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英雄传记之九】刘文静与裴寂(上)

感知文史 2020-10-14 09:30:49


“秋,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左传》鲁定公十三年,晋阳城以一座战争古城的风貌,在史上留下第一笔记录。此后,烟沙半城,铁骑往来,晋阳一直作为军政重地被世人熟知。春秋韩、赵、魏灭知伯的“三家分晋”,汉文帝刘恒之藩“蛰伏”十六年,北齐皇帝高欢起事而征战四方,这些意义重大的历史事件,皆在晋阳发生。到了隋唐之际,晋阳再次吹响出征的号角,见证了又一桩奉天伐罪、开国建业的战争传奇。

大业末,海内战乱不休,绵延的烽火灼烧着晋阳城的夜空,城内的一切都显得微末卑微。一对至交好友见此景象,一个仰天而叹:“贫贱之身,又生逢离乱之世,今生要靠什么保全自己呢?”另一人却爽朗一笑:“世事都是可以预知的,你我这般投合,何必忧虑贫贱?”这一笑,遂定了二人命途。

风云初合

这对夜半私语的好友,一个是晋阳宫监裴寂,一个是晋阳令刘文静。裴寂少失怙,家贫无以自业。路经华山神庙,他曾祭拜祝祷,向神明祈求富贵。夜里,他梦遇白头翁赠言:“卿年三十已后方可得志,终当位极人臣耳。”在晋阳做宫监,他早已过而立之年,依旧看不到潜龙腾飞的机遇,是以发出那句自伤身世的感慨。而刘文静少年时,便袭父职,仪同三司,后为晋阳令,因与裴寂相识,结下同游、同宿的深厚交情。史载裴寂“疏眉目,伟姿容”,刘文静“伟姿仪,有器干,倜傥多权略”,两人皆具清秀儒雅的文士风度,无怪乎一见如故。而刘文静那一句劝慰,注定了他们无法做到人如其名,终生寂静无闻。自大业十三年,太原留守李渊到任,他们的命运正在悄然逆转。

裴寂与李渊有旧交,再遇老友,深受礼遇,常与李渊昼夜宴饮。而刘文静善谋略,隐隐觉察出李渊有图四方之志。及见其次子李世民,他更是惊叹不已,有心依附。他曾言于裴寂:“此非常人也。大度如汉高祖,神武似魏太祖,年纪虽轻,实则天纵之才。”裴寂却不以为然,沉醉于和李渊叙旧。

后来,李密反隋事发,刘文静与他有姻亲关系,受牵连入狱。李世民惜其才识,至狱中探望。刘文静晓其来意,便与他论国中大势:“如今天下大乱,非商汤、周武、高祖刘邦、光武刘秀这样的帝王之才不能平定。”李世民会心一笑:“您怎知没有这样的人呢,只是常人不能识别罢了。我到监狱来看您,正是想与您共商大计。”李世民聪明果决,识量过人,见隋室倾颓,常怀安天下之志。多年来,他礼贤下士、散财结客,为举大事而做准备。刘文静就是他看重的谋士之一。

刘文静见世民如此坦诚,便把心中思虑良久的计策和盘托出:“李密围攻洛阳,皇帝远在江都,各地义军数以万计,如果有人能高举义旗,天下不难平定。如今逃避盗贼的百姓来到晋阳,若是把他们聚集起来,可得十万人。令尊本领兵数万,君若能带领他们乘虚入关,号令天下,不出半年,帝业可成!”世民闻言,正合心意,便在狱中与刘文静商讨反隋事宜,待机而起。

而此时李渊尚未知情,他的态度直接影响起兵的成败。为了说服李渊,刘文静向世民推荐了裴寂。世民知裴寂才识不同于文静,相较于天下治乱,他更执著于自身的显达。因而世民暗中交给龙山县令高斌廉数万钱财,嘱咐他赌博时故意输给裴寂。裴寂赢了小利,自然对世民颇有好感,关系愈发亲密,世民这才将起兵大事据实以告。裴寂想起刘文静对世民的赞许,若能助李家得天下,梦中神明的话不就应验了吗?他当即应诺。

共竭智力

裴寂不负所托,想出一则妙策。他利用职位之便,私下挑选晋阳宫宫女在宴席中服侍李渊,酒酣之际,他忽然对李渊正色说道:“二公子暗中招兵买马,准备起事,我私自派宫女服侍您,一旦事情泄露,我们都会被皇帝处死。如今天下大乱,盗贼肆虐,您要拘小节,难免含恨而终;如果高举义旗,一定可以成事。”

李渊知晓自己被儿子和朋友“算计”,只得顺水推舟:“就听世民的计划吧。”其实,李渊也是素怀大志的英雄,起初受炀帝猜忌,只得纵酒纳贿以自保。出调晋阳,正是他趋福避祸的机遇。世民等人的谋划何尝不是李渊心中所愿,只是时机未到,他并没有采取实际的措施。

不久,太原副留守高君雅会战突厥不利,李渊获罪被拘,境况危急。世民暗中结纳死士,遣裴、刘二人入狱再次请求李渊起兵。他们说,如今大乱已兴,李渊身处嫌疑之地,即使立功也难获君王封赏,再不行动只怕难以保全性命。况且,晋阳兵强马壮,宫禁中府库盈积,可资三军之需。发兵时日既定,恰遇李渊获释,此事不得以中止。世民又命刘文静伪造炀帝征太原兵讨伐辽东的敕命,使得当地民心惶惶,皆欲作乱。文静更趁机催促裴寂:“后发制与人,你应该劝唐公(李渊)即刻起兵啊。你身为宫监,让宫人侍奉宾客,你获罪也就罢了,还要连累朋友!”裴寂闻言,大为惊愧,日夜劝说李渊起兵。

这一年,马邑枭雄刘武周起兵反隋,进犯太原。世民抓住战机,命刘文静等人以伐反贼之名,招募士兵,旬日间便得兵士数万。他复请裴寂调用宫禁财物,以供军用。史载裴寂曾进献九万斛米、五万段布匹、十万兵甲等物资,成为唐军南征北战、无往不利的坚实后盾。

世民的策略堪称周详,但众人的行动却惊动了副留守王威、高君雅。二人忠于隋朝,怀疑李渊有变,欲谋害之。而世民事先得到密报,遂与刘文静联手,为李渊扫除了最后的障碍。

一日,李渊与二人议事,刘文静突然入内禀报,有密状告发谋反之人。李渊命王威查阅诉状,但刘文静身边的刘政会却不许,说道:“告的是副留守,只有唐公才能观看。”李渊同样故作惊讶,取来密状,对王威二人道:“有人告发你们,该怎么处置?”高君雅气急败坏地嚷道:“这是谋反的人要杀我!”刘文静却不给他们申辩的机会,当机立断,命随从绑缚二人。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李渊起事,已到了势在必行之时,遂于六月初五,设“号令堂”统帅三军义士,由裴寂等人上尊号“大将军”。十四日,他建大将军府,以世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四子李元吉分统三军,裴寂为长史,刘文静为司马,并封其余将帅。七月初四,李渊步至城门,张白旗而誓师点兵,历数隋炀帝种种过失,宣告天下“兴甲晋阳,奉尊代邸,扫定咸洛,集宁寓县”。初五,他率义师三万南下,直指关中,正式踏上王者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