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之后看什么:江南往事第28章

行走的笔龙胆 2019-02-25 12:25:32

图片来自网络

全文写满200章完结

关注本公号 看全部章节

第二十八章 班子

 

杨慧海带领其他民警,对黑豹再次进行审讯。这次黑豹乖乖地把有关情况都交代了。

因为把案子办下来了,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杨慧海面露喜色:都已经交代了,我想你肯定猜不到幕后的主使是谁!

方向不等杨慧说,就道:是不是跟我同一个办公室的?

啊,你怎么会知道?杨慧海眼睛都瞪大:的确就是你的办公室主任孔朝阳,难道你早就已经猜到了?

方向点了点头:看来,我那孔主任真是不简单,都能指挥道上的人替他办事。

杨慧海却表现得一点都不吃惊:这有什么?这叫吃得开!官场的人,谁像你这么单纯?很多人都是黑白通吃,这样办起事情来才方便!

方向笑说:今天我算是学了一招。

杨慧却问:我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你那个孔主任了?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你去上班才没几天吧?

方向:的确没几天,而且也不是我得罪他,是他心中有鬼,处处防着别人。我这个新人肯定让他很不爽,所以才会找人来对付我。

听方向这么说,杨慧海就有些怒了:兄弟,他欺负别人我不管。但是欺负你兄弟,我就不能不管。现在这个黑豹在我们手中,已经供出了孔朝阳是幕后主使,我们不用怕他!我这就去找他来协助调查。

方向立刻制止道:现在不要去找他,就算现在有黑豹的口供,但是他孔朝阳完全可以否认。到时候只不过是打草惊蛇。我要的不是打草惊蛇。要么不出手,要么我就让他彻底没有机会再回去工作。

 

杨慧海没有想到方向年纪轻轻,却有这样大的定力和狠劲,他就说:那好吧,我们先把黑豹的那些口供和提供的证据全部归档,等到要用的时候再用。

方向说:这样好。今天又麻烦了你一晚,这样吧,我请你吃夜宵。

杨慧海却笑笑说:夜宵就算了,你嫂子已经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这会儿就得回去。

方向笑了起来:看来嫂子是催你去交公粮了。

两人笑着走出来。

杨慧海吩咐手下的人放黑豹等人离开。

黑豹这次还是不敢走:你们还是把我关着吧,这样更安全。

他还是担心,方向会在半路上找他的麻烦。

自从方向踢了他和他手下的关键部位之后,他现在看到方向就有种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杨慧海只好让方向过来,亲自对黑豹说不会再踢他。

方向冷冷地看着黑豹: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相信你们也不会去告诉孔朝阳。否则你们在太湖市,也就别想再混下去了。

黑豹连连点头,他说:除非我们是疯了,才会对别人说我们六七个人被你一个给打了。

杨慧海和方向也相信,这个黑豹不可能会说出去。因为这是非常丢面子的事情。

在道上混的人,最怕别人说他们被谁揍了。这无异于告诉人家,他们的实力弱爆了。这等于是砸了自己的饭碗。

 

孔朝阳在宾馆里一直等到了后半夜,都没有等到黑豹等人的电话。

他都不知道黑豹等人,把方向收拾得怎么样了。

他给黑豹打了十来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直到午夜两点钟以后,黑豹才接了起来。

孔朝阳连忙问:黑豹,情况怎么样?

啊,啊?黑豹在那里支吾了一会儿,才说:孔主任,你给我们的情报是假的。我们在那个状元街,根本就没有找到方向这个人。

啊?没找到?孔朝阳疑惑地问:那你们后来做什么去了?我一直打你电话都打不通。

黑豹若无其事地说:我们找了很久没找到,就去吃宵夜去了。你这个事情还是找别人帮忙吧。

喂喂,黑豹,你怎么这么不靠谱?孔朝阳简直无语了,甚至想要发怒。

靠谱?如果我靠谱的话,就不会做混混了!黑豹丢了一句给他,直接挂断电话。

孔朝阳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是关机的状态。

他实在想象不出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如果这个晚上再找别人帮忙的话,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只好另做打算。

 

第二天一清早,在县纪委会议室,县纪委班子成员除了秦潼书记之外,几乎都已经到齐了。

这间会议室特别的敞亮,正对着一片山水。风景秀丽、春色宜人。如果坐在这里喝喝茶聊聊天,那就是偷得浮生半闲的享受。

但是,今天的气氛有些压抑,他们似乎隐隐地感觉到又有一些烦心的事情会压到他们的肩上。

这届县纪委班子的配备一共是七人,书记一人,副书记两人,常委四人,其中一个副书记和一个常委共两个女性,形成了一个梯次结构。

这个班子里面,既有已经工作三十多年的资深老干部,也有秘书派出身的年轻干部,也有组织重点培养的女干部,还有委局自己提拔上来的经验型干部。

用组织上的话来说,可以概括为“三有”:男女都有、老中青都有、经验型年轻型都有。所以结论是,结构比较合理。

但是,这种结构丰富型的班子,也有一个弊病,那就是容易“人齐心不齐”。

对这一点,秦潼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本来今天她一大早就已经到了办公室,所以她完全可以第一个来到会议室的。

但她没有去。

约定开会时间是早上八点半,现在已经超时了。但是,秦潼还是没有去。

秦潼虽然只有三十五岁的年龄,但是她担任领导干部也已经八年了。

这八年的领导干部经验告诉她,作为班子的一把手,有一些架子还是要摆,有一些脸色还是要给。

特别是今天这样的日子,她和班子成员是第一次商量事关委局全局性的问题。这个时候,就更加要镇定了。

这种镇定,不仅是给自己看的,更重要的是给别人看的。那么,首先要做的一点就是,他就应该像一个一把手,比别人晚到一点点。

其他六个班子成员,看到时间差不多到了八点四十,都有些躁动起来。

作为这个班子里年纪最大、资历最老的领导,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高峰看了一眼时间,对办公室的人说:你们去看看秦书记,告诉她我们都已经到齐了。

 

办公室的人刚走出会议室,就看到秦潼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她手里端着一个白色的陶瓷茶杯,拿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走进了会议室。

今天她身穿一套黑色套装、里面是白色衬衫,把她的皮肤衬得格外洁白,看上去也非常干练。

大家等了一会儿了吧?秦潼坐下来后扫视一眼,几乎没有在任何人脸上停留。

但是就这一眼,她就把班子成员脸上不同的神色都看清了。

副书记监察局长高峰的神色,带着一丝冷淡和不耐烦,这是情有可原的,他已经是老同志,也已经快退居二线了。

副书记蔡玉琴的目光却盯着秦潼,神情也很积极,透着一股热情;

分管办公室和干部的常委胡兵是一贯的冷静,面无表情;

分管纪律审查工作的常委、监察局副局长李胜利,目光在秦潼和高峰之间转来转去,察言观色;

分管审理和案管工作的女常委赵一鸣,则在低头看着手机。

秦潼把每个人的表情,都刻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但是她不去多想,开口说道:那么,现在我们开会吧。

她这么说了之后,办公室的人员就将会议室的门给轻轻关上了。

 

秦潼语气平静地说道:今天,我们开这个常委会,主要是传达市纪委夏书记关于我县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指示精神。

夏天书记召集县纪委书记开会了吗?还是夏书记来过我们县了?秦潼刚刚开始说话,高峰突然打断了秦潼,问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事情?办公室,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通知我?

被高峰这么一问,办公室的同志就愣住了,他们支支吾吾地说:没有啊!

秦潼解释说:这跟办公室没有关系,夏书记没有召集过有关会议,也没有来过我县调研。昨天晚上夏书记专门找我去谈了话。今天我要传达的就是昨天晚上夏书记的指示精神。

哦?高峰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一般说道:怪不得我不知道,原来是夏书记私下里找秦书记谈的,那我们不知道也正常!秦书记,你继续说。

被高峰这么打断了一番,秦潼的情绪稍稍有些波动。她觉得,高峰有些不尊重自己,否则一把手说话,他是不可以随便打断的。

但是,显然在这个时候是不适合闹情绪的。秦潼端起边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继续开始说话。

 

(本文2904字)

动动手指就是最大支持。帮我点击最末尾的广告栏,只要点击,无须关注,就能帮我增加一点收入。如果你有额外时间,帮我其他文章的广告也点一下,谢过啦。

喜欢请帮助转发朋友圈。关注请加“行走的笔龙胆”公众号。

推荐阅读:别让你的品位陪不上你买的品牌

苹果用户赞赏专用二维码