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文】读书,能让我们改变些什么

建昌学习网 2020-07-31 16:12:26

读书,能让我们改变些什么

文/高登永

我家祖辈是贫农。从我记事的时候起,父亲就经常给我讲老一辈人的事情:可能从我爷爷的爷爷那辈起,家住在山东那一带,闹饥荒过不下去了,拖家带口地来到了辽西丘陵这地界,大概是看到这里背风,便不往北走了,这一下子就在此落地生根。时隔多年,我记得上高中时语文老师说“你说老祖宗们也真是的,要是在北京附近站下不走该多好,最起码的在秦皇岛、锦州这一带留下也行呀,好歹离海近,水陆交通也方便,坐个火车啥的不用倒车”。可这一切只是老师的调侃,没有谁能改变得了这一切。

从此我们这个家族就在那个小山村扎下了根。村名字倒是很有诗意:回流水。其实这里水不多,由于是上游,大部分时间,河套是干涸的。山上大多是裸露的石头,柴草也并不茂盛,我学《天净沙  秋思》时读到“小桥流水人家”,便想:我家这里怎么没有这么美妙的风景呢。村里人们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我并没有嫌恶故乡的意思,家乡给了你最初的乳汁和营养,深爱着它、依恋着它是一辈子的事,可它的天地只有那么大,给不了你更广阔的舞台。

我的爷爷是一个中国标本式的农民。他没读过书,大字不识,特别能干农活,还兼着生产队的饲养员。在我的印象中,爷爷脾气很暴躁,经常骂人,说粗话,在家里说一不二。对我倒是很好,经常叫我“小五头”(我在家里排行老五)。爷爷最大的优点就是很重视对孩子的教育。作为家里孩子中唯一的男丁,父亲有机会接受了小学教育。也就是说,直到父亲那一辈,我家里面才有了读书人。父亲接受到了旧时私塾教育,学会了写字,练就了他引以为傲的毛笔书法。我记事的时候,经常看见父亲拿出一本《四时读书乐》来临摹,其中有两句话我印象很深: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父亲写累了就叫我和哥哥姐姐们写,可是我们都拿着笔比划一阵就扔到哪里,没能坚持住,让父亲好一阵摇头叹息。父亲读书时,赶上满洲国,日本鬼子对东北民众进行奴化教育,学生们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影响。到现在,父亲还能说上几句“瓦力瓦力瓦”、“米西米西”之类的话,父亲还说记得自己是“康德元年”生人,可以看出日本鬼子文化侵略的遗毒有多么深远。父亲上完私塾读小学,一晃到了读初中的时候,当时整个建昌县都没有一所中学,想继续求学,要到几百里之外的临县凌源去读书。当时没有客车,听父亲说,是爷爷带着父亲,拉着一头借来的驴,驮着行李和一些干粮,走了三天才走到凌源。在凌源中学(师范部),父亲接受了中学教育,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文化人,毕业后,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跳出农门,吃上了“红本粮”。

是读书,改变了父亲的命运。

虽然我们兄弟姐妹几个的毛笔字没有得到父亲的真传,但我们家和周边的邻居相比,生活条件也好于别家。我们有时能够吃上一顿细粮,大锅菜里也偶尔见到一片两片的肥肉,这已经让在家里务农的母亲很满足,带着5个孩子过着那个时代的“小康生活”。而最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家里有一些闲书,父亲是我们村里的“高秀才”,他有一个爱好就是读书,每月总会从他微薄的工资中挤出些钱来买书读,这潜移默化的影响到我们兄弟姐妹。那个时候流行连环画,我们都管它叫小人书,谁家孩子要是有一本或两本小人书,屁股后面就会跟着一帮小孩子,拼命地向你示好,好让你看完后借给他。我经常缠着父亲买小人书,公社所在地的供销社就有卖的。每天我都盼着父亲早点下班,好给我带回小人书来。带回来则是一蹦多老高,高兴劲就别提了,没带回来就有些不高兴,只能寄希望于来日了。记得那时我拥有《小兵张嘎》、《草原英雄小姐妹》、《小英雄雨来》、《鸡毛信》这些小人书,书中的主人公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英雄。这些都是单行本,再后来还看了连续的《隋唐英雄传》、《霍元甲》、《陈真传》等,一本接一本,当时看得是如醉如痴:第一条好汉李元霸,力大无穷,可惜结局不好;第二条好汉宇文成都,但他助纣为虐;第三条好汉裴元庆,年少成名,印象特好;第四条好汉雄阔海,惨死在千金闸下……。看《霍元甲》后,我也想行侠仗义,学霍氏迷踪拳,我在闲屋的房梁上挂了一个沙袋子,每天打一阵。我还天天在大门口的土堆上练习“鲤鱼打挺”,弄得浑身上下身埋埋汰汰,衣服也坏得勤,遭到母亲的斥骂……。这些小人书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让我知道了善恶美丑。

再大一些后,接触到了大部头的书,看长篇小说《三国演义》,刚开始看不进去,什么李傕、郭汜为非作歹,荀彧、荀攸出谋划策,这些人名都不认识,就生生的往下“忽”,也就是蒙,直到看到刘、关、张三顾茅庐请来诸葛亮,才越看越来劲,有些欲罢不能,诸葛亮病死五丈原后,又看着没劲,不爱看了。《水浒传》还好,记得看得最起劲的就是好汉们在一起行侠仗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事。有人说“《水浒传》、《水浒传》,不是喝酒就是吃饭”,我看也有一定的道理。《西游记》我最爱看大闹天宫,里面那些诗词话语是看不懂的,什么有诗为证,都跳过了。《红楼梦》我压根都没读懂,不太明白林黛玉过着那么好的生活,有人伺候着,还整天哭哭啼啼的,没啥劲,太墨迹了。后来我看到了《林海雪原》、《欧阳海之歌》、《烈火金刚》、《新儿女英雄传》,不管是家里有的还是借来的书,我都读都看。我的心中,充满的是正义的火焰,是英雄的情怀,这使我深深爱上了读书,爱上了祖国的语言文字。

读书多最大的好处就是学语文不用愁,从小学到初中,我的语文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我的作文一直是老师讲读的范文。记得在初中时,班主任,也是我的语文老师王志江老师读我写的作文《我的爸爸》,其中有几句话“我的爸爸是一个风趣幽默、和蔼可亲的小老头,也是个小知识分子……”时,对我褒奖有加,说我写的爸爸就是他所了解的同事,毫无二致,这使我得意了好一阵子。和语文成绩相比,我的数学成绩可就相形见绌,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一直在及格线上下徘徊不前。到高中时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文科,彻底和物理化学绝缘。语文和历史成绩一如既往的好,可数学和英语成绩的拖累,使我第一年高考与本科大学失之交臂。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我选择了师专的中文系,圆了自己读书的梦想。尽管是专科,我却是我们那个家族第一个大学生,我小学三十多名同学中只有我一个人读到了高中和大学。

在大学里,我度过了人生中最无忧的时光,我沉浸在大学的图书馆里忘记了春夏秋冬。那时,每本畅销书都让大家热烈的追捧,先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我淘弄来后废寝忘食地看了三天,一口气读完。黄土高原上孙少平的遭遇让我唏嘘感慨,从他艰苦读书的经历找到了我在高中上学的影子……后来还有《白鹿原》、《穆斯林的葬礼》、《浮躁》,这些书都一度让我着迷。我感觉《平凡的世界》对我人生影响最大,从少安少平兄弟身上,我学到待人真诚、做人踏实、本本分分、与人为善,这些也是我奉行的为人处事的准则。我不太喜欢《白鹿原》中白家和鹿家的勾心斗角,那种夸张造作的写法我也不敢苟同。在图书馆,一次美丽的邂逅,我遇到了美丽端庄的同系同学加建昌老乡,我们相恋了,毕业之后,她不顾家人的反对跟我一起来到了我的老家初中教书。后来我招聘到县城中学,从小山沟里走出来到城里上班的,我的家族,还是只有一个我。

是读书,改变了我的生活。

由于我到城里教书,妻子和女儿也都跟着进了城。在县城,孩子要比在乡下接受到更好的教育,孩子读的书,要比我小时读得还多。很小的时候,那些装帧精美的图画书,名著简装本,带拼音的《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伊索寓言》等都放到枕边案头,只要她想读,可以随时翻阅。孩子在小学时,已经通读了《四大名著》。孩子的语文成绩,也如我当年一样优秀,作文写得妙笔生花,屡获赞誉。理科成绩继承了她母亲的优点,也非常好。事情朝着预定的目标发展,小学、初中、重点高中、重点财经类一本大学,毕业招聘找工作,孩子留在了省城的金融系统。孩子的起点之高,是我以前所不敢想象到的。孩子是我生命的延续,理想的补充,超越我把我“拍在沙滩上”,是我最愿意看到的,这符合进化论的观点。

是读书,改变了孩子的世界。

父亲有五个孩子,大姐由于爱读书,有些文化,被生产队推荐成为“工农兵学员”,念朝阳师范学校,成为了一名中学老师,大姐夫是一名大夫,外甥书读得好,考上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市里中心医院,收入丰厚,在市里给姐姐和姐夫买了楼房,举家进城,生活富足安逸。三姐的命最好,赶上我们家变户口,吃“红本粮”,初中毕业后成为“待业青年”,有机会招考进了县纺织厂,成为了一名挡车工,在那里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我的三姐夫,凌河电厂的一名工人,后来全家搬迁到了绥中电厂,三姐作为家属,也跟着进入电厂工作,一家人提前进入到中产阶级,早已经进入小康社会。我对我的孩子说“你爷爷读了初中,你爸爸念了专科,你考上了本科,这是一个家庭的不断进步,一定要把读书的传统延续下去”。我经常想,如果没有父亲当年徒步几百里去凌源读书求学,我们一家人的命运该是怎样,我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也许会像我的叔叔大爷儿们那样生活,在家乡的土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劳作;亦或像家乡兄弟们、我的小学同学们那样为了生计,在他乡漂泊流浪、辛苦辗转。这一切,无法假设,也无从知道,因为,每个人的人生只有单行道。

老话说“穷养猪,富读书”。过去穷人读书没钱,读不起,饭都吃不上,搁啥读书。现在不同了,现在富要读书,读书能世代书香久远,家学传承;穷,更要读书,因为读书能让人有更好的发展,改变命运。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