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民的名义》看阶层固化

崇杰文学堂 2019-04-13 23:25:31

《人民的名义》中,有一个很值得人深思的现象。

反贪局局长陈海的爹是常务副检察长陈岩石,省委书记沙瑞金由常务副检察长抚养长大。

反贪局一处处长陆亦可的妈是省高院民二庭庭长、姨父是省政法委书记。

如果不是官二代,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发展,那么便只有当高官的秘书或者女婿这两条出路。

市委书记李达康是老省委书记赵立春的秘书,市法院副院长陈清泉是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的秘书。

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是老政法委书记梁群峰的女婿。

再来看看男一号新任反贪局局长侯亮平,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疯狂追求他,为什么没有接受?看看她现在的妻子钟小艾就明白了。

副省级的省检察长季昌明给钟小艾通风报信告知侯亮平被停职的消息,她劈头盖脸就跟训孙子一样一顿训斥:“我说老季啊,你们有些人是不是心里有鬼啊……”

省政法委书记面对她,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得罪。

年纪轻轻就成为中纪委监察室副主任,说她爸不是副国级以上,你都不信。

所以有人说,这部剧不应该叫《人民的名义》,应该叫《家族的荣耀》。

其实全剧讲的就是以侯亮平为首的官二代,与赵瑞龙为首的官二代之间的一场火拼,没人民什么事儿。

 

全剧有三个农民的儿子:国家部委项目处处长赵德汉、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

小官巨贪赵德汉开局不到两小时就挂了,留下一屋子的钱,愣是一分钱没敢花。

 

以命为子,意欲胜天半子的祁同伟的命运最是令人唏嘘。

一个从没吃过一顿饱饭的农家子弟,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他不屈不挠,最终成为汉东大学学生会主席,不可谓不优秀。

但是寒门子弟,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冲破血统的枷锁。

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梁璐为了报复男人,追求他。他不答应,就被她老爸发配到偏远山村的司法所,而且美其名曰为了锻炼他。

权力就是这么任性,虽然我追求你不是因为爱你,只是为了报复男人,但是你竟然敢不答应,那我就毁掉你的人生。

就算我是双破鞋,就算你连备胎都算不上。但只要我看上了你,你就得感恩戴德,摇尾乞怜。

祁同伟没有屈服,他自愿进了最危险的缉毒队,身中三枪,屡立大功,他天真的以为只要他努力付出,这世界会还他一个公道。

结果呢?

在省政法委书记的安排下,他的努力只换来泡影。

最终,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寒门子弟的努力永远无法填平与权贵子弟之间的鸿沟。

于是,他屈服了,违心地向梁璐示好。

而梁璐为了羞辱他,要求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下跪求婚。

祁同伟说:那一跪之后,他的灵魂,便死了。

当权贵子弟钟小艾与侯亮平一边炒着菜,一边带着十分鄙夷的口吻聊着祁同伟当年这屈辱一跪的时候,我看到的是那种高贵血统带来的天然优越感,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

他们不屑,他们鄙夷,因为他们天生高贵,天然高高在上。

通过让权贵子弟践踏自尊的屈辱方式,祁同伟终于成为了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婿,打破阶层的围墙,逐步走到了公安厅厅长的位置。

但是他的出身已经注定了,他悲剧的结局。

当他遇到同为农家子弟却不甘于命运摆布的高小琴的时候,那便是伯牙遇子期,相见恨晚。

高小琴说:“我们为这一切付出了太多太多……”

祁同伟说:“如果我们不付出的话,我们的下一代就要付出。”

他们的努力,便是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够成为权贵子弟,不用再承受自己所遭受的屈辱。

当穷途末路之时,祁同伟与高小琴相拥而泣,他对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走了就永远都不要回来!”

那一瞬间,我的心忽然颤了一下。

苦命鸳鸯!


为了黑化祁同伟,让观众认同祁同伟是个坏人,编剧刻意安排了一个有些突兀的情节:祁同伟的表弟轮奸了一个女孩,祁同伟却让人放了他表弟。

但是在一集里,我看到更多的是他的妻子梁璐对他那些穷亲戚以及他自己的深深鄙夷。

当她让保姆将对方穿过的拖鞋扔出去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梁璐的鄙夷并非来自对方的违法乱纪,更多在于血统上碾压式的优越感。

 

农家子弟祁同伟通过成为权贵的女婿,打破阶层的藩篱,成为了权贵的一员。而同样没有背景的李达康则选择了做权贵的秘书这一条路。

通过做权贵的秘书,李达康敲开了上流社会的门,成为京州市市委书记。

但,沐猴而冠,终归不是真的权贵子弟。

所以,他兢兢业业,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为什么侯亮平、钟小艾之流可以怒怼上级,而李达康一见到上级就谄媚无比?

为什么赵瑞龙之流可以任意妄为,而李达康从不为家人亲朋做任何事,最终妻离子散,成为孤家寡人?

因为,他不是权贵子弟!

他不敢!

在作者周梅森的原计划里,《人民的名义》第二部中,李达康最终落马。

也许由于李达康的意外爆红,在电视剧中的命运将会有转折。

而现实生活中,那千千万万个李达康,最终都逃不过命中注定的陨落。

为什么观众喜欢李达康,正是因为作为非权贵子弟的普通人从他身上,看到了寒门子弟在官场挣扎的不易。

当欧阳菁被捕,李达康在冷清的家里,抱着妻子的照片默默流泪。

那一瞬间,我的心又颤了一下。

寒门子弟皆不易啊!

 

当赵瑞龙、侯亮平、钟小艾之流高高在上,冷嘲热讽的时候。

我看到的则是千千万万个祁同伟、李达康的苦命挣扎。

 

(崇杰文学堂145期:从《人民的名义》看阶层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