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不演义:第二十一章 秦王大将

脑洞历史观 2019-05-27 06:53:58

  点原文链接可以查看前面章节

 隋唐不演义:第二十一章 秦王大将

武德三年(620)底,李世民刚发兵洛阳时,李渊收到一个消息,驻守太原的并州总管李仲文与突厥勾结,准备趁唐军主力在河南之时,发兵直入长安。

李仲文并不是第一次露面,我们提过,他是李密的叔叔,在前面的刘武周之战中因为坚守浩州,断其粮路立下大功,因而升为并州总管,而李仲文跟他那个点子多的侄子一样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准备借突厥之力搞割据,当山大王。

李渊迅速做出了反应,召回李仲文处死。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很快,情况越来越清楚。所谓的李仲文引突厥入长安只是突厥整个南下计划的一部分。

突厥人准备了一个庞大的进攻计划,这个计划最初是由梁师都提议的。

眼看着当年一起割据的李轨,薛举,刘武周们一个个被李渊干掉,梁师都嗅到了灭亡的气息。于是,他自告奋勇,愿当带路党,引处罗可汗进军中原,并为此制定了一个四路齐进的计划。

在这个计划里,一路兵马经原州南下,一种经延与梁师都会合南下,一路经幽州与窦建德会合南下,王世充则在洛阳拖住唐朝的大军。整个计划可谓四大门派围攻长安顶。

得到消息的李渊坐立不安,李渊没有张无忌那样的神功,自然无法以一已之力大战四大门派。于是,李渊只好又向突厥派出了使者。从后面的情况来看,这位使者除了带去钱,可能还携带了一些高危物品。

不久后,李渊收到了从突厥传来的消息。听报后,李渊松了一口气,准备马上到太庙里给列祖列宗上个香。

继薛举,始毕可汗暴亡之后,李家列祖列宗又显灵了,正准备集结突厥各部,兵分四部进犯中原的处罗可汗也在出征前去世。

史书的记载十分玄乎,在出征之前,处罗可汗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不吉,可处罗可汗相信人定胜天,持意出征,异致天生异象,境内下了三天的雨血,国中的狗集体吠了个通宵,天亮后,处罗可汗就病倒了。

这是迷信的说法,关于处罗之病,史书中还有另一种说法。处罗是在唐朝的使者到达之后突然病倒的,而处罗病倒之后,使者马上被关了起来,因为他被怀疑给处罗下毒。

到底是中毒病倒,还是上天的安排已经是一个迷,但可以确认的是,最后送处罗上路的大概是义成公主。

因为突厥人医疗条件比较落后,义成公主决定亲自进行治疗。从义成开的药方来看,她的水平跟蒙古大夫差不多。

本着把活马当死马医的精神,义成公主给处罗可汗吃了五石散,这个药比较猛,服用之后人十分亢奋,浑身燥热。魏晋时期,文人雅士们拿来当摇头丸吃。从药效上看,又具有伟哥的作用。

服药作用很明显,没多久,处罗可汗毒疮发作而死。

南侵总策划师,总指挥师处罗可汗死了,突厥人忙着办丧事,自然没空南下攻长安解王世充洛阳之围。

王世充的希望之一破灭了,但他还有另一个希望。

最后的希望在河北窦建德身上。

 

 

自从王世充称帝之后,窦建德终于也称帝了。公元六一九年底,趁着唐朝在大战刘武周,窦建德率兵攻克本属唐朝的洺州(河北永年县),然后将都城搬到了这里,起了万春宫,过上了定居的生活。这说明当皇帝这种事,大家发挥山寨精神,你有我有全有都啊。(唱了风风火火闯九州的请举手。)

但根据史书所记,窦皇帝的生活水准离帝王相差甚远。

在隋末唐初诸位枭雄当中,窦建德是一个另类。当了皇帝后,窦建德先生还保持着以前当农民时艰苦朴素的作风,不吃肉不穿好衣服,饭还是糙米做的。连夜生活也很简单,当了皇帝也不对后院进行护编,只有一个老婆曹氏,在他的带领下,曹氏挂着皇后的职称,却也只有农妇的待遇,不穿绫锣绸缎,手下的丫环小子只有十来人。按人员编制算,连一地主家都赶不上。

在对外政策上,窦建德也显得过份仁慈,他从不轻易杀降,他曾经抓获了唐朝的公主,大将,王爷,可最后都放了人家。在他的领地,生活生产秩序基本正常,没有强盗横行,商人们都敢夜晚在外面露营。这大概是二百年后,山东人依然记得这位夏王的原因。

对待将领,窦建德十分大方,纵横山东数年,窦建德攻下不少城池,斗过不少地主,抄过不少国库,但得来的财产,窦建德全部分给了将士,自己分文不取。靠着这种有苦我来吃,有财你来发的轻财重义精神,窦建德聚集了一大批豪杰,成功战胜了山东地区的竞争对手,一举从淘汰赛晋级到最后的总决赛。

但必须要说明的是,枭雄比拼的不仅仅是安全生产,也不仅仅是道德竞赛。通俗点说,两国相争,比得是综合国力。

现在,中原只剩下三名选手了,关中的李渊,河南的王世充,山东的窦建德,他们中间注定只有一个人能笑到最后。

武德四年(621年)的春天,窦建德率领十万大军从洺州出发,奔向洛阳,去参与那一场三国杀的大战。

他是打着救援王世充的旗号前进的。

窦建德跟王世充这些年经常发生擦枪走火的事件,但在共同的强敌唐军面前,这两位枭雄没有多的选择,只有抱团取暖,共同抗唐。

 

 

窦建德的突然加入使原本陷入胶着的洛阳战局更添了一分变数。

是退兵回长安,还是进军迎击窦建德,或是驻兵不动,静观其变?

历史到了决择的时候。

李世民召集起他的部属,这里面有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武将,也有为他出谋划策的谋士,在这里,没有身份地位的差别,有的只是见解的差异。

很快,许多不同的方案纷纷出笼,有的表示窦建德来势汹汹,应该暂避其锋,有的建议应该主动出击,占据险要,再寻机击破窦建德,有的认为先退一步,以免背腹受敌。有的认为绝不能让郑夏两军合至一处,不然,一统天下的时间表将大大推迟。

每一个建议都有合情合理的分析,粗看之下,他们都是正确的,但李世民知道,这里面只有一个才是正确的选择。

从所有充满诱惑的道路中找到正确的一条,那就是李世民的职责。

李世民站了起来,扫视着这些部属,这些都是跟随他转战南北的老部下,他们曾经一起取得了无数的胜利,但所有的战斗,所有的决定都比不上这一次来得重要。

成者,一统天下,败者,三国鼎立。

三国鼎立对于王世充,窦建德或许是可以接收的,但对于唐朝,这是无法接受的,尤其是对于李世民,更是无法接受的。

当李世民的目光停止游走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从这些部属里的建议里,他看到了真正正确的选择,这条选择不是退让,也不是静观其变,而是主动出击。

李世民再一次分析了目前的局势,指出王世充已经兵催食尽,上下离心,不用费劲力攻,可以坐等他自己崩,而窦建德最近连战连捷,将骄卒惰,我们应该迅速前往,占据虎牢关,扼守住窦建德前进的道路,他要是轻易来攻,就容易战胜他,要是不攻,王世充就会自己崩溃。而洛阳城败,我军士气大盛,可以一举击败窦建德。

分析完这些情况后,李世民提高了声调,斩钉截铁地说出了他的计划:

分兵前往虎牢拒敌!

击败窦建德,击碎王世充最后的希望,不再推迟,不再后退,不再等待,就在这一战,扫除一统天下最后的障碍!

 

李世民决定亲自前往虎牢阻拦窦建德,当然,王世充还是大活人,也不能丢在洛阳不管,于是,李世民安排了一支部队继续围困洛阳。

被分配围困洛阳的是李元吉,这一次出征,李渊特地安排小儿子李元吉来当副手,一来锻炼一下这个不成品的儿子,二来也为了平衡一下李世民的势力。对于来抢镜头的小弟,李世民毫不客气,像围困这种没有功劳只有苦劳的力气活,就辛苦老弟了。

剩下的就是分兵了,这个事情说起来简单,两下一拔拉,李世民领他的三千玄甲骑兵转场,李元吉领着剩下的步兵围城。但操作起来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提防王世充。

虽然王世充目前的状态是半死不活,但毕竟没死透,要是万一发现唐军分兵,阵营松动,说不定就要冲出来占点便宜。

看来,只有半夜出发,打枪的不要了。

李世民分配完任务,微微一笑,指出了分兵的时间。

明天中午,大军起拔!

第二天的中午,阳光明媚,视野开阔,王世充听到一个消息,城外的唐军好像有动静。听报后,王陛下连忙登上城楼,伸长了脖子,果然发现城外唐军有一支骑军正在离去。

唐军这是要干什么?撤退又或是一个陷井?

大中午的,城楼之上太阳很烈,王世充的额头马上渗出了豆大的汗水,可让他内心焦虑的是他摸不透对方的真实意图,那种想占便宜又怕上当受骗的小市民心理将老王折磨得不成人形,在内心盘算上千遍后,怯懦终于压倒了贪婪。

王世充结结实实当了一回围观群众,站在太阳底下城楼之上热烈欢迎李世民挥师虎牢,再建奇功(确实热!)。

不欺售欺,兵者,诡道也!

 

虎牢关位于今天的河南省荥阳市,是洛阳的东面门户,三国演义中吕布战三英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当然,这个故事是罗贯中虚构的。而在历史中,虎牢关曾经发生过一场更为重要的大战。

八百多年前,中原的两位枭雄刘邦跟项羽在此对峙,刘邦在落于下风的情况下转败为胜,一举奠定楚汉争霸的胜势,并最终战胜无敌的楚霸王,建立了延续四百年的大汉朝。

今天,这片古沙场将再次见证另一个伟大帝国的崛起。

山,经河阳,县,急奔一百多公里之后,李世民抵达虎牢关,在关外,他松了一口气。虎牢关依然在唐军的掌控当中。

此时,窦建德先生正在虎牢关东二十里地的板渚驻营。

窦建德是一路扫荡过来的,在发兵洛阳之前,他先后平定了二支割据武装,缴获了大量物质,收编了不少士兵,部队一大,自然走不快,这才让李世民抢先一步占据虎牢关。

李世民的围洛打援成功了第一步,但现在还不是庆幸的时候,进入虎牢关之后,李世民发现窦建德这回搞得阵势有点大。

窦建德号称三十万,这里面有水分,但老窦毕竟是农民出身,放卫星也有个度,三十万有点夸张,实打实十多万是有的,这是窦建德可以调动的兵马上限,窦老大实在是够义气的,为了救王世充,这是搬出家底了。

况且,窦建德还是亲自前来。对窦建德来说,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也是一个充满草莽气息的决定,这种当了皇帝还赤膊上阵的事情,像贵族子弟出身的李渊是决不会干的。
与时同时,虎牢关内除了原不多的守兵,只有李世民新领来的三千五百骑,以三千五百骑怎么阻击统率十万大军的窦建德?

秘决是短,平,快!

 

武德四年(621)三月二十六日,李世民进入武牢的第二天。板渚

窦建德选择在板渚筑是有原因,板渚位于河南荥阳县汜水镇东北黄河侧是黄河边的著名渡口,还联着大运河,此时,运河之上,窦建德的运粮船一艘接一艘。

解决了粮食问题的窦建德并不急于进攻,从后面的情况推测,他到河南来,不仅仅是救王世充这么单纯。

这种心态使他没有第一时间占据虎牢关,也没有发现李世民已经调转枪口对准了他,直到对方找上了门来。

 

 

这一天的早晨,李世民带着他的贴保镖尉迟敬德出了虎牢关,直奔板渚夏营,准备前去看看自己将要面对的对手。

快到夏营时,他们碰上了一支夏军的巡逻兵。奇怪的是,对方竟然把他们当空气,根本没有上前驱赶的意思。看来窦建德的兵就是大气啊,面对前来偷窥营房的人采取了听君参观的态度。

这个态度让李世民有些哭笑不得,被忽视的感觉也相当不好,况且李世民这一次就是来惹事的。于是,李世民突然做出了一个举动。

邓下背后的大弓,一箭射翻一位夏兵,然后像武松杀人留名下大吼了一声:

我是秦王!

剩下的夏军巡逻一轰而散,没过一会,远方卷来一阵乱尘,夏军听到李世民竟然送上门来,终于认真对待,派出四五千兵马前来迎接。

这下是捅马蜂窝了。身边的唐兵虽然常跟李世民干冲锋踏营的事,但这样没事找事还是第一次,不由得脸色大变。

李世民再一次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你们先走,我跟尉迟敬德殿后。”

说完,他转向了尉迟敬德

吾执弓矢,公执槊相随,虽百万众若我何!

“对方见到我退去,那是他们的上策!”

从经验来看,这两句话夸张的成份并不大,但可惜的是,夏兵还是第一次跟李世民打交道,更没有见识过尉迟敬德术。

于是,数千追兵终于气喘吁吁的赶到,到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太着急了,对方并没有逃跑,还在原地等他们。

杀了我们的人,竟然还如此嚣张?

摸不着头脑的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对方如此胆大的原因。

四羽的大箭破空而至,将一位倒霉兄弟射落马下。

原来是嫌不过瘾,专程等我们送上门来。

怒火在夏兵的胸腔里燃烧,正要怒发冲冠时,又被兜头的冷水熄灭。

又一支大箭射出之后。最积极最肯干冲到最前面的一位夏兵成了牺牲品。

追赶的脚步停了下来,直到李世民们走开,大概拉开了射程,夏兵的勇气又回来了,重新策马猛追,直到再一次进入射程,以及等到那如期而至的大箭。

如此反复数次,当然,也有个别冲刺能力特别强的夏兵躲过了大羽箭的射击,成功冲到了对方面前,等待他的是尉迟敬德的长

据统计,这一箭一,一远一近的阻击组合击杀了不少的夏兵,具体数据是李世民射杀数人,尉迟敬德刺杀十余人。从这个数据来看,夏兵的冲刺能力还是值得赞许的。

也许下一次追击,就能斩杀李世民!

抱着这样的信念,这一队夏兵径直冲到了埋伏圈。

跑着跑着,经典的场景再次出现,喊杀声四起,锣鼓大响,从道路的两边,数百埋伏已久的唐朝骑兵杀将出来。

黑衣黑甲带来的是死亡的气息,率领他们的是李世绩、程知节、秦叔宝

根据战后统计,斩首三百级,抓获夏军两名猛将。论数量不是太多,重要的是打击了窦建德的锐气。

这个下马的威的效果是突出的,窦建德被突出其来的打击搞得有些发懵,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他没有发起大的攻击。而就在这三十多天里,唐军的后继部队陆续来到虎牢关,逐渐积累起同窦建德决战的实力。

大战一触即发,但决战并不是窦建德唯一的选择。

 

窦建德的计划

四月底,板渚,窦建德的十万大军被阻在虎牢关前一个多月。

窦建德陷入到困惑当中,情况在一步步向不利滑去,最近,他听到一个消息,自己的运粮船被劫了。

虽然一直在山东活动,但对唐军这些年的战斗,窦建德还是比较了解的,断粮路,打持久战,然后趁机发动猛攻,这都是唐军的老套路。每一个人都知道唐军会出这样的招数,但这些招数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就算你知道,你也无法破解。

在清醒中,一步步无奈的掉入失败的深渊,这都是薛举刘武周们血淋淋的教训。

窦建德似乎找到了破解的办法。

窦建德的国子祭酒凌敬提了一个方案,建议窦建德将全部兵马北渡,攻取河阳,然后派兵守住河阳,再分兵渡太行,入上党,直扑太原,跟突厥人汇合回兵关中。到时不怕洛阳之围不解。

这自然是传说中围魏救赵,这个方案得到了窦建德的老婆曹氏的大力支持,对于这个可行性建议,窦建德的回复是:

书生安知战事,其言岂可用也!凌敬被扶出了议事厅)

此非女子所知!后息怒。)

窦建德慷慨表示,王世充王兄弟在洛阳日夜相盼,等我去救他,我行走江湖,义气为先,怎么可以畏敌弃信!

豪迈,此言顶天立地,果然不负其档案里:重然许,喜侠节六个大字。

据说,在窦建德营负责联系工作的王世充的兄弟们感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史书详细记录了这一方案,并在总结时作为重点来说明窦建德最终失败的原因。并把窦建德放弃这一善策的原因归结为江湖习气太重。

这个结论是不太准确的。

 

窦建德风尘仆仆,亲自出马千里救难,将王世充感动得热泪盈眶,但就此认为窦建德是心地纯良的国际主义战斗那就大错特错了。根据我们对他的了解,这位仁兄虽然仗义,但并不是一根筋的莽汉,事实上,窦建德同志是个心眼很多,花活很多的外粗内细型枭雄。

举十万大军前往洛阳,窦建德并不仅仅是为了党国利益,拉兄弟一把

在前往河南之前,窦建德就做了分阶段的预案,这个计划如下:

1.援助王世充,让王世充在内抵抗,自己在外进攻。经过推算,如此唐军必定退去。

2.进军洛阳,应该要吃庆功酒,可以借此观察洛阳局势,如果有机会,就趁势兼并洛阳!3.并郑夏二国之兵,乘唐军退兵之机,长驱西入,直取关中。

4.打完收工。

根据窦建德对付历山飞的经验来看,完全有可能出现解围之后,王世充还没笑出声来,就被窦老大一枪撂倒的情形。

这说明,今天的窦建德已经不是昨日的窦建德,往日那个纯朴的小地主已经消失了,乱世将他改变成一位极具野心,城府颇深的枭雄,当年的他只不过为了生存而走上反抗道路,而当他山东,雄霸东夏之后,突然看到逐鹿中原的机会。

没有人能够拒绝称雄天下的诱惑。

由上可知,围太原救洛阳已经无法满足窦建德的需求,救下王世充,又回到三足鼎立并不是窦建德的计划。

战胜李世民,吞并王世充,夺取关中,一统天下。就在虎牢关前,就在此战,决出最后的胜负。

窦建德选择了最直接的应对,这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他已经看到了唐军的弱点。

 

经过分析,窦建德发现唐军之所以能以少胜多,屡战屡胜,在于他们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在古代,一支强大的骑兵相当于一支机械化旅,可以凭其机动性出奇制胜,但任何东西都是有破绽的,正如坦克需要汽油,战马是需要草料的。

李世民在相持中等待对方疲敝,他的部队同样会疲劳,李世民阻截窦建德的粮路,他的粮路同样不畅通。

望着虎牢关的方向,窦建德在等待一个时机。

对方的粮草怕是不多了,等马料吃尽之时,唐军一定会牧马野外,等对方战马卸下马鞍搞野餐之时,就是发动攻击的时候。

五月初一,窦建德等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消息,这一天,在黄河北岸,发现了唐军的一千多匹战马在放牧。

好了,唐军的骑兵已经歇工,现在是时候让对方见识一下山东雄兵!

 

五月初二,窦建德的十万大军倾营而出,出板渚之后,来到一个开阔之地,此地北面靠着黄河,西边逼进汜水,南面是鹊山,形状应该颇似乎一个动物的大嘴。

在此列阵之后,窦建德叫来了随从,问了一句:

“此地何名?”

“牛口。”

牛口?窦建德反复琢磨着这个名字,仿佛很耳熟,终于他想起来了,在此之前,军中流传着一个童谣:

豆入牛口,势不得久。

联想着自己的豆(窦)姓,窦建德心头涌起一股不详的感觉,但很快,他压迫自己从脑海中将这个不详的感觉驱逐了出去。

我不会相信什么童谣,我的命运也绝不会交给这种无稽之谈。

李世民,来吧,拉出你那支百战百胜的军队,让我们一决高下。

列阵完毕,窦建德派出了第一支叫阵的部队。

三百夏军铁骑渡汜水,直逼唐营。

 

 

唐营处在动摇的边缘。窦建德的倾营而出气势颇足,而唐军底气略微不足。导致唐军底气不足的原因在兵力的差异上。

对于窦建德的兵力,史书记载是很明确的,十余万,号三十万,关于唐军则十分模糊,除了李世民领出的三千五百人之外,没有更多的记录,从窦建德的十万大军一亮相,唐军将领就大惊失色来看,兵力的差异在数倍以上。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怎么击败数倍于已的对手?

此时,李世民正在一处高岗之上,眺望汜水对岸的夏军阵营。在仔细观察之后,李世民松了一口气。

跟窦建德交战之前,李世民听过这位山东大汉的光辉事迹。对其高举高打,横冲直撞的作战风格相当了解。所以他怀着敬畏之心,采取了持久待敌的策略,尽量避免触其锋芒,但当他看到眼前的夏军军阵之时,他发现,这应该不是传说中那支横扫山东的强军。

事实确是如此,我们提过,奔赴河南之时,窦建德兼并了两支队伍,在此时的夏军中,除了原先的骨干,就有不少刚收编的部队。这才有了窦建德的十万之众。

按常识来说,人多好办事,当手下可调动的兵马越多时,似乎战斗力越大,但历史告诉我们,兵马越多,就会碰到一个瓶颈:将帅的指挥能力。所以,历史上很多名将都会老老实实承认自己能够统率的兵马都有一个限度,只有以善兵著称的韩信才敢夸口自己带兵多多善。

经过韩信鉴定,刘邦可以带十万兵,而窦建德的能力显然还无法匹配十万兵马。

夏军的十万大军松散的陈列在二十里长的地带上,鼓声很响,但节奏并不齐整。

调转马头,李世民充满自信地告诉部下,眼前的夏军实不足虑,我们只需按甲不出,等其气衰兵饥之时,就是我们追击的时刻。

“我与诸公约定,只要过了中午,一定能击破对方!”

说完,李自民策马离开了高岗,因为夏军的三百铁骑已经逼到了营前。

 

 

夏军骑兵的气氛相当嚣张,冲到营前一里地才停下,停步之后,派人上前喊话,点名要唐军出数百精兵前来大家一起玩玩。

这就有点关公门前耍大刀了。唐军阵营之中,要论专以单挑取胜的当数秦叔宝,以我打得到你,你打不着我著称的有尉迟敬德,除此之外,徐世绩,程咬金、张长逊等同志都是善长掠阵的主。

李世民派出了王君廓

君廓山西平定人,原瓦岗将领。其人也是一名猛将,善长骑射。据史书记载,曾经创造过以十余骑击退过万余人的记录。

看来,唐军阵营猛人太多,随便拎出一个都可以上阵,但奇怪的是,李世民并没有发挥其善骑射的特点,而是派给王君廓二百长枪步兵出去应战。

出战之后,双方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相互较量一下,没多久,就各自鸣金退兵。

这并不是真正的对决,这不过是一个试探性的进攻,在此战结束之后,窦建德终于判定,唐军的战马的确还在河北的山坡上吃草,不然不至于只派了二百长枪兵应战。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有骑兵的唐军就像失去獠牙的猛兽,还有什么可怕的。

窦建德开始盘算何时发动攻击,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让自己哭笑不得的消息。

自己阵营的一个人被抢了。

 

被抢的小伙子是王世充的大侄子,叫王琬,是王世充派到窦建德处的联络员。算是郑国太子爷级别的人物。

本来上阵打打杀杀这种事用不着太子爷上场,但这位兄弟明显比较爱凑热闹,也骑了一匹马到前线围观。看就看吧,这倒霉孩子偏还骑了一匹好马到战场上来炫耀。

这匹马是王世充从宇文化及手里抢过来的,而宇文化及是从杨广那里抢的。杨广的御马当然是上等俊马。

王琬一出现,就被李世民盯上了,具体点说,李世民盯上了对方的好马,一如清河街上,西门大官人一抬头看到了打他头的人。

“那个小子的马真是一匹良马!”李世民遥指王琬,由衷赞叹道。

这一赞叹,王大侄子就悲剧了。要知道,李世民有收集好马的嗜好,好马被李世民盯上,等同于定海神针被孙猴子看上。更何况不久前,李世民的飒露紫刚战死沙场,正需要一匹好马顶上。飒露紫战死在洛阳城外,按道理也该王世充的侄子赔。

于是,尉迟敬德主动请缨,表示愿意前去把马抢过来,虽然李世民进行了制止,表示不能以一马而丧猛士。尉迟敬德已经领了二个跟班冲了过去,活捉了王,将其马牵出回来。

这证明,出来混,还是低调一点的好。毕竟江湖太险恶。

窦建德没有心情管大侄子被抢的事情,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他开始变得焦虑起来。

自从李世民抢走大马之后,似乎心满意足,紧闭营门,任凭窦建德怎么挑战都不应战。

李世民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望着纹丝不动的唐营,窦建德皱起了眉头,猛然间,一个念头涌上了心头。

难道对方在等什么?

时间来到中午。

 

 

阳光正照着大地,汗水从李世民的额头渗出,在窦建德眺望唐营时,李世民同样凝视着自己的对手。跟窦建德满头雾头不同的是,李世民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东西。

对方的夏兵开始坐下来,不少人在找水喝。

僵持半天之后,对方终于松动了,但在决定进攻之前,李世民决定做最后的试探。他叫来了宇文士及。

“你率三百骑兵潜行到对方的西边,然后快速在对方阵前向南跑动,如果对方按兵不动,你就领军回营,如果对方一动,就引兵向东攻击!”

三百骑兵领命而出,当骑兵掠过夏军阵营时,苦等了半天的夏兵纷纷起立,扑向了对方。

李世民终于等到了对方松驰的时候,双眼放出异样的光芒。

“可以战矣!”

李世民大呼一声,策马而出,身后是源源不断地唐兵。

渡过汜水,唐军主力迫到了夏军的阵营前面。

冲到之后,李世民发现自己中大奖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窦建德竟然在开会。

 

也不知道窦建德的夏国实施的是什么作息制度,两军交战,中午还要举行例会,召集百官进见,学名朝谒

顺便提一下,窦建德行军布阵有个特点,整个军阵分成三道,骑兵在一边,步兵在一边,中央夹着辎重、妇孺以及百官等。三道之间相去三里。

唐军冲击的是夏军的步兵,显然,步兵是无法抵抗骑兵冲击的,于是,窦建德紧急下令另一边的骑兵迅速向步兵靠扰,进行支援。

要成功与步兵汇集,就必须通过中道,前面说过,窦建德正在中道开例会。大家都知道,大量官员集中开会,一定会对交通造成影响。

夏军的骑兵奔到一半,前面是乱成一团的大臣,这些都是有品有阶的高官,随便踩死那一个都不太好。于是,骑兵停下了脚步,等窦建德大声喝斥大臣给骑兵让路,唐军的大军已经冲到了阵前。

夏营乱成一团,关键时刻,窦建德并没有慌乱,这么多年的征战,他并不是第一次处于下风,经验告诉他,越是混乱的时候越要保持冷静。

仔细观察了四周的地形,窦建德镇定精神,大声指挥,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向东撤退。

东面,是一处山坡,占据此地,可以据高临下。

很快,夏军撤上了山坡,凭借着地形上的优势稳住了阵脚,并成功击退了唐军的数次冲锋。

窦建德再一次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可这希望刚一浮动,便被一阵云吹得无影无踪,那是一片黑色的云,充满金甲气的黑云。

李世民的玄甲骑兵出现在东坡之前。

程知节、秦叔宝一一出现,玄甲铁骑一个不少,尽数出场。

唐军的战马不是还在山坡上吃草吗?

窦建德同志,这里谨代表李世民同学向你道一个歉,在战马这个事情上,李世民不太厚道,忽悠了窦前辈你。

早在交战前,窦建德准备趁唐军牧马时进攻的消息就被李世民的间谍侦察到了,为了配合对方,李世民专程领了一千多匹马到河北去吃草。从而成功引出了对方。而在这一天的早上,李世民又悄悄地从河北领回了战马。

事到如今,只能叹一声心眼不如人家多吧。

玄甲劲骑很快冲开了夏军的防线,直捣到夏军的阵后,唐军的军旗顺风扬起。这个信号彻底击垮了夏军的士气。

因为阵线拉得过长,夏军之间缺乏联络,当看到唐军的军旗都插到自己的阵后,自然判定已军大败。

 

汜水一线,夏军被唐军追击三十里,丢下了三千余首级,而窦建德本人于混战中身中长枪。

身负重伤,窦建德向东跑去,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争霸生涯行将结束。

喊杀声在窦建德的耳后回荡,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就此一战,他输掉了六年积累起来的一切。策马奔跑的时候,他回顾了自己起事以来的生涯,突然有些茫然。

当年自己家人被隋朝屠杀,自己一怒揭杆而起,现在隋朝已经灭亡,自己的大仇得报。可为什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是欲望在牵引着我,是那些诱惑吸引前进吧,但究其内心,我还是没有必夺天下的决心啊。我只不过是避乱上山的亡命人,怀着侥幸的心理来争取天下,这才会奢望一战而定天下。

没有志向点亮前路,光凭着欲望果然是无法引领我走到终极的目标

现在,一切该结束了。至少属于我的该结束了。

想明白这一点后,窦建德放慢了逃跑的脚步,很快唐军追上。窦建德掉下马来,在唐兵的刺到他时,他叫住了对方:

“不要杀我,我是夏王,我能让你富贵!”

很快,窦建德见到了李世民。

望着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汉,李世民心满意足了,在他的手下败将里,添了位重量级人物。

之下,李世民问了一个不那么高明的问题:

“我自讨王世充,跟你有何相干,你为什么前来越境,犯我兵锋!”

窦建德苦笑了。

秦王殿下,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只不过你混开了,我混糊了,仅此而已。

李世民同学,虽然你是本文主角,但不要认为你说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你做什么都是正确的,是你从长安出来打王世充,人家窦建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主持江湖正义。人家有什么错呢?你赢都赢了,还想趁机占口头便宜就太过了。

想了一会,窦建德给出了一个颇有意思的回答:

“今天我不来,只怕以后还得劳烦你到山东来取。”

很多人认为窦建德太不豪气了,被俘了应该直接问候李世民祖宗八辈才是,事实上,敢在自己生死关口插科打浑自己的才是真性情。

我失败了,我接受这一失败,正如以前我淡然面对自己的胜利。

 

 

李世民又回到了洛阳城下。他见到了憔悴中的王世充。

显然,在李世民大战窦建德这些日子里,王世充过得也很疲惫,有数次他准备出兵接应窦建德,但都被唐军阻了回去,需要指出的是,负责在洛阳城下围城的是李元吉,这位兄弟终于一洗太原败逃的耻辱,成功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而且颇不公平的是,因为后面被定性为反动派,所以他的这些功劳被轻描淡写的忽视了,造成了李世民在前线拼杀,李元吉在洛阳喝茶的假象。

但我相信,在史书隐藏的背后,在虎牢关的唐夏大军互相撕杀的时候,洛阳城下一定发生了大战。李元吉一样有过神勇的发挥。

在李世民回到洛阳里,李元吉不得不又退到后面,把主角的位置让给他的二哥。

李世民是来介绍王世充跟窦建德认识的。据以前的资料来看,这山东河南的两位霸主虽然已经称兄道弟,但依然只停留在久仰久仰上。

在城下,王世充跟窦建德这两位难兄难弟聊了一会天,抹了两把眼泪,搞不好,大家以后都得在长安吃牢饭当狱友了。

从城头回来之后,王世充果然是打不死的小强,到了这一步竟然还有些想法,准备突围到襄阳开辟另一块根据地,但提出这个方案后,他听到了一片反对声。

 王世充先生,属于你的表演时间已经结束了,还是上场谢幕吧。

五月初九,王世充终于打开城门投降,从他位那年起,过去了三年。

 

唐朝的大军开拔进洛阳,中原的割据终于平复了,长安洛阳再次统一在一面旗帜之下。

进城之后,李世民打开府库,大赏将士,在唐将关起门来数金银时,徐世绩却找到李世民,表示愿意放弃自己所有的官爵来赎一个人的性命。

徐世绩要救的是单雄信。

进入洛阳后,唐军除了查封府库之外,还将公开处决一批郑国骨干成员,这其中有王世充的死党段达这样的文官,也有像单雄信的武将。

不久后,徐世绩流着泪从李世民的住所出来,他得到否定的答复。

李世民拒绝赦免单雄信应该不是记着对方追杀过他(两次),而是唐朝已经没有单雄信的立足之地。

要是赦免单雄信,怎么跟以前投靠唐朝的瓦岗将领解释?

 

 

徐世绩决定去见单雄信最后一面,在大牢里,他见到了身被枷锁的单二哥。

一个身着唐朝军服,一个身陷牢笼,见面之时,仿若有隔世之感。

当年我们三兄弟在瓦岗聚义,一起看草长风快,一起煮酒论英雄,一起醉步赏明月,那是何等快活,现在怎么落得如今这般模样?

要怪就只能怪造化弄人,乱世误义吧。

看着徐世绩带着泪痕进来后,单雄信猜到了结果,他露出了惨淡的笑容:

早就知道你救不了我

徐世绩沉默了,当年他们许下了同生共死的誓言,准备着沙场之上一同裹尸还,那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情景。

良久之后,徐世绩说道:

“我不惜余生,与兄一起死,但我以身许国,就无法两全。况且我死之后,谁来照顾兄长的妻儿?”

说完,徐世绩解下腰刀,扯开长裤,开始割大腿上的肉,不一会,一块血淋淋的血递到了单雄信的面前。

“让这块肉跟随兄长入土吧,权不负当年我们的誓言!“

应该是生的,这个场景也不适和弄堆火炭搞个铁架然后整点孜然胡椒分什么的。

 接过那块血淋淋的肉,单雄信大嚼起来。

数天后,单雄信被斩于洛水之上。

 

单雄信死了,王世充还活着,他跟窦建德一起被押进长安。有权处置他们的是李渊。

李渊对这位跟他分庭抗礼的王老弟很不感冒,一见面就列举了其罪状,准备直接拉到菜市口。关键时刻,王世充发挥临危不乱的特长,连忙请出了李世民,表示投降之日,你家爱子已经许诺我不死。

想了一会,李渊认可了这个诉求,免去了王世充的死罪,将其贬为庶人,搬到四川居住。

虽然从皇帝直降为老百姓,垂直落差有点大,但总算保住了性命。

于是,擦擦额头的汗,王世充准备入蜀,那里也是养老的好地方,王世充准备以后喝喝茶打打牌过余生。

这样的生活算得上夕阳无限好了,但王世充还是高估了李渊的仁慈,李渊先生要杀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在菜市场动手。

行至雍州,护卫的人迟迟不到,王世充只好在廨舍等待。刚准备休息,外面就冲进来数员大汉,号称皇上有新的令。

这就开玩笑了,都走到半路了,那还有什么令,难不成李渊要变卦不成。再一看传令者,王世充吓出一身冷汗,拔腿就跑。

前来传令的是定州刺史独孤修。他是王世充有一些不得不说的过节。

在洛阳时,王世充平定过一起叛乱,叛乱者司隶大夫独孤机因为跟唐军私通被斩杀。独孤修就是独孤机之弟。

刚跑到门口,王世充的脑袋滚落在地,这位崇尚暴力跟诡计的人最终亡于暴力跟诡计。

当然,这是一起突发事件,完全是独孤修仇报复,跟李渊是没什么关系的,奇怪的是,杀人者独孤修并没有按大唐律法处置,只是职了事。虽然史书没有记载,但推测一下,等事情过去,独孤刺史复出也是迟早的事。

另外的消息是,李渊竟然发现王世充的兄弟们准备造反。这就奇怪了,兵马全无,就靠双拳两脚的,连个县衙都冲不进去,这造得是那门子反?

李渊对这个案件相当重视,批复立刻查处,没多久,案件明了,造反事实清楚,情节严重,必须从重处罚。于是,王世充的兄弟马上去见了王世充本人。

搞了这么一大圈,王世充还是满门抄斩了。正是君要你死,怎么也得死。

说起来,李渊这事情办得不太讲究,但王世充先生,你命苦也不能怨唐朝政府,当年你在洛阳大开杀戒,现在也算一报还一报吧。

真正有资格喊冤的是窦建德。

 

 

 

窦建德是个厚道人,他曾经在交战中俘虏过唐朝的公主,王爷,还有徐世绩的父亲,但最终,他都释放了对方。

按照战俘平等对待的原则,窦建德也有不死的理由。但李渊连转弯的余地都不给,直接将窦建德送上了刑场。当然,现在战事快结束了,留着窦建德这样能打能杀的人不利于建设一个和谐的大唐朝,但如果仔细分析一下,便会发现窦建德被迅速斩杀的根源大概在李世民身上。

经过洛阳一战,李世民的翅膀越发硬了,而且这个儿子太会拉扰人。降一个李密,瓦岗的军将个个跟着他跑,打一个薛举,西秦的猛将被他招揽了,刘武周败了,李世民的身边又多了一个尉迟敬德。要是让他再收编一下窦建德的山东兵马,那里还管得住。

于是,为了李家父子的平衡,窦建德只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是一个不公平的判决。李唐马上就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脑洞历史观是头条号签约作者

关注脑洞历史观的微信公众号(naodonghistory),第一时间接收脑洞老师的推送!

点原文链接可以查看前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