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史行吟》——李密冢和王辩墓:隋末英雄的慷慨悲歌

溯史行吟 2019-05-17 12:13:00



朋友说:

这个喧嚣浮躁的都市,能静心看这样文字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又何必这么认真的写这么多?

我说:

只有能静心看这样文字的人,才能摆脱都市的喧嚣和浮躁,我想写给愿意让自己心灵小憩片刻的朋友。

以下进入正文


冢,属于较高级别的坟墓,归根到底还是坟墓。

中国人对生死很讲究,基本观念是“视死如生”,所以一个人活着有贵贱阶级,死了也需要有阶层。同样的入土为安,就分了陵、冢、坟、墓等几类级别。

“冢疙瘩”是洛南本地人对李密冢的称呼,对这个词,很多小孩和村民理解是“肿疙瘩”,其实也对,平平的地面上肿起鼓包,就是“肿疙瘩”。


关中平原号称东方帝王谷,各县市埋葬了大大小小、老老少少73位皇帝,入土的历朝文臣武将、王公贵戚无数。而同属关中的洛南却只有一个李密冢。

李密冢,在卫东镇刘村的路边,灰头土脸的立着一块1983年陕西省人民政府立的碑。


李密冢形状像武将的头盔,不高,目测也就十余米,冢顶密密麻麻长着高低不等的槐树和灌木、杂草。沿着被村民踩秃的小路上到顶,冢顶有几棵树似乎曾被人剥掉过树皮,叶片半死不活的耷拉着。树顶有很多鸟窝,不知道是喜鹊还是乌鸦的。四下张望,可以看到北方开阔地上的树荫掩映的村庄。可能是心理作用,隐隐有肃杀的气息在树林中随风聚散。


冢的东侧是旁边农家开辟出来的一小畦一小畦菜地,种着烟叶、土豆、包菜,长势正好。旁边简易的旱厕散发出阵阵恶臭。我们正准备绕过去的时候,绿头巨蝇已经嗡嗡叫着列队冲了过来。这旱厕紧贴着冢身,不知粪尿臭液和蛆虫是否已侵入墓穴。

历史上有两位最出名的李密,其一是写《陈情表》的文人李密,另一位便是埋葬在这里的隋唐群雄之一的李密。


李密出身贵族家庭,曾祖父是西魏的八柱国之一,父亲是隋朝上柱国,他起兵反隋后,被推为瓦岗寨义军头领,后来被举为魏公,鼎盛时期各路反王曾公推他称帝。《隋唐演义》中的诸多耳熟能详的名将如程咬金、张亮、秦琼、李勣、王伯当、单雄信、裴行俨(裴元庆)等都曾是李密的部曲。


李密的死亡发生在唐武德二年(公元619年)。这年,他与王世充激战失败后投靠李渊,被封邢国公。年底叛李渊,于腊月三十日被唐将盛彦师斩杀,身死之地在今天的河南省卢氏县。就今天的地图上来看,洛南县城与卢氏县城的直线距离不过九十公里。


李密死后,李渊派人将李密首级斩下送往黎阳(今天河南省浚县)招降他的旧部大将徐世勣(归唐后改名李勣),徐世勣将李密首级以王礼葬于黎阳。

既然李密首级埋在河南,洛南为何又有一座李密冢?

答案可能有两个,一是李密旧部所为。李勣埋葬的是李密人头,李密的尸身下落并无记载,难说是否李密老部下将尸身埋葬于此处。

二是李渊所为。李渊恨透了李密的叛变,也忌惮李密的雄才,暗地命人将李密尸身埋在这里。洛南此地虽旧称华阳,但在隋文帝杨坚的开皇三年便已改称洛南。洛南谐音“落难”,借此谐音,把憎恶的人镇压在此处,永世不得翻身。


好吧,坦白的说,这个李密冢其实已经被考古学家证明,是个空的衣冠冢,下边是秦始皇的行宫。也就是《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帝“关中计宫三百,关外四百馀。”此处就是三百行宫之一。换句话说,洛南仅有的一个高规格的坟墓,竟然是空的,没埋真人。

我来综合以上的分析和事实给出这个李密冢的最终答案,当然不一定是正确的。考古界已经确定此处为李密的衣冠冢,加上冢下是秦朝的行宫,那么将李密的衣冠葬于行宫就可以完全确定是李密的老部下刻意为之:一代雄才李密,生未能称皇,死亦必为帝。

李密冢,这是洛南有史以来唯一的较高规格的坟墓。如果李密感到孤单,洛南还有一个墓,级别不算太低,这个墓的主人叫王辩。

王辩墓与李密冢相距大约30公里,位于花庙乡庵沟村,方方正正的墓被群山环抱,槐树与灌木簇生于四旁,居高临下,可以俯瞰四周的大好河山。


王辩,字警修,隋朝车骑将军,他的死,是李密造成的。

《隋书》卷六十四载:“辩率诸将攻败密,因薄其营,战破外栅。密诸营已有溃者,乘胜将入城,世充不知,恐将士劳倦,于是鸣角收兵,翻为密徒所乘。官军大溃,不可救止。辩至洛水,桥已坏,不得渡,遂涉水,至中流,为溺人所引坠马。辩时身被重甲,败兵前后相蹈藉,不能复上马,竟溺死焉。时年五十六。三军莫不痛惜之。”

简略译注一下:大业十三年(617年),李密占据着河口仓(今天郑州市巩义市),王辩在讨伐李密的战斗中被溃军挤落马下,溺死洛水中。后被礼葬于洛南县。

李密与王辩在世时,一个为了黎民生计而反抗暴政,一个为了国家安定而征讨逆贼,两位不同立场的英雄在洛水旁碰撞在一起,试图证明自己才是正确的。但最终两个人都死了,都死在河南境内,李密亡于卢氏县,王辩死于巩义市。巧合的是,他们都被埋葬在陕西洛南境内:生而为仇敌,死却为友邻。


洛南,谐音“落难”,这两位隋末英雄葬于此,是否是人们对他们落难而死的悲悯认同?或者他们征战戎马时,曾盛赞过洛南这片美丽的土地?或者其实他们身死之地其实就在洛南,只是历史变迁中错位了地名和模糊了人们的记忆?一切都不得而知。

我们梳理一下李密与王辩、还有隋唐群雄们人生的最后脉络:

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王辩被李密击溃溺死:

武德二年(公元619年)王世充击溃李密,李密投唐,后反唐,兵败身死;

武德四年(公元621年),王世充流放蜀中,被独孤修德所杀;

武德四年(公元621年),窦建德援救王世充,兵败被杀。

今人早已知道,隋杨的天下最终归于表亲李唐,唐高祖李渊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唐朝,一个新的大一统王朝在累累白骨上建立起来。唐朝,国富民安,万国朝贺。

看上去,李渊是最后的赢家,可是如果历史真的如此,那就太无趣了。

武德九年(公元626年),李世民发动政变,李渊被迫禅位,9年后,太上皇李渊郁郁而终。隋末群雄,至此真正彻底的退出历史舞台。

李密,王世充,窦建德,李渊,生于隋朝,在天下大乱时,看到民间的苦难,立誓灭亡暴政,让百姓安居乐业。群雄逐鹿之际,多少生灵涂炭,多少人头落地,多少妇孺饿死,最后天下终于归一,却便宜了李家小二粉墨登场,后来竟也被称为一代英主,历史太过于滑稽,流着血与泪,残忍的滑稽。

1300余年后,我在此以笔墨代酒,献祭隋末唐初那个不平凡的时代,纪念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


 完稿于2017年2月


后记


明代第一才子杨慎有首《廿一史弹词》,堪称不世之经典,现在的很多人都没读过了,摘录两段吧:

《西江月》

天上乌飞兔走,

人间古往今来。

沉吟屈指数英才,

多少是非成败。

富贵歌楼舞榭,

凄凉废冢荒台。

万般回首化尘埃,

只有青山不改。

 

《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本文为《溯史行吟》作者原创。

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部分配图来自微信朋友圈及百度图片。


点击下面链接 查看历史文章


《溯史行吟》——正在逝去的老屋

《溯史行吟》——寿材飘香和艳舞诱惑的武功河滩古会

溯史行吟》——两条洛河

让耳朵来享受:三个古洞(上)音频版

让耳朵来享受:三个古洞(下)音频版

《溯史行吟》——三个洞(上)

《溯史行吟》——三个洞(下)

《溯史行吟》——古木洛南:老药树

《溯史行吟》——古木洛南:页山古柏

《溯史行吟》——窦娘娘庙

《溯史行吟》——鞑子梁和石板房

  长按识别关注

溯史行吟

走走看看且行且吟

便有了这些

拙稚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