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高育良的沦陷,在1587年就已注定

读书无界 2019-04-30 06:33:59

点击蓝色字体关注读书无界

文:袁超一

微信:政所谓


育良书记也曾经是个有原则有梦想的好官,直到那一年,一个叫高小凤的年轻女子,手拿一本《万历十五年》,走进了他的世界。


那一年,是哪一年?高育良始终回忆不起来。


只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未能走出公元1587年的那种平淡和寂寞。


他是祁同伟之后,《人民的名义》里第二个黑化的boss级人物。他,倒在了赵瑞龙等人精心设计的美人计下。


到了高育良这个级别,应当不缺人给他送美女的。可唯独高小凤牢牢抓住了他的心,育良书记不惜抛弃发妻,与之结婚、生子,并立志退休后赴香港长相厮守。

 

显然,让高育良沦陷的,绝对不只是高小凤的美貌。

 

张居正的对立面

 

侯亮平对恩师说过,按照赵瑞龙一伙的美人计策划案,高小凤恶补明史,尤其是熟读《万历十五年》,时机成熟时,“高小凤必须在和您讨论明朝皇帝与大臣们的对立时,晕倒在您怀里……”

 


与其想象高育良听到这一计划时的尴尬,不如想想:高小凤勾引高育良的道具,作者周梅森为何偏偏安排了这本《万历十五年》呢?还是得从侯亮平提到的这个情节说起。


“皇帝与大臣们的对立这一情节,读过此书的人应该不难找到,出现在张居正的章节里。

 

张居正任首辅时,明朝文官的双重性格日益明显,根本上,是精神与物质的分离:他们以仁义道德相标榜,以治国平天下为抱负,以自我牺牲自诩;无奈,体制上太多的漏洞,给这些人以强烈的引诱。

 

这背后,是人事权、财政权过度集中在京城,同时地方监察制度缺失。面对腐败,朝廷不肯放权改革,空喊“倡廉”口号:官员们过简单朴素的生活是理所当然的。


张居正提出的改革方案:“使不肖者犹知忌惮,而贤者有所依归”,无疑打了了不少既得利益群体的脸。

 

改革以失败告终,张居正甚至因此招致了死后的“被清算”。这一章节,无疑深深的触动高育良的内心。



 从育良书记和她的前妻——明史专家高老师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对于自己以吕州市委书记的身份进入省委常委一事,他也是非常震惊的。

 

这是前任汉东省委书记赵立春的安排,最直接的原因,是他帮赵家公子瑞龙装好了印钞机。与此同时,和自己搭班子、坚持不批地的李达康被调离,进入省委常委班子的步伐也慢了几拍。

 

政治对立是存在的,改革者和既得利者的矛盾,他张居正和明朝皇帝都没搞定,我高育良又何德何能,何必游离于既得利益集团之外呢?


就在高育良读到这足以拷问心灵的章节时,高小凤晕倒在了他怀里。

 

从灵魂到肉体的摧毁,这杀伤力实在太大。

 

到任后的汉东省委第一次常委会上,沙瑞金就谈到了干部大面积违违法纪现象,作为主管政法工作的省委副书记,高育良竟然在那样的场合上说,大面积违法违纪已经是事实,没有办法根治,因为打击面过大。

 

底线被摧毁,人也就开始麻木了。满嘴为人民服务的育良书记,无疑是站在张居正对面的。

 

那一年 死了几个人

 

十年首辅张居正的故事,当然是不限于万历十五年(1587年)这一年的。即便抛开他,万历十五年也绝不像它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无事。因为从这一年的切片里,你可以看到整个中国历史的问题。

 

这一年,死了几个历史教科书上的人物。

 

第一个,是海瑞。海瑞生平一向主张严厉打击各种贪官污吏。一些御史、盐官贪污,贪了几十钱,海瑞说不行,要把他们杀了,剥皮下来,皮里面再装——这是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大明律》里定的规矩。

 

用今天的话说,海瑞是非常有法治精神的一个人。可万历十五年,法治精神不流行了,连皇帝都说他迂腐。于是那一年,就这么死了,死得很寂寞。



原汉东大学法律系教授高育良,应当是《人民的名义》中最懂法的人。面对前任书记赵立春的权力压迫和利益拉拢,他毫无办法。而海瑞,就是高育良的“前车之鉴”。

 

所以,他加入了赵家帮,又经营了汉大帮;他毫不避嫌的提拔、举荐祁同伟;他指示京州市检察院检察长陷害侯亮平;他成功迫使吴老师同意离婚,甚至心甘情愿的帮他掩盖裸官身份……

 

越是懂规则的人,一旦丢掉底线,其黑化的速度和程度,也比一般人快和深。

 

另一个死的,是抗倭名将戚继光,死得也很孤单、凄凉。

 

当年有一股倭寇,日本来的5070个人,从东南沿海上岸一直打到安徽,绕了整个南京城走了一圈,遇神杀神,遇佛宰佛。当时明朝在南京驻军十几万,竟然拿这几十个人没办法。这为什么呢?

 

戚继光发现,要调动军队什么实在太麻烦,而军队的问题,也恰恰是整个国家的问题。这整个国家,太多的制度太死了。有活力、能发现问题的人,要么产生鲶鱼效应,要么被其他人慢慢被闷死。

 

戚继光也被罢官,因为他知道得太多受到了排挤,更因为他是张居正的爱将——就像祁同伟之于高育良一样。

 

正史和野史 吴老师和高小凤

 

很多问题,按理说应该运用组织上的原则来解决,但事实上无法办到,只能寄希望于人事调整,来达到目的。比如张居正,比如海瑞和戚继光。

 

高育良的内心应当是充满了负能量的,他应当能够预知到自己的悲剧,所以想帮自己最得意的门生祁同伟避免另一个悲剧。所以,他在省委常委会上为祁同伟说话,要求另一位学生侯亮平放过祁同伟……


相比于正史,《万历十五年》更像是一部野史。高育良的前妻吴老师,也是有名的明史专家。可以想象,作为高校的主流学者,吴老师对历史的总结,必定是高屋建瓴、粪土当年万户侯的。

 

但是,吴老师却输给了一个被人打造的、速成的、肤浅的伪明史爱好者,讽刺还是故意伤害,吴老师也说不清楚。

 

在这《万历十五年》里,育良书记找到了正史里得不到心理安慰。就像他在高小凤身上得到的满足,在吴老师身上也得不到一样。有什么样的心理安慰,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事逻辑。


高育良做不了张居正,育良书记也不想做海瑞、戚继光。

 

万历十五年这一年,中国有旱灾、有水患、有瘟疫,甚至有地震,但高小凤和高育良研读的这本《万历十五年》,看起来记录的都是朝廷一些很平淡的事情。


从这些琐碎的事情里,上推下衍,总结出来的就是,明朝的衰亡从万历这时候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一年的故事,却是中国失败的总记录。

 

从高小凤晕倒在他身上那一刻起,高育良就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

- END -


*作者:袁超一,编辑、专栏作者,原创公众号:政所谓(ID:cybzj007),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