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人民的名义》导演、操盘人李路谈了谈

编剧帮 2019-03-13 09:19:11

 点击↑蓝字即可订阅

源 | 长江商学院(微信号Weixin_CKGSB)

“能把这些黑暗拍出来,就是光明。”


在我们约定与李路导演电话访谈的那天,他还在赶往下一场采访的路途上。《人民的名义》彻底的火了,媒体争相追访,也让他的日程变得分外匆忙。但相较于拍摄时700多个焦灼日夜,现在的他显然已是松了一口气。在与长江官微的访谈中,李路将创作背后的故事和他的创作初心娓娓道来:“我是不愿意为拍而拍的,而是要有情感,要有想表达的一种东西再去拍。我不想做流水线上的这种导演,我不想为了挣钱而去拍戏,这种坚守与担当,长江的教育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李路

中国电视剧导演、制片人

长江商学院EMBA12期校友

1


“我只能算个‘业余导演’。”李路自嘲道。


确实,别人可能半年就完成一个项目,李路平均两年才出一部戏。“我低产,8年才拍4部戏,跟我的团队都苦死了。”李路带着苦笑。可正是这位“低产”导演执导的《人民的名义》火了,彻底地火了。


有人说,如果还没看《人民的名义》,就要被人民的社交圈遗弃了,因为你会看不懂微博微信上大半的段子。这并不夸张,就在《人民的名义》第45集播出时,实时收视峰值直破7,创下了近十年国内电视剧史最高纪录,成为“21世纪剧王”已是指日可待。


有趣的是,这部现象级电视剧从名字到题材再到演员,都带着浓重的主旋律色彩,似乎并不具备任何一项符合当下爆款戏剧的条件,但又正是这样一部没有“小鲜肉”、没有一线电影明星、破冰“拍苍蝇打老虎”的反腐现实主义题材剧牢牢攫住了老、中、青三代人的关注,久违的“万人空巷”之景重现。


不仅顺利播出,而且各项指数爆表,《人命的名义》这个精心雕琢的作品成为了非同一般的“爆款”,李路也终于能从两年以来的疲惫中走出来。


“两年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今晚我终于可以睡个踏实觉了!”首播时,李路在他的微博里写下了这句话。如今,看到作品的成功,他如释负重。


2


涉及“高层反腐”这样敏感特殊的题材,过审的坎坷、资金的压力、商业回报的不确定……没有人能预知这样的剧将会面对怎样的命运。《人民的名义》更是从开拍之初就步履维艰。


“我知道它有风险,但没想到整个这700多天的压力会这么大。”李路放下重担后,终于说出来。从决定拍摄开始,资金、演员、担心审查等等无一不是问题。


要知道,《人民的名义》最初拍板拍摄之时,编剧周梅森才写出三集剧本,但李路就已经支付了价格不菲的全额剧本稿酬。李路回忆着:“你要知道,周梅森根本不写人物小传的,所以当时人物走向在哪里、找哪个平台播,这些都不知道。”


而从融资开始,就有超过50家投资方因为担心题材的敏感性、尺度和可能面临的风险,最终没有参与投资。其中有一些投资方甚至已经签约,最后选择毁约退出。事实上,《人民的名义》的开拍之初都是一次“强行开机”,当时有2000万的资金缺口没有着落,作为导演兼制片人,李路肩上承受着重压。


“当时我也跟长江的同学讲了,同学都非常有担当,一句话‘差多少,一天就到账’。”但李路考虑到大家承受风险的能力,以及对跨行业缺乏了解,毕竟这是一个他们相对陌生的版块,“所以在整个融资期间,我没叫他们投,但如果有问题,我知道他们会伸出援手”。


尽管过程折磨,李路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放弃,因为20年的好友周梅森,因为13年来没有一部优质的反腐题材剧,因为自己有着坚定的选材原则和要拍好剧的执着,他说,“哪怕卖房子也要拍”。


当被问到为什么这般坚持时,“不能败”,是李路抛下的回答。这也是李路的做事态度,三个字带着一股血气劲儿。


在开机15天后,资金终于到位,不过李路依然在拍摄过程中严格控制成本——《人民的名义》剧里80名演员的片酬加起来只占了约一半的费用,这种成本配置在当下市场中早已经找不到了。


3


尽管没有一个流量IP或是小鲜肉,但演员阵容里——张丰毅、吴刚、侯勇、许亚军、陆毅、胡静、柯蓝、张凯丽……无一不是撑得起演一号的戏骨、戏痴,要请到他们的价格也绝非小数目,李路直言,“片酬啊,我们的资金就那‘一锅肉’,大家都知道,是瞒不了的,就那么多钱。那么就跟他们照实讲,你那么多戏份要真按照市场价格来,那我就要赔钱、扛责任了”。


这每一个演员,都是李路一个一个靠着刷脸敲来的,“各种招数用了,譬如我就告诉他们,一起来干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或者实话实说,希望各位大哥、大姐、弟弟、妹妹、老师来帮帮忙、行行好。”就是这样,李路跟他们聊理想、聊情怀,才有了这样真正的戏骨阵容。


“演员一定要是要上档次、有功力的”,这也是李路从一开始就定下的基础策略。


无疑,这种策略非常奏效。


▲导演李路(左)与演员白志迪(中)、李光复(右)对戏


谁都没想到,最先火起来的并不是陆毅饰演的“孤胆英雄型”主角侯亮平,而是被怒赞神演技的“小官巨贪”赵德汉和一心关注GDP的达康书记。炉火纯青的演技才能撑起这部剧,有人描述这群演员们“一个眼神、一个眉梢,都满满的是戏”。李路在谈到这些演员们飚戏时的场景更显得非常兴奋:“他们都是直接前天晚上在房间里想好怎么演,第二天上来就来。就像武林高手过招的时候不用拿刀拿枪。”


恰是这样一群资深的戏骨、戏痴的演绎,让这部反贪题材的作品在各个阶层的受众中都大获赞赏。李路曾回忆,在进行后期制作时,很多负责制作的“90后、95后”都喜欢上了这部作品,这也让李路感到很欣慰。


现在,一部电视剧中演员平均年龄接近50岁,还能吸引20多岁的年轻人,这不是常理、逻辑可以预判的。李路感慨:“年轻人喜欢这部剧,非常之重要。证明年轻人的三观是正的。”年轻人的三观正固然重要,但要怎样让这样正的三观演绎出来并被大家所接受,就真的是一门深刻的艺术了,而李路做到了。


在诸多当红的影视作品中,主打小鲜肉的大流量IP往往能够吸引大批的年轻观众,一部主旋律正剧要能够吸引年轻人的关注,需要去脸谱化、需要糅进不一样的、真实或有趣的元素,《人民的名义》还做出了不一样的突破,它留下了切口,“让这些充满创意又籍籍无名的观众们有欲望玩耍起来”。


4


“当初想过这部剧会这么火爆吗?”

“我们当时设计的预期方案,就是要做一部现象级的作品,但是这么火爆还真没想到。”李路向我们坦言,“如果没有互联网和新媒体这些东西,大家都跑回去守着电视机看,这也是没法想象的”。


剧本扎实,情节跌宕,有悬念、有故事,揭露贪婪的人性,又有细腻的情感,一部真正投入思考的剧作,是能够被观众所感知的,有着高颜值小鲜肉的剧作或许会受欢迎,但有着思想与深度的作品更是可敬。


当问及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会如此火爆的原因,李路回答的声音云淡风轻,却字字深刻。


他真正触及的是作品在深层次上所反映出的灵魂与核心,就像俄国文艺理论家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论述,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李路说:“作品和各个阶层的百姓,所要表述的所思所想,产生了共振,拍了或者说了他们想要的说的、想要表达的,这些问题触及到了大家的内心吧。”


“两年间什么其他戏也不想,就想安安静静做好这个戏的后期,就把这件事做到极致。只有极致了,你才会出好东西。”在社会满是浮躁与逐利的时代,能够静下心来认真思索一部影视剧作品所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不是急于凭借商业的包装、备受追捧的小鲜肉,或是其他一些令人耳晕目眩的新技术来博人眼球,这可能才是《人民的名义》备受好评的根本所在。


就像李路在描述拍摄这部作品的初心时所说的那样,“没必要谈那么深刻的、那么政治的东西,我就觉得是一部好剧,就是一部刻画人心的好剧”。


在做导演的路径上,李路一直不愿被资本绑架又想坚持自我,“踏踏实实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因为短短几个秋,做那么多戏也不切实际。” “尽管8年做了4部剧,产量很小,但每个题材在选材时都会在我的原则下进行。这两个原则,一个就是社会认同,另一个就是艺术价值。这两点我是一直遵循的,因为有了这两点,收视率、社会影响力都会有的。”这种带着理想主义的原则在今天看起来难免有些不可思议。


对于这样深耕的坚持,李路对我们说,“这可能也源自于长江对我们的教育,长江的影响在各个方面都能体现出来,无论是对我做制片人,还是做导演”,正因为有长江的那段经历,对李路在影视产业的推动和理解有了很大的帮助,“和同学与老师们这么多年的互动,在影视文化这个版块的产业中,理论高度和实践高度上都带来了提升”。更重要的,还是“责任与担当”理念的潜移默化,李路说:“我是不愿意为拍而拍的,而是要有情感,要有想表达的一种东西再去拍。我不想做流水线上的这种导演,我不想为了挣钱而去拍戏,所以这种坚守与担当,长江的教育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 长按二维码关注长江商学院 」

原文地址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E / N / D

招聘

商务助理、编剧经纪人、法务专员、影视策划(项目评估)、产业记者(兼职)、文案策划 —— 2-3年影视行业相关工作经验,简历与作品投递至hr@bianjubang.com

公司、项目合作 ◇ 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rene0602

编剧经纪、剧本代理 ◇ zqy24680

回复“我要加入分会”加入编剧帮全球分会

投稿  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百度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