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第33集、第34集)

江苏银杏树律师事务所 2020-07-31 09:04:25




第33集  简  介

 

张宝宝以自己是股东的身份威胁郑乾,得知刘珊以后会公司驻京办事处工作,她才同意并要和郑乾一起见刘珊。 侯亮平向季昌明汇报自己要去山水庄园赴约,季昌明认定那就是鸿门宴。陈海的车祸和刘庆祝的死让他已经感觉到对手心狠手辣,他不想陈海的悲剧再次重演。其实,他们俩都同时猜到了祁同伟就是这两起事故的幕后主使,侯亮平早对他有所防范,他很清楚祁同伟就是于连似的人物,当年为了攀附时任的省委书记梁群峰,违心地娶了自己不喜欢的梁璐。而今天也一定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利和财富不顾一切。侯亮平坚信自己有办法应付祁同伟,坚持前往会一会他和赵瑞龙。 侯亮平清楚地记得祁同伟当年手持一束玫瑰,来到学校的大操场上,大喇叭里反复广播着“政法系的梁璐老师,有人想对你说几句话”,祁同伟当众单膝下跪,吸引了全体同学和老师的围观,梁璐满脸幸福地跑出来接受了他的求婚。

 

之后,祁同伟告诉他的朋友,他的自尊心死于那天求婚的一刻,侯亮平却觉得,祁同伟死的不仅仅是自尊心而是他的灵魂。而他因为梁璐甩掉了陈海的姐姐陈阳,侯亮平他们决定去教训一下祁同伟,被陈海拦下,陈阳洒脱地认为分手也是一种抵达,让他们抵达各自的灵魂。 祁同伟为高小琴朗读他最爱的《天局》里的那一段话“胜天半子”,高小琴很清楚他们已经像天局里的主人公一样,到了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高小琴从祁同伟身上分明看到了那个要胜天半子的棋疯子。祁同伟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没有意义,既然人生来必是要死,他也要活得与众不同,所以一定要赌要拼,否则连赢的机会都没有了。祁同伟讲起小时候的经历,他总结出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只有权利。高小琴很赞赏祁同伟的委曲求全,只有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才能做成大事,如果自己不成为别人的玩物又怎么能让别人成为自己的玩物。祁同伟深情地望着眼前这个唯一能抵达自己灵魂深处的女人。

 

祁同伟已经准备好对侯亮平动手,高小琴很担心,她希望祁同伟能请高育良出面劝说侯亮平。而他恰恰就不想让高育良知道,因为他很清楚高育良早已经做好了随时脱身的准备。 高育良反复想着侯亮平和梁璐的话,他突然明白祁同伟就是跟丁义珍出逃和陈海车祸有关的人,他毅然决定要把这个情况向沙瑞金汇报。高育良义无反顾地大踏步走到沙瑞金门口的时候,看到白秘书,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鲁莽,借口出来散散步,又默默地离开了。其实沙瑞金早已经看到高育良。

 

郑乾和精心打扮的张宝宝一起来接刘珊,刘珊刚出现,郑乾就赶忙跑过来,热情地招呼她,被张宝宝硬生生地挡在了中间。在车上,郑乾对刘珊把公司的发展前景吹嘘得天花乱坠,并且带着刘珊来到大风厂参观,刘珊对工人从窗户里进出很诧异,郑乾却狡辩是台湾的风水先生算过的。 季昌明越想越觉得祁同伟的嫌疑最大,只有他有能力让丁义珍顺利的外逃,季昌明不想让侯亮平单刀赴宴去面对危险,侯亮平坚持正是因为这样,更不能轻言放弃这次绝佳的取证机会。况且自己原来还是侦察处处长,季昌明让侯亮平配枪,并且戴上监听设备全程监听过程,坐实证据而不能让小人栽赃。 侯亮平一切准备好以后,他打电话给赵东来,认为他一定会在山水庄园安插了卧底。

 

祁同伟遥控着,将山水庄园安排好,狙击点都测试好,准备晚上孤注一掷对付侯亮平。祁同伟明白,自己又要铤而走险了,但他不明白,上天为什么总把最残酷的东西抛到他的面前,逼他一次次做魔鬼,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有些丧心病狂,可除此之外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祁同伟派高小琴去接侯亮平。他嘱咐赵瑞龙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用枪,会很麻烦的。并且交代让老虎办完事以后马上离境,他已经安排好了。

 

高小琴来接侯亮平的时候,侯亮平用刘庆祝的死旁敲侧击高小琴,得知是祁同伟让高小琴给刘庆祝二百万的抚恤金。由于刘庆祝兢兢业业为公司工作多年,“我们”对他做出补偿是应该的。侯亮平立刻追问她这个我们是不是祁同伟,高小琴笑而不答。得知赵瑞龙要见自己是不是为了给刘新建求情。侯亮平觉得帮不上忙,坚持要下车离开,高小琴赶忙拦住侯亮平,只说是去徐徐旧。接着狡猾的高小琴指出侯亮平绝不会下车,原因是他已经嗅到了猎物的气味。侯亮平不得不佩服高小琴的敏锐。 侯亮平走后,季昌明立刻带陆亦可去找赵东来,陆亦可认为,赵瑞龙和祁同伟此次鸿门宴的主要目的首先是探底,看侯亮平到底掌握了刘新建多少犯罪的证据,离核心机密还有多远,然后设法说服甚至胁迫侯亮平放过刘新建。赵东来很清楚如果侯亮平应付不当就会很危险,甚至是生命危险。季昌明希望赵东来再搞一次扫黄行动,在关键时刻警员可以进入山水庄园,保护侯亮平。赵东来立刻打电话,命令钱队长对山水庄园进行扫黄行动,而且所有人员都要佩戴枪械。

 

一路上,高小琴试图劝说侯亮平放过刘新建,就事论事得了,高小琴说明了当中的利害关系,希望侯亮平明白,就查已经挖出的案件,一旦深挖下去就有可能触及到能掌握侯亮平命运的人。 一进入山水庄园,侯亮平身上的电话就被程度没收代为保管,连他的录音笔也被收走了,祁同伟很热情地为赵瑞龙和侯亮平介绍寒暄。侯亮平调侃祁同伟面子大,吃饭还带警察要安检,祁同伟语重心长地表示都是为了保护侯亮平。 刘珊让郑乾送自己去检察院门口,想在侯亮平那里歇下脚赶晚11点的高铁回北京,可怎么也打不通侯亮平的电话,只能让钟小艾帮她联系。钟小艾只好打电话问季昌明,才知道侯亮平有特殊的任务需要关机。临走前季昌明一再叮嘱侯亮平不要关机,他意识到侯亮平可能有危险。

 

第34集  简  介

 

赵东来只好联系自己的卧底山水庄园的王经理,他立刻去1号楼找高小琴,被程度拦在了门口,声称那里已经戒严,他不得不从六号楼向那里观望,然后向赵东来汇报一切正常,他看到餐饮部已经开始上菜了。

 

祁同伟迫不及待地询问对刘新建的审问情况,侯亮平谎称询问还没有开始,而且声称刘新建不是一个硬骨头,估计随时随地都会招供。祁同伟担心刘新建咬到赵立春的头上,侯亮平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多亏高小琴及时出现,招呼他们入席吃饭,赵瑞龙要开一瓶茅台,侯亮平称自己已经戒了白洒,只喝啤酒。侯亮平借上卫生间的机会确认了王经理放在那里的枪。陈群芳给季昌明打电话,汇报公安厅的人来检察院查看枪械,因为昨晚城乡结合部发生枪案,他们特意到佩枪的单位核查枪支流失的情况。季昌明更加坚信,山水庄园安排的绝对是鸿门宴。

 

侯亮平一上桌,便直言自己是冒着风险来赴的鸿门宴,让祁同伟他们不知所措。王经理想借上菜的机会接触侯亮平,却被程度拦在门外,高小琴把鲍鱼转到侯亮平的面前,让他品尝,侯亮平却夹起旁边的菜吃。他们三人面面相觑都愣了。侯亮平开玩笑地说,怕被高小琴他们监视器拍下来告自己的状。赵瑞龙和祁同伟都痛心疾首地表示,刘新建原本是好同志,出了问题以后,赵立春急的心脏病犯住院了。祁同伟解释赵瑞龙的公司身价三百多亿,根本不会在乎刘新建那一点蝇头小利,赵立春只是害怕有人利用刘新建的事情做文章,搅乱汉东干部的团结。赵瑞龙声称他们家的生意取得的都是清白的利润,侯亮平直言不讳地问他真的没有权利的含量,赵瑞龙矢口否认,假装没事人一样。侯亮平提出要进行写一个节目,想跟高小琴继续唱智斗。

 

林华华受季昌明委托,到检察院门口接姗姗的时候,正好郑乾要带姗姗去吃饭,她便跟着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林华华继续索要郑乾那些举假牌的资料,郑乾索性将自己之前的经历原原本本都告诉了林华华,找他举牌的公司很多,都是在政府的底价上加一点点,唯独赵瑞龙不但不用郑乾他们举牌,而且不给政府一点利润。赵瑞龙他是中国惠龙投资集团的老总,他有很多的公司和产业,京州有一家他旗下的房地产公司---宏大。 五年前,赵瑞龙看上了京州市中心的一块地,他连找人假竞标装装样子都不需要,而唯一与赵瑞龙参加竞标的就是汉东油汽集团的刘新建,其实他就是赵家的走狗。在竞标当天刘新建故意走错路不得不弃标,让赵瑞龙以2亿中标,转手又用12亿卖了那块地。

 

赵瑞龙看侯亮平要唱戏,便直接离开,从程度口中得知侯亮平领了一把六四式手枪还有十发子弹,可是他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枪,赵瑞龙便让程度把卧底王经理控制起来,等解决了侯亮平之后,再把王经理当杀害侯亮平的凶手交出来。赵瑞龙离开以后,祁同伟便直截了当让侯亮平开价,放他和高小琴一条生路,高小琴承认祁同伟在山水集团有股份。侯亮平接着问高育良是否有山水集团的股份。祁同伟否认,他知道高育良更想要的是接近无穷大的权力。侯亮平愿意相信祁同伟的说法,他们的高老师迷恋的不是财富而是权利,可在这盘复杂诡谲的棋局中,高育良真的洁白无瑕吗,真的对请田文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吗,侯亮平现在已经不敢对老师打包票了。

 

高育良在自家的小院子里,一锄头接一锄头在用力地翻地来惩罚自己,他深感惭愧,得意门生祁同伟的本来面目渐渐清楚了,这是一个为了个人利益,不顾一切的险恶人物,这么多年来,自己怎么就重用了这么一个人呢,怎么直到今天梁璐来告状才发现了这一失误,他一个政法委书记的政治嗅觉和警惕性都哪里去了?吴惠芬叫高育良回屋吃饭,高育良认为梁璐只把祁同伟的事情告诉自己,其实也是为了祁同伟好。他把自己差点去找沙瑞金汇报的事告诉吴惠芬,吴惠芬得知高育良最终止步了,她很失望。吴惠芬提醒高育良,祁同伟再被纵容很可能会闯下弥天大祸。高育良明白吴惠芬所说的,可他与赵立春的关系非同一般,而祁同伟和赵瑞龙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他们都绑在一条船上了。

 

侯亮平,高小琴和祁同伟唱起了智斗,祁同伟刚唱完,高小琴又一次提议让侯亮平开价。侯亮平突然发现自己被狙击手瞄准了,只得通过唱戏的时候,尽量让自己处于死角位置,让狙击手没有机会下手,赵瑞龙避免麻烦,命老虎要一击命中。山水集团的王经理失联,赵东来很着急,下令马上出发去山水庄园。原来,程度把王经理抓了起来,威胁他要打侯亮平的黑枪,并且告诉他狙击步枪上会有他的指纹。王经理这才明白,程度要把杀侯亮平的事嫁祸到自己的头上。

 

此时,程度知道市局的钱队长带人已经到了山水庄园门口,只得在门口拦着不让他们进入,两个人僵持在那里。 赵瑞龙正焦急地寻找机会狙杀侯亮平,却接到他的二姐赵小惠打来了电话,这才知道山水庄园被市局的人给包围了。赵立春命令赵瑞龙,必须取消一切行动,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把事情处理好出去躲一躲,赵瑞龙只得命老虎立刻离开。赵东来赶到,义正言辞地命令程度开门,他去找祁同伟要人,程度无奈,只能放赵东来进来。此时一曲智斗结束,祁同伟很清楚杀侯亮平的时机已经错过了,他心神不宁,不知所措。正在这时候,赵东来带人闯了进来,借口季昌明找侯亮平回去开党委会,侯亮平立刻取回手机离开。祁同伟,高小琴和程度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