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书法英雄榜——汲古斋主人对话全国11届书法篆刻展获奖书家刘小龙

汲古斋艺术培训中心 2020-11-26 15:03:00


  刘小龙1982年生于泾川。别署厚斋、省吾庐。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首届国学修养与书法创作骨干、首届西部书界楷书研修班成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师、甘肃书法院特聘书法家、平凉市书协副秘书长、西王母印社副社长。

  作品获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展最高奖,第七届新人新作展最高奖,欧阳询杯全国书法展最高奖。入展第十届全国展,手卷展,青年展,行草展,隶书展,册页展,小品展、西部书法展等。文章、作品先后刊发在:《中国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青少年书法报》、《写字》杂志,《平凉日报》等媒体。中央电视台、甘肃电视台等媒体先后采访报道。中国文艺出版社出版作品集《当代名家书金刚经-刘小龙卷》、《刘小龙书法艺术》、《刘小龙书法作品集—小楷卷》。



——————————————————

当代书法英雄榜

——汲古斋主人对话全国11届书法篆刻展最高奖获得者刘小龙


  一:汲古斋主人:全国第11届书法篆刻作品展(以下简称11届国展)是史上评选时间最长的书法展,制定了厚厚一本的评选标准。评选是分初评和终评,而且评委初评和终评的评委是不同的,本省不好提名本省作者,老师不好提名学生等等一系列严格规定,大家的评价是风清气正了,但我也听到若干的不同的声音,说这样的评选制度好,但评选出来的作品好多都是“近亲繁殖”。如行草书是二王和明清一路大行其道,隶书是《礼器碑》的天下,篆书是时人的翻版,这样的问题您怎么看?这样的问题可以改变吗?还是这就是书法比赛展览的必然结果?


  刘小龙:十一届国展作为中国书协的品牌展览,无疑是近30多年国展最为严格和公平的一次,尤其是评审制度的改革,给新时期书法发展带来了新的航向。从本届国展中各书体作品入选情况来看,隶书《礼器碑》一路的作品大行其道,从整体展览的投稿情况和评审情况来看,主要原因是这样:国展作为检阅四年一届书法发展的权威活动,她无疑具有一定的方向性和风向标;也由于近年书法展览的频繁举办,尤其是写小字的作者基本上掌握了展览大致评选作品的标准,所以小字类的作品占据了大半壁江山,《礼器碑》作为隶书的典范之作,无疑也是写小隶书的不二选择方向。基于此,隶书作品小字类以《礼器碑》为取法方向,投稿量大,自然入选的数量居多,这是很正常的。

  自古以来,书法人学书以二王为大宗,书学正统,其书法作品存世量大,取法相对宽泛,行草以二王为主调,也体现出了书法的有序传承和持续发展。当然,由于书者思想、学识、技法等方面的原因,创作上可能出现“近亲繁殖”的现象,这样的情况既是书者急功近利的体现,也是展览风向所致。

  书法展览是推动书法事业发展的有效途径。由于书法活动的不断开展,形成了一部分专业投稿作者群和一大批国展训练教学团队,正是这样的教学团队,致使一部分参与者被牵着前行,比如章法的设计,作品的材料,内容的选材等等,都有固定的模式,所以每个展览看起来都差不多,没什么新意。

  伴随着书法活动的理性回归,书法本体越来越被重视,书法评审的深度改革等因素,千人一面的问题会逐渐得到改观,拼接制作将慢慢退出于书法活动的视线。

  


 二:汲古斋主人:接着上面问题继续谈。许多书家、网友对展览体的问题,对展览拼接的问题,展览用“色”的问题,好像有想法。这一次征稿启事里面也有了不能过分拼接的要求,但从这一次评选出来的结果看,这样的风气还是大行其道。一件好的书法作品是要渊源有自,似曾相识,还要加上一个自然书写,而现在的书法展览作品都是不好好的书写,这样的作品可以理解为工艺品,但这样的结果是离书写的自然法则越来越远,我想请教诸位获奖书家,您是在自己创作国展书法作品时,如何把握这个度的,也就是如何在书法的装饰、工艺性和书写的自然性上做一个勾兑,您们的书法作品的创作思想是什么?


刘小龙:凡事都有个过程。本届国展在征稿启示中明确提出不能过分拼接,这表明书协在展览改革上的用心,但要明确不过分拼接不等于不拼接,试想:册页、手卷由于受入选数量的限制,有些作者本身就不擅长大字,总不可能写一平尺去投稿吧?所以只要把握的到位,做到整洁、美观、大方,也不算过分拼接吧。我认为,拼接用色不超过两种即为不过分,如底色是白色,作品正文为其他颜色(黑、紫、红除外),应该算是可以的。

相对来讲,这次国展的拼接作品数量多数体现在小行草上,由于很多作者在审读征稿启示的时候,忽视了小字类作品可以写在四尺整张以内的要求,所以大多3厘米左右的作者很多写成六尺,甚至8尺整张,无形中是违反了征稿要求,这种情况书协可在今后的展览征稿启示中明确提出,小字类作品除过小楷之外,其它字体也要明确,比如小行草3厘米以下为小字类,投稿的作者也就不会在进行过分的拼接。

当代作品重制作,有美术化倾向,这是几十年书法展览必然的结果,试想:当书法从书斋走向展厅的过程中,文人小品进入大视野,要是没有一定的装饰和视觉效果,是很难进入评委的视线的。也由于大家都制作,所以致使评审的结果是制作作品入选的多,我想评委也是无奈的。相反,倘若书协今后举办展览,若全部要求用白纸书写,统一尺寸,是不是会有一种单调感?

我崇尚自然书写,不刻意创作。一般在创作前会认真选取书写的内容,选用的书写材料,思考创作的理想效果。本次国展,选取《文心雕龙》两章,小楷书写,按文本自然段落断行起句,一气呵成,重在表现我的审美追其,恬淡、自然,无需任何装饰。当然由于是以册页是形式呈现在观者眼前,但更多的是让人看到了作品的内涵,而非装饰。

  


  三:汲古斋主人:我在和中书协展览部工作人员谈国展时,谈到了最近议论最多的就是国展新人化的问题。有人评价就是新人辈出,老书家不参赛或者评选落选不能代表国展的权威。但中书协展览部的工作人员说,国展最大的效果就是检验4年来中国书法发展的成果,一些老书家的不入展,不获奖很正常,因为他们可能在竞赛阶段确实不如年轻人,这些老书家那位不是从年轻中来。我也思考,我觉得9届国展是分水岭,9届国展时,我依稀记得很多老书家都参与了,记得毛国典先生那时作为江西省书协秘书长还去参加比赛,而11届国展,好像没有看到一些所谓的名家和高手参与,这样的结果是国展的逐渐式微,还是现在书家的观点变了?您对这现象是如何考虑的?您们这一次国展获奖以后会不会继续投稿,会不会也有了患得患失的想法?您认为国展新人展一说有没有道理?


  刘小龙:笔墨当随时代。当今书展和过去相比,已经大不一样,过去展览各省分名额,自然都是各省的名家参展;第四届开始评奖,逐渐的展览成为竞技活动,老一辈书家、名家由于各方因素,很少参展,这是很正常的。至于说现在国展变为新人展,我认为此话有待商榷,大家不妨看看,本届国展不乏老作者、名家参与,天津书协副主席邵培英、以往兰亭奖获奖作者,历届国展获奖作者、各类专项展获奖作者大概近200人参与国展,难道还算是新人展?还有,我大致统计,十一届国展共入选近700件作品,其中中国书协会员就有500人左右入选,这说明国展距离新人展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本届国展邀请全国100余位全国名家作品参展,大大提升了本届国展的整体水平和内涵。让人感动的是陈洪武先生率先垂范在百忙中还能够坚持创作,其参展的小楷道德经全文手卷一丝不苟,严谨古朴,足见新一届书协对待国展的态度。

  我作为新世纪在展览活动下成长起来的书法人,虽然在一些重要的展赛活动中取得一些成绩,但作为我对书法的热爱和执着,我会矢志不移的坚持学习、创作,积极参与书法活动,平常心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得失随缘,坦然面对,入选与否都改变不了我对书法的那份虔诚。

  

  


  四:汲古斋主人:您是获奖作者,都经历过了书法文化的考试,这是此次国展的亮点。我想请教您,您对书法文化如何理解?


  刘小龙:书法是中国文化的核心内容,是集哲学、美学、文字学、文学等为一体的综合学问,回顾书法发展历程,不仅是书法史,也是文化史,还是人类史。所以当代书法发展能够在诸多方面进行改革,体现出书协对于书法事业可持续发展的良苦用心,书法人借助于文字,挥洒性情,承载着传承文明、记录历史的重任,这是我辈书法工作者的共同责任。通读书法史,大凡古代书法名家,都是文采出众,比如王羲之《兰亭序》、苏东坡《黄州寒食帖.》等经典名作,皆是文与书齐名的佳作。近年读很多名家传记,书法的排名总在第二或第三,排在第一位的莫过于文学或其他国学内涵。也就是说,书法是文人的余事,这是当今与古代不可比的。

  就如于言恭达先生谈十一届国展中说道:“中国书法是“养心”的文化,是修出来的、养出来的,中国文化活着,历史才活着,民族才活着,中国书法才活着,每一位书法人必须文化地活着。”令人深省。基于此,我认为,只有在文化的视野下去学习、研究书法,才会更加持久。

  


  五:汲古斋主人:谈到了书法的文化,这一次被大家诟病的是一些入展作者包括获奖书家在作品中出现了题跋错误,字法错误,抄录文字的缺溜等等。您是怎样注意这样的问题的,您又是如何看待这样问题?


刘小龙:这些内容涉及到书法的常识问题,诸如题与跋、款与识等等。本届国展注重作者提倡书写自作诗文、书写权威版本的古代诗文,注重文字审读。作为书法人,一定要对书法涉及的一些常识内容熟记于心,出现这样的问题,说明我们平时学习不够细致,积累缺失。

  书法是以文字为载体,在文字运用方面首先应该注意其规范性,尤其那些不常用的字,一定要写大众的,常用字也要写大众的写法,别在字典里面去查那些古代就只有一个书法家写过的碑别字。

  建议大家今后在购买文史类书籍的时候,尽量选取权威出版社出版的,相对来讲问题少些;或者购买旧书的,尽可能找1980年以前的,这类文字上相对靠谱。

  本届展览作品相对来说,整体还是不错的。至于作品展出现的一些问题,我想会引起书坛的广泛关注,同时也对我们书法人提出看来一些要求:今后学习一定要认真,马虎不得,面对常识一定要常记心间,面对经典既要如对至尊,又要批判继承和吸收,文化理论学习一定要勤于研究,不可一知半解。

  



  六:汲古斋主人:好像书法文化是最近讨论最多的问题,我就在多问一句,您对中国古典诗词有研究嘛?能不能给广大书家和爱好者开一个您认为书家必读的五本书的目录。


  刘小龙:书法文化是近年热议的一个词汇,但古代是不专门去讲的。在古代,书法是文人余事,是作为一种生存工具和能力来继承的,就像我们今天使用计算机一样,这是一种能力。对于中国古典诗词,我很喜爱,但没有深入研究,我更多的是去读,体会古人是思想与语言的魅力,常乐此不疲。我常读的书有:《唐诗三百首》、《四书》、《文心雕龙》、《古代汉语》、《中国美术史》《历代书法论文选》等。

  


  七:汲古斋主人:8月10日在中国美术馆我看到了一位获奖作者的后面跟了不少于100位书法爱好者,他们将他团团围住,我感到这一次中书协国展造了您们一些明星,书法界需要明星,需要有超越的对象。但当时我就隐隐担忧,后来也证实,有些国展获奖书家此后说话做事为人就有点飘飘然。但也有获奖书家和我清醒说这一次宣传力度太过,让他有疲惫的感觉。任何事都是双刃剑,您是怎么对待名和利?不忘初心大家都在说,但没有几人做到,您在获奖以后有没有调整自己的书法规划和目标,想听听您们的内心话?如果尖锐,可以不答。


刘小龙:至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认为:目前有好多培训班,他们利用展览的开幕之际,组团带领学员去展厅参观,带队者基本上都是培训班教头,他们在展厅为学员现场教学,分析每件作品的取法、形式等,以便更好的指导学员进行展览作品的打造,参与者团团围住,似有见到明星大腕的感觉。

  如今网络发达,宣传起来太方便,发一条微信,一天点击上千条,任何领域都需要前行着、领路人,这大概也算是一种传承吧。期望我们的明星大腕们能够低调处事,清醒的看待自己,准确定位,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淡泊名利,不忘初心。

  对待展览获奖的问题,对我而言,只是一种经历。人生漫漫,要走的路很长,书法作为生活的调味剂,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精彩,我将沿着自己的人生目标,不断研究,认真创作,积极参加各种慈善捐助活动,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社会担当。

  关于我的书法之路,我会继续沿着以楷书为主,充分吸收其他书体的营养,互相补充,相互滋养,逐渐形成属于自己的书法语言和个性。

  



  八:汲古斋主人:11届国展书法展览我用了“前无古人”,无论从装帧、灯光、学术都做得精美绝伦,这观点也被大家所认同,我这里想请教大家的是,您们心中的国展是什么样的,您对这一次的国展展览的心理预期达到了吗?中书协这一次国展您觉得好和微瑕是那些?


  刘小龙:十一届国展总体上给人的感觉是既低调又大气,可以说是低调的奢华,有人评价说是高大上,尤其在展览的设计,作品的布展、灯光的应用等可以说是历届国展无法比拟的。其最大的亮点我觉得是学术跟进,多场学术论坛的开坛,有力的提升了本届国展的学术内涵,让书法展览向着书法本体回归的步伐逐步加快,同时开展的金石拓本展以及石渠宝笈展,无疑是书法展览的一顿饕餮盛宴。

  虽然参加中国书协的展览20多次,但真正去现场看展览,这是第一回。整体来讲,这届国展是很不错的,入选作品风格多样,包容性强,好多作品都有一定的面目,扎堆现象相对较少,各个流派都有体现,这是难能可贵的。

  我觉得这样的展览已经很不错了,要是说要是有条件的话,可以在全国选取一些城市,选一些作品进行巡展,让更多的书法爱好者去感受国展的魅力!

  


九:汲古斋主人:轻松的,这一次国展您看哪位入展作者的作品能打动您的心灵,说出理由,您也做一次民间国展评委。


  刘小龙: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近700件作品,要选一件能打动心灵的太难了。但在整个展厅,能够打动认定作品有很多:湖北黄文泉兄的颜书自作对联,结字中正,庙堂气浓;甘肃贾岩兄洋洋洒洒,6000多字小草会于八尺纸上,足见其对国展的用心和重视;天津邵培英老师、黑龙江钱松君老师、河南史焕全老师、吉林宋旭安老师、江苏李守银老师等皆当代中青年名家,积极参与国展,不断超越自我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令人感动。

  总之,要说最能打动人的作品,我觉得还是11届国展整个的设计。这届国展从下发征稿启示至展览结束,给人的影响最深,诸如配合国展的书法大讲堂、看稿点评会,以及十一届国展的评审时间之最、不惜代价打击代笔、书法论坛的举办等等,无不在脑海回旋,让人记忆深刻,正如启明兄所言,此届国展的成功举办是前无古人的。祝愿我们的书法事业如十一届国展,坚守传统,回归经典,多样包容,艺文并重,稳步发展!

  再次感谢为十一届国展做出努力和贡献的人们!

  感谢启明兄对话!

  祝福书法!

  


  十:汲古斋主人:呵呵!最后来一个不轻松的,您对自己获奖作品的现在看来还有那里不满意,或者换种说法,如果再让您重新创作,您会在获奖作品中做那些微调?


  刘小龙:十一届国展参展作品,不是刻意为之准备的,是在一种恬淡,宁静的情况下写成的,所以现在看来还有几分看点。当然,留有遗憾的艺术才具有真正的美感,作品中尚有多处值得研究的地方,如一些字的结字,一些字的用笔都有待于完善,倘若我再写这件作品,估计会比原作写的更加灵动,但那种与蝉翼纸一见钟情和相见如故的那种默契感觉估计会不复存在了。因为平时一直保持这样的书写习惯,也善于挑战,尤其是没有写过的内容和新的书写材料,总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附十一届国展获奖作品创作手记,以明心迹:

  甲午岁杪,雅集金城,友荐一纸,名曰蝉翼,于书乃佳,心向往之。

  乙未春,辗转购得,其色古朴,质地柔软,手感极佳。时值清明,晨起沏茶焚香、品《文心雕龙》文质优美,字句珠玑,阐理精微。遂展纸研墨,以魏晋小楷笔意为基,参以北碑隋唐楷法,不计工拙,一气付就,所录《原道》《神采》成册一十二开,附译文于册之左右。书毕观之,唯觉纸墨古朴,装帧素雅,形质兼美,尚有惬意处一二。

  仆近岁学书,于楷用功有加,循法晋唐,心慕手追,间或临习旁体,书读经典,以求补益。未敢偏执一技、自外于传统。或有展赛获奖,然渐觉书道艰深,难窥堂奥。惟从头越,日日新,如是而已!

  


汲古斋主人:感谢刘小龙先生百忙之中的真诚回答,让我很收益,相信也会让书法人有所得,再次谢谢!


汲古斋主人:

  李启明,中国知名书法评论家。策划过:《汲古斋主人对话10届国展获奖作者纵横谈》,《书法家的幸福生活》,《当代书法英雄榜》,写过十余万字的当代书法评论文章,有文章发表于《全国11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学术文集》,《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文化报》等等报刊、网络、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