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私到深处必为公!

太平洋文化 2019-05-14 13:58:34

改革为了谁?未来要怎么做?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关键节点,“如何再出发”成为举国上下关心的话题。近日,《人民日报》等多家党媒纷纷在头版发表《为有源头活水来》一文,指出“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人民”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纵观历史,只要正确对待人民群众,选对发展路线,这股“根本力量”必将成为民族繁荣、国家昌盛的基石。


以史为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所谓“正确对待人民群众”,就是要察民情、顺民意、为民生,积极保障个人权益。



孟子曰:“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这不仅是孟子的观点,也是自古以来人类社会的共识:天下的基础是国,国的基础是家,而家的基础是个人。


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可一旦联合起来,这股洪流将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


数千年来,中国的历史一直处于一个怪圈:朝代开国时重新分配土地,产生大量农民;经过日积月累,土地向少数人手中集中,农民失去土地,国家丧失税源;大规模农民起义爆发,旧王朝崩溃,新王朝建立,重新分配土地……



以明末为例,关内的土地兼并、灾荒战乱导致流民四起,朝廷为平叛筹集巨额军费,财政支出向军事倾斜。


“闯王”李自成本是一个驿卒,因朝廷财政窘迫,被“裁撤冗员”走上造反之路,最终攻破北京城,逼得崇祯帝自缢。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个人的基本需求都无法满足,家将不家的时候,国也将不国了。


破解难题:发展工商民富国裕


所谓“选对发展路线”,就是要坚持深化改革,巩固和完善以市场为主导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在封建社会中,封建土地所有制限制了社会分工,限制了集约经济的发展,限制了工商业的兴起,将中国社会牢牢地捆在自然经济之中。而且不能完全阻止土地集中的趋势,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重新分配一次土地,而每一次对土地的重新分配几乎都要伴随着大规模的战争与破坏。



有没有方法去破解这个难题呢?有,而且很简单,就是让数量庞大的人民群众从有限的土地上解放出来,投入到工商业的蓬勃发展中去。


历史上实现了这一目标的朝代就是宋朝。宋朝重商,大量的农民不再是国家生存的根本,朝廷得以采取了与其他王朝迥然不同的土地政策:不抑兼并。以工商业为主导的社会经济体制,在华夏大地这块试验田上首战告捷。



据估算,宋时不足1%的人口占有了全国土地的70%,而每年进入流通市场的土地占全国总面积的20%。由于朝廷成功发展了工商业,不仅仅吸收了大量农村劳动力,更是促进了社会经济,生产力飞速提高,国家和人民空前富裕。张择端所绘的《清明上河图》,形象生动地再现了南宋汴京贸易往来的繁荣景象。


因为有了钱,朝廷对于突如其来的灾害或战乱导致的流民有了一个重磅措施:把军费当“社保”,大量募兵。每当一个地方出事,百姓难以生存的时候,朝廷就在那里大量募兵,“每募一人,朝廷即多一兵,而山野则少一贼”,这也正是宋朝农民起义较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市场经济:私到深处必为公


仓廪足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只有人民群众的物质文明得到保障,精神文明才能被放到桌面上来,社会和国家也才能更好地发展。



1978年,华夏神州春雷滚动,改革开放应运而生。市场经济的到来不仅为社会解放了生产力,同时也带来了“公”、“私”之争。


俗语喜欢以水喻财,有“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之说;但市场经济的今天,应是“小河有水大河满,小河无水大河干”



没有涓涓细流的小河,

哪来奔腾不息的大河?


没有私哪来的公?

私满足了,剩下的不都是公的吗?


没有家哪来的国?

家有了,余下的不都是为国而奋斗吗?


传统观念一直将私与公对立起来,认为个体爱财就是小人,不爱财的是君子。但如果整个社会都不爱财,小河都干了,大河还能满吗?发展的初级阶段要先爱财,取之有道,达到有财,最终再让财富像水一样自然流淌出去,从追利逐名、经有利有名、到淡利泊名,以“小河”反哺“大河”。


正如从当初的太平洋建设到今天的建设太平洋,严氏家族这一路走来都是大私则公、私到深处必为公的实践与体现。


民富方国强,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人民改革开放40年,我们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