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未删减版本:孙连城怒斥李达康,沙书记听完震惊了

共同自由 2019-06-21 00:05:12


摘要

沙瑞金和李达康听到之后,被震惊的说不出话,当场许多干部被孙区长的高风亮节,无欲无求,探索真理的精神感动的流泪了,纷纷站起身,为孙连城鼓掌,掌声经久不息……

自此,京洲官场上流传着汉大帮,秘书帮,和星空帮三足鼎立的传说。

孙连城怒斥李达康,沙书记听完震惊了 

来源: 新浪微博“留几手”

第45集,因为沙书记暗访光明区信访办,看到了信访办低矮的窗口,李达康面红耳赤,连夜组织京洲市懒政干部学习班,并视频向省委直播,当着众多干部的面,拿光明区副区长孙连城做典型,冷嘲热讽。

“我们这个孙连城区长,在区长的位置上毫不作为,混吃等死,这位同志最大的特点,喜欢看星星……

孙连城毕竟也是50多岁的人了,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当场拍桌子站起来,怒斥李达康。

孙连城说:“李达康!我忍你很久了,你不要欺人太甚!”

李达康先是一愣,没想到老实巴交的孙连城居然会反击,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呵呵一笑,问:“哎呦,你还有委屈了?那你说说吧。”

孙:“你说我不作为,不就是因为我没给新大风厂解决工业用地问题么?陈岩石给你告状去了。新大风厂要20亩工业用地,光明区能卖的地都让丁义诊给卖的一干二净,你为了讨好陈岩石,嘴上说的轻松,可我上哪给他们搞20亩工业用地?你让我怎么作为?就算光明区有地,那他们有钱么?一分钱都没有,你说说这地怎么批?就他们那些个下岗职工,乌合之众,哪家银行愿意给他们贷款?

还有那个信访办的窗口,改不得花钱么?区财政刚刚给大风厂垫了1000万,哪还有钱了?我自费花60元买4个小椅子先顶一顶怎么了?怎么就不作为了?老百姓坐小椅子委屈了?再说了,那信访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丁义诊在的时候,你怎么没发现?他一跑,你就看见了?早你干吗去了?”

李达康被问的哑口无言,孙连城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说:“你李达康说我不作为,那么你呢?你任用丁义诊主持光明峰项目,他吃拿卡要,胡作非为,勾结开发商,随意把工业用地改成商业用地?你身为一把手,当真一点都不知道?丁义诊出事之前,群众举报就没断过,你为了政绩,充耳不闻。丁义诊出逃了,你却毫发无伤,你这叫有作为?”

李达康嘴唇颤抖的说:“在丁义诊这件事上,我用人不察,我失职,我道歉。”

孙连城:“得了吧,达康书记,你承担什么责任了?降职了?还是处分了?连罚酒三杯都没有,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纪委干啥?”

“说完丁义诊,再说说你前妻欧阳菁,你前妻身为银行行长,放贷吃回扣,你一丁点都不知道?她出事当天,你俩火线离婚,怎么就那么巧呢?你前妻走哪都拎着好几万的名牌包,你这么些年一点都没觉察?就算你不知道她受贿,那你孩子在美国念书的学费和生活费是哪来的?你知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你连自己老婆孩子都管不了,你还有脸说我不作为?”

李达康气得浑身颤抖,一拍桌子,大喊:“你要是觉得我李达康有问题就去纪委举报我!今天是讨论的是懒政,就事论事,你扯欧阳菁干什么?”

孙连城微微一笑:“好,咱们就事论事,你说我懒政,我孙连城在光明区一干就是二十年,我懒政?光明区为什么GDP全市第一?为什么大风厂一块地就价值十几亿?这就是我懒政的结果么?我兢兢业业二十年,连个区委书记都不让我当,谁不知道咋回事啊?你达康书记是赵立春的大秘,祁同伟是梁群峰老书记的女婿,你们都是有政治资源的人,跟坐着火箭似的嗖嗖往上升,我孙连城在光明区一干二十年,连个区委书记都升不上去,不就是因为我没有政治资源么?我连那个大贪官丁义诊都不如,讽刺啊。对了,丁义诊出事之前带着一群干部,天天往山水庄园跑,都快把那当干部食堂了,你李达康能不知道?怎么没见你有一丁点作为呢?你是不是懒政?”

李达康指着孙连城大喊:“闭嘴,再胡闹我开除你党籍!”

孙连城毫不示弱:“我违纪了么?你凭什么说开除就开除?你以为党是你家的啊?你在这吓唬谁俩呢?李达康,我等着你开除我党籍!”

正在白热之际,沙书记拍马赶到,推门而入,对着孙连城鼓掌,沙书记激动的说道:“孙区长,刚才你们的讨论,我们都看到了,很深刻,很感动。组织上已经决定了,下届省长,你来当。”

孙连城仰头闭目,双手背在身后,缓缓说道:“算了吧,我孙连城何德何能?我自己一清二楚,我连区长都不想当了。”

沙瑞金书记疑惑的问道:“那你想去哪里,但说无妨,组织上尽量满足你。”

孙连城听到这,两眼一亮,高兴的说:“我要去少年宫科技馆,带领孩子们看星星,探索宇宙的奥秘。”

沙瑞金和李达康听到之后,被震惊的说不出话,当场许多干部被孙区长的高风亮节,无欲无求,探索真理的精神感动的流泪了,纷纷站起身,为孙连城鼓掌,掌声经久不息……

自此,京洲官场上流传着汉大帮,秘书帮,和星空帮三足鼎立的传说。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感谢您的阅读!

共同自由是现代社会主义的本质。本公号专注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理论与实践,每日为您推送第一流的中国政论文章。

拓展阅读:

你们爱的达康书记 走到现实中也许并不那么可爱


没有一点点防备,在一个小鲜肉遍地的圈子里,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不帅不酷的达康书记居然火了。“一大波年轻的迷妹”开始二次加工,制作了各种同款表情包:“达康书记别流泪,祁厅长会笑!”相关话题持续刷屏朋友圈,连带着剧中的其他人物也吸粉无数。


新快报记者对话了该剧原作者、编剧周梅森

他却直言

你们爱的达康书记

如果走到现实中也许并不那么可爱



■周梅森。受访者供图


“达康书记是你家的也许你不会太高兴”


新快报:达康书记这样的官员在现实中多吗?


周梅森:当然存在,而且大量存在。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类官员,愿意干实事,也能干事,但缺点也很明显,很霸道。另外,比如丁义珍出事时,他没有第一时间检讨自己的错误,而是找到纪委书记,想要推卸责任。


新快报:像达康书记这样强势,不爱被监管且有点“一言堂”的官员让人隐隐有点担心,会不会因为某种原因“变坏”?


周梅森:确实,不愿意被监管的“达康书记”绝对有这个风险。而且现在的腐败有一个特点,能人腐败,一些人因为权力不受制约而出事。




我写作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提纲。我笔下的人物怎么走,开始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根据他们的性格特点来走的。所以针对这种性格的达康书记,我在书中埋下了伏笔,如果还有下一部,我想腐败的主角也许就是达康书记了。他为官30年,说不定哪一笔账就出问题了。


这样的判断其实也源于现实生活。


新快报:有人评价,达康书记的太太欧阳菁控诉他的那段让人看着很揪心。感觉这个爱看《来自星星的你》的女人,并没有从达康书记身上收获到多少爱情。


周梅森:关于这一点我特别想说一下,这是我留给自己以及读者和观众的思考。达康书记在现实中是一个悖论。


我问身边的亲戚朋友,希望家里有个达康书记还是祁同伟,不少人表示更愿意家里有一个祁厅长。原因很简单,对有些人来说,苟富贵不相忘,富了贵了就要照顾乡亲。而达康书记呢,他目标明确,坚决不给家里人办事,甚至对家里人比外人还严苛,他和妻子离婚也是必然的。我也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这话,海瑞绝对是个清官,是个好官,但放你家试试看。



新快报:你说的悖论就是指严于律己的官员在现实生活中难有朋友吗?


周梅森:这个我不能肯定。我前面也说了,达康书记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挺多的,但他们普遍人缘欠佳,就是这个道理。眼下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所以放在这里让大家共同思考。


贪官的迷惑性可以很高


新快报:不过我也留意到,《人民的名义》里几个“坏人”的表演者也很出彩,比如祁厅长,比如一脸憨厚的赵德汉处长。怎么想到让侯勇这个一直演硬汉的老戏骨来演的,反差很大。




周梅森:哈哈,这算是一个意外之喜。本来我们最先想到的是范伟,他演过很多坏人的角色,给观众的感觉就是“不是好人”,如果范伟演赵德汉,他说没贪,我想没人会相信。只是范伟有事临时来不了,才换了侯勇。侯勇一直演正面人物,正得不行的硬汉,所以当侯亮平说,“该不会冤枉了一个清官吧”,也许没看过小说的观众会真的觉得可能是搞错了,迷惑性非常高。他住在老旧的居民楼,吃着炸酱面,骑自行车上下班,多年的存款也就十来万,瞒着老婆每月给乡下的老母亲寄300块钱。表面上看来这就是好干部的典型,结果这个像“老农民”的处长却是“巨贪”,反差很大是典型的“双面人”,播出后的效果更好。


新快报:像赵德汉这样的官员感觉似曾相识,新闻报道过不少。


周梅森:我笔下的所有小说都源于真实的生活,我认识的不少官员也“进去了”。所以很多人物是有原型的,比如丁义珍的原型是辽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而赵德汉,他的原型就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人称“亿元副司长”。


现实生活比任何虚构的文学创作都要精彩,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会觉得《人民的名义》好看的原因。


所以当记者问我这些年来在政治小说创作上的尺度有没有变化,我就会说,绝对有变化,不变都不行,因为现实生活一直在变,过去我无法想象一个处长能贪两亿,多台点钞机工作十多个小时,烧坏了一台才能数完,太夸张了。


《人民的名义》能播出 就是对我坚守的回报


新快报:你在作家里是出了名的“倔”,小说搬上荧幕后有许多细节变化,有人提到比如小说里丁义珍并没有潦倒,反而逍遥法外,但在剧集里他却回国接受了法律制裁。你为何要做这样的改编?


周梅森:应该说小说的尺度还是要大些,比如你说到的丁义珍结局问题,其实小说和电视剧里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这只是作品在不同渠道展示的需要而已。


反腐题材作品的热播,我觉得这是社会各界对我们(文艺工作者)的鼓励,鼓励我们反映时代,跟上时代。


大家开始有共识,反腐的作品不会带来消极的影响,反而会是一种监督的力量。


事实上,我认为这部剧的播出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从国家层面来说可以说是反腐的成果,从我个人来说是对我坚持20多年来写政治小说的回报。

文章来源:新京报


新快报记者 肖萍 郭晓燕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