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第47集、第48集)

江苏银杏树律师事务所 2019-11-12 15:17:34




第47集  剧情

 

侯亮平想知道陈岩石怎么看高育良,陈岩石觉得他爱权不贪财,本身不坏,是被赵立春带坏的,他曾经说过,用权力贪财是腐败,他要用权力改变人,改变社会,侯亮平觉得高育良变了。说到肖钢玉,陈岩石称他是假耿直,侯亮平只知道他敛财有道。陈岩石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的事实都向中央巡视组说了,包括陈海出车祸,侯亮平被停职反省,尤瑞星交代,大风厂二十几个对公账户被法院查封了以后,他们硬是靠着这些银行卡支撑了一年多,才没有让这一千多个职工下岗,尤瑞星办的这些银行卡用的都是外敌民工的身份证,侯亮平的那张卡肯定是蔡成功设法弄到了侯亮平的身份证复印件。与此同时,陈群芳他们来到尤瑞星的出租屋,从那三百多张银行卡里找到了侯亮平那一张,尤瑞星很确定地表示,侯亮平从来没有从那里取过钱,这张卡是财务用来发工资的,陆亦可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她告诉尤瑞星他也可以去旅游了。

 

接下里就是对司机小钱的询问,一一六事件之前,蔡成功确实给侯亮平送过烟,酒,和现金,但是侯亮平都拒收,让蔡成功很难堪,而且那些烟酒都是假的,他们从北京回来以后,蔡成功让他到烟酒店寄卖,季昌明让陆亦可问他寄卖店的地址,陈群芳他们立刻来到烟酒店核实,因为是假的烟酒,老板还和顾客因此吵架,陈群芳将他们这些烟酒都带回来。

 

田国富回来向沙瑞金汇报,他们都对易学习大加赞赏,现在像他这样不唯上,还敢于坚持原则的人太少了,沙瑞金决定让田国富对自己同级监督,无论生活,没学习,工作等各方面都要对自己要求,做到一尘不染。沙瑞金接到季昌明的电话,祁同伟对陆亦可他们监听,围追堵截,最终还是失算了,在这件事情上真的要感谢陈岩石,是他发动大风厂的职工帮助办案,很快将尤瑞星和小钱找到了,侯亮平的问题彻底查清楚了,正如田国富和沙瑞金所料,他是被人诬陷。沙瑞金让季昌明先把这件事向高育良汇报,然后让侯亮平到他这里来一下。

 

侯亮平正准备和陈岩石吃饭,接到季昌明的电话,他决定饭后就去找沙瑞金,接受新的任务,钟小艾也得回巡视组报到了。 侯亮平精神抖擞地来到沙瑞金办公室,沙瑞金一直等他来向自己喊冤叫屈,侯亮平表示,自己是反贪局侦查处处长,如果连自证清白都做不到,那就太无能了,况且还有陈岩石很,吴心怡以及那么多的群众帮助自己。沙瑞金很欣慰,正因为侯亮平没来找他,他才有信心,如果侯亮平真的来找沙瑞金,那高小琴和赵瑞龙没准就不回来了。侯亮平决定向沙瑞金和省委正式汇报高育良的问题,他不但和高小琴,祁同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刘新建,高小琴,以及赵瑞龙相互勾结,侵吞汉东油汽集团国有资产,现在刘新建还没有突破,具体细节还不能证实,沙瑞金决定打掉刘新建的幻想,让侯亮平尽快突破刘新建,而且继续承诺上不封顶,让侯亮平兵贵神速,继续他的利剑行动,侯亮平顿时信心倍增,浑身充满了力量。

 

季昌明向高育良汇报了侯亮平的问题彻底查清楚了,他感觉很意外,因为祁同伟曾将告诉他证人至今未找到。高育良解释,当初那么做,自己也是无可奈何,季昌明请示,侯亮平是不是可以恢复工作,高育良想听沙瑞金的意见。季昌明告诉他,沙瑞金正在和侯亮平谈话,准备挽留他。季昌明走后,高育良给祁同伟打电话通知他,侯亮平是清白的,他让祁同伟挽留侯亮平留在汉东。

 

高育良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把报警电话打给祁同伟,就是相信祁同伟应该有所行动,毕竟他还在公安厅长的位置上,高育良知道,这条破船上的所有人都得准备后事了,包括他自己,免得将来死得太难看。这时候,田国富让他过去,他吓得大惊失色,顿时不知所措,可是还是硬挺着给秘书交代了明天会议要准备的材料。

 

季昌明和侯亮平一起离开省委,路上,季昌明让侯亮平立刻赶到郊区看守所突审刘新建,陈群芳在那里已经安排好了,因为上次陆亦可审讯失败,季昌明不得不把刘新建换到了郊区看守所,避免再出意外。

 

祁同伟告诉程度,证人已经被控制了,他们的气数已尽,祁同伟让程度赶快去处理后事,因为蔡成功肯定会翻供的。

 

周正再次提审蔡成功,再给他加一条诬陷罪,蔡成功叫苦不迭,他是担心他儿子蔡英俊有危险,程度曾经托一个看守带一封信给蔡成功,问他和侯亮平什么关系,蔡成功如实说了,可是他们不满意,后来,那个看守又塞给蔡成功一纸条,上面是蔡成功老婆写的两句话,“按照他们说的办,否则儿子有危险”,所以,肖钢玉来提审他的时候,他就按照他们的说了。蔡成功知道他交代的问题只要一查就露馅了,肯定能还侯亮平清白。

 

赵东来接到报告,彩虹小区发生劫持人质事件,王文革劫持蔡成功的儿子蔡英俊,就在楼顶,蔡成功的老婆追悔莫及,痛哭流涕,王文革要见陈岩石,赵东来让谈判专家上。可是他不愿意和谈判专家谈,坚持要见陈岩石,再加上王文革情绪很不稳定,在这样下去,情况会恶化,赵东来无奈,只好给陈岩石打电话。陈岩石来到彩虹小区,他劝王文革打开门,王文革只想要回赵家的股权,那个股权是他唯一的财产,他指望拿那些给儿子结婚用的,否则也不会为了护厂被烧成这样,陈岩石让他把蔡英俊放了,自己去给王文革当人质。高小琴和司法局的援助律师拟定了一个和解书,她拿给赵瑞龙看,赵瑞龙百般抵赖,不想退钱,美食城他已经损失了很多,祁同伟和高小琴都劝他退一步海阔天空,赵瑞龙以为侯亮平被双规,祁同伟告诉他,侯亮平已经清白了,赵瑞龙很生气,觉得祁同伟骗了自己。

 

陈群芳正准备好提审刘新建,他口口声声要见侯亮平,没想到侯亮平竟然真的进来了,刘新建很吃惊。侯亮平义正言辞地警告他不要再对赵家心存幻想,中央对汉东反腐败的斗争非常重视,而且巡视组已经来汉东了,赵家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刘新建开始结巴,他坚持只交代自己的问题,其他的他不知道。陈群芳把这些天对汉东集团的调查结果告诉刘新建,刘新建在赵瑞龙的指示下,伙同高小琴以大风厂项目的名义,挪用汉东油汽集团公款七个亿,但是这个项目迄今没有落实。正在这时候,陆亦可给侯亮平打电话报告,她和林华华已经在会京州的路上了,这次是美女救英雄。


第48集  剧情

 

林华华迫不及待抢过电话要求侯亮平多做几个菜犒赏她们,随后,陆亦可告诉他赵瑞龙已经入关,侯亮平命陆亦可马上突击审讯,等他结束马上过去。

 

陆亦可听出来侯亮平最后的话一定是为了诈谁,不是刘新建就是高小琴。果然,刘新建在审讯室里听得清清楚楚。

 

侯亮平回到审讯室,立刻宣布停止审讯,要对刘新建零口供定罪,刘新建见状,立刻改口,要求全部交代,其实侯亮平早就猜到了,他是担心赵瑞龙先交代,对自己不利。

 

陈岩石继续语重心长地劝说王文革,援助律师非常负责任,一直在和山水集团谈判交涉,虽然谈得很艰难,但是现在马上就要解决了,王文革坚持要律师拿来股权协议书给他看,否则他坚决不相信。

 

与此同时,高小琴接到援助律师的短信,把王文革绑架蔡英俊的事告诉了她,高小琴立刻慌了神,祁同伟让她立刻叫来援助律师,马上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赵瑞龙还想不认账,祁同伟火冒三丈大喊,让高小琴马上打电话,赵瑞龙也只好乖乖认输。

 

祁同伟告诉赵瑞龙一个不好的消息,丁义珍的行踪让海外追逃小组发现了,如果他坦白交代,自愿回国,后果将不堪设想,赵瑞龙不慌不忙地回答,这件事他在香港的时候就知道了,而且他给了花斑虎二十万美金,丁义珍将会死于一场枪战,祁同伟才送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丁义珍正带着一个非洲人来找金矿,花斑虎一直跟踪他,当他正在高谈阔论对自由,财富的憧憬的时候,花斑虎将他一枪毙命。

 

王队长命令狙击手做准备,陈岩石赶忙劝他不要下命令,他因为王文革就是想要股权,不会对孩子动手的, 赵瑞龙没等律师到来,他就着急要回去,刚走到门口,接到花斑虎的信息,得知丁义珍已经毙命。

 

这时候,陈岩石也接到了钱律师的电话,高小琴已经同意签订和解书,她正在赶往山水集团的路上,陈岩石反复叮嘱她,等签完手续,立刻给发到自己手机上,陈岩石又回过身劝王文革,他仍然坚持要当面见到协议书,陈岩石无奈,又提出自己进去当人质,换出蔡英俊,王文革把蔡英俊推出来,他一把把陈岩石拽进去,把刀架在陈岩石的脖子上。赵东来听说这个消息,大声指责王队长鲁莽。

 

刘新建交代,赵立春拿刘新建当干儿子,对他无话不谈,自从当上油汽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后,赵立春找他谈话,声称油汽集团是国家的,不可能变成自己家的提款机,而赵瑞龙的公司是自己家的,让他帮赵瑞龙。陈群芳他们初步查明,这些年一来,刘新建一共向赵瑞龙公司输送利益不下三十个亿,而他也挥霍了赵瑞龙公司五千二百万参与赌博,从澳门,拉斯维加斯到葡萄牙的里斯本。刘新建很吃惊,没想到这些他们也能查到。

 

季昌明指示侯亮平抓紧时间让他一条一条具体交代,季昌明和林副检察长对赵立春的堕落妄为都感到触目惊心,而且汉东油汽集团的查账组,发现了肖钢玉受贿二十万 高小琴觉得赵瑞龙太霸道,太贪婪,祁同伟面对眼前无法收拾的局面,也只能选择逃离,他让高小琴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

 

穷凶极恶的王文革紧紧地搂着陈岩石的脖子,大声叫嚣,他拖着陈岩石躲到墙角,刀始终顶在他的脖子上,汤成兰在门外哭着埋怨王文革,让他做事凭良心,如果没有陈岩石,他们家就不可能有那么多股份,她苦苦恳求王文革放了陈岩石。

 

与此同时,李达康和沙瑞金都得到这个消息,李达康气得暴跳如雷,警告赵东来,如果陈岩石有任何的闪失,要拿赵东来是问,沙瑞金立刻打电话给李达康了解情况。此时,李达康已经赶到公安局指挥中心,他大步跑上楼,命令赵东来击毙王文革,赵东来不顾陈岩石的反对,命令特警找机会击毙王文革。

 

特警接到命令,他们冲进房间,陈岩石被王文革拖拽着已经筋疲力尽,他让特警战士们出去,赶快去和钱律师联系,尽快拿回来股权协议书、陈岩石继续劝说王文革。 刘新建交代,肖钢玉有一箱中华烟让刘新建帮着卖,刘新建无奈让财务给肖钢玉打了六万元,没想到半年后,肖钢玉又要把这一箱烟卖给刘新建,他只好又让财务给他六万元,等刘新建把烟取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发霉了。林副检察长提出要找肖钢玉谈话,季昌明说不急,因为他的问题不止这十二万这么简单。

 

此时,肖钢玉像只没头的苍蝇也一般,他给高育良打了无数个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他急得抓耳挠腮,向祁同伟求助,没想到祁同伟坚决不许他和高育良联系。最后,高育良终于给他回电话了,肖钢玉都快急疯了,得知高育良在处理王文革绑架案,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高育良劝他不要患得患失,和侯亮平道个歉,肖钢玉唯唯诺诺地回答,他要请侯亮平吃饭,希望高育良作陪。三个小时过去了,陈岩石累得气喘吁吁,特警已经赶到对面楼顶,瞄准了王文革的头,随时准备将其击毙。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钱律师把和高小琴签订的和解书发到陈岩石的手机上,王文革激动地扔下刀,咕咚一声跪倒在地,哭着恳求陈岩石的宽恕,陈岩石累得瘫坐在椅子上,还不停地嘱咐特警战士,慢点抓王文革,他身上的烧伤还没好。说完,就晕过去了。

 

刘新建交代,他们同伙中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就是祁同伟,他伙同高小琴搂钱,他们俩在香港开了公司。正在这时候,季昌明把陈岩石被劫持后晕倒的消息告诉侯亮平,让他撤下来,沙瑞金要召开紧急会议,让陈群芳他们继续审讯。沙瑞金召集紧急会议,高育良在医院陪护陈岩石缺席会议,季昌明宣布一一六答案真相大白,犯罪嫌疑人以山水集团为中心,强取豪夺,大量侵吞国家资产,前省委书记赵立春和他的儿子赵瑞龙涉案。接下来,侯亮平介绍了案件侦破过程。他们首先锁定欧阳菁,然后查到山水集团,然后,陈清泉,高小琴,刘新建,赵瑞龙,肖钢玉,丁义珍等陆续进入他们的视线。赵东来也介绍了陈海的车祸是有人精心策划的,刘庆祝也是死于谋杀,而且刘庆祝的账本复印件在他的老家被发现。

 

高育良来医院看望昏迷的陈岩石,王馥真代表陈岩石问他,到底和高小琴是什么关系,他很诚恳第回答,既不是他的侄女,也不是他的女儿,而是多年前曾经关注过的一个民营企业家,他失口否认和高小琴有任何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称那些都是谣传,他躲躲闪闪,不知所措推说有事想离开。临走,王馥真语重心长地劝他,如果犯了错,赶紧和党组织说清楚,老老实实地接受党组织的处理。没等王馥真说完,他就匆匆离开,王馥真很心痛。

 

一向雄辩的高育良,在两个正直无私的面前,实在没脸诡辩了,时至今日,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正气凛然,这些年来,自己为啥把老人都当耳旁风,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祁同伟渐渐感觉到危险来临,他很清楚侯亮平不会轻易放过他,高小琴很不以为然,如果侯亮平真的让她哭也无所谓,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很知足了,正因为认识了祁同伟,才让她有了山水集团,祁同伟就是她的一切。侯亮平继续讲述,这些年以来,祁同伟,陈清泉,丁义珍,肖钢玉以分红的名义从山水集团拿走数量不等的现金。

 

程度送赵瑞龙回到吕州,易学习就来看他,赵瑞龙把美食城的拆迁款捐赠手续交给易学习。易学习对他和赵立春表示感谢,赵瑞龙又想趁机向易学习要新区的地,易学习答应过两天让开发区主任陪他去看看,赵瑞龙喜出望外。

 

赵瑞龙送走易学习,就接到他二姐的电话,提醒他上了沙瑞金的当了,赵瑞龙惊慌失措,立刻简单收拾几件衣服准备逃走。与此同时,监视他的人向季昌明了他的行踪,赵瑞龙给祁同伟打电话,让他帮忙安排自己从吕州出境去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