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民的名义》看“官场小说”的流行

媒咖君 2020-08-06 15:50:34

这一段时间以来,周梅森先生的小说《人民的名义》随着同名电视剧的热播,火得一踏过糊涂。


火到了办公室人人都在谈“人民”,朋友圈人人都在刷“人民”,如果没读这本书或者没看这个剧,就失去聊天资格。


关于这部戏,“度娘”是这样介绍的:为充分展现中央“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的反腐精神和国家当前轰轰烈烈、气势如虹的反腐斗争局面,作家、编剧周梅森先生潜心八年,于2016年再次推出大型现实主义题材长篇力作——《人民的名义》,一部反腐高压下中国政治和官场生态的长幅画卷。本书讲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临危受命,调任地方检察院审查某贪腐案件,与腐败分子进行殊死较量的故事,艺术再现了新时代、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反腐征程的惊心动魄,并最终揭示出党的领导干部应如何树立正确的权力观这一宏大的政治主题。


坦率地讲,我既没读这本书,也没看这个剧。一来没时间;二来,电视剧演得再好也是电视剧,难道会比18大以来中国发生的轰轰烈烈的现实反腐大戏更精彩?更波澜壮阔?我不相信!


断断续续,从朋友圈了解了一些这部戏的大致内容。媒咖君认为,这部戏虽然冠之以“人民的名义”,但实际上还是没有跳出“官场小说”的窠臼。你看,官场的争斗,庙堂上正义人士大战贪腐官员,描述的都是官场啊。


因为作者周梅森,就是一位以写“官场小说”出名的作家。


第一次真正接触“官场小说”,是在1999年,本科毕业前夕,即将就读研究生。这期间闲得无聊,在一本杂志上读了王跃文的小说《国画》,当时我只觉得写的有趣,写出了一种从来没有接近过的一个群体的生活场景。后来才知道,王跃文的长篇小说《国画》的出版,竟然被认为是“官场小说”作为一个名称正式提出来的标志,从此以后,“官场小说”正式纳入大众视野。而当年,我不熟悉的那个群体就是“官员”,他们活动的场被称为“官场”。


后来做了记者,与官员和官场打交道多了起来,渐渐感受到,这是一个极其特殊和极其复杂的群体。


由于手握笔杆子,官员多少有点忌惮,一些人会拼命向记者展示他们清廉能干的一面,而掩饰他们贪婪跋扈的一面。更多时候,他们觉得要远离记者,因为他们的“秘密”太多。但是,好像每个官员也都希望有几个记者朋友,关键时刻能“灭火”。


话扯远了,记者与官员的关系,是一篇大文章。近年来一些贪腐案件,如“表哥”、“房叔”等,都是记者在网上爆出来了,众多网友跟帖,反腐部门“党鞭”呼应,腐败分子被一举拿下。


 后来,以《侯卫东官场笔记》和《二号首长》为代表的“官场小说”大肆流行,我问了一些周围的朋友,当年几乎都看过。



《侯卫东官场笔记》系列,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写起,从村镇干部到省级高官,随着主人公侯卫东的10年升迁之路,逐层拨开中国村、镇、县、市、省官场现状。这部小说同之前所有的官场小说迥然不同,描写一个小人物如何在官场奋斗成功的故事。通过主人公从下到上的一路走来,层层展现中国官场各级现状,成为新派官场小说的代表。


《二号首长》说的是,媒体记者唐小舟,在报社受到总编辑的无情打压,在家里,老婆谷瑞丹红杏出墙。自认为可以和美女记者徐雅宫发展一场轰轰烈烈的暧昧情事,却被委婉拒绝。正当人生处于低谷时,省委办公厅一纸调令,调他担任新任省委书记赵德良的秘书,命运曲线迅速触底反弹,总编辑的谄媚,谷瑞丹的温驯,徐雅宫的柔情,老板、官员都极力结交他,“好处”接踵而至。一幅全景式官场画卷,在他的生命中展现。


 “官场小说”如此流行,媒咖君认为原因在于:一、中国是个“官本位”国家,千年来,崇官、仰官观念没有改变。二、官员有掌握别人命运的权力,官场是一个利益极大的场所。三、官员、官场,一向是隐秘的世界,普通人难以窥知其中奥妙,只有通过影视作品,得以知一二。


话说回来,媒咖君还是认为,《人民的名义》,是“官场小说”的升级版,为民众还原了部分真实的官场生态,电视剧也还值得一看。毕竟,我们在“抗日神剧”之类的烂片中,已经消磨了太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