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诗念苏词谈

长江文学社 2019-04-14 12:33:09

我们都知道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戏曲、书法、茶药、乐器等等广为人民所知,深为人民所爱。而在我看来,最使我醉心的不是绝美的脸谱,也不是悠扬的古音,而是仅几字几句就能敲人心弦的古诗词。


说到古诗,我认为古诗之盛世在于唐朝。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鬼李贺、元稹、白居易、李商隐、杜牧等人都是连小孩子都认识的唐朝著名诗人,他们的每一个人的粉丝都不比现在任何一位明星要少。若要提到我最喜爱的诗人,那必然非李太白莫属。

李白小时候的故事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不爱读书的他在有一天逃学闲逛时遇到一位老奶奶在磨一根棍子一般粗的铁杵。李白问她在干什么,得到的回答是老奶奶想把铁杵磨成一根绣花针“滴水可穿石,愚公可移山,铁杵为什么不能磨成绣花针呢?只要我下的功夫比别人深,没有做不到的事”李白因此感到惭愧,从此再没逃过学,每天用心学习,终于成了名垂千古的诗仙。


故事讲多了也就变得俗套了,但其真实意义还是存在的。之后唐玄宗刚宠杨贵妃时,李白结识了贺知章。贺知章把李白引荐给了唐玄宗,唐玄宗看了他的诗大声叫好。皇帝在殿堂看见李白远远走上台阶时,亲自上前去迎接他。后来因为超凡的即兴作诗的能力,更是享受到皇帝亲自为他调羹,杨贵妃的哥哥杨国忠为他捧砚,最得宠的宦官高力士替他脱靴等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优待。这些就足以表明李白在唐诗方面的造诣是超前的。

喜欢一个诗人当然有实际的原因。小学六年级时看到一篇叫《将进酒》的古诗,诗作很长,但背会它的过程中却深深地爱上了这首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青尊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心里便越来越了解这些精彩诗句的真正意义,同时也时不时地感叹,或者说疑问,能写出这样诗句的诗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由此便对李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李白是个狂傲不羁,桀骜不驯的浪子,他唯心主义的思想给他带来了不少乐趣。一方面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孤高自傲;一方面在政治前途出现波折后,又流露出纵情享乐之情。在《将进酒》里,他演绎了庄子的乐生哲学,表达自己对富贵、圣贤的藐视。在豪饮行乐中,又深含怀才不遇之情。人们大多敬佩他的才华,又在敬佩之余不肯靠近他。他的孤傲让朝中权贵对他咬牙切齿,让平民百姓避之千里。他作为一位浪漫主义诗人,把他自己的浪漫与豪迈也在诗里表现到极致。“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李白钟爱酒与月亮,也许他不像杜甫和白居易那么爱国,但他更有一种属于他自己的人格魅力。他一生愿意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肆无忌惮地嘲笑以政治权利为中心的等级秩序,批判腐败的政治现象,以大胆反抗的姿态,推进了盛唐文化中的英雄主义精神。他的诗词不在于表达国家,而在于表达他自己。有网友这样评价李白:“李白是仙,不过下凡来渡个劫而已。”这样的比喻就很是恰当了。可能李白活的过于自我,可他也活得潇洒活得自在。

自古以来,谈到诗必有词。最有名的词出于宋朝无疑,在我看来宋朝最受人欣赏的词人莫过于苏洵、苏轼、苏辙三苏,而现在想要提到的便是人称东坡居士的苏轼。


虽然中间隔了不少年月,但苏轼和李白在某些方面是相似的。苏轼作为豪放派诗人,在少年时就因年少轻狂出了名。少时读过一些书的苏轼因为聪慧,常常得到师长赞扬,颇为自负地在自己房前贴了一副对联,上面写着“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后来一位老人带着一本深奥古书拜访苏轼,因其不识书中字,老人便借此批评了苏轼,苏轼便把对联改成了“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用以自勉。


直到现在,关于苏轼巧对对联的一些小故事还家喻户晓,那些事例足以体现出苏轼的聪颖与才华。同时使人们羡艳的还有他对自己弟弟的兄弟情。


苏轼兄弟二人从小一起读书,未曾有一日分离,这使子由的写词风格与子瞻有些许相似。翻看一下他们的诗词文集,很大一部分是他们的互答之作。子瞻几乎每到一个任所都要给子由寄信赠诗,晚年被贬谪时更甚,而子由也常常回作。其中最为人所知晓的便是《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篇著作了。苏轼中秋望月,用优美的词句,勾勒出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反衬自己遗世独立的意绪并兼怀子由。

苏轼与李白一样,是一位性格豪迈,气质浪漫的诗人。也许所有比别人外表豪迈潇洒的诗人有时也会有比别人更浪漫细腻的时候。喜欢上苏轼不仅仅是因为“大江东去,浪淘尽”“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些一改往日北宋的靡艳风格,突显苏轼的豪放风格以充沛激昂甚至悲凉的感情的词句,还有苏轼《蝶恋花》中“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的婉约,王士祯《花草蒙拾》指出这首词与风格婉约的柳永词不相上下。 


李白和苏轼,这两位我最喜欢的诗人,在很多方面都是相像的。但其实,他们有很不一样的地方。世人评价他们一个豪放洒脱,一个飘逸潇洒,听起来好像差不太多。但就如网友所说,李白是仙,下凡来渡个劫而已;而苏轼则是一位出世的凡人,任其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都会一笑了之,活得好不自在。若非要比喻,比如给两人两艘小船,苏轼的态度是:从流飘荡任东西;李白的态度则会是:吾能飞,要这小船作甚?


朋友们,希望你们都可以变成自己想变成的样子,而我也能变成如李诗与苏词一般,豪迈洒脱与婉约浪漫并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