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启开元:武则天与唐代士族阶级的升降 | 讲述 . 东西堂

東西 2020-11-19 14:59:18


讲述 | 曹玉骞 . 客座嘉宾

组织 | 東西堂 Absorb、孟豆豆、唐小也

遇见 | 回复 6 进入東西堂(dongxi99)社群



引子
“初国家自显庆以来,高宗圣躬多不康,而武太后任事,参决大政,与天子并。 太后颇涉文史,好雕虫之艺,永隆中始以文章选士。及永淳之后太后君临天下二十余年,当时公卿百辟无不以文章达,因循日久寖以成风。至于开元、天宝之中,太平君子唯门调户选,征文射策,以取禄位,此行己立身之美者也。父教其子,兄教其弟,无所易业,大者登台阁,小者任郡县,资身奉家,各得其足,五尺童子耻不言文墨焉。其以进士为士林华选,四方观听希其风采,每岁得第之人不浃辰而周闻天下,故忠贤隽彦、韫才毓行者咸出于是。而桀奸无良者或有焉,故是非相陵,毁称相腾,或扇结钩党,私为盟歃,以取科第,而声名动天下,或钩摭隐匿,嘲为篇咏,以列于道路,迭为谈訾,无所不至焉。”
—《通典·选举典三》

序言
我记得小时候看历史,特别关注个别历史人物的故事。比如看《三国演义》,总是津津乐道于过五关斩六将的关云长,借东风唱空城的诸葛亮,觉得特别过瘾,然后对那段历史和那些人物追慕不已,心向往之。

上中学后,历史课本告诉我们,要辩证的、唯物的分析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要从阶级的观点来评判历史。当时,我就很抵触,隐隐觉得历史不是这样读的,但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加,读的书也越来越多,我开始摒弃中学历史带给我们的僵化思维。如果说“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那这创造历史的“人民群众”,也是在伟大人物的引领之下的。过去,我们说中国的《二十四史》不过是“帝王将相的家谱”(梁启超语),但正是这些个“家谱”撑起了整部华夏文明史。不然,我们看看现在的各种古装影视剧、文物展览,有多少不是围绕“家谱”中的人物展开的呢?当时间的纵轴延伸越久,历史中的卓越人物越会熠熠生辉,历久弥新。比如四千年前的大禹治水、比如三千年前的武王伐纣。就像老版《三国演义》的主题歌中唱的: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我对历史有两个基本判断:

1.虽然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历史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但真正的历史舞台是属于少数卓越人物的;

2.固然历史有大致的发展路径,但所谓的历史必然性来自于偶发因素的叠加。

但是,中学历史课上交给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法”真的一无是处么?我想并非如此。只是中学时代浅薄的历史知识(既包括学生,也包括教授课程的老师)和僵化的教学限制了我们对于历史的认识。

因为,固然历史是由一个个人物所组成的,但每一个人物的背后都有他所在的阶级(或者说阶层),而在古典社会当中,社会阶级往往是无法轻易改变的。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英雄人物的传说,往往隐藏掉了其背后的阶级属性。
而对待历史,我的观点,等而下之的是只会关注宫廷八卦、人物趣闻;深入一点的会对历史人物作全面观察,知人论世;而再深入研究,我们应该可以看到一个历史人物对社会发展造成的深刻影响。

这,也是我今天进行分享的目的所在。

所以,我今天要分享的不是武则天和他男宠们的控鹤府秘闻,也不是武则天怎么从唐太宗才人变为唐高宗皇后的宫闱情史,甚至不是武则天重用过哪些能干的官员,抑或其登极称帝的具体过程。

今天,我分享的题目是《武则天与唐代士族阶级的升降》,是想要以武则天为切入点,跟大家聊聊唐代统治阶级的变迁。而这一变迁,和科举制密不可分,而且隐含了从魏晋门阀社会,向宋代士大夫政府转变的重大历史脉络。



第一部分:汉末到唐初的政治生态



在步入正题之前,我先跟大家分享几个名词:关陇贵族集团(关中本位主义)、山东门阀/山东寒族、新兴进士科阶级。这几个名词,可能大家会觉得陌生,没关系,先记住,听我慢慢道来即可。

从东汉后期以来,经历魏晋南北朝,一直到隋唐,大约5个世纪的时间里,中国政治的主要形态是贵族制的,具体点说是门阀士族占主要地位的政治生态。其特点是文化权力和相当一部分政治权力垄断在门阀士族手中。

其中东晋一朝是绝无仅有的“门阀政治”,就是说政治权力完全被几家士族所操纵,皇帝只是维持门阀间利益平衡的政治工具和橡皮图章。在东晋存在的一个世纪当中,站上最高权力舞台的只有五家门阀士族,按照掌握政权的先后顺序相继是:琅琊王氏、颍川庾氏、谯国桓氏、陈郡谢氏和太原王氏。而以王导和谢安为代表的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门族强盛、枝叶繁茂,与江左三百年王业相始终。其中的知名人物,我们到今天依然耳熟能详,比如王羲之、王献之、谢朓、谢灵运。唐代刘禹锡诗中的“旧时王谢堂前燕”,说的也就是这两家。

东晋以后,纯粹意义的门阀士族政治终止,低等士族和一部分寒族人物开始登上历史的中心舞台,但门阀士族依然垄断了文化权力,并在政治上持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有一句话非常能够反映出当时的社会文化现象,叫做“士大夫故非天子所命”。什么意思?士大夫这个阶层自成一体,跟你皇帝没什么关系。

翻检历史,我们可以知道,士族真正的起源是在中原,也就是今天的河北、河南一带,北方深厚的沃土才是这些世家大族的根脉所在。南方的王谢人家固然人才辈出,但是毕竟属于迁移植物,不易长久。而且南北朝政治发展的大局,是以北方统一南方告终的。所以到隋唐以后,南方士族也就慢慢在历史长河中烟消云散了。刘禹锡诗中“旧时王谢堂前燕”下面一句“飞入寻常百姓家”,表达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那么北方呢?

我们都知道,西晋灭亡后,中国北方陷入了空前的大混乱当中,从四世纪初的永嘉之乱,到五世纪中叶北魏统一中原,百余年间,多少个民族走马灯一样在这片土地上乍兴乍灭,汉人和胡人的相互屠杀此起彼伏,民族仇恨的积聚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比如羯人出身的石勒,在灭晋后,仅是西晋的王公大臣和他们的家族就杀了十余万人,而在石勒、石虎相继为祸并死去之后,篡权的冉闵一声大呼,竟引得河北一带的汉人对胡人发动了种族灭绝式的仇杀,短短数日杀掉胡人几十万人,羯族甚至被灭族,“并其种而夷之”。

在这样惨烈的历史环境中,北方还会有门阀士族存活下来么?

答案是:有。北方的门阀士族不仅生存了下来,而且继续以联姻和家学维持着其高贵的社会地位和文化地位,并一步步向政治的中心靠拢。

原因何在?说来话长。我们这里且简短截说:北方的大家族世世代代扎根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枝叶繁茂非常,大的家族人口动辄上千,在乱世中,这样的家族为了自保,往往招兵买马,建筑坞堡,形成一个个不小的军事据点,在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中保持相当的独立地位。

而且,由于民族政权更迭频繁,没有什么社会基础,北方士族反而能在纷繁的乱世中形成持续的社会影响力。到了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统一北方,北方士族开始跟北魏统治者合作,并逐步影响北朝的政治生态。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以崔浩为代表的清河崔氏。

在与北方少数民族的合作与斗争中,门阀士族遭受到过打击,比如惨烈的崔浩“国史之狱”,但统治者一时的残酷杀戮并不能动摇其根本,反而在一次次的社会变迁当中,鲜卑人被他们散发出的文化光芒所吸引,努力的进行自我转变。

这一转变的高潮,就是在中学历史课本上被大书特书的北魏孝文帝改革。

北魏孝文帝的汉化改革,是完全以门阀士族的政治生态为榜样进行的。这在当时有一个词,叫做“整齐人伦”。为此,北魏孝文帝钦定皇族姓氏由拓跋改称为元,居于核心地位;再定鲜卑部落大贵族为“八姓”,以之比齐汉魏以来的中原头等士族,并大力推动鲜卑大姓和中原门阀之间的通婚。处处体现了来自草原的鲜卑族帝王,对中原门阀士族文化政治生态的仰慕和推崇。

在当时,北方的头等士族主要有:清河崔氏、范阳卢氏、太原王氏、荥阳郑氏、弘农杨氏、赵郡李氏等等。尤以清河崔氏和范阳卢氏为首。

这些门阀大族活动的区域,主要在今天的河北、河南、山西一带,基本围绕北魏迁都后的统治中心—洛阳。中国古代习称这一区域“山东”(崤山以东),因此这些士族也被称为“山东士族”。

我们知道,历史都是在曲折中发展前行的。北魏孝文帝的汉化改革不会一帆风顺,在他去世后不过二、三十年,随着北魏政治的腐败,既得利益受到剥夺的北方军事力量发动了一场大规模暴动,史称“六镇叛乱”。这一叛乱的直接后果是,北魏王朝摇摇欲坠,在一次次军事整合后,北魏分成了以山东地区为核心的“东魏—北齐集团”和以关中地区为核心的“西魏—北周集团”。

因为东汉以来,中国经济的重心在山东地区,而洛阳以“天下之中”的地位,是东汉西晋北魏以来,中国恒定的政治中心,因此“东魏—北齐集团”从各方面来说,都比“西魏—北周集团”有着更强的实力。

如何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取得不败的地位呢?

这是摆在“西魏—北周集团”的首领宇文泰面前最为重要的课题。而他的解决方式,简单说是下面两点:

1. 推动胡化,并用中国传统的《周官》制度为其胡化政策披上复古的外衣;

2. 紧密依靠关中地区的军事实力,结成政治军事联盟。


其中,第一点我们不展开说,总之如果我们看到西魏、北周一系列特别奇怪的官名和族姓,基本都是第一点的产物。举个例子,北周时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官职叫“大前疑”,还有隋文帝杨坚在建立隋朝以前的姓叫做“普六茹”。

而第二点,是我们今天分享的重点。宇文泰建立的这个政治军事联盟,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关陇贵族集团”。具体而言,就是当时的八柱国、十二大将军和他们的家族。请注意,唐高祖李渊的祖父李虎和外祖父独孤信,都位列八柱国当中,而隋文帝杨坚的父亲杨忠,则是十二大将军之一。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什么?

整个的西魏、北周、直到隋、唐皇室,都出自这八柱国十二大将军之中。(而且不止皇室,连皇后家族也多出自其中,比如独孤信,他最小的两个女儿就分别是隋文帝的独孤皇后,和唐高祖的母亲)。

也就是说,由这八柱国十二大将军组成的“关陇贵族集团”,构成了西魏到隋唐的统治阶级。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以关中地区(主要是今天陕西中部的宝鸡、咸阳、西安、渭南一线)为核心的“关中本位主义”和与之配套的府兵制。

在府兵制完备的年代,全国一共有八百多个军府,而其中五百多个集中在关中地区,所谓“居重驭轻”,就是这个意思。

这也是为什么,从西魏直至唐初,得关中者得天下的根本原因。李唐之所以能够迅速夺得天下,就是因为太原起兵后迅速进占关中地区,既取得了政治上的合法性(在隋朝首都拥立隋恭帝),又夺取了主要军事力量。而隋炀帝南游江都,远离了根本之地,其败亡也就不难预料了。

但是,所有这一切,在李唐王朝建立半个世纪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改写这一切的历史人物,就是武则天。

第二部分:唐代的政治生态

初唐政治生态

在说武则天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唐初的政治生态。

前面说过,北魏分裂之初,“东魏—北齐集团”的政治、经济实力都远远胜过“西魏—北周集团”,也就是“关陇贵族集团”。但是,经过关陇贵族集团的内部整合,也拜北齐一系列荒唐君主所赐,分裂三十年以后北周灭掉了北齐,先统一了中国北方,这一年是公元577年。

四年后,也就是581年,杨坚取代北周,建立了隋朝,开始对原来的山东、关中两部分政治势力进行整合,并逐步革除宇文泰的胡化政策和那一套莫名其妙的官制名称,向汉魏以来的政治传统靠近。

又过了八年,在公元589年,隋军南下,金陵王气黯然而收,三百年的大分裂在这一年宣告终结,南北方再次统一在一个政权之下。从此,原来东、西、南三部分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开始统一。

隋炀帝本人就是“人不分南北”的一个最好典型。他不但娶了南朝士族的兰陵萧氏之女为妻,更因为长期镇守江南,爱上了吴侬软语。即位后开凿大运河,沟通东西与南北(隋朝的大运河是以洛阳为中心,南北分别到达涿郡和余杭,并通过广通渠将黄河水道与首都大兴城,也就是唐代的长安城连接起来),最后更是客死扬州。

在这种历史情境之下,南方的文化开始迅速影响北方,而几百年来的山东士族也是崖岸自高,在政治力量已近式微之时,努力维持着其门第与社会地位。
隋末剧烈却短暂的社会动荡,并未从根本上动摇这种社会生态。

继隋而起的李唐皇室,同样出身关陇贵族集团,并以长安为其政治中心。出于维护自身地位的需要,也由于社会偏见,唐初对于山东士族是采取压制措施的。当然,这种压制也是对于山东士族凌驾于李唐皇室之上的社会地位的一种反动。

举个例子,唐初修订《氏族志》,结果修志的大臣把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政治地位的博陵崔氏排在了第一,惹得唐太宗李世民大为不满,发了一通牢骚后,大臣们才重排座次,把李唐皇室排在第一位,而把博陵崔氏降到第三。但是,这只是政治权力对于社会地位的干预,实际情况呢?二百年之后的唐文宗时期,宰相宁愿把女儿嫁给只是九品官员的崔皋,也不愿意和皇室联姻。同样惹得唐文宗大发牢骚,说“我朝二百年天子,竟还是比不上他家么?”

与这种压制措施相配合的,就是我们上文反复提及的“关中本位主义”,也就是依靠关陇贵族集团的军事力量,对全国进行控制。

如果我们检索唐初君臣将相的出身与社会阶级,可以发现,其中固然不乏魏征、房玄龄、李勣这样来自山东的人物,但其统治核心仍为关陇贵族,比如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在唐太宗临终之际接受顾命的长孙无忌,就是唐太宗长孙皇后的哥哥,也是关陇贵族的代表人物。魏征、房玄龄等人可以看做关陇贵族集团的合作者,其在山东地区的出身,并不能证明他们代表山东士族这一政治集团。

武则天的出身 

那么武则天的出身如何呢?

从史料中可以得知,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是来自山东地区的商人,而其母亲,也就是武士彟发达后续娶的夫人则是杨隋皇室之女。商人,在传统社会中地位是不高的,因此武则天实际可以看作是山东寒族出身。而其能进入李唐皇室的宫廷,跟她母亲的杨隋皇室血统有相当的关系。

我们知道,武则天是唐太宗贞观年间入宫的,但终太宗一朝,她的地位不过五品的才人。到了唐高宗永徽年间,才由唐高宗李治以“子纳父妾”的方式重新召回宫廷,然后借王皇后与萧淑妃争宠的机会搏得上位的。而在其上位的过程中,朝廷老臣,如长孙无忌、褚遂良、于志宁、来济等人大多持反对态度,也与她山东寒族的出身不无关系。

那么,对武则天来说,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如何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呢?又怎么才能进一步攫取更大的权力呢?

答案只有一个:破坏和摧毁关陇贵族集团的统治。

因此,我们看到,自武则天被立为皇后伊始,她和唐高宗就开始有计划的打击关陇贵族集团。这个集团的核心力量,以长孙无忌为首,逐一被贬被杀。而与此同时,武则天开始大量引进新兴人才,以充实统治力量。
什么样的统治力量?

进士科人才 

我们知道,科举制是隋朝开始设立的,而隋唐科举的文学性成分非常之高。比如隋炀帝自负其文采出众,就曾经说过:如果以科举来选皇帝,凭我的文采,也是一定会当选的。

但是,因为隋代和唐初的统治集团基本为关陇贵族所把持,所以尽管唐太宗对科举有“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的感慨,科举人才却没有能够成为一支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

但到武则天时期就不同了,因为摧锄关陇贵族集团以夺取政权的需要,武则天开始大力崇奖进士科的人才。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多说一句,武则天大力推崇进士科人才,跟她本人的个性也不无关系。我一直觉得,用现在的话来说,武则天挺有文艺女青年气质的。

举个例子,武则天有一首写给唐高宗的诗:“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大家看看怎么样?

我的感觉,虽然不是第一流的诗,但很能表现一个恋爱中文艺女青年的气质。
武则天不但自己写诗,还喜欢有才华的人。我们都知道一个人—上官婉儿,就是武则天一手提拔起来的。上官婉儿的祖父是初唐大诗人上官仪,因为卷入唐高宗和武则天的政治斗争被杀,但武则天扔把上官婉儿带在身边。而上官婉儿可以说是唐代前期第一才女。

在外廷,武则天也提拔了很多文采好的人,比如初唐很有名的宋之问。那么,文采好和进士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要知道,作为诗歌的国度,唐代的进士科考试跟明清是完全不一样的。明清的进士考试,是考以四书五经为依据的八股文,而唐代的进士科考的是作诗。

唐代也有考经义的考试,叫做“明经”,但明经考试相当不为人重视,当时有一句话“五十少进士,三十老明经”。直接翻译过来就是说五十岁才中进士,都算年轻的;而三十岁中明经,已经太老了。什么意思?一句话,明经科太low,没含金量。

因此,一批依靠文学走上仕途的人,在武则天时代茁壮成长起来了。

武则天正式称帝的时间,只有十五年(690-705),但是在称帝之前,她有长达六七年的时间是以皇太后的名义临朝称制的,再往前,唐高宗后期开始,武则天实际已经开始掌握政权了,当时的人们,管武则天和唐高宗合称“二圣”。也就是说,武则天掌权的时间接近半个世纪。而半个世纪,对于培养人才来说,足够了。

我们今天看到的,影响盛唐的伟大人物,诸如姚崇、宋璟、张説、张九龄等人,都是武则天时期成长起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在李唐光复、武周败亡多年以后,武氏的政治势力一直能够持续下去的原因。

因为在血统上,李唐皇室的所有后代,都是武则天的子孙(高祖、太宗的其他宗室成员,在武则天夺权前期被杀的差不多了);而在政治势力上,武则天培养、提拔的进士科人才占据了盛唐的中心地位。陈寅恪先生曾把从武则天崛起,到安史之乱爆发,占据唐代统治地位的这一政治势力概括为“李武韦杨婚姻集团”,就是这个意思。

在武则天的时代结束后,唐朝经历了中宗、睿宗,直到玄宗开创了开元、天宝盛世,但关陇统治集团却并未随着李唐王朝的中兴而复活,而是持续衰败,直至完全破灭。

作为同样具有文艺男青年性质的唐玄宗,其对于文学的喜爱,和其祖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开元年间和天宝前期,实际上是文学特别璀璨光辉的时代。

当时最有名的诗人,也是政治家的人物首推二张:张説和张九龄。张説是老一辈的人物,武则天时期得到提拔的进士科人才。后来因为协助唐玄宗夺得帝位有功,被封为燕国公。跟承袭许国公的苏颋合称“燕许大手笔”。

他们的文章,不但在社会上风靡一时,连唐玄宗本人也是他们的粉丝。到什么程度?因为要研究苏颋的文章,唐玄宗特意下令,凡是苏颋写作的奏章、起草的诏书,都要抄一份给皇帝存档,以备他不时学习。

而张九龄更是直接以文学为唐玄宗所知遇,一直做到中书令,也就是正宰相的位置。

逐渐,新兴的进士科人物,与树大根深的山东士族成为活跃在大唐历史舞台上的两股政治势力。

这两大政治势力的斗争,在中唐以后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牛李党争。简单说,就是以李德裕为首的代表山东士族的李党,与以牛僧孺为首的代表新兴进士科阶级的牛党的斗争。中唐以后,许多我们熟知的人物,都和这场党争脱不开关系。比如那个文采很好,擅长写朦胧诗的李商隐,就因为陷于这场党争,一生不能得志。

而这场党争,终于在唐末随着黄巢暴动和军阀割据的大屠杀而归于寂灭。随之消沉于历史长河中的,还有自东汉以来维系了数百年的山东门阀士族。在军阀混战不已,门阀士族摧残殆尽之际,在李唐王朝灭亡五十三年之后,一个出身寒微的军队将领,在一个叫做陈桥驿的地方黄袍加身,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此时,无论是江南门阀、关陇集团,还是山东士族,早已是明日黄花。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士族政治早已随着士族的消失而泯没无余,随之兴起的是一个真正的平民阶级的时代,一个文人士大夫全面崛起的时代,一个“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时代。被陈寅恪先生誉为华夏文明巅峰的宋代文明即将破土而出。


书目推荐 


各位朋友,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我推荐几部书:

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田余庆:《东晋门阀政治》;

当然,还有一部书特别推荐,司马光《资治通鉴》;

此外,魏晋史方面,唐长孺、祝总斌、王仲荦、周一良等诸位先生的文章都很值得推荐。

当年,唐长孺先生去世后,周一良、田余庆两位先生合写了一副挽联:

论魏晋隋唐,义宁而后,我公当仁称祭酒
想音容笑貌,珞珈在远,吾侪扪泪痛伤神

唐代我很推荐北大的阎步克教授的书,但他主要做制度史,比如《品位与职位》《从爵本位到官本位》。

另外,还要特别推荐一位老师,北大的荣新江教授。是做中西交通史的,其中有很多唐代的内容,他的东西真的是把东西方很多东西打通了。



嘉宾及声明曹玉骞

嘉宾:燕京土著,半只海龟。孤身远游之地,既有繁花似锦,也经冷月荒丘。寻常日之际,好为不古不今之学;立身处世之道,在于不夷不惠之间。尝自谓:万里风云三尺剑,一庭花草半床书,平生之志足矣。回顾曹玉骞先生以往精彩讲述,请关注“東西”(dongxi99)。后台回复“曹玉骞”或“cyq"。


版权声明:本文经嘉宾授权发布。内容著作权归属讲述者,活动组织及版式设计由東西堂完成。如希望转载请取得授权。用作商业用途,请与原作者联络。否则,请自行承担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