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修家谱在乾隆时期最兴盛

满族文化网 2019-05-01 11:43:06

乾隆朝旗人谱书兴盛原因述论

□长江大学历史系 陈力

摘要:在清朝乾隆年间,旗人修谱之风大盛,这与当时的政策导向和历史大背景直接相关。除了皇帝大力提倡之外,谱书成为显示旗人身份、凝聚八旗子弟向心力、激励后人上进心的重要手段。

关键词:八旗 谱书 兴盛

谱书,包括家谱、祖谱、宗谱、族谱等形式。它是一种以表谱形式,记载一个以血缘关系为主体的家族世系繁衍和重要人物事迹的特殊图书体裁。谱书在宗法社会中作用极大,故而,汉人极为重视谱书的修撰、保存和传承,并形成蔚为壮观的谱书文化和传统。八旗崛起于关外,旗人并无修谱的习惯和文化传统。但是,随着旗人汉文化程度提高和统治的日益稳定,他们对族谱、家谱越来越重视。“有清崛起长白,我先人櫜弓箙矢,或从征关内,或居守辽中,服劳王家,为八旗世仆,而散居各行省,占驻防旗籍者,尤不胜偻指计。不有谱牒,奚析源流,数典忘祖,甚为病之。”[1]260在《黑龙江外记》中西清讲了一段故事:“一汉军妪,夜半避邻火,且行且仆,然犹手家谱一册,不肯授亲故。两媪非知书者,而所行合礼。”[2]76由此可见,旗人对家谱、族谱的重视程度。

在清朝,旗人非常重视谱牒的修纂、保存和传承,这在任何一部旗人的族谱中都可以表现出来。马佳氏族谱云:“满洲最重宗谱,盖用以缅怀先德,熟知所至,分藏支派,垂示后人。其俗也源远,其法也至善。何则?满洲旧有尊祖敬老之习,喜闻先人之功绩,用以勉励自己。又有景宪守法之俗,知为某部某人之后胤。又借以约束自身。”[3]124觉尔察氏认为,对于旗人而言,族谱如水之源,树之根。“谱书一部,犹水之有源,木之有本,俾后世子孙,一本九族,勿失本源耶。”[4]22旗人修撰家谱、族谱之目的在于:“溯本求源,满人持旗册为重,慎终追远,汉族唯家谱是赖。”[5]290

旗人极为重视编修族谱、宗谱,其原因有如下几点:第一,在清朝八旗系统中,宗谱、族谱是官职、爵位等承袭的重要依据。清廷规定,立功旗人的官职可以由其后代承袭,这称为世职。并由皇帝将敕书发给其人,记入族谱、宗谱,而族谱、宗谱就成为其子孙承袭世职的事实或法律依据。雍正三年,世宗上谕:“嗣后,八旗补授官员佐领之家谱内,著将原立官职佐领人之子孙,按其名数,尽行书写。如一谱不能尽书,即缮写二谱。”[6]54

第二,旗人的族谱、宗谱是显示八旗人丁身份、地位的主要证明。旗人的族谱中开明宗义地表达了这一目的。如《福陵觉尔察氏谱书》中记载:“将各自祖宗们的名字,按支派,明明白白详查”,“交给主事察喇,蓝档子上记载,以便查照可也。于康熙五十二年皇祖圣祖仁皇帝,恐怕这些子孙,年久无踪影了,与民一样。因此特降旨于宗人府,把红带子、紫带子明查,玉牒后兼记”[7]252。洪氏族谱认为,由于人口繁衍或时间久远,很容易导致世系不清,而族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其可以辨别宗支。“谱也者,乃明宗辨支、敦伦睦族之最要者也。宗支蔓衍,生齿日繁,不有谱以载之,则世系无所辨,支派无分,待至年深日远,将有觌面而不识矣。遂致卑忤尊、少凌长,伤败伦理,触犯名讳,以同姓之亲,视若路人,贻讥乡党,致辱族宗。况他人问之,究其原委而不知,推其本根而无由。然则谱之宜修也,岂可缓哉。夫木之有枝,发于本;水之有流,出于源。是以本固而枝荣,源远而流长者,此千古不易之定理也。”[8]264依尔根觉罗氏谱书记载,树有根,水有原,人自然有始祖。而要明确支派关系,必须要有族谱。“尝闻人之有始祖,犹木之有本,水之有源也。人之有同族,如木之有枝,水之有派也。欲知支派之所分,非立谱书不能详序焉。”[9]91王氏族谱认为,国有史书,家就应有谱书。没有世系记载,整个家族就容易涣散,族谱可以起到凝聚人心,保证姓氏兴旺。“夫国则有史,家则有谱,由来尚矣。尝稽古人家谱之作,所以原世系、序昭穆、列贤否,萃涣散,不惟使人相亲,长而敦本不忘,即至宗嗣之衍,亦无真赝之失,诚为保姓鸠族,扶义翼教之善物也!所可慨者,筚门圭窦之中,往往不暇计于此也,或一旦光大厥阀,又率多耻言,先人之寒微,若不足媲先后之美者。试思祖父培植,何为期望,何事既贵显矣,不尽报本之诚,反以寒畯为耻,则不孝,孰有大于是哉!”[10]281乾隆帝认为族谱可显示旗人身份,防止不必要纷争。“从前八旗承袭世职官员佐领时,并无家谱,皆由管旗大臣拣选奏放。嗣恐管旗大臣办理偏私,虽添家谱,而或有将不应与挑之人挑选,将应挑之人,反为裁减。且于佐领原由,亦多不明晰。八旗佐领根原,若不详查酌定,日后必至争讼不息……今既清查佐领根原,永垂定例。若不详细查明,定为画一章程,将来复生争端。”[11]260

第三,清朝皇帝,特别是乾隆帝的倡导与引导。乾隆朝,清廷大举修订《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推动了旗人修谱之风。《正红旗满洲哈达瓜尔佳氏家谱》序言中开宗明义地阐述修谱乃是朝廷的推动,“我朝东土隆兴,群辟后先归附,一时风云际会,名著旗常。乾隆九年钦定《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我瓜尔佳氏一族……列为诸姓氏之首,余家系哈达地方瓜尔佳氏一派,隶正红旗满洲,谨遵钦定《列传》内载,以我尼祖率众来归,为受姓之始”[12]110。《八旗满洲氏族通谱》的修订,尽管没有示意旗人需有修谱之义务,但上有行,下有效,其暗喻作用是非常明显的。“族谱与家谱,是一个血缘群体的‘历史’。以文字书写形成出现的‘文献系谱’,代表一‘族群’以此强力宣告本群体的存在,并宣告其与整体社会的关系。此文献之保存与流传,使得此种宣告易为主体社会认知。”[13]188《八旗满洲氏族通谱》的修订,为旗人修族谱、宗谱提供了线索和依据。考察现存的旗人族谱、宗谱,许多是乾隆朝之后编写的。[14]9

第四,记载家族辉煌历史,褒奖先人、激励后人。族谱,是一个家族的起源、形成、发展史。它不仅记录着该家族的来源、迁徙的轨迹,还包罗了该家族生息、繁衍、婚姻、文化、族规、家约等历史文化的全过程。更重要的是,可以用家族的历史,规范和教育八旗子弟有着积极的意义。“国有史以彰往也,即以范今;家有谱以述先也,即以睦后。”[15]365这也如汉军卢氏家谱所言:“上之有以溯本源,下之有以绪支派,世虽远而心未忘,人虽繁而谊自属,此固仁孝之施无穷也。然而亦有难言者,前无其人,后起何从,而稽纪后无其人,前功将至于废弃乎!”[16]281清朝皇帝们力图发扬与彰显八旗精神,旗人们也希望用家谱与宗谱凝固自己的旗人意识、地位和历史记忆。一些旗人的家谱就谈到历史记忆与旗人历史之间的关系,邓氏族谱云:“盖族谱之作,原世系、序昭穆、列贤否、萃涣散,尊宗睦族之道所由系也,其宜修,岂可缓哉!”[17]250瓜尔佳氏家谱则记载:“人丁生殁、官阶事迹、坟墓地址,以及子女婚嫁、姓氏名字,二百年来大率口述流传,谱中并无详细册记,以至现在已有阙而无考者,更恐以后代序日远,将来无从征实者尤多。大为可惧。”[18]110随着旗人汉文化程度提高和统治的日益稳定,他们对族谱、家谱越来越重视。“有清崛起长白,我先人櫜弓箙矢,或从征关内,或居守辽中,服劳王家,为八旗世仆,而散居各行省,占驻防旗籍者,尤不胜偻指计。不有谱牒,奚析源流,数典忘祖,甚为病之。”[19]260

早在雍正五年,世宗读《汉书》中《地理志》时,感慨方志的作用巨大,不仅可以“条其郡邑,纪其户口”,更重要的是可以“宣究其风俗、教化”。再观各郡、各府、各县均有志书,惟独八旗没有记载之书。八旗世仆,人才辈出,“足为人伦之表范者”,如果不将这些人与事载入册书,“何以昭示无穷”。[20]167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八旗通志初集》诞生了。但是到了乾隆朝,旗人离散程度日益严重,仅靠一部《八旗通志初集》难以凝聚旗人的归属感。乾隆帝发明而不是发现新的八旗性,去唤醒、支持整个旗人世界的历史记忆、群体身份与旗人意识。“乾隆经常被看作是汉人文学艺术的提倡者,但同时他也是将满人传统本土化的鼓励者。在他的指导下,最早在其父统治时开始编撰的满人家谱得以出版,还编写完成了一部八旗的历史,满族的原始崇拜传说被记录成文字,有关皇帝部落起源的神话故事也被充实完善。”[21]16在这种背景下,才能理解乾隆帝发明了《满洲源流考》,大规模地修订《钦定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和修改历代《清实录》的良苦用心。雍正十三年,乾隆帝下命编纂《钦定八旗氏族通谱》时,上谕曰,将八旗姓氏详查,归顺时间及原因,详细记录,留给后人永恒的历史记忆。“八旗满洲姓氏众多,向无汇载之书,难于稽考。著将八旗姓氏,详细查明。并从前何时归顺情由,详记备载,纂成卷帙。候朕览定刊刻,以垂永久。”[22]298姓氏是维护八旗意识最明显的标志,是自别于汉人天然鸿沟,乾隆皇帝牢牢地把握了这一点:入关的旗人若要建立民族认同感,就必须刻意强化内心的认同,由政治性的认同转变为旗人的自觉认同。在《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修成之际,乾隆帝兴致盎然地为书写序,其中谈到修书之原因与目标。“相昔先民遗风敦朴,不徒以族望相高。是书之作,非如魏晋隋唐谱牒之学,炫博闻而广附会,以膏梁阀阅为尚也。书曰:古我先王,暨乃祖乃父,胥及逸勤。又曰:惟乃祖乃父,世笃忠贞,服劳王家,缵乃旧服,无忝祖考。前之人既以忠实勤劳覆帱,其后嗣,凡兹食旧德而服先畴者,其何以无隳厥绪。书亦曰:率乃祖考之攸行,昭乃辟之有乂是则。朕所厚望也夫。”[23]2高宗之所以重视此书修纂,其目的通过谱书教育八旗子弟知晓满洲根源,期望他们对朝廷忠心不二,永葆八旗民族意识与民族传统,从而到达凝聚旗人自我认同的目标。

“无论是雍正还是乾隆,这些皇帝在惩治那些坚持华夷之辨的汉人时,其实并没有一味谋求禁用‘夷’这个字眼。相反,他们努力将儒家经典中的‘夷’话语据为己有,并借此巩固其政权。”[24]100雍正帝在《大义觉迷录》中认为孟子强调“华夷之辨”并非绝对,人的身份可以随文明程度的发展而变化。与雍正帝不同的是,乾隆帝则认为尧、舜、禹及周文王等,虽然都维持他们本身之身份认同,但并无妨碍他们的成为中原君主的地位。故而统治权力与身份认同并无直接的关系,最重要还是皇帝能建立其政治权威。因此乾隆在位期间,不断强调八旗认同,突出旗人特殊身份,因而编纂了《八旗满洲氏族通谱》等书籍。编修方志历来就是中国的传统,通过编修方志,用历史书写和阐释的方式,来表达某种文化意识,而《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就是八旗文化意识的集中表达。“《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中共计收录了隶属满洲八旗的1776个姓氏,其中除满洲741个姓外,附载了蒙古235个姓,高丽(朝鲜)43个姓,尼堪(汉人)247个姓。这些附载族姓所代表的,都是清初编入满洲八旗和内务府的外族人后裔。因为世代与满洲人共处,生活习俗、精神面貌、心理状态趋至‘满化’,所以经清廷批准,载入《钦定八旗满洲氏族通谱》。”[25]70在此,乾隆帝认为一个民族存在最重要的依据就是氏族。记住了、理解了自己氏族脉络的传承,就不会出现八旗的离散。即使允许旗人在驻防安葬、置产、居住,也不会出现旗人土著化的现象。因为清廷编纂的氏族通谱清晰地记载着自己家族的历史和血统。通谱凝聚了旗人的共同情感,避免旗人对八旗制度以及对旗人身份认同的模糊、淡漠。“所有的文化都对原始事实进行修正,将其由自由存在的物体转变为连贯的知识体。”[26]86《八旗满洲氏族通谱》系旗人集团的总家谱,此书翔实而全面记载了旗人集团各个姓氏、家族、部落分布情况以及源流,并歌颂了各个姓氏在大清发展、壮大过程中所立下功绩。这些不仅启示八旗子弟,不忘先祖创业艰难和自强不息、奋发图强的历程。更重要的是,这些光荣的历史,促进和巩固了八旗子弟振奋民族精神、维持满洲之习的信心与雄心。

参考文献:

[1]满族宗谱研究·马佳氏族谱(民国十六年岁建丁卯六月)[M].辽宁民族出版社,2006.

[2]西清.黑龙江外记[M].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5.

[3]满族家谱序评注·马佳氏宗谱文献汇编[M].辽宁民族出版社,2010.

[4]满族家谱选·福陵觉尔察氏谱书辈次序[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

[5]满族家谱选编·瓜尔佳氏宗谱[M].辽宁民族出版社,1988.

[6]世宗宪皇帝上谕八旗卷3,雍正三年三月初八日,《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13册)[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第54页下。

[7]满族宗谱研究·福陵觉尔察氏谱书[M].辽宁民族出版社,2006.

[8]满族宗谱研究·洪氏谱书[M].辽宁民族出版社,2006.

[9]满族家谱选·依尔根觉罗氏谱书甲集之序[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

[10]满族宗谱研究·王氏族谱(嘉庆二十五年岁次庚辰仲夏初)[M].辽宁民族出版社,2006.

[11]清高录实录卷80,乾隆三年十一月上戊午[M].中华书局,1986.

[12]辽东满族家谱选编·正红旗满洲哈达瓜尔佳氏家谱[M].辽宁民族出版社,2012.

[13]王明珂.英雄祖先与弟兄民族[M].中华书局,2009.

[14]李林.满族宗谱研究[M].辽宁民族出版社,2006.

[15]辽东满族家谱选编·安邱王氏族谱[M].辽宁民族出版社,2012.

[16]辽东满族家谱选编·镶黄旗汉军卢氏家谱[M].辽宁民族出版社,2012.

[17]辽东满族家谱选编·镶红旗满洲邓氏族谱[M].辽宁民族出版社,2012.

[18]辽东满族家谱选编·正红旗满洲哈达瓜尔佳氏家谱[M].辽宁民族出版社,2012.

[19]满族宗谱研究·马佳氏族谱(民国十六年岁建丁卯六月)[M].辽宁民族出版社,2006.

[20]世宗宪皇帝上谕八旗卷5,雍正五年十一年初八日,《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13册)[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

[21]罗友枝,韩书瑞.十八世纪中国社会[M].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

[22]清高宗实录卷8,雍正十三年十二月上丙寅。

[23]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御制序(乾隆九年十二月初三日)[M].辽海出版社,2002.

[24]刘禾.帝国的话语政治[M].三联书店,2009.

[25]马戎,周星.中华民族凝聚力形成与发展[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26]爱德华·W·萨义德.东方学[M].三联书店,2009.

★本文为2015年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重点项目(项目编号:15D025)阶段性成果。

★作者陈力为长江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历史学博士。

满族文化网编辑出品,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