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的《人民的名义》

夫子冷眼看天下 2020-06-29 16:33:48

       最近《人民的名义》热播,一时间颇多群众对“汉东boys”,特别是DarkcomSarikimRockchen等瞬间路转粉。说实在的,国产剧能入我眼的实在不多,也就《走向共和》、《历史的天空》、《大明王朝1566》,《人间正道是沧桑》也还能看看。

扫了眼《人民的名义》的开头,这省委副书记不就是《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老董嘛,还有这省委书记沙瑞金,张丰毅演过姜大牙,除了个别主角和群演外都是老戏骨,说明这片子还能看看。不过追了十几集后,明显感觉这片子高开低走,节奏越来越拖沓,情节也越来越想不明白。

一部好的作品,所有戏剧冲突的起点应该是符合逻辑的。作为一部最高检背书的电视剧,其冲突的起点也应当是合理合法。而这部片子里大风厂和山水集团之间的股权纠纷、拆迁纠纷却让我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一、股权不可能全部质押

大风厂和山水集团冲突的起点,是大风厂向山水集团借款,为此质押了全部股权(这个质押还在工商局做了登记),从而侵犯了职工作为小股东的利益,引发冲突。

所谓股权,是股东持有的对公司的权利凭证,而非公司本身持有,所谓的股权质押是股东以自己的财产(股权)为公司的债务进行担保。根据剧情,大风厂的股东包括蔡成功和职工持股会,其中职工持股会占40%左右的股权,也就是说如果将大风厂的全部股权出质了,必然需要职工持股会的同意,特别是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时候会审查。但是剧中,郑西坡和蔡成功都表示职工持股会不知道职工股进行质押的情况。

因此,职工股在职工持股会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可能质押,除非郑西坡和蔡成功串通,私自加盖了公章。


 

二、质押股权可以直接抵债吗?

剧情设置是,大风厂全部股权质押给山水集团,在还不出钱的情况下,股权都归了山水集团,所以山水集团来收地。

《物权法》第二百一十一条:“质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不得与出质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质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

《担保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出质人和质权人在合同中不得约定在债务履行期届满质权人未受清偿时,质物的所有权转移为质权人所有。”

所以说,质押的股权是不可能直接抵债的,特别还是在职工持股会没有同意质押股权的情况之下。如此明显的法律常识,相信任何一个法官都不可能依据《质押合同》判决大风厂所有股权归山水集团所有。



 

三、山水集团可能获得质押股权的方法

从法律上来讲,山水集团作为债权人有两种方法可以获得大风厂股权,其一是在执行程序中通过拍卖程序获得大风厂股权;其二是通过协议折价获得股权。但是从剧设来看都不太可能。

首先,说说拍卖,也就是在大风厂无法偿还债务的情况下执行质押的股权,由法院在执行程序中进行拍卖,山水集团可以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获得股权。但是剧中又说道,大风厂和山水集团约定了山水集团不负责职工安置,可见这并非通过拍卖程序。

其次,依据《担保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债务履行期届满质权人未受清偿的,可以与出质人协议以质物折价,也可以依法拍卖、变卖质物”。而郑西坡又口口声声说并不知情,可见也没有折价。

因此我又要怀疑郑西坡了。


 

四、是否有可能约定山水集团不负责职工安置

整个电视剧的矛盾引发点是大风厂拆迁后职工无人安置,说是大风厂和山水集团的协议中没有约定。

问题是,到底是借款协议没有约定还是质押协议没有约定呢?借款合同不涉及股权,当然不可能约定职工安置;质押协议,或者说可能存在的质押股权抵债的协议,股权抵债了大风厂就彻底是山水集团了,员工也是山水集团的,怎么会单独约定个不要山水集团安置员工的条款呢?



 

所以说啊,这个故事我是越看越糊涂,剧中的官员们在这些问题都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如何确定谁是谁非?真是让人越看越捉急啊。不禁有种智商是硬伤的感觉,喜欢这部片子的粉丝们,如果这些都搞不清楚,也就真的只能是脑残粉了。


 

作为一部处处散发着“朕能亮”的反腐剧,其他的硬伤或者说揭示的社会现状也实在让人捉急,比如第一集省反贪局仅仅根据最高检反贪局一个处长的口头要求,就准备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要限制一个副市长的人身自由,对待副市长尚且如此,其他草民会如何?好在检察长老成持重及时阻止了违法行为。

比如侯亮平到汉东省任职,《检察官法》第十二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由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和罢免,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和检察员由本院检察长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而侯亮平在省委常委会通过后就算是拿到任命文件正式上任了,置人大于何处?

 

反腐剧,还是有一个专业的法律顾问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