沙瑞金对大风厂的问题重视后,祁同伟和李达康都想向沙瑞金靠拢。


祁同伟是怎么做的呢,去陈岩石家里挖地。


李达康是怎么做的呢。一改往日的只重视经济发展数字、只重视“光明峰”项目的霸道作风。在电视里谈“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在新闻发布会上张扬“公平正义”。以实际行动来解决大风厂问题,解决大风厂工人权益问题。


祁同伟讨好的方式是去帮陈岩石挖地。而李达康示好的方式是将陈岩石的理念公开宣扬,做在行动里。


这就是高啊。


给陈岩石送花送鸟的,被陈岩石记在了小本子上。


从内心要言行都和陈岩石、沙瑞金保持一致的。才能被沙瑞金记到心里。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则对李达康的评价,说他这人太霸道,不像是秘书出身的干部。


我只能说,这样的人,要么是只主观臆断,可能没见过真正的领导秘书。要么就是本身地位太高,没见过领导秘书对其他人的态度。


秘书毕竟也是半个领导。


前几集中我提到了几个常委会上的小细节。陈岩石走后,他是唯一一个走出座位目送陈离开的。沙瑞金讲笑话后,李达康那下意识又恰到好处的一笑。打击祁同伟时,出手精准,细节缜密不留漏洞。



这样的观察能力、反应能力以及细节把控能力,实在是令人惊叹绝伦。


要说本剧中形象最多元化者,非李达康莫属。


当然,祁同伟也多元,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这是情商愚蠢,品格也低下。


而李达康呢,在对部下干部开会时雷厉风行,不容置疑。在面对镜头时,义正言辞,句句得体。在同级与上级的常委会上,点到为止、有进有退。而在面对人民群众的时候,更是笑逐颜开令人如沐春风。



李达康不常笑,总是一脸严肃,心事重重的样子。


唯一大笑过的场面。一次是在与沙瑞金通电话的时候,重复沙瑞金的“良言”。



一次就是在本集中,在大风厂处理工人问题。




当然,祁同伟也不是酒囊饭袋。他也有一定的理论水平,除了挖地之外,也知道和陈岩石聊理想,聊信念。


但他是在陈岩石家门槛都被踏破的情况下,开着车、提着礼品,跑去陈岩石家里和陈讲党性,讲人格。


确实,是人都有弱点。只要“投其所好”,总会博得好感。陈岩石是喜欢革命道德,将“忠于人民忠于党”牢记心间。但你祁同伟想表现成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也得走点心啊。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投其所好”也不是请客吃饭。妄图送点礼品、奉承几句就能达到目的,那让李达康这种实实在在做事的人怎么办。 


这里的“投其所好”不是贬义词,而是说和领导保持一致。


当“投其所好”失败时,只会有两个原因。


  • 一是根本弄错了所好,投错了方向。都以为陈岩石喜欢花鸟,大家便都送去花鸟。但事实上陈岩石更喜欢什么呢,更喜欢党性人格理想信念。你贸然送去,岂不是和他更高一级的兴趣抵触了么。


  • 二就是没走心。要真想送花鸟,并非不可以。陈岩石自己从高育良家里拿走的花,那还少么。高育良甚至害怕陈岩石把花养坏了,但陈非要拿走。


你想送,人家反而不要,你不想送,人家反而一定要。


这其中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于是,都知道陈岩石是个有理想有信念的革命干部,祁同伟去讲这些,陈岩石却听烦了。


别人不喜欢听陈岩石讲这些,是因为别人不信这些了。而陈岩石不喜欢听祁同伟讲这些,也是因为祁同伟不信这些了。


要真信,祁还用得着在那种时候、那种方式跑到陈岩石家么。明明做的都是假仁假义的事情,何必非要到真君子面前显摆伪善呢。这不是主动把弱点暴露给人看嘛。


而李达康是怎么做的呢。


绝对忠于党、忠于党的核心、忠于党的领袖,是基于理想信念的大忠诚,是基于党的意识、组织观念的铁忠诚,是基于担当担责、忠于职守的真忠诚,是基于内心认同、内在自觉的绝对忠诚。要深刻把握对党绝对忠诚的政治要求,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不移维护党中央权威、向党中央看齐,拥护核心、捍卫核心。


——2017年2月19日 李鸿忠在天津市委专题会议上的讲话


天津市市委书记的这番讲话,真是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啊。


基于理想信念的大忠诚。


李达康有理想信念么。一天十几个小时不着家,早出晚归。这么投入卖力地工作,这简直是劳模啊。


基于党的意识、组织观念。


李达康的组织观念起码强于高育良。常委会后,高育良是在家中和妻子议论常委会的内容,和部下开小会。而李达康的场景,不是在会议上,就是在办公室里。都说“秘书帮”和“政法系”是汉东两大派,高育良的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的出场。李达康有的,却是敢和为了工作自己叫板发火的部下。


基于担当担责、忠于职守。


大风厂大火的夜里,当高玉良给他说此事时,李达康早已经向市局布置好了任务,换好衣服准备出发了。


基于内心认同、内在自觉。


大风厂火后的早晨,当赵东来买来早饭,他的第一反应是向陈岩石和工人们送去。在大风厂处理安置问题时,李达康的脸上,笑容,就没有褪去过。


和人民群众在一起的时候,一言一行都得体完美。仅仅靠技巧,这是根本无所完成的,只能出于内心对于党和人民的忠诚。



李达康这个时候说陈岩石的党课深刻,那是真深刻,他自己也在工作中做到了的那种深刻。陈岩石听了能不信么。


自古以来,就有“道”“术”两种说法。“道”即道义,“术”即权术。


祁同伟对权术相当有研究,对官场的潜规则一清二楚。但他每一件事情都只从权术出发去考虑,不讲道义,就没有方向,眼界狭隘毫无大局观。


他做的每件事,单单拿出来单独看,都是无可指摘的最优选择。


但综合起来而言,他的每一个选择,既毁掉了之前的努力,又给下一个机会挖了坑。


一条道走下去,虽然可能走到黑,还有可能走到亮。在两边徘徊,永远只能局限与黑暗中的迷途。




有很多朋友回复问我祁同伟的问题,问他为什么不能中立。


我之前的表述可能不是很完整。他当然可以中立,一切从公心出发,一切从程序出发,不要对某个人某个职位过于依附。陈岩石是这么做的,季昌明也基本上是这么做的。


但如果这样,他能年纪轻轻就官居厅长,甚至离副部级只有一步之遥么?


当然不能。既然不站队,在汉东这样一个干部形势下,他的前途肯定会大受影响。他要中立,就得不到站队的好处,甚至会受到很多损失。陈岩石季昌明大半辈子也不过是正厅副部,也就祁同伟如今差不多的水平。


所以他依附于高育良,渴望的正是得到高育良的好处。


而他讨好李达康、沙瑞金,也是希望能从李达康和沙瑞金那里得到好处。


但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怎么可能人人都提携你,人人都器重你。


人只不过有一双脚,怎么可能把所有的队都占完了,所有的好处都享尽了。


你站了这一边的队,自然就会无法顾及那一边。你站了那一边的队,可能就会得罪这一边。


既然得了这一边的好处,你不做得罪那一边的事情,还能行么?


即使你再优秀、再不可或缺,当你在几方之间彷徨、待价而沽的时候,自然几方都会争取你讨好你。


但当你做出了选择,已经选择了一方。也就意味着和其他几方做了决裂。就再没有中立的余地了。




本文由地摊文学-木乔原创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地摊文学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