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最佳CP!比“祁厅长哭坟”更猛的反腐新书来了!

深夜读书馆 2020-01-18 12:13:45

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意外走红

各界群众以二次元的方式

创造出“汉东男子天团”



“达康书记的银河系双眼皮”


还有“达康书记别低头”等流行语


小清新豆瓣也冒出

两千多粉丝的追剧小组

主旋律剧有了一帮迷妹,也是赢了!




一红二俏,沉寂多年的反腐小说

也有了出头之日

《人民的名义》实体店和网店一度断货

导致发行方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天天被全国各地书店催货

作者周梅森在电视剧开播前

接受了一波娱乐线记者的采访

目前已谢绝一切采访



和《人民的名义》一起热销的

还有这个月刚上市的《追问》

两本书在书店和网店

都被火速组成CP




豆瓣的评分也不分伯仲

《人民的名义》7.5分

《追问》7.9分



和正在热播的《人民的名义》配合着看,《追问》就是一部落马高官的“反腐警示录”。


《人民的名义》中最大贪官的级别前所未有地达到了副国级,《追问》中的落马贪官也都是省管以上干部。如果说区别,《人民的名义》是虚构小说,而《追问》全由真实事件杂糅而成,作者丁捷从中纪委和江苏省纪委提供的633个案例中,选取了8位深度记述。比如讲述落马高官与女星情史的章节,日前就在网上广泛流传。




但是,你要是冲着八卦情史去看《追问》,那就错了。有读过的网友说:这书得反着看,特别是再返回到现实原型里去看,感觉特别有意思。比《人民的名义》强100个《雍正王朝》吧。其中很多地方暴露的是真实的权力运作的逻辑。



“人世百态,人情冷暖,尽可在书中一观。内容不过是访谈的集结,但到由案到背后的人性需要不断拷问,特别是《追问》这书名两字更要细细品味。”



这些年我们追过的反腐小说


世上先有反腐小说,才有反腐剧。反腐小说的第一个黄金时期是1995年至2000年,《苍天在上》《人间正道》《大雪无痕》《中国制造》等一大批反腐小说簇拥而起,相继被改编成影视剧,也造就了周梅森、陆天明、张平三驾马车。



之后,王跃文、浮石、闫真、肖仁福、小桥老树等大批作家相继走红,重心也从主旋律反腐转移到官场生态的精微描写


这批作家也成为中国作家富豪榜上的常客,《中国式关系》的作者浮石曾承认一本书的版税,就有四五百万元。而这个类型小说的兴旺,也让不少盗版书商赚到了一桶金。比如王跃文的《国画》,仅湖南一个书商就盗印了200万册。



盘点历来的反腐小说作家,一大特点是以江苏人和湖南人居多。反腐成名的三位大咖:周梅森、陆天明和张平,前两位就是江苏人,这次写《追问》的丁捷也是江苏作家。而以描摹官场著名的王跃文、浮石、闫真、肖仁福等皆是湖南籍。


王跃文


这些作家另一个共同点是:不少人做过官员。其中官衔最高的要数山西作家张平,曾官至山西省副省长,现任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张平


一个纪委书记写的反腐文学


《追问》的作者丁捷

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纪委书记

之前他写过多部校园文学小说

也做过三年援疆干部


丁捷


两年里,他深度采访了13位落马高官

进入到对方的灵魂世界

那里黑暗、荒诞、无耻……

写作中,他的精神状态几度近乎崩溃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让自己受罪的书?

下面是丁捷的自述——



就在刚才,一位朋友给我发信息,说终于买到《追问》了,一杯茶,一包烟,开始愉快的阅读之旅。我马上回复他,说为了愉快而阅读《追问》,真的会撞地板了。按照我这部书的写作体验判断,阅读《追问》的过程,会是一个时而愤怒时而悲凉,时而跺脚时而凄泣等等,这些负面情绪高涨的过程。读完之后会沉默,会深思,绝对不会有津津乐道的兴致再去八卦。


十八大之后不久,我被任命为一家省属文化单位的纪委书记。几年里,我所闻所历、可以深度嵌入记忆的非常故事,比以往任何一个工作时期发生的都要多。有的故事,听得稀里糊涂,过了几天,回头想起来,才要忍不住拍案叫绝;有的故事听得怒火中烧,回去几天才能平息;有的故事,听得泪水涟涟,却经不起理性的一考量。


“刚到两天,他就爽快地交代了100多万的受贿数额。经过核实,竟然只有60多万元是真的。原来,他精神一直高度紧张,认为多讲就是态度好,否则就要‘吃苦头’……”


“老婆捉奸在床,他写血书发毒誓痛改前非。不久又旧病复发,但那女子并不满足,竟要鸠占鹊巢,并以举报发艳照要挟……”


此类故事在反腐传闻中并不鲜见。倘若没有一个真正的知情人来告诉你结果,“八卦”给出的答案,应该是“指标反腐”,“小三举报,妻离子散”。可真相呢?“纪委帮他一一核对,否定掉7笔受贿,准确裁定为637900元。”以及:“老婆知道了,平静地说你赶快去自首吧,这样才能一了百了。不管坐多少年牢,我和儿子都等你。”


两年多前,我从中纪委和省纪委提供的633个案例中,遴选出28个以上地厅级与省管领导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最后成功与他们接触,与其中的13人面对面长时间交谈,获得了数十万字关于他们人生道路、心理历程和灵魂语言的第一手资料。


我选择的每一个人物,要么其违纪违法的形式可以代表一类官员的腐败作为,要么是其人生轨迹,其心理历程,可以代表一类官员。我又从中选择了8位典型,七男一女,隐去了真实姓名,将所收集到的不同故事细节一一打乱,安插在不同人身上。文学的终极目的是追问人性,进化心灵。作为一部口述体的纪实文学,作者必须进入讲述者的内心,反映他的原本的内在形态,并以此触摸到他灵魂的真实。


而这是一群怎样五花八门的灵魂啊,一套套多么荒诞的人生逻辑,他们颠覆着你的常识,涂改着你的常理……



《追问》   作者: 丁捷

出版社: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出版年: 2017-4-1


《追问》摘录:一个国企巨贪的曲终人散


他是丁捷采访的最后一个贪腐对象。丁捷说,这个采访很不容易,“他先是答应了,等接到省纪委电话,我飞到广州,他又反悔了。我在宾馆待了整整两天,才终于接到通知,说他愿意见我了”。


在狱警的陪同下,丁捷穿过两道沉重的铁门,进入监狱的内院,到了监守区,在监狱方面专门安排的一间“服刑人员心理辅导室”,才终于见到这位长得矮壮、黝黑、结实的江湖大佬、“国企巨贪”。


这个巨贪在上世纪90年代,被派到一家省属大型企业集团工作,担任党委委员、副总裁,后来成为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


他直截了当地对来采访的丁捷说:“我们直奔主题好了。你要了解的是我的违法乱纪的无耻轨迹,我的心灵堕落史,我会坦诚交代。从调查我到现在,都能背熟了。”


在这个巨贪的口述中,可以看到酒色财气、欲望横流、官场暗斗,其惊心动魄程度一点不亚于《人民的名义》,甚至“祁厅长哭坟”的桥段,也能在其中找到现实的源头。


“祁厅长哭坟”


采访结束时,丁捷问这名巨贪:“你最深的教训是什么?”他斟酌了一番,一字一顿,像背诵似的,说:“利益一来,人头攒动;利益一去,曲尽人散;以利结盟,四面楚歌;平平淡淡,天长地久。”



宁可得罪君子,而不得罪小人



在头两年,我几乎放下了所有的业务,专门盘弄人事。

我首要解决的是权力问题,是要达到我理想中的“一把手”的权威目标,我把它称为“五个一工程”,即高声低声“一个声”、大事小情“一把抓”、决策拍板“一言堂”、财政花钱“一支笔”、选人用人“一句话”。

第一步,我采取了先发制人,找几个软柿子,狠狠捏一把。有一次,综合行政部经理,在总经理会上向我汇报交办的事情,没有准备书面材料,正好汇报的内容也不符合我的意图,我就故意很夸张地拍桌子,狠狠批评他作风漂浮,信口开河,甚至谩骂他是个混饭吃的,应该趁早收拾东西滚回家养老……我之所以这样粗鲁,也是顶先设计过的,因为他们在班子中是老实的,资历浅的,年轻的,我就拿他们几个开刀,杀他们几个下马威,以此把我的威风抖出来,敲山震虎,杀鸡儆猴,警告班子其他成员,和公司里那些倚老卖老的家伙。

我一向信奉“宁可得罪君子,而不得罪小人”,在工作的几十年,特别是有了一官半职之后,这个教条屡试不爽。我这一手,就是通过重击那些素质较高的同僚,来让我的小人对手“窥见”我的凶猛。一般说来,这些看起来素质高的人,多半读书多,有些书生气,内心很脆弱,面皮子很薄,跟人争斗的时候,心慈手软,得过且过,所以你得罪他,对你自己不会产生太严重后果,只是他自己心里非常受伤而已。反过来,你要是跟小人干,就不能轻易出拳,除非能确定一拳致命,让小人永远爬不起来。你跟他过手要注意,小人皮厚心黑,轻则会当场弄得你下不来台,狠的给你记一笔,不知什么时候暗中反咬你一口,让你死得很难看。

在后来的几年,我继续运用此招,来树立自己的权威。

怎么独裁,你要会弄,不能权还未揽到手,已经弄得满城风雨。所以你得注意,对上对下,搞好舆论,炮制说法。为了堵住那些说我独揽大权人的臭嘴,我在上任“一把手”的头两年里,颁布了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人事管理、技术管理、行政管理、经营管理、财务资产管理,甚至党群纪检工作,都重新出台了详尽的规章制度。这些制度有的还是我亲自起草制定或修订的。我把这些制度,广泛散布。对上反复报送,对内大张旗鼓宣教、张贴、印制成册、广泛发放。

我本人也把这些制度搞得烂熟,但并不是为了自己更好地执行,而是在执行过程中,可以及时发现他人的“漏洞”。比如,讨论重大事项决策的时候,我会突然袭击,质问某一位妄图反对我意见的同僚,你知道某某规定里的第某某条怎么说的吧,回忆下,对照一下,看看是我的意见对还是你的意见对?对方一般立马被问住,支支吾吾,便把他的废话咽回去啦。

我有一套“远交近攻”的处世哲学。与顶头上司和同僚的关系一向不佳。我不会把心思用在直接领导身上,有人问我,在单位这么横,对同僚那么狠,对省里的相关单位那么冷,就不怕得罪人吗。我有我的方法,我集中精力,在省领导中找一个赏识我的大领导,利用上级大领导打压直接上司,威震同僚和下属。这样、点准了一个穴道,便可制约全局,起到事半功倍的效用。



我家的祖坟前一大批跪拜者


在我任上的最后三年,我的确攀到了权力的巅峰。那时的生活,真的如一场吸毒之后的迷幻。


我从来不在家里吃早饭,上车之后,驾驶员会把水早早放在后座位上,我只喝“依云”。我的车是一辆黑色奥迪A6,3.0排量,属于超标车,购买的时候后勤部门做了一些“技术”处理,从资产账面和车子外形上,都无法看出来。另外,单位专门为我配了一辆奔驰商务车,一辆陆地巡洋舰越野车,留着我出差或搞私人活动时用。


每天,我进入大楼,所过之处,保安都会向我立正敬礼。只有我一个人有这个待遇。一开始,保安按照行规,对集团所有领导都敬礼,后来遭到保安部负责人的训斥,就改为向我一个人敬礼。


我的办公室几乎占了半边楼层,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之后,我们为了规避检查风险,就把这间超大办公室,分隔成里外三间。我在最里面办公,最外面是接待室,中间是小会议室,说是公用,其实绝对是我的私人空间。


我进入办公室,才开始吃早饭。每天在我上班路上,秘书会接到驾驶员的电话指令,然后他就会掐着时间,通知餐厅把早饭送上来。他再现磨一杯热咖啡,这个时候,我差不多也就到了。每周内我每天的早饭都不重复,中西混合。我喜欢吃北方的红肠,餐厅负责人专程去黑龙江,联系了一家红肠加工企业,定点供应我们公司。后来我对批量生产的红肠,卫生和质量放心不下,餐厅负责人又专程去东北联系了一家高级私人作坊,定制生产精品红肠。


起初,集团领导层有专用的小餐厅,班子成员在小餐厅吃饭,不跟职工一起吃大食堂。“八项规定”后,因这事我们受到举报,我立即命令撤销了小餐厅,大家一起吃大食堂。其实,我只在整改的第一天,象征性地到职工大食堂吃了一顿午饭。办公室说,我工作太忙了,于是安排餐厅直接按“常规标准”送盒饭到我办公室。说是常规标准,实际上是专门为我做的“小灶”,配有海虾仁、鲍鱼仔、海参、鱼片、雪花牛肉等“家常菜”,以及鲜榨果汁、中式面点等等。


每天下午四点钟之后,我的那些兄弟哥们,就争着过来接我出去打一局高尔夫,然后吃饭,再泡个桑拿。我喜欢年份酒,他们就变戏法地搞来一些老酒给我。有一次,一位下属看到深圳的一场拍卖预告中展示了20多种“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茅台等品牌的白酒,他立即驱车到深圳,拍下了两瓶茅台和两瓶洋河大曲,据说花费了近30万元。当年我过生日,他就拿了出来,四瓶酒一顿晚餐就喝掉了。


我是个特讲传统文化的人,每年清明都要回老家祭祖。随着职务的提升和掌控度的加强,每年陪我回老家的人越来越多。我的下属,谁要是被允许随我回乡祭祖,都会感到莫大荣幸,因为这标志着他进入我的“核心圈子”了。后来的几年,每年我回乡,我的祖坟前都是一大群跪拜者。乡里人都是势利的,他们拿我做成功荣归故里的榜样,教育他们自己的子女要好好奋斗,把我的排场作为一种光宗耀祖的标杆。


风水大师说:你这里阳气太足


大概是2012年的春天,我们集团与合作建设楼盘的开发商费某,说要为我介绍一位易经大师,来看看我的办公室,调节一下风水。第一次来的时候,他看到接待室挂了一幅仿李可染《万山红遍》图,立即建议,赶紧把这画摘掉。理由是,我五行缺水。根据大师的建议,我又命令把大楼这个朝向的窗户玻璃,不惜巨资,全部改成不反光玻璃。


晚上,我请风水大师在公司餐厅吃饭。大师喝了几杯酒,高兴了,就在耳边悄悄对我说,过几天我给你送一张画,对你的身体和运势大有好处。过了几天,大师果然拿来一张画,包装得严严实实。我一看,竟然是一幅群裸女图。我说,“这画,在我这里挂不出来啊,这是个国有单位。”大师说,“我自有办法,无须悬挂。”然后把这幅画藏在我办公室里的小卫生间里。他说,阴阳需要调和,你这里阳气太足,必须要补点‘阴’。


我那时在外面有一个情人,在单位有两个。我不知道大师所说的少,是什么意思。大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笑了笑说,男人嘛,特别是成功的男人,阳刚之气旺盛。您看古人上到皇帝,下到乡绅,一夫多妻,妻外有小妾,妾还带着丫鬟,所以阴阳才取得平衡。现在的成功男人,特别是干部,受管束,不敢过分越雷池,但私下里,哪个没有三个五个女朋友的呢。


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完全放纵了自己。以致后来短短几年,在女人问题上,犯了很多错误。在外面,生了两个私生子,也是那之后惹的祸。每次,我与一个不同的女人发生不正当关系,甚至致使其打胎或者生孩子,我在惊慌之余,马上会跟大师见个面,大师的理论,在心理上为我取得了绝对的平衡。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难道不都是这样生活的吗。每次我去参加省里的大会,看看会场里的领导干部们,都会浮想联翩,觉得这么多领导,跟我是同一个战壕里的,谁没有这些事啊。这或许就是——社会。


我的生活,真的过得不太正常,有时很糜烂。我的随从和下属,我们合作单位的老板们,挖空心思取悦我。我喜欢排场,出行至少要两个下属跟着。出差要走贵宾通道。“八项规定”之后,不让走贵宾通道,不让坐头等舱,我的下属很快就找到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以做广告的名义,与机场签订了一个贵宾通道合作合同,这样我就有了走贵宾通道的专属权。到了飞机上,他们马上为我升舱,现金补款,回来用其他发票冲抵。他们在广州最豪华的几家大饭店,考察了几个超级豪华包间,每次只要是我出场吃饭,就订这些包间。其中有的包间,面积达到五六百平方米。有一个包间,光黄花梨家具据说就价值上千万。我吃饭的场合,一二十人规模,是标配。



大家轮番上来敬酒,献歌,祝福。有几个下属还特别会逗我开心。我喜欢看人喝多出洋相,他们有几个恰恰就好酒,逢喝必醉,一醉酒就丑态百出。有一个兄弟会口技,喝醉之前学鸟叫,学首长讲话。一旦醉了,就开始学猪叫。他说猪根据叫唤的声调,传达不同的情感或诉求,就表演猪高兴了怎么叫,愤怒了怎么叫,饿了怎么叫,发情了怎么叫,感恩主人时怎么叫,骂主人王八蛋不得好死怎么叫,被杀时,哪些叫唤代表怎样的遗言,等等,一叫唤就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直笑得我们人仰马翻。我很享受那种氛围。


连纪委书记我都敢整


我既是一名国企老总,又是一名厅级干部,亦官亦商,同级纪委不敢、不能监督,上级纪委又鞭长莫及。我在担任一把手期间,在业务工作上大权独揽,水泼不进,针插不进,企业党委内设的纪委监督机构成为摆设,甚至沦为我整人的工具。


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之后,省委派来一名纪委书记,我就指使亲信,开展了一系列针对他的秘密攻讦。比如,我们捏造了一些他的绯闻,说他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生活作风有问题。我的一位亲信有贪污受贿嫌疑,纪委书记想问查追究,我就故意在这段时间,指使人事部负责人考察提拔这位亲信。


果然,纪委书记中计,指出提拔此人不妥,并在党委会上建议,一定要等问题弄清楚之后再提拔不迟。然后,考察中止。“个中原因”很快传到那位亲信耳朵里,他就拼命地写人民来信,到上级部门去告纪委书记。在年终干部考评的时候,我授意人事部,故意安排了以此人为代表的痛恨纪委书记的一帮亲信,接受考察组谈话,众口一词地列举纪委书记的种种不是,让纪委书记年终考核,差点没有过关。


几招下来,这位纪委书记整天忙着洗刷自己,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心思和精力去问责我的下属们。我知道他来我们单位时间短,没有什么乌七八糟的鸟事,要扳倒他不可能。但我可以通过搅浑水,让他乖一点,不要妄想在我的江山里,挑战我的权威,为难我的小兄弟们。同时,我也要告诉他,不要以为你清高清白,在这里,谁干净谁脏,是我说了算。如此一番动作下来,这位纪委书记很快蔫了,忙洗刷自己还来不及呢。


落马后,没有一个亲信来看我


我退休的第一个春节,自己心里算了一下,怎么着也应该有二三十个下属和生意伙伴,来给我拜年,可结果是门庭冷落啊,不提这事了。有些人,狗都不如,一转身,跑到新主子那里摇尾巴去了。还有些伪君子,过年时发条短信给我,就觉得对我好得不得了,还振振有词地在短信里说,响应党中央号召,移风易俗,文明过年,清风祝福。哼,好像你有了什么想法,被他看穿了,他不但不理睬你,还唱高调,教育你一通。凡这类浑蛋,我看完信息,立马把他们从我的通讯录中删掉。过了一个年,我的手机通讯录,删掉了三分之二的人,你说可笑不可笑。当然可笑,丢人现眼。


我正式服刑之后,没有一个我栽培过的亲信来看过我。听说,有两个浑蛋也在这里服刑,当然,没有遇到过,我们级别不同,我一个正厅级干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也不屑跟他们在一个屋檐下。当然,说这些,没意思。


我的那些女人,早就不知道烟消云散到哪里了。我老婆听说我出事了,起初还挺同情我,说陪我终老终死。可我在受审过程中,暴露出外面有女人,还有私生子,她就愤怒了,马上露出狰狞面目,说要来抽我嘴巴子。


快到中秋节了,前几天,狱警给我拿来了月饼。我想号啕大哭啊。在社会上胡混的小偷、强奸犯、杀人犯,他们的月饼都比我的大,比我的甜,比我的全。人家至少还有几个家人来看望,有几个朋友来看望,有几个同事、有几个哪怕是同伙来看望,而我,没有。也许我的女儿会过来看我。但其他一切亲人、同事,恐怕都不会来的。


他们啊,不对着一轮圆月诅咒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些年,你追过哪些反腐小说?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